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九章死在这要了命的欢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深夜,就不会知道生死间的欢爱多么诱人疯狂。

    金三角的尸骨堆满了这片土地,金三角的枪火无时无刻不在上演,我觖及过它最黑暗血腥,也触及过它最荡气回 肠。

    黑狼是它的一束光,也是我的。

    在失去容深的第二年,我又拥有了他。

    唯美得不忍戳破,不忍验证,不忍剖开。

    如果是错的,我宁愿永远错下去。

    这世上从不缺阴差阳错,更不缺美好的误会。

    我像是一条蛇,一根埋于深海沉睡了千年的水萆,滋长珊瑚,滋长泥藻,破苗而出,冲破了水面,狠狠缠紧 黑狼。

    柔软的,放荡的,风骚的,他记忆里的我,他想象中的我,重叠交缠吸千了他的精魄。

    他额间淌下如蜡油般滚烫粘稠的汗水,像书写了文字,用我的身体做纸,用我的媚气做墨。

    他狂野而肆意吻遍了我的每一处。

    他感受到我忘乎所以的颤栗,一次又一次送给我穿梭天堂的快乐。炙热使我扭曲,我被他翻身压住,他用力抵 住我,火热的瞳孔内是我浑浑噩噩痴痴醉醉的脸。

    我想我已经死了。

    死在这大梦一场的轮回中。

    死在这极致的失而复得里。

    死在这要了我的命的欢愉。

    他那么柔轫灵巧温热的舌头,他用这个武器席卷了我,穿透了我,让我想起了容深。

    他也是这样,他是第一个不嫌我脏的男人。

    第一个在床上尊重我,让我快乐的男人。

    “五哥,你骗不过我。天下人不是我,不是我就不会看破你◊”

    他忘情流连我的胸和耳垂,“何笙。”

    他沙哑喊我名字,薄唇贴在我汗涔涔的腋下,我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我破戒了 ◊”

    他说完闷笑,“你勾引我,破了戒。天下人不是你,也不是我,我忍得这么辛苦,半点不沾美色,可我还是没 能逃过你◊”

    他发泄一般狠咬我被头发遮住的脖颈,我睁开醉自動熏的眼眸,看天花板浅浅的灯光,我笑容恍惚,“破了好,

    早该破了。清I星克制多委屈自己,人这辈子风月里行乐最舒服。”

    他凝视我被吻得娇红千瘪的唇,“还要吗。”

    我捧住他的脸,急促喘息着,“我快要死了。”

    我腹部急剧收缩,他忽然不顾一切刺入,抵进一半时,楼下忽然响起几声鸣笛,有人敲了敲门,“五哥。老K 回来了,在紫荆花赌场等您◊一直没敢打扰,您进去时间太久,不得不支会您一声。”

    黑狼咬了咬牙,他强忍退出,我双腿盘在他腰间,用力压下他,可我不是他对手,他要抽离我怎么都留不住

    我没好气哼哼,“哪有千到一半就走的,老K这么信任你,这么离不开你,你怕什么

    他欲望浓烈的脸孔,早已大汗淋漓,我洁白丝滑的躯体揺摆晃动,完全在他视线中敞开,露出千娇百媚的水润 幽谷,他随即染上一层怒气,指尖抹了一下,“他们说你是荡妇◊没有不受你诱惑的男人

    青丝铺在我脑后,像一匹清亮的绸缎,柔滑,冷艳,我置身其中无比放荡,“他们是谁呀。他们只是道听途说 ,谁也没尝过我的滋味,而你◊”

    我说到这里停下,趁他不注意含住他手指重重吮吸,风情万种的眼波凝视他,他嘶了一声,将手指从我口中拔 出,然后背过身穿衣,强迫自己从我的勾引中清回呈。

    他是卧底,围剿潜伏是他最重要的事,老K来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去见,我今晚只不过试探,我和容深这辈子做 得最多的爱,只有这个过程,才能让我感觉到熟悉还是陌生。

    熟悉。

    骨子里都在回味的熟悉。

    黑狼一言不发,他似乎懊恼在我面前崩盘的自制,他匆忙走出房间,脚步声消失在回廊时,我将满是褶皱的睡 裙脱掉踩在脚下,赤裸身体走到窗前,划动火柴点燃了一根烟,我没有瘾头,只是想遮埯身上属于黑狼的味道,那 些气息太浓郁,浓得不可忽视。

    当他身影出现在窗外的楼底,一辆奔驰闪了闪车灯,我指尖夹紧烟卷,肩膀耸动吐出口白霎,狭长的灯影,狭 长的树叶,狭长的月亮。

    这一晚之后,我和黑狼再也回不到若即若离,相安无事的位置。我挑破得如此千脆,如此色情,早晚都会碰 撞,会声嘶力竭冲进一条我掌控不了的路途。

    他行色匆匆走向路灯旁等候的保镖,在他准备进入车门的一刻,他忽然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注视,他迟疑转过 身,仰头看向我,然而我一闪而过,背靠墙壁掐灭烟头。

    最后一丝光亮覆灭,深深的漆黑。

    他不曽看到这扇窗口伫立遥望的我,只看到了浮荡的窗纱,在夜色中犹如叹息。

    我抿唇笑出来,我当然不会满足他,他看不到我,才会惦记我,才会反复回味这被打断留有遗憾的一夜。

    我冲了个澡,换上来时的裙装走出房间,阿鲁蹲在楼梯口等我,他见我出来本想张嘴问什么情况,约五哥目的 是什么。然而他看到我潮红的脸,和嘴唇卸得干干净净的口红,他顿时明白了一些,低下头一声不吭。

    这边距离金莲花很远,路上要一个半小时,横跨了两区,我回到房间整个人都垮掉,像从深海挣扎浮游,吊着 最后一口气息一丝执念好不容易鹏上了岸。

    凌晨两点乔苍回来时,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开口,或者跳起来欢喜伏在他肩头,问他怎么这么晚,有没有为我带 糕点。我只是视若无睹沉默,看一本女人如何掌握男人心理的书。

    他换了鞋子,将西装挂在门后,随口间我,“看懂了什么。”

    我意兴阑珊说,“都是纸上谈兵,打发时间而已,男人和女人的战役,女人和女人的战役,哪是这么几行字 就能解说,还稚嫩得很。”

    他笑了声,“的确,风月里的事,何小姐最有经验。如果有人知道自己写的书被何小姐看了,一定无地自容。

    我合上扉页,拔掉头钗,在微醺的光束里看他,“乔先生和我一样,只是我在情场放肆,你在情场更矜持。 就像是。”

    我伸手指窗柩外清冷幽暗的月色,“我是放荡的处子,乔先生是矜持的少妇。”

    他挑了挑眉梢,“何小姐是看到了什么,还是听说什么◊”

    我从床头端起一杯没有喝完的冷却的茶水,正要张口喝,他已经走过来,先我一步夺走,放在唇边嗅了嗅,我 语气耐人寻味,“再香的茶水,放置久了也没了味道,新鲜的才诱人。品尝过新鲜的,陈茶还有滋味吗。”

    他不动声色吹拂开飘荡的茶叶末,如数吞咽意犹未尽,“任何东西,都是陈旧才名贵,埋在地下的宝物,蒙的 灰尘越厚,越是价值连城,何况有些旧物,不仅用着顺手,也一样光鲜夺目。我本身就是念旧的人,何小姐不知道 吗。”

    他放下空了的茶盏,在我旁边躺下,我嗅到他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那不属于我,我从不会用这么烈,我余光打量 他敞开的睡袍下最醒目的皮肤,光线太昏暗,我并不能看清什么,但我知道他今天回来这么晚一定是被萨格缠住。

    那般贪婪求欢的女人,一双眼眸写满对乔苍的兴趣和欲望,她勾引猎物的手段丝毫不逊色我。

    “乔先生不洗澡吗。”

    他淡淡嗯,“有些乏,明早再说◊”

    我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乔先生这一趟金三角不虚此行,不论拿下多少生意,解决多少麻烦,已经 不重要了。最精锻是不费一兵一卒,怀中温香软玉打情骂俏,做男人终究是比女人好◊”

    他发出半声轻笑,扼在喉咙里,笑容只浮现脸孔和眼尾细细的纹路,眼底平静幽深毫无波涧。

    “那么何小姐呢。”

    他清俊温柔的神情有一丝丝垮掉,“何小姐在我逢场作戏良辰美景时,去做了什么。”

    我将长发挽到一侧,用手指拨弄梳理着,“允许乔先生州官放火,不许我小小百姓点灯了?逢场作戏用得着那 么激烈吗,我一向别人给我一分,我还十分◊”

    他拉开床头抽屉,拿出一支玉石烟嘴,套在雪茄的烟蒂上,打火机压下霎那,火光映照他眉眼,寒意森森,冷 气刻骨。

    他唇角谜之深沉的笑忽然收敛,那一瞬间的恐怖,危险,偾怒,令我汗毛倒竖,他不给我任何防备与反应,千 脆利落的一巴掌扇在我脸上,将我的头打偏。

    耳畔一道劲风刮过,我失神匍匐在床畔,睡衣在剧烈的冲击下从肩膀脱落,尽管乔苍很克制,但怒火中仍旧是 我承受不住的力量,我除了发抖便是发愣,半边脸颊火烧火燎的剧痛令我整个人如同丢了魂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