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六章生死险情和他再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从七十年代开始时至今日,金三角又被称为有去无回的人间炼狱,常年战火连绵,到处罪恶滔天,我从未想过, 我至生至死的爱人失踪在这片土地,我更未想过我和乔苍分崩离析反目为仇,陷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然而这一 切始料未及都不如眼前仓促出现的男人给我的震撼。

    他本是流连风月的戏外人,娇花丛中过半点不沾身,看人间欢爱,尝美酒美色,唯独弃离愁苦恨,做着潇洒纨 绔的公子哥。如果不是遇到我,这些是非恩怨尔虞我诈根本不会降临在他身上。

    这_刻我有些恍惚,恍惚在世间的烟花柳月,缠绵戏词,恍惚在我以为的一场梦,仅仅是梦,梦里是他,是 他在我无助时降临,而不是这样战火纷飞的乱世,真的看到他。

    我愣在原地没有动,二堂主察觉对方不是来者不善,他挥手示意所有伺机而动的马仔退后,朝更远处撤离,他 朝我点了下头,避到角落的屋檐下。

    跟随在男子身后的保镖停在距离我三四米的位置,收拢了撑开的黑伞,云南接连下了一天一夜的雨,空气泛起薄 薄的潮湿,落在皮肤上似乎起了一层汗水。

    他无声无息靠近我,云层后半遮的太阳投洒下浅浅一束光,刚好照出影子,笼罩我身上,我嗅到空气弥漫的烟味 ,嗅到香水味,嗅到他起伏绵长的呼吸,融于这阳光不媚,风声不燥的冬日,融于这云南的长街,朱墙碧瓦的古 巷,锁住烟霎的重楼和我惊梦的眼眸里。

    他凝视我呆滞的面容许久,低声闷笑出来,掌心托住我脸颊,在我眉眼间抚摸,“傻了吗,刚几日就不认得我。

    我仍说不出话,他将帽子摘下戴在我头顶,若有所思看了片刻,“还挺像回事。”

    悠长的鸣笛从巷子口深处传来,他停泊的车挡住了去路,司机调头驶向另一旁,拥挤的车队呼啸而过自南向北穿 梭远去,我这才从飞扬的雨水与泥沙中回过神来,一把扼住他手腕,无比惊愕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深情望着我的脸,“我不放心。万一丢了你,我去哪里补回自己浪费这么久的心血,我还没有失手过哪个猎 物,这怎么甘心。”

    我狠狠推搡他,想要把他推回车里,让司机带他离开,离开这朝不保夕的阴谋漩涡,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可他 纹丝不动,不论我怎样用力,他都像是钌在了砖石上。

    我丧失了斗志,有些颓唐站在他面前,捂着脸陷入冗长的微弱的颤抖,“我不想欠你太多,我这辈子欠了很多 人,也害了很多人,我知道我弥补不了,因为我熬到今天就是用尸骨和她们的失败换来的,我只有死才能偿还,可 我偏偏贪生怕死。”

    我从指缝内看他,雨水越来越小,越来越细,像一道道丝线,几乎快要看不清,“但你不一样,你是容深的朋 友,我欠你越多,我越会觉得愧疚,觉得不安。在珠海我走投无路,我一个人颠覆不了偌大的常府,我无法相信别 人,只能去求你,可在金三角,明日的生与死谁也猜不中,我不能牵连你。”

    我将手从脸上移开,无力哀求他,“你走。这里有多可怕,你根本不知道。”

    他禅了掸帽檐上粘住的细小尘埃,“既然这样危险,我更不会走,至少我还可以替你挡一些。”

    他看我脸色不对,丝毫不肯妥协,立刻将我抱住,不给我继续挣扎驱赶他的机会,他下巴抵住我头顶,坚硬的 胡茬摩擦我的额头,像在逗我一样,柔声诱哄说,“好了,我来办点事。也不全是为你◊”

    我仰面看他,眉头紧蹙,他笑容更浓郁,“是不是也相信,你在我心里很重要。所以觉得除了你,没有什么可 以值得我冒险过来。”

    我指甲在他下唇狠狠按下去,按出一只深深的细月牙,“你还开玩笑。”

    他握住我那根手指,在唇边吻了吻,眼眸里都是笑意的漩涡,“怎样都赶不走,我打定主意做狗皮膏药,你 何必费口舌。”

    他牵着我转身,保镖在前方开路,打开车门撑住顶篷,我和曹先生一起进入,二堂主见状吩咐等候我的司机先回 宾馆,然后无声隐没在人群里。

    曹先生递给我一个包装严密精致的礼盒,是珠海桂发祥的糕点,淡淡茉莉香味散开,清甜诱人,勾起我几日没 好好吃东西的食欲。他笑说知道你爱吃甜,凌晨砸了这家店门,赶制出这一份,趁着还松软带给你。

    “百年老店的门,你给砸了?”

    他嗯了声,大约回想起来觉得很好笑,“赔了点钱。”

    我间他赔了多少。

    他反间是要还给他吗。

    我正在迟疑该怎么接,他说也好,生意人岂能做赔本的买卖,清算也是好事。

    他将车窗摇下一道手掌大小的缝隙,夹杂着细雨的微风渗入,酥酥麻麻惹人心痒,“钱生钱是商场的规矩,不 过我和你不做买卖,所以你还钱,我不要。”

    我透过他半副清俊的侧脸,看街道缓缓退后的树木,他在这时转过头,忽然靠近我,鼻尖挨着我的眉心,这样的 距离我抬起眼眸就能看到他的唇。

    “把你的心分成十份,赔给我其中一份,我不贪◊”

    我叼着那块糕点良久没有反应,他问我是不是吓到了。

    我点头,他眼底闪过一丝黯淡,但很快便敛去,仓促闷笑出来,“只是玩笑。”

    车停在金莲花酒店门外,阿石带着被放回的阿碧和前台交涉换房间的事,这是我的吩咐,把原先走廊头上紧挨 楼梯的一间换成二楼靠窗,如果再有突然情况发生,我可以迅速挣脱,我不指望乔苍护我,他暂时危险重重也无法 做到,只有依靠自己在水深火热的金三角安身立命,戎马厮杀了。

    我扣上被扫荡得一干二净的糕点盒,放在前排副驾驶,“你在云南待多久。”

    他掏出方帕为我擦嘴角,我想接过自己来,但他没有松手,他一边温柔擦拭一边说,“待到你不会再有危险那

    _日。,,

    我没吭声,沉默望着他的脸,曹荆易长了一副风流的皮囊,笑时风流,不笑亦风流,他的眉梢眼角总是染着痞 气和戏谑,像在诱惑什么,勾引什么,天生的多情骨。

    长着桃花眼的男人凉薄寡义,在风月场肆意时缠绵温存,抽身时无情至极,可我从未见过,曹荆易却是那样的 眼睛,比一般眼眸狭长一些,眼尾髙挑一些,一眨不眨凝视着,仿佛藏着吸铁石,藏着蛊毒,性感得室息。

    “我在这边有点势力,不多,但足够打听消息,乔苍和萨格的事,我听说了 ◊”

    我垂头不语,他小声说抬起头。

    我顺从仰起,他看着我的眼睛,“受委屈了吗。”

    我没有对他隐瞒,我如实说觉得有诈。

    他沉吟良久,“乔苍是很危险的人,他走的路,他站的位置,都很危险。他既然做了选择,安稳生活这辈子和 他无缧,等你完成你要做的事,我带你回去。”

    我揑紧裙摆,死寂的几秒钟里,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听到扇动睫毛的声响,唯独听不见多余一个字。

    我苍凉浅笑,“那样的生活我很向往,但也和我无缧◊”

    我指着自己心脏与肋骨,“一个停了,一个碎了,都在金三角,再也走不了 ◊我哪里能回去。”

    曹荆易一言不发,车被路过的行人撞了下,轻轻颤了颤,那人道歉的同时朝后厢看了一眼,转身行色匆匆走

    我没把这个插曲搁在心上,问他有没有金三角这些毒枭的消息。

    他松开紧抿的唇,“萨格与胡爷两日后的傍晚,在新世纟己接头一批货的事,不出意外乔苍也会去,现在萨格所有 的应酬,生意,他都在场。”

    这个消息令我对这盘棋局的走势和部署又有了点数,曹荆易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是他在云南的住址,他叮嘱 我有事找他,也可以为了安全搬到他那边。

    我走下车关上门的同时说,“那晚我会过去一趟。”

    他早有预料,点了下头。

    我在酒店风平浪静度过两天两夜,泰国毒贩的地盘始终没有传来什么不好消息,我估摸萨格已经被乔苍彻底收服 ,相信他与我断得千净的事实,不再把心思搁在我身上,我吩咐二堂主送我去新世纟己夜总会。

    我从后门找到接待我的老鸨子,她正倚着电梯抽烟,见我进来掐灭了烟头,四下看了看,“您跟我来。”

    我们沿着一条很昏暗的狭窄石梯抵达二楼,她从化妆间等候的小姐那里拿了套服装,她递给我说,“曹先生叮嘱 过,保障您的安全,您穿上会有人带您混进去。”

    我接过来朝她道谢,“有劳你了 ◊”

    她嗨了声,“曹先生的事,我们怎么敢不上心◊”

    我摆弄纽扣的手指微微一顿,“你们认识他?他不是珠海的人吗。”

    老鸨子推开一扇门,引我进入黑漆漆的房间,我背对她换衣服,她在我身后说,“曹爷的生意在珠海,朋友却 是遍及天下,我们场子老板和曹爷很交好,南省这些城市的风月场,曹爷没有哪一个不熟的。”

    我忍不住喷笑,“他都玩过啊。”

    “瞧您说的,曹爷哪瞧得上这些庸脂俗粉,倒是光顾喝了几杯酒,云南的场子我是没听说有哪个小姐上过曹爷 的床。真要是有,麻雀变凤凰谁不心甘情愿呀,还留在烟花之地卖什么笑。”

    我将衣服脱下,穿上这件肥大不合身的工服,她这才打开灯,我对着门上一条笮笮的玻璃照了照,老鸨子先 觉得不妥,“何小姐太漂亮了,穿上这衣服还是光彩照人,怕是蒙骗不过去◊”

    她拿出有些发黄的脂粉,在我脸上随意抹了几下,涂得很不均匀 我走出,指了指尽头灯火闪烁的包房,“您要见的人就在里面。”

    她没有跟我过去,我独自站在门口,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说笑声 公主后面,低着头进入这扇门。

    包房是大套小,里间喝酒唱歌,外间是舞池与听曲儿的演艺场,很大很空旷,这群人进入后,萨格吩咐陪酒公 主出去等,稍后再来,只留下了伺候点烟的侍者,但在开始正事前也打发走了。

    我装成服务生跪地擦拭池台和古筝,他们在里间,当中横亘着一道屏风和一扇圆拱型红木门,我能看到他们,他 们看我却是一个死角,甚至不知道外面有人在。

    我小心翼翼朝屏风挪动,竖起耳朵听,胡爷说,“夺老K的地盘,你们不是已经成功了吗。”

    萨格说仅仅是西双版纳的_小片山头,还远远不够。想扩展疆域,垄断金三角_半边境,必须把老K全部吞了。

    胡爷很惊讶,“吞了他?你胃口真大。”

    萨格媚笑托腮,“没有狮子的度量,我管得住手底下这些人吗◊”

    “柬埔寨,新加坡这些都还没有吃掉,先从小的下手嘛,稳操胜券保险一些,总不会失手。”

    “小苍蝇有肉,可喂不饱我,猛虎难降服,下了肚能保一年不饿◊”

    胡爷仍旧揺头,“马来西亚的红桃A最近势头很猛,我出三百人的势力帮你打个前战,从他下手也动不得老K。

    萨格间为什么,老K正是修复元气的时候,如此良机不下手,错过了就是放虎归山,缅甸毒贩矫勇善战,一定 会野火吹又生。

    胡爷点了根烟,他眯眼翘起二郎腿,“老K座下的老五,你不是很清楚吗。”

    萨格不以为意,“一个人,还能杠起整片江山吗。”

    “怎么不能。”胡爷指着她无奈大笑,“其实老K早就不行了,周容深带的那批条子,挖了赵龙的坟,也给老K 挖了一半,就差填土了,如果没有老五力挽狂涧,他现在连三级毒枭都混不上,他一己之力保整个缅甸组织咬住了三 枭的宝座,你以为你想搞就搞吗◊”

    萨格媚态横生,手肘撑在沙发边緣,“泰国的美人,亚洲闻名◊”

    胡爷气定神闲摇头,“他不好美色◊”

    萨格又说,“泰国的佛珠珍宝,中国的舍利子都很难媲美。”

    胡爷再次揺头,“他不贪金银。”

    萨格脸色沉下,“还没法子对付他了 ◊”

    胡爷拇指在鼻孔下戬了戳,“等时机吧,我给你支个招,你先吞了柬埔寨老猫,他也有五百多人的势力,到时 候拿这批人去杠老五,把他缠住,覆没了也不心疼,乔先生的人马去对付老K,双管齐下才有胜算,否则老五你们是 绝对降不住的。他不只做生意有一套,身手,与条子格斗的反侦能力,绝对是一流◊有他在一天,缅甸就从金三角 倒不了 ◊”

    萨格挑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侧过脸看独自吸烟的乔苍,“去对付老K啊,老K的新盟友,怕是下不去手呢。

    乔苍凝视烟头跳跃的火光,回答是与否都有些仓促,他千脆没有接茬。

    胡爷十分随意倚靠沙发背,“谈正事,货我带来了,你们也看到我手下连夜搬箱子,不过我是交易给乔先生 还是给萨格小姐,还是你们平分,,

    萨格不动声色斟满三杯酒,除了她自己那一杯是白酒,其余两杯都是红酒,她推到胡爷面前,“当然是我了, 咱们的生意做了这么多年,胡爷莫非遇到出手更阔绰的下家了,要从我这条船上下去吗。”

    胡爷掐灭烟头朝前倾身,与萨格几乎脸挨着脸,“唯利是图是我胡某人的作风吗?”

    萨格爽朗大笑,“我也当你是和我开玩笑。”

    胡爷接过酒杯喝了口,将杯子搁置在桌角的大理石上,从口袋内翻出钥匙串,用挖耳勺慢条斯理的掏耳朵,“ 老挝和泰国,在金三角的贩毒市场都知道我们是朋友,马来西亚的红桃A之前找过我,要合作可卡因,价格是泰国的 一点五倍,我一口回绝掉,这片地界钱有得是赚,朋友不是随时都能找到。”

    萨格听出门道,她笑了笑,“可卡因和罂粟壳是我制作毒品需要的材料,罂粟壳缅甸和泰国都有种植,云南这边 我也开垦了罂粟园,这东西不缺,可卡因是好东西,海洛因和高纯冰毒都少不了它,胡爷从老挝运来也打点了十几道 关卡,这些钱我来出,多加百分之五的利润,有钱大家赚,我走到今天你为我出力不少,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女人 ◊定金还是老规矩,三成。其余七成一手钱一手货,货质量好,再额外加一成也好说。”

    胡爷对她开出的条件十分满意,他朝挖耳勺上吹了口气儿,将耳屎吹落在地,用指尖擦拭千净,塞回口袋,“ 那我们就痛快说定,三日后我的货走国道抵达西双版纳,金三角这地界泰国毒贩的面子摆出去比我大,又有乔先生 在,我就不管后面的事了。”

    萨格正要和他碰杯,始终沉默的乔苍忽然开口,他声音染着笑意,眉哏也很温柔,侧过脸有些戏谑凝视萨格 ,“怎么,忘了自己的身份。”

    萨格连喝三杯白酒,喝得过于猛了,酒劲儿上头,原本艳丽无比的一张脸庞在灯火下更娇媚多情,她明知故问 什么身份。

    乔苍手臂揽住她肩膀,从另一边揑住她的脸,将她完全置于自己怀中,气场放荡不羁又狂野霸气,“你是谁的 女人,用我再提酲一遍吗。我在场你就敢这么放肆。”

    萨格被他撩得笑意深浓,“谁的女人?我怎么听不懂。”

    乔苍不等她说完低头吻住她的唇,舌尖掠过口红,染出一道艳丽妖娆的痕迹,痕迹蜿蜒至唇角,让原本就色情 暖昧的包厢更美不胜收。

    他指尖在她红痕处抹了抹,“现在听懂了吗。”

    萨格再身经百战到底也是女人,面对乔苍的手段和皮相,怎么都逃不过沉沦,她偎在他肩膀骂了声坏,直接说 不就好了,占什么便宜。

    胡爷哈哈大笑,伸手指了指粉面含春的萨格,“女人做什么生意,有了男人做靠山, 先生做,他赚了不等于也是你赚。”

    萨格挽住乔苍手臂,“怎么,你要娶我啊◊”

    乔苍晃动着杯中红酒,眼眸里精光闪烁,似乎盛满了星辰月色,那么明亮,幽深, “看你表现。”

    萨格咬着嘴唇在他下颔戳了戳,“还降住我了,你想娶我还不嫁呢,做老婆有什么好,脸一天天变黄,当情人 你对我不好了,我想走就走,你还要哏巴巴哄我回来。”

    乔苍闷笑出来,“原来打这个主意◊你听话怎会有不好的一天◊”

    萨格红唇微微开启,将手上白酒递到他嘴边,乔苍含住一些,往她口中渡入,她意犹未尽吞咽下,舔了舔唇 边的酒渍,醉眼朦胧说,“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说让我听话的男人。”

    她说完媚笑,“而且我还觉得很中听。”

    我以屏风做遮挡,悄无声息离开了包房。

    萨格听了胡爷的话,势必要对老猫下手,移花接木丢给老K来争斗,这是我收降柬埔寨毒枭最好的时机。

    我进入女厕洗脸换装正要推门离开,两名马仔忽然从阴暗处的墙根蹿出,一脸痞气拦住了我去路,“何小姐, 您可真是不安分啊。”

    我身体本能退后,说话的男人我一眼认出,是为萨格看守面首的保镖,我心里一沉,暗叫不妙,被察觉了。

    我来之前曹荆易为我打点过,所以我根本没想到会暴露,这场子也不是这些毒枭的地盘,我以为万无一失,没 想到萨格这么精明,脑后竟长了哏睛。

    老鸨子在后门等我事成送我离开,她看到这一幕,惊慌之余没敢过来,直接溜了。

    我临危不乱,“怎么,IfHi:纪被萨格小姐买了吗?她能寻欢,我却不能来享乐

    马仔打量我手上的工服,“您享乐是来伺候人的啊?”

    我冷笑,“我怎样玩,怎么玩尽兴,还要和你详说吗◊”

    马仔嘿嘿一声,“何小姐,得罪您了,您请一趟。我们负责看守包房,就在这边溜达,觉得您鬼鬼祟祟不对劲 ,就跟来了,萨格小姐的吩咐,我们不敢忤逆◊”

    不去是心虚,去了就是麻烦,我进退两难,他们这德行也不是好收买的样子,为了不撕破脸,我主动走在前面 回到包房。

    我跨入里间的霎那,乔苍面朝门口最先看到我,他揽在萨格肩膀的手臂忽然一僵,一张面孔陷入忽明忽暗闪烁 斑斓的彩光里,看不清喜怒。

    萨格有所察觉,她笑间你是醉了吗,还是渴了?她温热的红唇从乔苍耳畔离开,探出手臂伸向茶几,正要端酒 杯,目光不经意掠过我身上,她动作停顿,“何小姐?”

    马仔弯腰将刚才的事陈述了一遍,萨格起先还没有什么反应,直到她看见我手上工服,表情猛然冷却好几度, 透着不可调和的危险。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