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二章掩埋十二年的深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站在甲板上的几名马仔听到黑狼那一声发闷的“想”,不约而同低下头憋笑,他脸色闪过阴霾,“谁让你来这种 地方,知不知道很危险。”

    我挽住他手臂,在夜色深沉的海岸起舞,他纹丝不动,任由我旋转时风扬起长发,拂过他眉眼,撩拨他心弦 ,“我想你呀,我还是女人呢,都比你堂堂大老爷们儿坦诚爽快得多,想就是想,有什么好撒谎。”

    我伸手摸他的脸,他本能侧过头避开,他偏向右,我赌也是右,掌心恰好落在他冰凉的下颔,温柔挑起粘住 的长发,“痒不痒。”

    他沉默不语,我对准他鼻梁呵出一口酥酥麻麻的热气,“如果痒就告诉我,进船我给你吹一下,吹到你解痒好不 好。”

    这么色情的挑逗,这么直白的勾引,我和黑狼两张面孔之间迅速升温,烫了他的眼眸,也烫了我的媚笑。

    我只顾着说话,不曽留意到脚下湿滑,在扑向他怀中时没有站稳,朝后面踉跄翻倒,在我坠地的前一秒他手臂 迅速揽住我的腰,将我托起纳入胸膛,两团绵软的嫩肉重重蹭过他心脏,他铿锵有力的跳动,我孱弱无力的娇憨。

    我顺势勾住他脖子,在他唇上吻下去,一脸得逞坏笑,“你傻啊?我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还摔跤,我故意的。

    我的吻未曽离开他的唇,含糊不清阖动着,潮湿而炙热,融化在这丝丝凉爽的港口,那么摄人心魄,那么温存刻 骨。

    我伸出舌头探进去,他牙关起先咬得很紧,在我锲而不舍的扫荡攻克下,终于无声无息缴械,勇猛吞噬了我。

    他口中是浓烈的烟味,是醇厚的酒香,是让我迷醉沉沦的男人狂野的气息,我贪婪吸取着,我的芬芳和香甜将他 的猖厥溶解,淡化,驱散,他吮得我舌根发麻,我开始逃脱那股令我室息的阳刚,逃脱他的纠缠和撕咬,是我先 诱惑他,诱惑他难以克制,他誓不罢休侵占我唇内的每一处,我感觉到他舌头狠狠抵入喉咙,我口千舌燥,已经没 有一丝一毫的律液,渴得连呼吸都是沙漠。

    他恨不得用舌头狠狠贯穿我,一点点蚕食,将我粉碎。

    我逃离他的唇,和他鼻尖挨着鼻尖,“你想不想和我做爱。我要听实话。”

    他急促喘息着,眼底逐渐不再那么清明,染了一丝浅浅的火焰,我期待望着他,他最终没有抵御住我灼热的目光 ,低低闷笑出来,“有一点◊”

    点是多少,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吗。”

    他凝视我近在咫尺的红唇,“这么贪心,想要勾引我失眠。”

    “最毒妇人心,你没听过吗◊”

    我手指不安分隔着西裤握住他,轻轻逗弄揉揑,我记得容深那里总是很大很厚的一坨,不论有没有受到刺激, 都比一般男人壮,他是我这么多金主里最英俊最魁梧最年轻的一个,我记忆中那些干瘪瘪的老头子,或者精明瘦弱 的南方商人,他们尺寸都很差劲,半天才反应,没一会儿又软了,天律万隆集团的某个股东,只有三五分钟,换十 几个姿势拖延,还逼着我说他强,让我爽。

    有钱有势的男人,在床上那点可伶可笑的自尊,比世上最丑的鱼还要不堪入目。

    和容深的第一夜,我是被他征服的。

    不是他的官位,不是他的权势,也不是钱财和他的皮囊,而是他精湛的床技,他吃遍我每一处的狂野,我人生 第一次巅峰,是从他身下体会的。

    我人生第一次放肆的声嘶力竭的欢爱是乔苍给我的,我颤栗时甚至在哭,他们用强悍勇猛的肉体诱我上了欲望 的船,让我一寸一寸陷入性爱的波澜。

    黑狼和容深一模一样,我清楚我掌心的触感,我觉得我摸的不是他,就是容深。

    他低低吼了声,额头隐忍出细细的薄汗,他一把扼住我手腕从拉链内抽出,利落系好,身后的灯火闪了闪,第 二艘船舱内走出的马仔没有看清岸上场面,他大声喊五哥,黑狼立刻推开我,走上去几步间怎么,马仔指了指天 色,“最晚凌晨两点前装完,咱们出港来不及,能和下家推迟吗。”

    他目光眺望远处黑暗起伏的海面,“不能,再加派人手,一点必须走。”

    马仔面露为难,“下家不是很急,再派人手动静太大,怕巡逻的条子察觉。这已经四十多个人了。”

    黑狼手伸入口袋,摸出半支雪茄,港口风烈,点不着打火机,他拿两枚火石用力一擦,火光四射间,烟头也燃 烧起来。

    他吸了 □,烟雾缭绕他的半张脸,“条子来不了

    马仔听他这么说,只好又从附近街道调了一些喽啰兵,码头来来往往一片热火朝天,我坐在甲板边缧,两只脚 在水面浮荡,打碎了月光,打碎了树影,打碎了这凉如水的云南之夜。

    黑狼站在最髙的船头指挥,偶尔转身看我一眼,我便往他身上泼一点水,咯咯娇笑着,如此反复几回,我知道 火候差不多,不如留下无限遐想回味。

    我悄无声息跳下甲板,朝巷子口等候我的阿碧飞奔,我一秒没停歇,拉住她的手穿过阴森破败的深巷,身后彻 底远去的一刻,我忍不住回头,这夜幕下的湖海,灯火阑珊的港口,他眼中的我,我眼中的他,转瞬失了踪影。

    目睹了我和黑狼痴缠的阿碧问我,“那男人和您早就认识吗。”

    我坐在车里透过玻璃张望空荡无人的街口,“也许是。”

    她一怔,“也许?”

    我食指抵在上面,重合昏黄的路灯,再没有开口。

    第二天是云南特色庙会,阿碧告诉我紧挨景洪的一趟古街很热闹,我在宾馆正好待得无聊,就打扮成当地女 人的模样,在午后上了集市。

    没想到这一趟竟然遇到熟人,特区福寿山庄曾老板的续弦夫人,带着两名保姆和我恰巧走了碰头,我起先没有 留意,她认出后让我留步,我这才看清是她。

    阿碧拿着灯笼剪纸退后几米,曽夫人喜上眉梢, ,听说云南洱海很美,我顺道来逛逛。”

    ‘我先生带着女儿去国外看秀,留下我自己守着大房子也无趣

    我隐瞒了来这边的真实意图,省得她传回去闲话,我在金三角一面与市局通气,一面做不可告人的事,暴露越 多越棘手,我扯谎说我也是刚从洱海回来。

    她读异间,“周太太来了多久◊”

    我估算了下日子,“一周了 ◊”

    她呀了声,“那想必广东的事您不知道了。”

    她挥手示意保姆走远点,然后拉着我的手站在一间商店的屋檐下,“蒂尔与盛文合并了,此后就是盛文的分部 ,再也没有蒂尔一说7 〇,,

    我凝视地上倒映的人影,乔苍承诺过蒂尔永远是独立存在,他掌控却不会吞并,他最终还是食言。但他食言也是 我的缧故,我朝思暮想容深,与黑狼勾结不清,他恨我固执,恨我不听话,借此给我一个教训,让我知道背叛他的 下场,就是什么也守不住。

    我掸了禅腰间火红的流苏穗儿,“无妨,反正也是乔苍在控制,一点虚名而已。”

    “还有呐。常小姐在珠海入院,到现在还没出来,听说伤了女人的根。”

    我蹙眉,“女人的根?”

    “她子宫破裂,摘除了,从此再不能生肓,甚至不算个女人◊”

    我手一抖,险些把穗子扯断,“怎么会◊”

    曽太太幸灾乐祸笑,用手挡住唇,眼睛机灵四下看,“听华章赌场传出的消息,那不是乔先生地盘吗,里头 马仔的话可信。她总急着怀孕拴住乔先生,吃了不少坐胎的药,可那些药都有问题,吃寒身子了,五天前忽然大出 血,差点没保住命。虽然救回来,可她似乎知道了什么,神情恍恍惚惚的。乔先生据说也不在,没得空回去,她也 不间,她那么娇生惯养,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找自己老公。周太太聪慧,您给分析下是怎么回事。”

    常锦舟这样狼狈凄惨的下场,明显蓄谋已久,能够在她饮食用药中做手脚,没有乔苍的默许,谁有这个胆子。

    我胸口像是压了一块沉甸甸的巨石,男人一旦狠起来,会掐住女人要命的地方,活着百般折磨,更胜过千脆一 刀的痛苦。

    苜太太感概万千括头叹患,“她出身名门,老子那么厉害,又嫁了乔先生,素日微气得不行,老子和先生在场 B寸装贤淑温柔,私底下跋®的臭德行,惹了多少窗太太不满,都说她活该,没人去瞧她。”

    她话锋一转,有些怜悯•“她还不到三十岁,女人的路算是断了。’’

    我良久沉默,苜夫人的保姆傕促她趁太阳落山前回去,她和我道别,她离开后我仍有些恍惚,站在台阶上失神, 阿S等了片刻招呼我往另一边走,我拍打她手上挑着的灯笼,“你有没有经历过风月* ”

    她说没有,从小习武,都在武馆过的.

    她附在我耳畔小声嘀咕.“成天就知道踢胳膊踢腿的男人不解风情,有什么好害欢的◊”

    我被她逗笑,拐出这条长街时.右侧一辆黑车忽然按了按喇叭,尖税刺耳的笛声乍起,仓促惊吓了我,我朝后 退半步,紧叮这辆包抄了我前路的车,形状顔色都很音通,或许因为崭新的纟S故,不仅夺目.更僳是伏击的猎豹 一般.从楼宇角落,从拥挤人潮忽然蹿出.我嗅到敌人的味道,脚下不由自主迟缓。

    茶色车面在我注视下缓缓降落.露出一张男人儒雅的脸孔,我在金三角几日,什么国家的皮相都见识了 一些,

    这是泰国的长相,果然他开口被我請中。

    “何小姐,泰我们萨格小姐的命令,请您到庄园喝杯茶。”

    我目光极其冷潢从他脸上掠过.“我与你们主子素无往来。

    他笑了笑,“萨格小姐在金三角也没什么朋友,难得对您投纟S ,只随意走动下,幷无别的囂思* ”

    “没这个必要◊”

    我话音才落,后车厢门被推开,走下两个彪形大汉,足有两米高.十分凶煞,阿菪见状立刻丢抻灯笼胜摸口袋 内的枪,被我抬手阻拦,对方想动手刚一Jt面就动了,很明显只是震慑我,逼我去一趟而已.如果阿菪出于保护我挑 起战火,别说人少占据弱势,就是贏了,在这地界儿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男人仍旧浅笑,“萨格小姐光明正大请何小姐去,真有什么恶念,下黑手秋是了,何必暴露自己* ”

    我眛眼思付片刻,暂时也没有应对的策略•不如见招拆招,我5腰坐进车中,阿g正要跟进来.其中一名愿形 大汉忽然扬手砍在她后脖颈,她躉无预料顿时肇了过去•

    我大惊失色,“什么意思。”

    男人扫了一哏昏死的阿菪,“何小姐这位随从太吵,萨格小姐恐怕不喜欢*不过您放心,您无恙,她也无恙, 只是睡过去而已,何小姐也不是®单人物,这点萨格小姐很清楚◊”

    他挥手示意大汉将阿菪抬上角落另一辆车,那车先离开,与我们驶入不同方向,我叮着男人后脑.“你们如果 敢动阿碧一根汗毛.我的人会在景洪烧得泰国人马寸草不生◊”

    他笑说何小姐放心,萨格小姐终归还要买界先生的面子。

    车抵达终点,我跟着驻守的保镲穿过那座洒满阳光的马场,几声啪鸣从马JK传出.@看到红棕色的毛发在« 飒飞扬,我随口问了句,“谁在。”

    保镖说不知,萨格小姐的伙伴很多.常来赛马饮酒。

    我收回目光走向联排木屋,原来她的庄园就是此处,她长期包租了中缅边堍作为根据地.可以将这边战况局势一 目了然。我眼神机賊打探,每一栋屋子都太相近.实在猜*不出哪里是制毒工厂。

    保標将我带到一扇虚掩的门前停止,他朝我点头,“萨格小姐在里面等您* ”

    他说完转身便走,我礙视门缝迟疑良久,有些不确定伸手戥了戥,咳扭响动,门缓缓敞开,房间昏暗不清,合 拢看苗纱却没有开灯,一声声娇味溢出,听得人热血沸腾。

    我跨过门S,终于看清了室内的景象,眼前横放一张床,床笫猛烈晃动.宽敞的蚕丝被盖在中央,盖住了赤襌 的身体,萨格仰面,一头漂亮的卷发披敝,两条腿搭在男人肩膀,她目光迷离,脸上潮红如火,正在即将攀上高 峰的一刻挣扎。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看不清脸.但轮*很陌生,拴着长长的脚铐,是她的面首。这样维持了半分钟,萨格忽然抱 住男人的头,她声嘶力竭喊叫出来,与此同时被子下传来不厲于他们两人的蝌动,一张脸露出,又是一张脸,他 们满头大汗•唇角还有一丝莹润的水痕•

    我捂住_大眠睛,萨格竞然淫乱到这个程度,三个男人一起传泰她。她身上的面首翻身而下后,另一个将脸 埋入进去,她脚趾佝倭,已经没力气喊叫,只乘呜呜的舒厢的哽咽-

    她结束这场酣战才发现门口观赏全程的我,她毫不尴尬,似乎非常喜欢与人分享,她伏在床头笑得妩孀风情. 面首给她净身后穿好农服.她命令他们出去。

    我受不了空气中的腥味,站着没动.一名保姆很快收拾好残局,打开窗子通风,味道敝去一些后,我才面无表 情走进房间•

    她辦洋跋,从床头摸到4盒子•打开翻我面前,我一眼认出那是絲的稍,他除了洗#«觉:^卜从 不摘下,我已经明白萨格的意思,平静没有接过。

    她慵懒打了个哈欠,情欲过后她皮肤的粉红未退,很是妖艳动人,“他落下的,反正何小姐也来了,不如给他带 走•,,

    我看也没看,更不为所动,“他与萨格小姐来往亲密,会亲自来取的,就不劳我了。”

    我冷笑一声转身要走•她忽然下床叫住我,“我手下人没与何小姐说清楚吗。”

    我回头皱眉看她,她指了指一恻的H桌和梨木花雕椅,“我邀请你来喝茶,不尝尝就走,这是驳我的面子?我 动不了何小姐,还动不了你那个随从吗•”

    “你威胁我•”

    她笑看说差不多吧,何小姐也是贵人,不用这下下策,我W里留得住你•

    保镙在这时从屋外进入,将一杯茶水和一杯红酒放在桌上.萨格用手挥动,嗅了嗅气味,“你们中国人喜欢喝

    茶。我觉得味道很槽糕,我更爱饮酒。”

    我不得不返回,在她对面坐下,“人各有口味。”

    她托腮意味深长说,“这几日我发现,我也有口味和你一样。”

    她话里有话,我当然听得懂.可我没接g.更没有»碰哏前这杯泛着白翼的茶水•

    “我们泰国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方式,軎欢干98利落.我觉得何小姐也是这样,没有那些我看不入哏的中国

    女人才有的毛病.所以才会主动找你。”

    我摸了摸自己的篮色美甲,“你们泰国人妖,是真的存在吗?”

    萨格没想到我忽然间这样一句,她一时怔了,我又问,“泰国变性医院,很发达吗?男人变成女人切除两个蛋 ,女人变成男人怎么移播啊?泰国是不是大街d港都是为了金钱和哗众取宠连脸都不要的子民呀.萨格小姐的面首. 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她听出我对她的羞辱和反驳,脸上笑容不减反埔,“他们的过去,我还真没有调查过,但是不重要,让我妤 ».我就可以养着.让我不舒》.我就想法设法铲除。不只是对我自己祖国的人,对金三角这片我想要征服的领域. 更是如此。”

    我从容振磨看指甲上的白钻•她又问,“听说何小姐征*过很多男人•”

    “你从粧听说。

    她笑出声音.“当然是道听途说,也有点真实度•是不是没有你出手降*不了的猎物•”

    我听出一丝深意,抬鲜冷冽注视她.她面孔十分异域风情.深邃的暇眸®挺的•梁,英气而抚播,简直是集齐

    了所有女人的优势。

    “和我一样。难怪我见何小姐第一面,鱿觉得很亲切,志同道合的人,怎会不投缚呢。”

    她端起酒杯,放在和双眼持平的位置,轻轻晃了晃我一直认为,女人凌a在男人之上,统领男人的天下, 是很有趣的事。女人能够算计男人,能够迷惑男人,为什么不能掌控余令他们。可是遇到乔苍后,我改变主意了。 一个优秀到极致的男人,他有资格令我着迷.征®他是我现在最想做到的事。”

    她唇边笑容播燦无比何小姐不会介意对吗*听说他的奏子另有其人,所以本质上•你也是掠夺者。”

    她将杯子挨了挨我手边一动未动的茶盏,算作碰杯•“掠夺无罪•爱倚,男人,江湖,都可以掠夺.没有什么 先来后代,也没有什么王法道义,没本事就失去,有本事鱿得到。才是公平的。”

    我沉默礙视她几秒钟,为她的强势和精彩发笑,萨格不愧是亚洲的女毒枭,干脆利落连男人都比不了,她不掩饰 自己的欲堃,她的世界连是非对错都没有,而我不止一次向世俗低过头。

    她喝了一口酒,“何小姐,不知为什么,我很想与你谈谈我的过去。”

    她托住杯底起身,走向那扁窗明几净的玻璃,“你一定听过我男人,他是泰国纵横了二十年的顶级毐贩,他闯入 金三角覆灭了印度毒王.成为三大毒枭。他四十一岁时死在了中国条子手里。十二年前,一位叫做周容深的副局长, 参与了围_我男人的行动◊”

    她伸手指不远处林荫浓密的群山,“就在那里,二十五名马仔被六十多个条子_灭,我男人知道大势已去,想 要用格斗的方式换取一线生机,他提出与周容深一打一,M了^他一次机会。”

    她眼眸凌厉暍了口酒,“最终周容深贏了•我男人没有打过他,条子想活捉•我男人宁可自尽也不屈垠,于 是在他开枪前,周容深先开了枪,一弹刺穿眉心。”

    她转过身似笑非笑礙视我,“连尊严都没有为我男人留。我男人临死前保住我逃脱,他满身是血告诉我,原来 中国条子也不都是废物。这是他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

    她的回忆令我口一滞,整个人不由自主有些发虚,她调查过我,一半几率知道我和容深的关系,她很有可 能来者不善◊我忽然想到省公安厅储存的萨格档案,关于她和那个死去的泰国毒枭有一页是缺失的,那一页大约记 教的就是这件事.

    萨格动用了一切能力撕去了中国条子对她男人的着辱,她知道那是泰国贩毒史最大的敗笔和污点,她不允许任 何人知道,为她男人保存最后一丝教面。

    我有些僵硬捏了抟桌角,哏神不着痕迹往门口瞄.试图找到可以逃生的出口,不出我所料那扁门一定被反锁. 面子外是马场,马场一望无垠.到处都是围栏和行走巡视的保镖.他们为防止其他敌对国家的毒販偷袭.现在却成 了我的拦路石。

    她^倚在亩柩下的堉壁,阳光透过树叶•木栏和空气•灼热与刺目所剌无几.变得那般轻柔,那般温和,洒落 在她身上,她扬起眉梢•“何小姐认不认识遏死我男人的周容深。”

    我闭了下眼睛,强作镇定说,“叛毒对于条子而言,本身就是不可留。而且萨格小姐的男人,是被无数条子逼 入绝路.要求单打独斗博得逃生的机会,也是他自己拫出。”

    萨格唇角的笑意开始凝固阴森,“云南省缉毒轚几万人.谁也没那个本事伤害我男人*他是从特区来多管闲事的 •他一步步高升,是用我男人«血换来◊”

    她说到这里停了停,“不过他也死在金三角,死得比我男人还惨◊有人先我下手了结他,可这仇不是我亲手报 •总觉得遗憾.所以我把目标放在他家眷身上,我特意打听过,他生前最放不下的人是谁。”

    我农®下的皮肤浮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我不畏惧萨格,乔苍再軎欢她,再感兴趣,再充满新«感,也不能 让萨格搞死我,何况我在金三角也有数百人的势力.有胜过所有毒枭的军火数目,可现在我被困住,连部署反击的 余地都没有,和待宰的志羊*无区别•

    我一声不吭,等到茶杯里的水彻底冷却,连一丝温度都没有.重重《在桌上,“我还有生S要做•萨格小姐 如果没有聊尽兴.我们改日。”

    我留下这句话匆忙起身,朝门口的方向走,一只手击打门扉另一只手用力拨弄门锁,外面有脚步声和呼吸声, 可没人动作,都在等萨格的命令。

    我挣扎半天徒劳无功,语气冷了许多,“门不开,怎么送客?”

    萨格嗤一声笑出来.“何小姐,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不如住几日,我这里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个房间,因为 与世隔绝所以很是清静。”

    我脸色大变,心脏猛地一沉,“你要囚禁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