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九章你又背叛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那么迫切想知道,乔苍口中的不碰是否包括他妻子,还是仅仅除我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情妇。不过我最终忍住了 这份冲动的质问。我必须遵守成人游戏规则,不论情浓到什么程度,关于他和常锦舟的一切,他不提,我绝不可以 往上面引诱。

    乔苍从江南会所离开连夜乘船赶回特区,盛文出厂制造的一艘投入蛇口港的货船出了事故,原本事情不大,因 为没有死伤,只是淹毀了一百公斤的货物,赔点钱可以了事,可生意场上乔苍的敌人非常多,对盛文这块肥肉也视 为拦路虎眼中钌,抓住大好良机纷纷落井下石,将丑闻捅了出去,随着事态不可控制的发酵,乔苍不得不亲自出 面镇压。

    我回到常府吩咐阿琴找后厨保姆借一张手机卡,用这个陌生号码联络马局长,我要求他向珠海市局和边防国道 的卡子口特警打招呼,这两天会出一批货,不要例行检查。

    他间我是什么货。

    我如实说是蒋老板和乔苍交易的一批数目庞大的毒品,但公安不能扣押,必须让毒品安然出境,我有更大的鱼要 钓。

    马局长在那头沉默了片刻,“毒品交易,我们明知违禁,就这么放行,上头追查下来,吃不了兜着走。”

    我伸手推开窗子,语气不耐烦说,“你们没抓住的毒品交易足有上百次了,上头追究了吗?中缅边境常年战火 纷飞,云南的缉毒警就都负罪自杀吗?容深牺牲在金三角,那才是我的大鱼,我不是你们的卧底,你们吃不吃得了 和我无关。我借这次交易做诱饵,目的是钓鱼。抓蒋老板等他回河北随时都能抓,在珠海不行。”

    马局长听出我态度不容更改,他想了下,“也就是说您并不出面保这个人,只是要求我们过后追踪他,对吗。

    我说是,在广东我保他,出了省你们做主。

    他长出一口气,“没间题。另外您替我们挖出一张埋在暗处的贩毒网,这是立功。”

    我没有和他多说,更不计较那些虚名,我匆忙挂断了这通电话,又给阿坤发了条短讯,让他立刻到绣楼找我。

    我沏了一杯香气浓郁的花茶,坐在屋檐下的椅子侍弄花草,君子兰比两个月前开得更茂盛了,也更苍翠了,似 乎能据过这个漫长多雨的冬季,此时夜色很深,空气中凝结着缀满冷意的露水,我等到茶从一盏变为半盏,从温热 到冷却,回廊终于投射下一道迅速逼近的人影,他停在距离我几步远的位置,低垂着头,“何小姐您找我。”

    “军火安顿好了吗。”

    “在容业街三栋别苑,之前是老爷没名分的小妾柳小姐居住,后来她不懂事,惹怒了老爷,就赶走了,一直 空着。我觉得那边僻静,姑爷也从不过去,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嗯了声,“两日之内有机会运出境,你估算下可以承重3吨的货车需要多少辆。”

    阿坤两根手指捻了几秒钟,“六辆。留下三百支短枪和三千发子弹,我们在省内自己的兄弟用。”

    蒋老板这次不仅是我的诱饵,还是我的挡箭牌,不论是马局长还是珠海的条子,都对常秉尧走私军火心知肚明 ,若不是证据不足,又被乔苍从名义上拿走了这股势力,对峙之下没有胜算,他们早就掘地三尺挖出来了,所以会 非常留意和常府有千系的人,尤其外界哏中我这个腹黑歹毒的六姨太。

    直接押送出境,我再怎么编幌子摆身份压他们,条子嘴上答应背地也要查,我等于惹祸上身,我根本把控不了 这份已经上升到走私犯罪的凶险局面,借用蒋老板运送毒品的保护伞偷渡军火,让条子的注意力在他身上,是我金 蝉脱壳最万无一失的路子。

    “从广东到云南,走山路要多久◊”

    “恐怕要几日了◊”

    “宁可绕远耽搁点路程,也不要被查,出了广东我就保不住你们了。”

    我拿起茶盖,在水面浮了浮,眼底杀机一闪,“如果有条子穷追不舍,怎么千方百计也甩不开,就开枪解决吧。 这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平安抵达金三角,立刻通知我。”

    阿坤抬眸看了我一眼,一声不吭转身,他走出几步又迟疑停下,“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咱们的货跟在运送毒品 的车后一起过卡子,也就是骗条子而已,为什么一定要插手贩毒的生意,您滚入泥镡,再想洗白就难了。”

    我将茶水尽数泼在一株即将枯萎的植物上,“跟在后面,跟紧了那些马仔是瞎子吗。跟远了,条子是傻子吗? 两边都不可能糊里糊涂,在眼皮底下让我得手。而我无缧无故插手乔苍和蒋老板的生意,他一定会多想,只有往死 里压价,摆出夺利的架势,才能打消他的怀疑,也不是小钱了,他谈不下的,我谈下了,他只当我调皮爱逞能, 哪想得到我连他一起欺骗利用了。”

    阿坤笑了几声,“何小姐幸好是女子◊”

    他留下这句话,纵身一跃翻下围栏,顷刻间消失得彻彻底底。

    我凝视茶盏失神,是啊,幸好是女子,如果我是男子,这条路也不是我能走的了。

    这些爱恨情仇,刀光剑影,也不再属于我的人生。

    第三天黄昏是这批毒品出货的日子,路线起始必须通过109国道的三重卡子口,这也是蒋老板搞不定的关卡。

    109国道地处西郊,是珠海甚至整个广东省最偏僻也最重要的一条国道,进出境百分之八十的外省车辆都要经过 这里,再往北走就是一座没有被开垦过的自然风景区,烈风穿过山林,将乔苍身上一丝褶皱都没有的黑衣吹得飒飒 逼人,远远看去风华夺目。

    我从车上下来,蒋老板已经在等我,他身后停泊着八辆同型号的货车,前两辆是毒品,后面都是军火,不过他 不知道,他以为也是毒品,其实早在咋夜凌晨阿坤就掉过包了,驻守的马仔也被收买,这出戏在我指挥下演绎得天衣 无缝。

    卡子口排了十多辆车等候检查,蒋老板递给我一根烟,被我回绝掉,他自顾自点上,“六姨太,不会出岔头吧

    我笑间什么岔头。

    他舌尖从口中抵出一枚烟丝,朝地上狠狠晬出,“您不会和条子联手搞我吧?乔老板也在场,货是从他这里拿 的,真泛水儿了大家一起栽跟头,我一口咬死,您有势力也没用。”

    我故作难过,“怎么我在蒋老板心中信誉这样低吗。”

    他冷着脸否决,“不是低,是压根没有,那晚之后我特意打听过,这常府六姨太到底是什么人物,不问不知道 ,一间我心就凉了半截,和您这样的髙手过招,不到最后一刻我都安定不下来。”

    我笑说您看我的,今天我保您痛快。

    他叼着烟卷,透过刺眼的霎气打量我,到了这一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说什么都没用了。

    所有车辆通过例行检查后,蒋老板这边的头车轧进了红线,扫描仪在车胎和车身晃了晃,忽然警铃大作,刺耳 尖锐的声响令蒋老板那方人马有些慌神,面面相觑萌生了逃跑退意,其中一个骂骂咧咧责怪我,“真他妈衰,要是 大哥自己找门道,兴许还能混过去,她一个小娘们儿能摆平条子,鬼才信。”

    在慌乱之中四名持枪武警朝这边冲来,作势要包围住车辆,为首的武警路过我面前时一眼认出是我,露出隐约 短暂的愕然,立正严肃敬礼,“周太太◊”

    我指了指被拦截在铁杆内的货车,“我的东西,赶时间,别查了。”

    武警皱眉,“您的东西似乎违禁了 ◊”

    我十分从容镇定,“只有几十包千冰,气体在你们这里都通不过,你打开放出来,我东西就坏了。”

    武警扭头示意执勤队长,队长笑说周太太有吩咐,那没说的,放行就是了,咱们都是周部长的下属,哪有以下 犯上的道理。

    武警得到命令立刻返回岗哨扬起一条手臂,做出通过的手势,铁杆缓缓升起,扬起的尘沙遮挡住一米阳光,天 地昏暗了两秒钟,杆掠过太阳,又是一片刺目的金芒。

    几辆货车有条不紊驶出卡子□,沉重的钝响撞击在地面,颠簸出两道车辙,最终畅通无阻奔向了 109国道。

    留下善后的马仔长舒一口气,有几个干脆瘫坐在地上,汗如雨下。蒋老板虽然吃了大亏,但他对我在广东的势 力非常大喜过望,他笑着说,“如果以后我还在这边做生意,不论是不是与乔老板,这一次的合作我可是看在六 姨太面子上,才忍痛割爱了两成利。”

    我笑说自然,只要您有需要,我愿意为您出面解决。

    在我和蒋老板说话时,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黑色奔驰缓慢停在国道外的围栏后,韩北从车上跳下,飞身跨过柵 栏,朝这边走来,他隔着三五米停下,喊了声苍哥,似乎让他过去说。

    韩北跟着乔苍出生入死多年,金三角那种有去无回的绝地他都平安无恙,能耐相当过硬,让他讳莫如深的一定 是大事。

    乔苍点了根烟,他迈出两步,侧身朝向韩北,他不知说了什么,乔苍原本平静的脸孔骤然间阴云密布,夹在指 尖要吸的烟也没有碰,“属实吗。”

    “没人看见是谁,但我想除了她不会有别人,毕竟这是在您头上动土,谁这么大胆子,有把握激怒您还能不付 出代价◊”

    乔苍在片刻的静默后,忽然发出一声轻笑,他用了几分力道,将烟蒂扔在不远处的芦苇荡中,一片浓烈的黑烟在 风声呼啸中升起,眨眼间燃烧起一簇火苗,呈迅猛之势往火海上烧。

    马仔看到冲过去扑灭火焰,可一片芦苇已经烧焦,变成了黑色灰烬,乔苍凝视说,“野火烧不尽。”

    韩北笑了声,“没有烧不尽一说,只有您舍不舍得。或许这样的女人确实很诱惑,也很让人割舍不下,这就看 您自己了 ◊”

    乔苍没有立刻回应,他看了那片灰烬良久,才无声无息收回视线,径直走向属于我的那辆车。

    我与蒋老板寒暄几句告辞,我坐进车里刚关上门,乔苍忽然按下锁,将四扇门四扇窗都封死,我心里咯噔一跳 ,猜到刚才的事和我有关,果然他没给我反应的余地,便抬起手凶狠掐住我脖子,“何笙,你又背叛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