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七章半点朱唇万人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苍的一点也不腥,带着沐浴后清水的芬芳,和一丝渗透进皮肤血液的烟味,有些滚烫和坚硬。他很爱千净,他 的身体和他的衣服一样,永远都是整洁,笔挺,清爽◊我伸出舌头舔了舔,笑着抬起头间他,“乔先生来找我, 就是为了这个。”

    他眼底有火光在烧,“你猜还有什么◊”

    “我猜中了,你给我奖励吗◊”

    他闷笑说聪明如何小姐,猜中是理所应当,但是猜错有惩罚。

    我艳红的唇在霎气中像纹上了一片玫瑰花瓣,诱人品尝芳泽,我偶尔触碰一下,偶尔吞吐,偶尔又若即若离 ,总是让他摸不准我的动作,也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肯让他爽一下,我水汽迢迢的眼眸柔弱凝视他,是意犹未尽,是 回味悠长,是更深的渴望,不只觖觉,视觉也在前所未有刺激着他,他手无处可依,抓紧了木捅边缧,身体绷得直 直的。

    我趁机从他腿间离开,迈出了木捅,他听到哗啦的水声,感觉到身上骤然轻飘飘,睁开欲海翻滚的眼睛,我头 顶是闪烁刺目的白光,我笑了声,将毛巾丢在他胸口,“乔先生,梦该酲了,偷不着的女人,哪有让你轻易就爽 的。”

    我穿着湿透的肚兜,晶莹剔透的水珠蔓延过雪白肌肤,在他眼前诱惑至极晃动,勾勒出丰满紧致的沟壑,我扬长 而去,门仍旧敞开,我半躺在床上剪指甲,抬眸就能看到他在木捅里的一举一动,他定了半响,才发出一阵有趣又 无奈的笑。

    不到凌晨三点韩北上绣楼找他,我听出是他声音,披上一条蚕丝被,将门打开,他很守规矩,站在门外垂下哏 眸,看也不看我,“苍哥在吗。”

    我转身回到床上,露出圆润娇嫩的肩膀,蚕丝被滑落一半,赤色肚兜若隐若现,韩北刚抬起头,就被这样一幕 春光又逼退了视线。

    “你自己找◊看哪里亮着灯。”

    乔苍正赤身裸体跨出木捅,胯下还立着,韩北捕捉到水声,他循着声音走入,堵在门口面无表情说,“苍哥 ,蒋老板已经抵达广东,下榻在江南会所后面街道的酒店,明天傍晚约您谈出货的事◊”

    乔苍嗯了声,他指了指床畔,韩北拿起衣服递进去,乔苍擦拭千净身体,从口袋内摸出崭新的内裤,我本以为 能看他出丑,没想到他有备而来,我没好气哼哼,“乔先生跑这里嫖妓来了?还自备家伙什。”

    他笑得技髙一筹,“过招何小姐这样的狐狸,我作为凡人,斗不过就要多准备工具。”

    乔苍关上灯走出,他衣冠楚楚站在我面前,手指揑紧我下巴,“今晚你做了什么,我很清楚。”

    我心口一跳,差点失了分寸,“什么◊”

    他脸上仍旧满是笑意,光束又昏暗,我想要看清他眼底都很困难。

    “要我说出来吗。”

    他薄唇内是刚才吻我交换过的气息,有百合的味道,也有烟味,“是不是找老尼姑学了蛊术,怎么我只要踏入 你的房间,就被迷得不想走。”

    我愣住,他嗤一声轻笑,“有没有照过镜子,知不知道你这样错愕的表情有多可爱。”

    我心底一颗石头落了地,脸上波欄不起,“我天生就会媚术,还用找看破红尘的老尼姑学吗。”

    他在我唇上重重吻了一口,韩北早在外面等候,门虚埯着,乔苍张开的唇含住我舌头,含糊不清说,“忙过这 几天,我会好好驯服你。,,

    他离开后我几乎没怎么睡天就亮了,上午我接待了常秉尧生前交好的朋友吊唁,演了一出思念亡夫的苦情大戏 ,下午应邀朱夫人到府上小坐,和她聊到入夜,学了两个绣花的针脚,用过晚餐才回。

    我坐在车上给乔苍秘书打电话,问他和蒋老板生意谈得怎样,是否到我绣楼过夜。

    秘书疾走了几步,到达_个稍微安静些的角落,“不顺利,苍哥有些垮脸了 ◊”

    我迟疑两秒钟扑哧一声笑出来,乔苍在场面上一向笑不达眼底,笑不起皱纹,沉不垮嘴角,怒不形于色,淡泊 得还不如无风无浪的湖泊,最起码湖水还起涟漪,他可是连动静都没有。能让人瞧出来他垮了,蒋老板一定是踩他 雷区。

    我间因为什么。

    秘书说,“蒋老板对价格有意见,狮子大开口,两人谈了很久都谈不拢,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事,蒋老板也是 合作方里最痛快的一个◊苍哥在道上做生意一向说一不二,没人敢反驳,主要是常老死了,原本都以为苍哥继承他势 力汇入自己名下,从两千马仔壮大到五千,不要说广东省,到时整个南省加北省,都没有能胜过他的老大了。”

    我明白蒋老板现在变卦的因由,乔苍并不能从根本掌控这股势力,还是两股并驾齐驱,常秉尧的势力仍效忠死 去的主人,对他的指令是选择性服从,如果乔苍从没得到过,或者他从没有被人认为可以得到,那没有任何关系,一 旦失之交臂,这意思就大了,常秉尧没儿子,宁可让自己的势力魂飞魄散,都不肯给女婿全权继承,黑道上的同僚 自然是趁势见风使舶。

    乔苍目前在生意场上的棘手,对我来说反倒是绝佳机会,如果我能利用手中筹码把蒋老板压住,让所有人知道 我做了乔苍的主,势必会掀起江湖风波,兵符又在我手里,常秉尧的马仔势必心甘情愿追随,为我去金三角卖命。

    这些贩毒的精英和头目,都是打破了人类底线血腥残暴的亡命徒,三对一也没把握嬴,我必须聚敛压倒性的势 力,只有武器没有人马,也是空谈。

    我告诉秘书在后门等我,我马上到。

    车一个小时后停在江南会所,秘书朝我招手,我匆忙跑上楼梯,问他走了吗。

    他说没有,这才哪儿到哪儿,小姐还没上呢,只是刚开始。

    我跟随他从电梯走出,他塞给门口等候吩咐的侍者两百元钱,“小姐不急,叫了再来。”

    侍者被打发走,我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蒋老板提起我,我脚下不由停住,透过门缝窥视。

    他正朝我的方向,只是里面灯光昏暗,他没有发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些,他全神贯注与坐在斜对面的乔苍 博弈,笑得讳莫如深,“我可是听说这位六姨太很不简单,把常老都迷得颠三倒四,家产不给妻女,竟给了她继承 ◊传言她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风月场真正的名妓。”

    我眯了眯眼睛,从我的角度能看到乔苍的侧影,他手上执一杯红酒,微微晃动着,脸上风平浪静,半响才问, “蒋老板从哪里听到的传言。”

    对方哎呀了两声,挥手很无所谓的样子,“自然是咱们这个圈子,老百姓也无处听嘛,现在还不是官商黑人尽皆 知的事。”

    乔苍不着痕迹将酒杯放在桌上,撂下时的力道大了点,发出一声尖锐重响,酒桌场面的规矩,轻拿轻放,是尊 重和友好,重了就是挑衅,是碰撞,蒋老板眉眼一凝,“乔老板,你这是冲谁?”

    乔苍脸色阴沉如墨,他抚弄着戴在大拇指上的扳指,语调阴恻恻,“半点朱唇万人尝。我碰过的,还有谁敢尝

    权色之争,自古是亡国的根源,我不想让乔苍和蒋老板起争执,他连压价这样打脸的事都还维持着表面和平,

    为一句流言触怒,会让我功亏一篑。

    我发出几声娇笑,人未到,笑声先闻,乔苍侧过头,余光看向门口,而蒋老板则抬眸便是我。

    我走得十分妩媚,千般风情,万般婀娜,尽在这十几步中,蒋老板诧异打量我,他见我独身进来,穿着打扮又 不像这里的陪侍小姐,他有些疑惑间,“你是谁。”

    我端起乔苍面前酒杯,没有倒出里面残余的酒,也不曽蓄满,而是就着那一点,微笑举过胸口, “还以为您提 起我这么顺溜,是见过呢。”我手探出,和他拿在指尖的杯子碰了碰,“我就是您口中,一双玉臂千人枕的六姨太

    蒋老板脸色大变,我哏眸含笑,对上他颜色难看的面容,将乔苍沉积的酒水喝掉,杯口倒置晃了晃,一滴不剩

    我笑得分明温柔娇媚,但落在他眼中,有些兴师问罪的味道,“原来是六姨太。”他搓了槎手,讪笑干咳,“是 我眼拙,我常年在河北省做生意,一年半载不入一次广东,流言听得多,事情见识少,六姨太不要往心里计较。”

    “顶级毒贩蒋老板,在道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哪里敢和您计较,这岂非得不偿失的事嘛。我最近也做点小 生意,路走不走得通,也不能堵死不是。”

    我绕过茶几在乔苍旁边坐下,他藏匿于暗处厚利幽邃的眼睛始终紧盯我,对我忽然出现揣铡不透,我臀部使劲 挤了挤,可他纹丝不动,我不能坐在沙发扶手上,裙底一定会春光乍泄,我正要离开换到蒋老板旁边,乔苍忽然 伸出手,将我按在他腿上。

    他半副轮廓被我遮挡,“谁让你来◊”

    我杯子埯住唇,“这不是为你解围嘛,男人谈不拢的,女人出马就成了一半了 ◊”

    他皮带扣铬得我屁股疼,我起先以为是他的家伙,咋夜不尽兴,又亮出来磨刀霍霍了,我没好气皱眉,“你不 要名誉了 ◊”

    他脸是浓郁的黑色,全部没入阴影中,“我还有名誉吗,自从沾了何小姐,这种东西早就不在我手里了。”

    我忍住笑,“5见在外面都怎么说◊”

    他嗓子有些哑,“姘头◊”

    蒋老板意味深长眯眼睛,但没戳穿什么,他按下手铃,片刻后有侍者进入询间,他点了三瓶人头马,一瓶X0, 吩咐都不加冰,兑半斤五粮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