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四章风月离恨一刀两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被推入房间,挾持我的保镖堵在门口,看我不再挣扎将枪械塞回口袋,我视线越过他头顶,投向远处波欄壮阔 的群山,此时夜色浓重,我只要跑下这排木屋,扎进山林就有逃走的希望,乔苍在萨格也不会大张旗鼓找我,否 则她的谎言就露馅了,我朝前跨出一步,用肩膀狠撞保镖的胸口,有些硬碰硬的架势,我正想抛出诱饵,他已经伸 手横在门梁上,“何小姐◊”

    他右手微微打开一道缝隙,在我哏前飞速晃过,仅仅停顿了_秒钟,我看清那是一团黑色的女人的长发,我 顿时一激灵,他笑说,“您的随从还在仓库沉睡,睡梦中不会痛苦,如果您再折腾,我不保证您离开那一天,还能 否见到她◊”

    我脸色泛起一阵青白,用力揑紧门框,“你当我是吃素的?我说过敢动她一根毫毛,泰国在景洪的地盘,我定 让她全军覆没◊”

    “何小姐的本事我有耳闻,能不招惹您,我们一定绕着走,可那又如何,5见在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萨 格小姐掌控了局势,您安稳住下,吃暍招待好您,何必闹得大家都不好看◊”

    我紧盯他发出两声冷笑,猛地抬腿踢在门边,砰一声重响,保镖毫无防备,被铁门击中鼻梁,隐去在我视线中

    我躺回床榻半睡半酲,从黎明到日落,被囚禁了整整三天三夜◊第四日中午送饭的保姆进来,摆在桌上非常丰盛 的海鮮,我看了一哏觉得不对劲,这东西费功夫,萨格承诺好好招待我也就是吃暍不愁,伺候祖宗一样她可犯不上 ,因此我根本没动,只是接了点水喝,一个时辰后保姆进来收拾,看原封不动,她问我是不合口味吗。

    我坐在床头捧着一株艳红色的罂粟,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告诉你们主子,我在这里出了任何事,她都没好 果子吃,我既然安分不动,她也自留后路◊”

    保姆蹙眉看了我一会儿没吭声,端着锅走出房间。

    在这样的生死险境中斗智斗勇自我保全,山珍海味我也没胃口吃,我机在窗口观察地势,不得不说萨格很有哏 光,或者说她死去的男人有眼光,这块地界在金三角不算肥沃,最肥的是西双版纳,那边不只贩毒,橡胶生意也 好做,橡胶工艺品藏毒早已是金三角顶级毒枭最好的走私方式,比人体藏毒更安全,更容易逃过条子法哏。

    但西双版纳地势有缺憾,一旦陷入交火和追剿,泛水儿不过眨哏之间,而这里0比邻山林,tt邻港口的下游,销 毀毒品、打拉锯战都非常好。可以说连乔苍占据的位置,都不如萨格这一块。

    这样复杂险峻的地势,只要萨格不松口放我,景洪的势力没有察觉到不对劲找我,凭我一己之力绝不会逃出生 天。

    我伏在窗口昏昏沉沉愣神,黄昏时分窗外晚霞与阳光骤然消失,漫山遍野刮过一道阴森森的风,接着乌云如洒下 的天罗地网,将这片山崖都覆盖,黑漆漆的十分骇人。

    我探出大半个身子,想要触摸围栏有没有潮湿落雨,闷雷轰隆隆从头顶的乌云后呼啸惊响,我吓得缩回手失声 尖叫,一把扯住纱帘合拢。

    身后咯吱一声,我惊魂未定仓促转身,门打开的同时外面雷声更重,风雨卷着残叶黄沙飞舞嘶鸣,苍白的闪电从 天降落,在我眼前霹雷炸开,雨水短短半分钟倾盆而下蔓过脚踩,已经有一尺深,保镖撑开一把黑伞,站在回廊下 朝我点7下头,何小姐,萨格小姐让我带您过去。,,

    我捂着胸口镇定下来,“他来了。”

    他笑了笑,“苍哥与萨格小姐情投意合,正是分不开的时候,他只要办完事不来这里还能去哪◊”

    我一言不发走过去,保標将伞撑在我头顶,仍是咋晚那条路,沿着泥泞曲折的土地绕过木屋,抵达后山的窗口 ,我踩着一只脚掌宽的窗台贴上墙壁,透过玻璃缝隙向屋内看,萨格穿着非常薄透的红色睡裙,正在镜子前梳发, 乔苍倚靠床头,衣裳穿得很规整,凝视她背影听她说着什么。

    她透过镜子不动声色往窗口瞟了一眼,朝裸露的皮肤喷了点香雾,那样浓烈又蛊惑的味道,随着风雨泄出,我 只吸了一口,便迅速堵住口鼻。

    泰国特调的傕情香水,这东西常府每个姨太太房里都有,常秉尧之所以死得这么快,都是在床上被它搞虚了。

    乔签生性多疑,对这玩意很敏感,可他此时投什么反应,萨格掸了禅裙纱,让香味散开,起身爬上床,春光乍 泄的身体压在乔苍胯部,肆意扭动起来,“今晚留宿吗?”

    乔苍拿起床头烟灰缸里放置的点燃的香烟,他狠吸了一大口,朝萨格嘴里吐进去,她贪婪吮吸吞咽着,手沿着 他胸口流连,一颗颗解开纽扣,我能看到她吐出娇红的舌头,与乔苍纠缠在一起,随着他们拥吻的动作愈发激烈, 萨格睡裙肩带也滑落,露出雪白髙耸的胸脯,紧紧贴着他,一丝遮掩没有,在她手快要埋入乔苍腿间时,他忽然抽回 了自己舌头。

    “她三天没有回过酒店◊”

    他提了这样一句,萨格不得不从意乱情迷中回神,她有些不满说,“她不是和老K的堂主私奔了吗◊你提她干什 么,还舍不得呀◊”

    她白嫩的手臂勾住他脖子,翻身骑在乔苍腰间,主动脱掉了内裤扔在床尾,她笑着说,“电闪雷鸣时做爱才最 有意思。你会疯狂的◊你们中国女人,不管多么厉害的高手,也不可能给你我能给的刺激。”

    她捧起他的脸,想要让他吻自己的胸,然而乔苍毫不迟疑握住了她那只手,没有顺从。

    他唇角扬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不是你绑来了吗◊”

    萨格所有奔腾燃烧的性欲犹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灭,如数毀掉,她脸色仓促一变,不过迅速便冷静下来,“什 么。”

    乔苍哏底的复杂,阴沉统统化作温和的笑意,他手指钳住她下巴,柔情抚摸着,“她背叛我,你要替我处置 她,把她绑来想要私自了结,省得我旧情难了,一时心软可怜她,又离开你回去,对吗◊”

    萨格脸色平静,心底惊涛骇浪,她以为乔苍猜中了她的意图,会和暗中算计的她翻脸,没成想得到这样一番解 释,为她洗脱了嫌疑,她怔住两秒,浮起一丝媚笑缠住他脖子,“心疼了?”

    乔苍不知真这样以为,还是逢场作戏,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你们女人的心思,我怎会猜不中。”

    萨格笑得更灿烂,“你不会装傻吗,就这样戬破,也不给我留点面子◊”

    乔苍垂眸从她波欄壮阔的胸口掠过,“面子在床上给你补回来。”

    她咬了咬嘴唇,更紧密贴合他,“我现在就要,要很多次,要到你再也不行为止◊”

    “不急◊”他拂开她纠缠自己的身体,站在床畔系好纽扣,“先把人放了。”

    萨格妖媚风情的表情,又一次凝滞,她危险眯了眯眼睛,“为什么。”

    乔苍没有看她,只是看地面,“留下她不仅没用,还会惊动景洪的人马,你以为她只是我马子那么简单◊”

    萨格若有所思冷笑,“我怎么觉得,你还是舍不得她◊”

    乔苍侧过脸与她对视,大约三五秒钟,他面容冷淡点了下头,转身往门外走,萨格看出他急了,她急忙跳下床 从身后抱住他,“我放人,放了她还不行。可是你要给我保证,你以后不许再和她来往◊”

    保镖忽然在这时将我从墙上扯下,二话不说沿原路把我送回房间◊雨势逐渐减弱,这条长长的过道被积水湮没 ,我湿了双脚,坐在椅子上擦拭,门完全敞开,随着风雨摇曳,我叮着看了几秒钟,正想起身去关,忽然间捽裂酒 瓶的声响惊动在回廊下,一个戴着脚铐的男人摇摇晃晃出现,我一哏认出他是萨格的面首之一,只有她的男宠才会 被拴住。

    面首似乎喝多了酒,他哏睛发红,脚底飘飘忽忽,昏暗下根本看不清什么,只是嗅着我身上的香味扑了过来, 我惊慌躲闪,避开了他身子,却没有避开他的手,他一把扯住我,将我压在床榻。

    我吓得浑身汗毛倒竖,他哪里是喝了酒,分明是吃了春药,他皮肤散发出的全部是那股刺鼻味道,这样猛的剂 量我根本扛不住,很有可能被死在床上,我撕吼挣扎,他仅存的意识梧住了我的唇,另一只手去脱我身上衣服。

    我拼死防守,他脱我立刻又穿上,嗑了药的男人绝不能看到女人的裸体,_旦看到,就更无法控制了 ◊他久久得 不到发泄,失去了理智,近乎疯魔忽然张开嘴咬我的脖子,我忍着疼痛踢打他胯部,可每次都踢偏,萨格不甘心乔 苍让她放了我,她要这个男人搞死我,彻底绝了死灰复燃的后患。

    就在我体力快要耗尽的千钧_发之际,面首忽然被一股巨大外力推开,确切说是拎起,毫不吃力的抛向空中,

    狠狠砸落在墙壁,他发闷的哀嚎了声,整个人便撞击得昏死过去。

    我仓皇整理衣服爬起来,没等我反应什么,突如其来的乔苍怒不可遏掐住我脖子,将我粗鲁拖下了床。

    他煞气浓郁,一双血红的哏睛恨不得杀了我,他偾怒得那么逼真,那么暴戾,那么不容更改,不可抗拒,我 知道他听信了萨格的话,也认为哏前一幕是我自愿,是我不甘寂寞的放荡本性的暴露,我被他卡得太紧,根本说不 出一句完整的话,非常艰难呜咽着,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我不认识他◊”

    我说完才发现不只是乔苍自己,萨格的心應也在门口,他试探看了许久,才慢条斯理出声阻拦,“苍哥,萨格 小姐养的面首,就是用来取乐的,何小姐玩了也无妨,您何必动怒◊”

    乔苍不为所动,他拇指持续发力,抵住我咽喉,将我布满泪痕的脸孔强制抬起,“你到底背着我,做了多少不 堪入目的事。你这副身子,世上还找得出第二副更脏的吗。”

    我张嘴刚想辩驳,他拇指不动声色在我喉间点了点,“我给过你机会,是你将我的容忍消磨得一丝不剩,聪明女 人会懂得在男人不感兴趣的时候,如何为他感兴趣的女人让路,而不是在哏皮底下放肆报复◊什么是情人,这个概 念我以为你很明白◊”

    萨格的心腹没有继续停留,他目光格外机警看出乔苍对我使了多大力气,我由于缺氧开始面色涨红嘴唇青白,眼 珠不断涣散肿大,失去焦距,几乎要断了气,他无声无息退出房间,合拢了左边一扇门。

    雨水还在下,这条回廊外烟雨蒙蒙,到处都是混沌,是弥漫的水霎,是摇曳的风和白霜,什么也看不清,甚至 连闪烁的灯火都被虛化呑没,只刺很浅的一道光晕。

    在光束照射不到的死角,缩头缩脑藏匿着两名马仔,他们正在朝这边张望,手上拿着一根笮笮长长的黑色电榫 ,一头闪着白灯对准房门,另一头对准耳朵,似乎在探听什么。

    我在强烈的室息中匆忙一瞥,瞥到了这一幕,乔苍背对他们没有看到,他掐住我脖子的手逐渐松开,我大口呼吸 着氧气,险些从墙壁滑落。

    “何笙,我遇到你那天,你就不是一个干诤的女人,我可以接受你满目疮痍做权贵玩物的过去,但不会纵容你 放荡的现在◊背叛在我这里,另一种说法叫终止◊”

    我抚着胸口,剧烈咳嗽着,哏睛里积蓄死里逃生的水汽,“我一直被萨格囚禁在这里,没有和谁私奔,更没有 和黑狼过夜,那个面首是她喂了药闯入我房间的。”

    乔苍眯了眯哏睛,“不过夜就代表投有发生什么吗,你是怎样放肆淫荡的女人,两年足够我一清二楚◊你可以 背着丈夫与我通奸,也可以背着我淫乱◊”

    他发出一声低低闷笑,“萨格会绑你三天,她敢吗◊我的女人她无绿无故说动就动,这样的说辞,不过是为了掩 饰你和黑狼的奸情◊到了这一步,你还在包庇你的情夫◊”

    我扼住他手腕,将他五指从我脖颈抽离,他指尖温热,掌心冰凉,就像冰与火在交织。

    “她没有什么不敢,萨格接管她男人的地盘和势力,在金三角混了十二年,而你都没有她这样长久牢固的资历。 她在酝酿着一个大阴谋,她要权势,金钱和男色◊所以你,金三角所有的生意,那些小国毒贩的势力,最终都是 她的◊”

    乔苍面无表情垂眸,目光虚虚无无在我脸孔漂浮,没有定格,也没有专注,我猜不透他的心,我只是感觉到他 很远,他在强制自己与我越来越遥远,远得我根本握不住。

    “你被她迷惑住了吗◊”我扯住他衣领,仰面凝视他,“萨格恨透了条子,她最后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和公安 对峙,到时满山杀戮,和她有关的人都要被牵连◊受她迷惑的下场,就是和她一起走向更不能回头的地狱◊以你的 势力,贩毒走私不会泛水,可一旦挑起黑白战火,绝没有后路。”

    乔苍一根根分开我指尖,他衣领布满褶皱,和堆叠的纹路,保镖弯腰在门口轻声喊苍哥,“萨格小姐去港口, 您要顺路还是有其他事做。”

    乔苍目光斜向_侧墙壁,没有立刻回头,他哏底滚动着细小的漩涡,“她去港口做什么。”

    “接风洗尘◊今天是胡爷进境的日子,萨格小姐与他一向交好◊”

    他说着话抬头看了看天色,“真是天公作美,胡爷还带了不少东西来,这个时辰,又是这样雨夜,条子正好不 在卡子口,一路畅行无阻,省了周旋的功夫◊”

    胡爷是老挝的大毒枭,在金三角的势力比不上中缅泰,甚至连后起之秀马来西亚的对手都算不上,但老挝盛产可 卡因,是制毒的必备,而且老挝地域很特殊,山头与农村居多,掩埋非常方便,金三角有许多毒品和军火,都是从 老挝境内窝藏。

    乔苍在金三角_向高傲,中国区贩毒也的确很牛逼,这些叫得上号子的毒枭他哪个都没有往来,萨格却是八面玲 珑,和胡爷都这么熟,乔苍的整体势力或许还逊色她一点。

    他不着痕迹眯了下哏睛,“我陪她过去。”

    保镖思付片刻,“萨格小姐也说,您如果无事,不如在房间等她回来◊”

    乔苍这才侧过脸看那名保镖,轻笑了声,“我放心不下她。”

    保镖立刻眉开哏笑,“那我给您安排车◊”

    乔苍抬起一只手制止,“我和她坐一辆

    保镖说也好,他躬身退下去后,原本只敞一扇的门,另一扇也打开,外面染着雨水气息的狂风如数獾入,将 我的裙摆和长发肆意扬起。

    乔苍最后看了我一哏,那一哏正好被窗外肆意摇晃的树影遮挡,变得无比模糊,他转身离开,在他迈出房间时 ,回廊尽处的人影倏然一闪,消失在墙根,他身体微微僵滞,不着痕迹停下脚步,抽一根烟叼在唇角,他从口袋内 摸出火柴,侧身遮避风哏,轻轻一划,烟头对准喷出的火光忽明忽暗,光束很灼目,红形形映透了整整一条回廊。

    他目光斜睨那一处黑影,又迅i速收回,面朝浅浅的雨帘,为我下了最后通牒,“半个小时内,立刻滚。我对背 叛过我的女人,不杀已经是最大仁慈。”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