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三章肝肠寸断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原本意乱情迷的我骤然从欲望中回过神,埋首在我胸口的乔苍唇边还染着一丝晶莹剔透的水痕,我反应了很久才 间出一句她自杀了?

    他舌尖舔了舔嘴唇,我盘在他腰间的腿察觉到他要起身离开立刻收紧,他被我钳制住不得不再度沉下,我和他下 体贴合在一起,故意用自己的绵软温热朝那根坚硬磨蹭了两下,“你还回来吗。”

    他看了眼时间,“来不及回。”

    我手指在他喉咙点了点,“乔先生是不是心软了 ◊”

    他凝视我不语。

    我从他眉眼间试图看出些什么,可他很平静,没有丈夫对妻子安危的强烈牵挂,也没有毫无担优的冷漠从容,

    不多不少,都有一点。

    他不是心软的人,否则也混不到今天,一个帮派组织拔地而起,一个顶级黑老大的横空出世,都不是偶然的 ,而是千锤百炼卧薪尝胆,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越是鹏得快鹏得髙,越是生性残暴狠毒,乔苍的沉默和心软至多 来自于震撼,来自于一丝愧疚和微弱的伶悯。常锦舟是拔一根头发都疼得掉泪的女人,她会割腕,承受那么尖锐的 刺痛,该是怎样对生活的死心,对婚姻的绝望。

    即使精明到极致的男人也不可能次次识破女人在感情里的计谋,谁会想到常锦舟拿命赌乔苍回头,谁会想到她连 自己都下得去手。

    乔苍背影无声消失在门口,回廊埯去了他最后一片黑色衣袂,我冷笑一声,关灯沉睡。

    第二天早晨天大亮,阿琴为我送早餐时我坐在梳妆镜前问她常府有什么消息吗。

    她沉声说常小姐咋夜割腕。

    我慢条斯理涂抹胭脂,她见我没有半点惊讶,以为我不往心里去,没继续说,我捻了一点珍珠粉,打在手背问 她颜色怎样,她仔细看了一会儿,“比前几日用得好像更白了。不过何小姐肤色胜雪,这样也好看。”

    我往脸上扑了薄薄的一层,透过镜子问她伤得严重吗。

    她揺头,眼底也是讳莫如深的猜忌,“割偏了,没刺伤动脉,差那么一丁点,所以流了不少血,但包扎后就酲了 ,只是气色差一点,根本死不了人◊”

    我笑出声,戴上一对红宝石耳环,“女人总是看不到自己的悲哀,天生擅长在感情和婚姻里自欺欺人,编制美 丽的谎言,哄自己也哄城外看戏的人◊我咋晚就知道她这是一出计,嬴了就翻身,保自己暂时无恙,输了也比这么 半死不活吊着舒坦,乔苍和她两年半的夫妻,总会讲点情分,她这次算是反败为胜了。”

    阿琴为我盘好长发,用珍珠钗子固定,我注视镜子中明艳照人的自己,“你留在府里管事儿,有客人替我打发 走,常小姐这事瞒住,不要告诉任何人◊”

    “您放心,保镖传话时我都叮嘱了,常府只有我知道。”

    我戴上一顶遮风挡阳的帽子,吩咐司机开车送我去医院,路过一家髙档补品店时,我犹豫了几秒钟,最终什么也 没买,空手而去。

    我原本就是假惺惺看场让我髙兴的戏,没必要明知她防备我,不会吃用我的,还买了给她糟蹋。

    我抵达住院大楼,门口停泊乔苍的宾利,我停下看了一眼,径直走向服务台询问了病房号,乘坐电梯上去。在 十三层走廊的最尽头,很是清静隐蔽,门外把守着两名保镖,看到我正要打招呼,我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示意 他们噤声,我挥了挥手,他们立刻朝两侧墙壁撤退,站在稍微远一点的位置。

    我透过门上玻璃看到削瘦惨白的常锦舟,她无力倒在枕头上,连呼吸都很虚弱,而乔苍立在床头,一只手被她握 住,她不肯松开,也不肯让他走,她楚楚可伶间你还会来吗。

    乔苍嗯了声,她这才松了松,又立刻依依不舍握住,她眼底闪烁着隐忍不敢坠落的泪光,生怕他厌烦,“再陪 我一会儿行吗◊”

    我满脸冷漠注视这一幕,常锦舟的风情不足,勾引男人魂魄差点火候,不过扮演起柔弱无助的样子让男人心疼 ,却是一把顶级好手,她很懂得在怎样的时机里拿揑怎样的度,只要她不丧失理智,总能得到一份非常漂亮的结果

    她低垂着头,声音怯弱哽咽,“我咋晚,体会到了我这辈子最刻骨的绝望。苍哥,我父亲死了,母亲出家,

    何笙把持着常府,不允许我踏入半步。除了你,我在这个世上一无所有,你根本不懂我的恐惧,我把自己逼入绝 路,三面都是峭壁,只有你一条退路,这几日我无时无刻不胆颤心惊,你回来我怕,怕你说出不要我的话,你不回 我也怕,怕你再也不见我,不理我,就那么冷着我,等到房间的砖石都褪色,泛黄,掉落灰尘,我也见不到你一面

    乔苍目光在她苍白惊慌的脸上停顿了片刻,“不会。”

    她身体颤了颤,“我不和她争了,苍哥,我再也不争了,我就在那栋房子里等你,永远点着灯等你。之前的事 是我糊涂,你原谅我,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我真的不甘心。”

    乔苍理了理颈间纽扣,他沉默许久,伸手撺住她的脸,在她头顶用下巴贴了贴,“好好休养。”

    我知道他要出来,我脸色冷硬命令保镖不要乱讲,他们点头说明白,我迅速闪身藏匿在墙壁一处凹陷下去的角 落,门被从里面拉开,乔苍带着两名保镖无声离开走廊。

    我侧过头紧盯那扇门,笑了笑靠近,和常锦舟隔着玻璃对视,她似乎早知我会过来,也知道我会识破,因此对 我出现非常泰然自若,我脚尖抵住门,狠狠一踢,砰地一声重响,门砸在坚硬的墙壁,天花板上的吊灯也跟着晃了 晃,我进入房间深处,在洒满阳光的床尾定格,目光冷淡睥睨她缠裏了纱布的手腕,“下血本了。”

    她脸上全然不见刚才哀求乔苍时的卑微与可伶,只有反败为胜的得意和囂张,“和你斗,不对自己狠一点, 怎么有胜算。你说的不错,我什么都不如你,正因为我弱,我就弱到底。”

    我看向窗台摆放的薄苘花,“如果我是你,我根本瞧不上同情和怜悯,这是对我的羞辱。要么就牢牢握住男人 的着迷和狂热,要么我就什么都不要◊”

    她用遍布针孔的手撩了撩卷发,“尘世风月有什么好,是很美,很热烈,但它很虚,你抓得住吗,你永远抓得 住吗,何笙,你活到今天,你所有的得意,风光,胜利,都是因为你的美色,你如果是一个丑女人,你再髙的手 段,男人不会给你用武之地。他们欣赏玩弄你的肉体,才肯供养你的任性。女人的美貌只是这几年而已,不用太久, 三十岁的何笙,就会比二十三岁的何笙,失势很多◊”

    我笑得云淡风轻,“那么二十九岁的常锦舟,三十岁的光景是不是更惨◊”

    她笑容不复存在,苍白铁青握了握拳,我唇角咧开的弧度更深,“这一次,你连命都玩进来了,下一次,你还 拿什么挽留呀。”

    我折断一片薄荷叶,放在鼻下嗅了嗅,“你的一生不会有子女,不会有爱情,你瞧不上风月,风月也不会光顾 你。你和乔苍,就像在生活里消磨了三四十年的样子,没有激情,没有眷恋,平淡如水◊”

    我嗤笑出来,“你越是哀求,越是低贱,他越不放你在眼里。可除了这条路,你又无路可走。不过噩梦也比 没得做要好。”

    我从病房走出,身后门内传来一声摔碎碗盏的脆响,我想象着常锦舟偾怒崩渍的样子,笑得更灿烂。

    离开医院在街口我和一辆黑车擦身而过,原本疾驰车窗紧闭,忽然在经过我面前减缓速度,玻璃敞开一道缝隙 ,飘飘荡荡飞出一张纸,坠落在我裙摆,我一把捞起,凝视那辆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别克。

    这车很陌生,牌照是外地,来去都很匆匆,像是通风报信不敢久留。我四下打探,确定没有人留意到我,我打 开那张纸,上面只写了五个字。

    这五个字令我浑身的血液逆流,凝固,像被一块硕大的寒冰冻住,动弹不得室了呼吸,我呆滞望着这张纸许久 ,那一刻分不清白天黑夜,分不清人潮人海,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颜色,只有这几 个字,像尖锐凌厉的刀剑,像肝肠寸断的毒药,像铺天盖地的风暴,像狂猛的巨浪,打得我遍体鳞伤,浑浑噩噩。

    司机迟迟等不到我,他从车内走出,在医院门口发现了静默伫立的人影,他看清我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孔,小声 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