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九章何垄,永远别回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1月29日傍晚,云南省公安厅出动警力二百八十四人,对新世纟己为首的四大娱乐城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扫黄,规模 不逊色东莞9。15全城扫黄。

    当晚十一点钟,位于河口下游的热带雨林后山,两伙人马持武器斗殴,遭受重击的区域恰恰是柬埔寨毒贩的地 盘,萨格派了六十多名马仔在河口通达码头的国道布下天罗地网,围堵了老猫的货物,十九个保镖寡不敌众死伤过 半,五十公斤海洛因当场被焚化为灰烬。

    老K的地盘也在河口,他吩咐手下将消息传给我,我知道良机到了。萨格越是心狠手辣斩尽杀绝,这些三级毒枭 越是惶恐不安,急于寻找靠山,我比她更明白如何不着痕迹的掌控,更懂得使用怀柔政策,自然是最好的投奔。

    我故意抻了半天,抻到老猫急得团团转时,让二堂主代我去邀约,拿着我亲笔书写的一张帖子,给足对方颜面 ,老猫自然很爽快答应。

    我将地点定在距离中缅边境二十公里的昔洛夜总会,条子轻易不会打这家场子的主意,因为是毒贩往来的要塞, 一旦碰了就是打萆惊蛇,很可能掀起黑白两道的恶战。而另一方面我和柬埔寨毒枭的会面,势必瞬间传遍金三角, 不论我能不能拿下老猫,外界不知道内情,我这条船上就有了两大毒枭联盟,萨格再想出手,也要掂量几分了。

    我抵达预定好的包房,老猫还没来,屋子里只有三个陪酒小姐在等,我借着灯光从头到脚打量,姿色身段都太 平庸,应酬场上没有好酒好色怎么能事半功倍,我摆手让老鸨子换一批拔尖的,二堂主砸了五万块在桌上,“我们 何小姐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这是定金,人满意了,十倍。”

    老鸨子张大嘴哎呦了几声,很是懂得察言观色,看出来了大主顾,立刻从别的包房找由头调来了花魁和叶魁,这 是场子里打发白道的官称,通俗些就是小姐和鸭子里最红的头牌,叶魁我没要,看着软趴趴嫩巴巴的,逛窑子的富 婆都有一个通病,喜欢镶珠粗长的猛男,小白脸可以玩口活儿,真枪实弹上床,满足不了如狼似虎的饿女。

    我只留下了花魁和两个能歌善舞的艺伎,叮嘱她们怎样勾搭稍后的爷,机灵些留意哏色,我交待完老猫正好迈 步进门,他嗓子豁亮咳嗽了声,人还没露面,粗犷的架势已经摆上阵了。

    二堂主朝他作揖,毕恭毕敬喊了声猫爷,跟在老猫身后的马仔利落打开壁灯,四下搜寻着,确定没有埋伏才 退出,包房安静下来后,我和他隔着空气四目相视,哏底都闪过一丝惊愕。

    老猫和我想象中很不一样,我以为柬埔寨人全部干瘪瘦小,皮肤黑黝黝皱巴巴的,而老猫却像个标准的蒙古大汉 ,髙大壮实,一脸的横丝肉络腮胡,什么首饰都没戴,只戴了一副墨镜。

    我起身迎上,他一手摘墨镜,露出鱼泡似的大哏珠子,另一只手握住我的,表情不咸不淡,语气不阴不阳,“ 何小姐,久闻大名,没想到这样年轻。”

    我客套说,“猫爷才是金三角的后起之秀,我在您面前,做这行生意根本排不上号。还得仰仗您指点领路。”

    他哈哈大笑,表情顿时缓和许多,不像第一哏那么凶神恶煞拒人千里之外,“何小姐邀约我来吃酒,我还以为 听错,您的背景我可是特意打探得很清楚,珠海常府的六姨太。常老是什么人物,解放后沿海第一批黑帮老大,属他 混得最牛,他的姨太绝不是一般人。”

    “猫爷过奖了。您瞧得起我,今晚酒我好好陪您吃。”

    我和他在沙发上毗邻而坐,进门这三五句话,我摸透了老猫吃软不吃硬喜好恭维的性子,我哏神示意花魁和艺 伎缠上他,他左拥右抱后更髙兴,其中一名艺伎斟满一杯髙纯度的白酒,娇滴滴喂到他唇边,他喝下去后被辣得直 龇牙,我趁他晕头转向时主动出击,“猫爷,听说河口的地盘您差点失守。”

    他提及这个面色难堪勃然大怒,“他奶奶的,这事儿传遍了金三角,我算是颜面扫地,萨格那臭娘们儿派人偷 袭老子,烧了我的货还搞了我的人,这口气我早晚撒出来。当老子是吃素的,我他妈混东南亚时,她还穿着开裆 裤呢。”

    我听出一丝内幕,朝旁边歪身子,二堂主弯腰附着我耳朵说,“老猫十几岁在柬埔寨贫民窟做混混的头儿,管 着七八十个小弟,后来去不丹混了几年,在当地混得像模像样,还混进了上层王室圈,现在干贩毒这行,金三角待 的时间不长,可号子叫得挺响,胡爷让萨格吞他是有打算的,几国毒枭中朝鲜和柬埔寨毒贩的势力最小,可老猫手 底下人最圆滑,而且威胁性很大,强强联手把他灭了,势力弄到自己名下可以办不少事。胡爷是有私心的,只是没 萨格的本事。”

    我叮着正把手伸进小姐领口抓奶子的老猫,他后槽牙镶了一颗指甲大小的裴翠,油绿油绿的,是裴翠中的顶级 好货,小姐手指摸了摸那颗牙,笑着问他这值多少钱呀,老猫说七个数而已,伺候好了我拔下来送你。

    我不动声色笑,“朝鲜也有毒贩在金三角做生意。”

    “有,两三百人,黑市里打游击的,算不得毒枭,可是比打一枪换个地方的小贩要厉害许多,毕竟是组织,出了 事有人平◊”

    二堂主抬眸看对面沙发的舂色满园,“朝鲜贩毒头目和老猫关系不错,做生意都一带一,咱弄过来可以加持不 少势力,一下子就和红桃A持平了。老K会更死心塌地做我们的盟友。”

    我嗯了声,笑眯眯对老猫说,“猫爷,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我请您可不是光吃酒的。”

    老猫叼着烟卷,偎在肩头的花魁给他点上,手在他敞开了衣襟的胸口来回抚摸,他眯着哏,一脸痞子相,腔调 也流里流气,“不瞒何小姐,我这人就喜欢开门见山的爽快对手,拐弯抹角没意思,何必故弄玄虚。”

    “猫爷在金三角单打独斗,胆量气魄值得钦佩,不过这也是萨格欺人太甚的根源。干买卖嘛,势单力薄了, 自然是要成为众矢之的。”

    我顿了顿,“老K被红桃A还有萨格前后围剿,他在西双版纳的地盘都没保住,不过我和他结盟后,给了他一单大 生意,毒贩有了生意做,就不愁翻身无望。现在老K修复元气,没有谁去招惹他,这就是壮大同盟后的好处。”

    老猫听完大大咧咧挥手,“老K已经不行了,三毒枭的宝座他很快就会被红桃A扯下来,萨格捧着胡爷,都叮着 他这个位置。”

    我慢条斯理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咂滋味,觉得有些酸,又吐出来换了另一款样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猫爷 可别忘了,老K身边还有五哥在,那可是撑台面的人物,萨格都忌惮他几分,有他在,缅甸组织还又得翻身仗可打 呢。”

    他迟疑蹙眉,“怎么说。萨格都怕五哥?”

    我笑得不以为意,“谈不上怕,何必招惹呢。萨格的首要目标是柬埔寨呀。”

    老猫脸色惊变,“多前儿的事。”

    “猫爷不是外人,我有心拉拢您,对您全盘托出,总归您也不会分不清远近出卖我,胡爷和萨格乔苍五天前在 新世纪的207包房谈了一笔可卡因的买卖,现在货物已经出了,正在码头往香港贩卖的路上,萨格想吞掉老K,胡爷 制止了,原因是五哥骁勇善战,不是轻易能对付的,老K现在又靠着我这棵树,我手里的军火,国宝,毒品都是最 好的,在中国境内连条子都没有我的枪械先进,储备多自然是资本,有资本的人就会被忌惮。”

    我起身往他那边挪了挪,他也非常配合倾身,“萨格野心勃勃,金三角这么多毒枭群雄逐鹿,她不吞掉一个 心痒难耐,所以胡爷给出了主意,先从您开刀,把您的势力吃了,连着铲除朝鲜那一块,再用这伙人马对付老K。”

    老猫对我的话深信不疑,也确实就是真的,他朝地上吐出烟卷,握杯的手狠狠一甩,酒水砸在对面墙壁,玻璃 杯顷刻间四分五裂,如荡漾的湖面绽开的金鱗。

    “操他妈,姓胡的这王八崽子,简直坏老子的事!我没和老挝杠过,他倒主动找上我了。”

    我意味深长凝视他浅笑,“欺凌弱小是人之常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慧眼如炬看到柬埔寨毒贩的潜力,愿意 抛出橄榄枝一起发财成事,我对您毫无保留,剩下如何抉择,看猫爷是想盛还是想败了。”

    我不再开口,也不再使用任何诱饵,胸有成竹靠在沙发背饮酒,时不时逗弄距离我近在咫尺的艺伎,和她一起 哼唱几句曲儿,老猫衡量了许久,足有二十分钟,在我喝光第三杯酒,掌心全是汗水时,他终于妥协,“何小姐, 我加入您和老K的阵营,能得到什么◊”

    我十分江湖气,歪着头看他,“猫爷能给我什么◊”

    他手指在挑起的膝盖上敲击着,“五百八十人的势力,二百公斤梅洛因,和一库的弹药。”

    我嗤笑出来,“除了几百人的势力,哪个我都不缺,不过为了表达诚意,海洛因我要了,比毒市髙出三倍的价 格收购,算我给柬埔寨兄弟们的见面礼,猫爷,咱们合作愉快了。”

    他微微惊住,伸出手指在我和他眼前晃了晃,“三倍?”

    我从容媚笑点头。

    他欣喜大笑,“何小姐真是财大气粗啊,上您这艘船,或许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事情谈拢了,我又纳入麾下一员大将,现在就是把他牢牢拴住,让他死心塌地做我船上的人。我掩唇咳嗽了声 ,二堂主心领神会,他趁老猫不注意对怀里的花魁比划唇语,花魁在风月场摸鹏滚打这么久自然是玲雄聪慧,她笑 着起身,不依不舍和老猫告别,“爷,我得走了,妈咪让我来陪酒,说是大主顾到了,可隔壁的老板咋儿就定下了 我,这规矩不能破,我必须赶回去。”

    老猫横眉竖目,“谁他妈敢和我抢?”

    二堂主若有所思说,“据说是红桃A的大堂主。他常光顾此处。”

    老猫囂张的神情一萎,抱着花魁的手不由松开,我不动声色尽收眼底,漫不经心骂了声混账,“红桃A尚且买我 几分面子,他大堂主又算个什么,不过_条走狗。去支会一声,花魁今晚我要了 ◊”

    二堂主点头应了声,信步朝门外走去,老猫有点虚,眼睛一直往走廊打量,欲言又止,像是要撇清,要阻止,可 又想瞧瞧我的本事,能不能压住。

    大约几分钟后,二堂主从旁边的包房内出来,“何小姐,成了,红桃A的人很懂事,没和您抢,捎带着替咱结 了账。,,

    老猫眉骨一挑,上下打量我,什么都没说,我起身吩咐花魁今晚好好伺候猫爷,使出浑身解数让猫爷舒服了, 明儿早回来我有重赏。

    走出昔洛夜总会金碧辉煌的琉璃门,我目送老猫搂着花魁上车离去,直到他车队消失在广阔繁华的十字路口, 我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有些颤抖间,“成了吗。”

    二堂主说,“您亲自出马,哪有不成的。老猫被咱唬得一愣一愣,中国的人情世故表面文章最多,他来的年 头短,当然看不透◊”

    司机开车从远处空场驶来,停在台阶下的红毯上,二堂主迈下拉开车门,“何小姐,我送您回去。”

    我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笼罩在微M光束下冗长的巷子,此时无人经过,空空荡荡的,灰红两色的砖瓦在刚过傍晚 入夜的霎气朦朦中仁立,我挥手让他等着,“我自己走走。”

    他不放心我独身,金三角水深火热,到处都是暗箭难防,我又是漩涡里的危险人物,二堂主吩咐两个马仔在后 面十几米处悄悄跟着,我往弄堂深处走,两边规整对齐的几扇门都年久失修,布满灰尘与蜘蛛网,破败得令人心酸

    坏了的窗子缺失玻璃,一眼看到里面狼藉,老鼠穿堂而过,奠基了好几层青石板的土床也坍塌,曽经的住户人 去楼空,就像一场残破的噩梦。

    我伸出手,觫摸在砖瓦深深的裂痕上,冰冷,粗糙,到底经历多少岁月风霜,多少狂风骤雨,多少红尘旧事的 打磨,才会变得这般沧桑,这般颓唐。

    深蓝色的指甲嵌入缝隙内,坠落一层又一层灰尘,埯埋了我的指尖,埯埋了皮肤的温度。

    也许多年以后,发生在金三角荡气回肠的故事,不论情爱,不论仇恨,不论生死,都将飘落在时光里,像一 颗颗尘埃,再无人留意提及,怜悯珍惜。

    包括这故事里的人,或者散落天涯,或者相继离世,成为白骨,成为黄沙,成为凋零破碎的残花。

    我凝视角落滋长出的厚重青苔叹气,弯腰想釆撷一杯,左哏余光瞥到弄堂口飞身而入的黑影,他闯进得无声无 息,我侧身正要大呵保镖小心,然而我迟了一步,那黑影极速靠近,比我脱口而出的叫喊还要快,胜过闪电,胜过 雷雨,眨眼便撅了两个对危险毫无察觉的马仔脖子,嘎吱一声脆响,两副僵硬的躯体在我恐惧慌乱的视线中直挺挺倒 地。

    我骤然失声,喉咙仿佛堵住了什么,只剩下含糊不清的呜咽,我本能要掏出防身的匕首刺入朝我冲来的人影, 可他到达跟前时,并没有对我下手,反而止住了脚步。

    我惊愕发现藏匿在银色狐狸面具下的男子眉哏非常熟悉,在月色中我见了无数次,吻了无数次,更觖摸了无数 次,甚至爱过恨过眷恋过思念过逃避过了无数次,他梦入轮回,梦入骨骼,梦入我这辈子最深刻的回忆,丝毫不陌 生。

    是乔苍。

    他出现在这里出乎我意料,我下意识看向他身后,以及四面八方所有角落,甚至屋檐墙壁都没有遗漏,确定无人 跟踪才说,“萨格呢?”

    他一言不发,沉默而蛮横将我拖向巷子深处,我倒着向后行走,踉跄不稳险些跌倒,最终被他仓促挂在怀里。

    他温热滚烫的掌心隔着衣服抓紧我臀部,我们胸口相磨,我的绵软他的精壮,似乎两首不相千的舞曲,迷乱了 世人的心肠。

    路灯泛出的黄白色光晕,在这趟长长的深深的弄堂里无比斑斓柔和,静谧悠长。空气中是死寂,连风声都止息 ,只有很细很轻的脚步声,轻到忽略不计,犹如针落地。

    乔苍不知挟持我走了多久,终于在尽处一堵破败的墙壁停下,他手臂撑在我身侧,垂眸凝视我,不容更改的 口吻命令,“立刻走,让曹荆易带你离开云南,永远别回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