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八章 情字当头他的劫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曹荆易出动这样的阵仗明摆着不带走我誓不罢休,他究竟拿着什么底牌又是什么身份我一无所知,包房里坐着金 三角的大毒枭,再有势力的权贵也没这份胆识和气魄叫号子◊随便拎出一个都是杀人不眨哏的主儿,得罪谁也会惹祸 上身,何况他一口气全得罪了。

    保镖叠好曹先生的风衣,搭在臂弯处站直,十几个马仔堵住去路,也不允许外面人进入,不过都没有拿武器和 枪械,两只手是空的,这代表双方还有商量转圜的余地,一旦掏出家伙什,在黑道就是下战书了,规矩上不讲和。

    萨格只带着四个马仔,很显然双方势力悬殊她讨不到便宜,曹先生不是这条道上的,她连贸然翻脸都不能。

    她目光阴冷扫过曹荆易泰然自若的脸孔,“曹老板这是要和我大动干戈了。你我初次见面,我对你也算客气, 你们中国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难道这话是我记错了吗◊”

    曹荆易笑着说,“中国还有句话,叫井水不犯河水。萨格小姐是泰国人,可在中国边境混饭吃就要入乡随俗,

    那些下九流的招数不是谁都吃这一套,适当时候我会赠送你几本书,看看如何为人,如何做事◊”

    萨格不动声色看向周身陷入黑暗的乔苍,他始终沉默,喝光了杯里的红酒,不慌不忙蓄满,除了哗哗的流泻声 ,无息到死寂,风平浪静的模样根本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萨格不由蹙眉,她沉吟片刻对曹荆易说,“人可以带 走,曹先生既然亲自来了,我不妨卖你一个面子,让老鸿子把录像调出来,何小姐有没有混入我的包房探听窥探自 见分晓◊”

    我惊出一身冷汗,我进没进自己很清楚,一旦搬出录像势必不攻自破,我下意识靠近曹先生,伸手扯住他袖绾, 他不着痕迹用手指戬了戬我掌心,又痒又麻的感觉吓了我一跳,我立刻缩回来,无措看着他。

    他大约是故意戏弄,没忍住轻声闷笑,“也好,有些事说清楚才能永除后患◊不过倘若她确实没有进入,萨格 小姐给我说什么说法◊”

    她不着痕迹松了松肩带,露出浑圆雪白风情万种的肩膀,“曹老板要什么?”

    曹荆易不为她美色动容,腔调冷漠阴森,“你安排在金莲花酒店四周的马仔,一个不留撤掉◊”

    我眼睛一眯,果然我身边有她的人,她意图叮我只占一成,盯乔苍是否对我余情未了偷偷私会占九成,如果她 只是单纯监视我,我来新世纪做什么她一定了如执掌,根本不会废这么多话试探。

    萨格没想到被识破,舌尖在左腮内顶了顶,曹荆易不等她回答,偏头示意保镖,后者离开不到半分钟,带进 来刚才招待我的老鸨子,老鸨子看到我露出_丝惊讶,“何小姐,您裙子洗好了吗?”

    我莫名其妙看着她,不敢轻易搭腔,她哎呦了声,朝曹荆易连连道歉,“曹爷,是我管教不好,这些小姐鸭子 的太俗气,眼睛里只看得到钱,都看不到路了 ◊何小姐包了209的贵宾套,说是要为您准备什么接风宴,我恰好招待 另一个大客户,一时没顾上,让侍者带她来,没成想在这门口被钹了酒,何小姐找我借了套衣服先穿着,去洗手间 清洗裙子,怎么还冲擂了乔先生和萨格小姐呢。我在这儿赔不是了。”

    老鸨子说得非常自然,也毫无破绽,萨格半信半疑,她眯哏反复打量良久,没从脸上察觉出漏洞,她阴恻恻间 是我手里这套吗。

    老鸨子看都没看,“我亲自借出去的,连工号都记着呢,116。这有什么好撒谎的。”

    马仔不信,一把夺过翻开,果然右胸的金属标牌刻着116,萨格冷笑不为所动,她制止老鴻子的辩驳,斩钌截铁 要求调出监控。

    老鸨子招手叫侍者让他去拿,侍者离开片刻,匆忙跑回来,说监控被子弹打爆了,今晚的所有录像都没了。

    老鸨子大吃一惊,脸色骤然煞白,险些没站稳瘫软在地上,她嗖咽带着哭腔嚎叫,“子弹?这哪来的子弹呀 ,怎么没听见枪响啊!是进了恐怖分子还是得罪哪路大佛神仙了啊!出了乱子老板还不活劈了我呀!”

    她仰面哭天抢地,偌大包房蔓延她捿厉杀猪般的哀嚎声,听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她破口大骂会所的头牌霏红姑 娘,“准是那个浪蹄子惹祸了,我让她去陪力哥她不肯,一个煉子装什么良家妇女,这下力哥急了,她可捅了大娄 子,刚是打爆了监控,下一次指不定打爆谁的头!”

    老鸨子慌不择路冲向乔苍,扑通_声跪在地上哀求,“乔先生,您也是场子的老主顾了,您说话管用,您帮我 当个说客,力哥要什么我都给,要不我把霏红姑娘给他送床上去? ”

    乔苍不知暍了多少杯酒,身上酒气浓郁,他连眼眸都没抬,更不理会老鸦子的央求,任这边闹得不可开交,也 不置一词,十分悠闲自得晃动着酒杯,玻璃反光到我脸上,他意味深长凝视,但没有久留。

    老鸿子急得面红耳赤,她哭喊说把警察叫来,让他们查一查到底怎么回事,大不了涉黄她也认了,总得活命。

    胡爷听到这里顿时不冷静,他指着老鸨子怒喝,“叫什么条子,懂不懂规矩?”

    老鸨子拍着胸脯涕泗橫流,“我能怎么办呀,爷,监控打爆了,场子拿不出萨格小姐要的东西,只能找个担保 人,都是姑奶奶是我的祖宗,放我一条生路吧◊”

    十个毒枭十个亡命徒,打心哏里不怵条子,可犯不上搞一身骚,都还要赚钱做营生,手底下养着那么多人,栽 了跟头也好,扫了颜面也罢,传出去都是污点◊黑白水火不容,能不碰头谁也不愿往枪口上撞。

    萨格知道今晚拿不住我,摆平了乔苍,又来了曹先生,她哪里扛得住四面八方这么多援军,她握拳一脚踢开 老鸨子,皱眉让她滚。

    老鸨子不动声色偷眼看曹荆易,与此同时萨格也极其精明打量他的反应,后者若无其事收回视线,没有留下丝 毫蛛丝马迹,老鸨子明白她的用处结束了,哭天抹泪连滚带爬出了包房。

    门虚掩住,曹荆易指尖雪茄已经燃了一半,他沉默吸着,也不吭声,他和萨格的对峙持续了漫长的数分钟, 都很沉得住气,倒是胡爷忍不住,他ill]笑起身打圆场,“曹爷,当送我一个面子,何小姐这事,是萨格小姐冒失了 ,我们谈生意,事关出货的大秘密,就怕泄露风声,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慌◊”

    “你的面子◊”

    曹先生冷笑,“你的面子,在我这里分文不值。”

    胡爷一愣,咧了咧嘴说不出话,萨格装作去斟酒,走到胡爷面前,小声问什么来头。

    胡爷蹙眉,“惹谁不好,偏惹这阎王爷,他是软硬不吃刀枪不入,难缠得要命。”

    萨格红唇开阖动作很轻微,不仔细看连唇形都瞧不出,“和乔苍比怎样。”

    胡爷琢磨了下,“乔先生势力大,曹爷有得是钱,各有各的刷子,比不了 ◊都是见了绕道走最好◊”

    萨格眯哏斟满杯中的红酒,她在金三角十几年没碰过这收拾不了的残局,往大了闹,犯不上损兵折将,何况她 摸不透的底细也不会去烧,往小了掐,对方不依,她不得不将所有罪责都推在手下人身上,突如其来的一脚回旋踢踹 倒了马仔,鞋底尖锐的高跟卡住脖子,马仔顿时疼得惨叫连连,当即喷出一股血柱子,直挺挺濉落上天花板和灯 泡,又折返洒下,到处都是血点和血沫,触目惊心。

    另一个马仔见状本能逃命,他冲向门外,在跨过门框的霎那,被一枚耳环击中肩骨,刺穿了血肉,一滩模模糊 糊的粘稠血浆顺着臂弯淌落,萨格停在半空的手掌卷起仓促利落的劲风,耳环由她发射出,这样卓绝的速度和强悍 的腕力不逊色任何男人,令我心中一惊。

    她艳丽面庞浮5见一层浓浓的怒意,“混账◊什么人都抓,惹出麻烦还要我来收场,一人卸一条手臂,到庄园受罚

    马仔一听要自己的胳膊,顾不上疼痛磕头求饶,萨格完全不理会,门口把守的两个保镖进来拖走了他们。

    萨格这副架势是一石二鸟,既给了曹先生面子,又让他看到自己的残暴阴狠,曹荆易怎会看不出,他挑起一边 唇角似笑非笑,“金三角赫赫有名的泰国女毒枭,今日我也见识了风釆◊”

    萨格端起刚刚斟满的酒,自己留了一杯,另一杯给了曹先生,“烟花之地我极少来,曹老板想看我真正的风釆 最好去战场上,你们中国历史的花木兰,如果放在如今时代,我一定要会会她◊”

    曹荆易笑而不语,两人讳莫如深礙视对方,同一时间干掉了杯中酒水,萨格舔了舔红唇,“不过,我希望我们在 战场会面的一日永远不会到来。而是常常在风月之地把酒言欢,做个酒肉朋友,也未尝不可。”

    “曹某怕是没这个雅兴。萨格小姐既然输了,你的人我限制半日内无影无踪,若做不到。”

    他朝前倾身,脸庞紧挨她,但又不触碰,“我就帮你撤◊”

    他还真是软硬不吃,一丁点台阶都不给别人下,萨格垂眸观赏杯底残余的几滴酒,恕我冒眛,曹老板与乔苍 是旧识吗。”

    曹荆易侧过脸望向沙发,乔苍慵懒斜倚着,高大清瘦的身躯一动不动,灯柱垂落在他头顶,将他深邃如海的眉 哏笼罩得格外英俊,曹先生微笑凝视这一幕,“算是风月里的仇人,不过萨格小姐的出现,终止了这局面。”

    她恍然挑眉,“原来曹老板也是何小姐的裙下之臣。”

    她笑得颇有深意,侧目注视我何小姐在男人堆里的手段,实在令我钦佩,三教九流,高官权贵,无一不 倾倒你脚下◊用你们中国话说,风尘里的交际花◊”

    她又将视线移到曹先生脸上,“曹老板不爱莲花爱妖姬,是不是男人都如此◊”

    曹荆易听完脸上笑容收敛了几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容旁人评判◊”

    萨格早料想他会这样说,她莞尔一笑,举起空杯示意送客,曹荆易率先走出包房,我紧随其后,抵达门口时, 他忽然停下,转过身握住我的手,我仓促瞥了_哏乔苍的方向,灯柱熄灭,一片刺入心肠的昏暗,他精致散发着银 光的腕表,在我视线中仓皇一闪,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定格在他脸孔,危险的,复杂的,冷冽的,深沉的,尽付那一 束光内。

    我再未曾听到他说一个字,就像他的呼吸声,融于这条回廊惊心动魄的歌舞升平。

    我和曹先生离开新世纪返回的路上,我迫不及待问他,“萨格好像料准了今天有人来,特意安排马仔守着抓现 形,虽然被我阴差阳错钻了空,成了无头案,但也很险

    曹荆易手握拳抵在人中,“是我疏忽,我在云南的手下有细作◊”

    我大吃一惊,“细作是毒枭的人?”

    他笑问一定是谁的人吗,就不能是受到金钱的诱惑,办一次错事放出消息吗◊人对于钱财和色欲的贪婪,是没 有上限和止境的。

    我胸腔憋了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我凝视窗外车水马龙的夜景,却半点欢愉没有,这阑珊灯火琯燦霓虹,似 乎不该属于这座城市最可怕最黑暗的角落,可它又真实存在,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且存在那么多年,百里枯骨, 万里血河。

    我喉咙沙哑说,“萨格和胡爷要吞吃老猫,再用柬埔寨这部分归降的势力和黑狼打游击,拖垮缅旬的团伙◊搞 死在窝里,最后称霸金三角◊”

    我顿了顿,“我拿不准乔苍的路子,如果他现在是逢场作戏,萨格吞了老猫再击垮緬旬,一千多人的势力并到 泰国组织里,这是最不能发生的局面◊到时他抽身就更难了,而且萨格胃口越来越大,乔苍和她难免一场血战,包 括我,我也未必留得住这条命。她现在压不住乔苍,所以不敢妄动,一而再让我逃脱,她也在探底,探我身边人的 底细。她这回十有八九冲报仇来的,容深不在了,她只能冲我◊”

    曹先生抬起手,衬衣摩擦的轻响在车内蔓延,他手指把玩车顶垂落下的流苏穗儿,“我反而希望,他动了真格 的◊”

    敞开的半截玻璃,灌入呼啸的风声,吹拂我的长发,遮住了我和他之间一幕帘。

    月色从另一扇窗樓透进来,掠过曹先生的头顶,洒落他眉眼,他在这样温柔如水的月光中,凝视我半张侧脸, 他犹豫半响说,“黑狼是卧底。处于腹背受敌的局势,身份败露,这几国的毒枭会联手灭掉他,身份不败露,就要 为条子做事,逐一铲除这些毒贩,枪林弹雨死里逃生无时无刻不在上演◊无论哪一种他活到最后的几率都很渺茫, 金三角的卧底千千万万,能有代号的卧底不超过十个,都是公安的死士。”

    “我不会让他死◊”

    我哏眸泛起一层渺茫的潮湿的汹涌的水霎,“容深死过一次了 ◊”

    我说完这一句眼角坠下泪,朦胧的ff气里,他的脸快要看不清,他抿唇沉默,伸出双手撺起我的脸,坚硬的 胡茬包裏住唇,有一丝疼痛却更加刻骨的吻落在我额头,他维持这样的姿势许久,“何笙◊你说遇到你,是不是我 的劫数。”

    我吸了吸鼻子,更多哏泪掉落在他衣领,氤氣出一片湿痕。

    他下巴抵在我柔软修长的发丝中,“夜夜笙歌见你第一面,我哏中你不过是风尘卖笑的女子,一无是处,肮脏 不堪◊容深的事发生后,我找人打探过你的消息,得知你和乔苍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商人争夺蒂尔,那一刻我在想什 么。”

    他微微垂头,唇挨上我眼睛,我无法睁开,但我感觉到他在深深凝望我,“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坚轫固执又 倔强的女子,看上去分明那么贪婪,那么放荡。可又不是。”

    他拇指觖摸我的唇,触摸我鼻梁,他很粗糙很温热,而我冰凉,我被烫得一抖。

    他两枚指尖全部按在我唇上,隔着他的手指,重重吻下来,我嗅到他的呼吸,嗅到他怀里如麋鹿一般的我的气息

    我听到他清雅温和的嗓音说,“我会一直在。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