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六章你说真情可贵必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沈香禾被我这句话惊住,她表情恐惧质问我到底要做什么,我笑说你猜我为什么来。

    她猜不到,常秉尧做的恶事,几房姨太太一无所知,如果这府里真有人清楚,也只有大太太,那个藏匿在暗处 真正心如蛇蝎的女人。

    我为她理了理聱角散乱的卷发,“你爱老爷吗。”

    沈香禾说当然,如果不爱老爷,我也不会在常府甘心做了十年妾。

    我指尖在她脸颊停顿,“你爱的是他,还是他的权,他的钱◊”

    “你懂什么! ”她面目狰狞,“这世上的有钱人比大街上的狗还多,可老爷这样的英雄只有一个◊”

    “英雄。”我嘲讽不屑拍了拍手,“可悲是你这么深爱的老爷,对你却很无情。不过你遇到了我,我替你报 仇。”

    我低低笑了几声,唇在她耳畔说,“你口中这位英雄,用最卑鄙无耻的手段,杀我夫,害我女,我两条人命, 他要用常府满门来还。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不只是三姨太去陪你。”

    沈香禾身体倏而僵硬,在几秒钟后剧烈颤抖起来,她不可置信指着我得意嚣张的脸,“毒妇…老爷对你这么好 ,你怎么能害他家破人亡!你是女人吗,女人哪里做得出这样血腥残暴的事!”

    她扭头朝房间里大喊,“老爷!我是冤枉的!您不要相信…”

    她还没来得及说出我名字,我向保镖使了个眼色,她的嘴下一秒被堵住,她奋力挣扎,血红色的哏眸偾恨看向 我,这些话将成为永远不见天日的秘密,她再也没有机会说。

    我立在原地,在一片山崩地裂之中笑了笑,唐尤拉无声无息走出,我将袖口内的纸包交给她,“知道该怎么做 吗。”

    她拆开看了一眼,对里面的东西毫无反应,似乎早已猜到是用来扳倒三姨太的物证,“其实我很畏惧你的狠毒, 可是乔先生喜欢,他叮嘱我即使牺牲掉自己,也要保护你无恙,否则我也不会活着走出去。”

    她嗤笑了声,“为什么连他这样的男人,都逃不过风月情爱。”

    我朝房门走去,眼前晃过那样一张脸,脸后还有无数大大小小远远近近的面容,他们或者已经离去,或者还在, 有些生动,有些死寂。

    他们都活在世俗与风月里,不论多刚强,

    I弱,多残暴,多仁慈,谁也逃不过。

    常秉尧铁骨铮铮的汉子,经历了这么大变故,整个人垮掉不少,他坐在椅子上,手指揉揑太阳穴,眉团紧蹙, 我弯腰小声说,“老爷,我知道您顾及三太太,不得不这样决绝,其实心里舍不得重罚二太太,所以我跟出去悄 悄叮嘱保镖和看守她的婆子,一日三餐细致照料,一点不要怠慢。”

    常秉尧微微睁开眼,他有些浑浊的瞳孔闪烁过一丝欣慰的光亮,“何笙,你总是这样善解人意,明白我到底在 想什么。”

    我握了握他的手,“您是我的天,为您赴汤蹈火我都心甘情愿,何况只是传达您的心意。

    此时三姨太的哭喊声减弱许多,她熬过了最痛那一阵,大夫为她开了两副方子,莺儿去煎药,我走到床畔掀开帷 幔,伸手触摸到三姨太汗涔涔的长发,她立刻看向我,嘴唇蠕动了几下,我知道她想问什么,可惜她喊得喉咙沙 哑,早已没了力气,我吩咐保姆倒杯水,用勺子喂她喝了几口,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三太太,沈香禾 垮台了 ◊”

    她唇上还沾着两滴水珠,咬牙切齿说,“她就该垮,如果再早一点,我也不会痛失骨肉。”

    “再早一点,也没有机会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孩子好歹不算白白流掉。”

    她听我的劝慰脸孔绽放出喜悦而得意的笑容,“她还有翻身的余地吗。”

    我面无表情把杯子放在床头,“二太太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您是没有了。”

    她一愣,表情随即凝固,说不出的惊慌和胆颤,我对她耐人寻味冷笑,起身走向常秉尧,“老爷,五太太前几 日得到一个消息,她拿不准是否告诉您,和我商量了几次,我也不好决定。原本想等三太太满三月胎气牢固了,去 找大太太做主,现在看择日不如撞日。”

    我话音未落,唐尤拉站在常秉尧面前,将纸包里一摞相片递给他。

    他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唐尤拉说,“是让三姨太放荡丑陋的面目再也不能遮埯下去的东西。”

    三姨太躺在床上听到这一句,她如临大敌,抓住帷幔卧在床畔,直勾勾叮着这边,常秉尧接过去的瞬间,他目 光落在第一张上,脸色顿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曹先生派了四个人跟踪三姨太和赌徒奸夫,我承诺保王滨,也是保我自己奸计不败露,所以照片上全部是三姨太 和那个男人。

    照片的角度拍摄非常好,全部拿到了正脸,男人拉扯着三姨太,凶狠蛮横找她索要钱财,男人抱住她的腰,将 她抵在副驾驶位强暴,男人裤链被拉开,交合处有一张特写,他的手放在三姨太胸部,猥琐垂涎肆意揉揑,而她 也在男人撞击下很享受,潮红的脸迷离扭曲。

    这些照片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比三姨太流产还要惊天动地,常秉尧脸孔从震撼惊愕到偾怒铁青,最终变成浓郁的 黑色,额头上青筋重重跳了跳,嗜血、残暴、悲偾、暴戾,统统化作背叛的煞气,他朝地上狠狠一甩,“放肆!”

    我和唐尤拉不约而同跪下,门外四姨太晚归路过,看到这样一幕,也沉默跪在我身后。

    其中一张照片飘到了床下,三姨太看得清清楚楚,她身体一软,血液仿佛被一根巨大的针管,在一秒钟内抽千 ,全身皮肤泛起瘆人的惨白,她仓促跌坐在床头,半响才颤栗着说,“是合成的…我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都不是 真的!老爷您信我!”

    唐尤拉冷笑,“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造假蒙骗老爷,我图什么?三太太,您与阿正好了两年多,光避孕药都 吃了不下几十盒,老爷虽然硬朗,但比年轻小伙还差一些,您七八年都动静,二太太才有,您就这么走运怀上老 爷的骨肉吗?”

    常秉尧眉骨颤了颤,他怒气更盛,“什么意思。”

    “三太太善妒,二太太有了子嗣,她地位岌宸可危,自然千方百计要扳回一城,您上个月在她房间两次,以往 二十次都没消息,哪有这么凑巧,三太太肚里的骨肉,怕是来得蹊跷。”

    常秉尧剧烈咳嗽了两声,他脸色从铁青转为灰白,夹杂着丝丝杀戮的狠毒,唐尤拉说,“三太太每月的零花钱 是十五万,比二太太还多三万,珠宝衣裳另算,打牌也不算在内,可她月月没有盈余,都救济她那位嗜赌的奸夫了 ,听说他只在文西,擎南两个地下赌场就输了五百多万,有人看到他追去了碧华祠,抢走您送三太太的首饰,不信 让三太太拿出来,她一准儿没有。老爷,您替三太太养野汉子,养野种,若再不处置,您半壁家产都让奸夫淫妇搬空 了 ◊”

    常秉尧又是一口怒气卡在了喉咙,他想要说话以致于咳不出来,憋得脸涨红,唐尤拉趁热打铁举起三根手指, 坦荡从容说,“老爷,我宫寒不易受孕,我从没指望自己有福气,也不需要为我的子女争取什么,所以我没有栽赃 三太太的理由,照片在此,我以性命起誓,刚才字字句句没有半点虚言。”

    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脸色惨白呆若木鸡的三姨太,“她察觉我与何小姐掌握了证据,为转移视线,泼脏何小姐 与姑爷不清白,想要斩萆除根永绝后患,蒙骗您到死。其实她才是最不清白的人,贼喊捉贼。”

    始终都是唐尤拉和三姨太唇枪舌战,我一点没有千预,将自己从战火中撇得干干净净,她铺好了路,是我加 把火的时候了,我侧过脸睥睨三姨太,“您有胆子将子宫流出的血水与老爷亲子鉴定吗。看到底几分是父子,几分毫 无干系◊”

    三姨太_把扯断了床尾一面纱,她眼睛猩红,“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凭什么让我孩子走得不安宁,你们有没有 人性,连我枉死的孩子都不放过!”

    我笑了笑,常秉尧最多疑,她敢答应他倒好些,避重就轻他更偾怒,他紧咬后槽牙,侧脸崩起一道道浅沟,“ 你刚才逼迫沈香禾不是很囂张吗。现在不敢了?”

    他伸手指了指散乱角落的相片,我为他捡起两张,他用力扔向三姨太脸上,刚好砸中她眼睛,她惊慌失措滚下 床,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自己看!苏玫,你简直大逆不道!我常秉尧一辈子戎马,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在我眼皮底下背叛,你让我颜 面扫地,我非要活剐了你。”

    保镖听到常秉尧的斥骂,立刻从门外涌入,他们得不到确切指令,纷纷看向我,我不着痕迹斜眼示意三姨太,他 们顿时冲向了她。

    三姨太知道自己下场一定很惨,常秉尧对沈香禾的气偾不过是骨肉出了事,她这个人没有不可饶恕的大过,消 气了也就熬出来了。而自己出轨通奸却是实实在在,肚子被烙印了野种,他流不流掉就不重要了,沈香禾无需多久就 有翻身的机会,她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三姨太豁出去了,她趁保镖防备不深的时候不顾一切扑了过来,在那双狰狞的手距离我脸仅仅几厘米时,被保 镖及时按住。

    那是一双尖锐凄厉的爪子,恨不得挠破我的脸,剜出我的双目来泄恨,我自始至终无动于衷,没有仓皇躲闪, 我只感慨她的可悲,感慨人世的欲望竟有这么大威力,把很精明的人推向穷途末路。

    “你满意了! ”她嘶哑的嗓音朝我怒吼,听上去像一只断了脖子的鸡,在做最后垂死挣扎你一个计谋, 扳倒了我和沈香禾,下一个目标是谁,大太太吗?”

    她哈哈大笑,看着我旁边的唐尤拉,“你忠心跟随她,做伤天害理的事,你以为她会善心留下你?蛇蝎就是蛇蝎 ,永远都不会改变。你只要挡了她的路,她就把你大卸八块!”

    我捂着鼻子,厌弃她一身血腥味,不耐烦挥了挥手,保镖立刻将她拖出房门,她不断回头大骂,骂我,甚至骂 常秉尧,“你毀我青春,耽误了我最好的时光,我这辈子没有嫁人,没有做过母亲,人人喊我三姨太,我恨极了这 个称呼!我有名字,我也不是谁的三!你可以三妻四妾,凭什么要求我为你守身如玉◊你以为只有我背叛你吗,根 本没有女人真的爱你!如果你没有钱,没有势力,你什么都不算!你杀了我吧,有本事你杀光身边所有的妾!”

    我凝视常秉尧,他忽然苍老了许多,形同枯槁,憔悴沧桑。他听见了三姨太唾骂的每一个字,但没有二度勃然大 怒,只是沉默,陷入冗长的沉默里。这个半生风光一生戎马的男人,在一夕之间失去一个骨肉两个姨太,他不再是 髙不可攀,男女之事他和昔罗大众没有半点区别,他也有征服不了掌控不了的,他恍惚,似乎做了一场噩梦。

    唐尤拉轻声喊老爷,她问要不要陪他回房歇息。

    他摇头,浑油的黄揭色眼眸看向我,“你跟我来书房。”

    我上前一步搀扶他,迈出回廊时,四姨太和唐尤拉都跟着出来,我小声吩咐阿琴,“给关押两个姨太的保镖打 个招呼,好好关照,别吊儿郎当的搞形式主义,没看老爷都快气死了吗。实实在在的上点心,二姨太也不例外。他 们不敢听,就找五太太去,要她的信物。”

    阿琴笑说明白。

    进入书房我反手关上门,常秉尧坐在书桌后,我站在桌前铺开宣纸,用玉虎镇住一角,“老爷,书法静心,没 有过不去的事儿,您真要是倒下了,常府天就塌了。”

    我心情大好,又不敢表露出来,都发泄在磨盘里,那块砚台被我转得飞快,墨汁四溅时,他在身后喊我。

    “何笙。”

    我磨墨的手一顿,扭头看他,他有些悲痛不解,“是不是我的报应。”

    我继续磨墨,嘴上敷衍他,“老爷做错什么,怎么这样说。她们不检点不规矩,您还要怪自己管教不严吗。”

    “不。”他侧过脸,望向窗外笼罩在灯火和月色中,一颗千年古榕,榕树的叶子层层叠叠,深沉黯淡的苍穹把 它幻化为浓黑色,那般神秘古老沧桑哀戚。

    有一两只萤火虫飞过,也没有丝毫用处,生活在邪恶残酷的圈子,仁慈和光亮,是最没有用的。

    他抬起一只手,在虚无的空气里晃了晃,“我这辈子没有做过善事,我想要的,渴望的,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为此多少家破人亡,多少妻离子散,我后悔过,可我到了这个位置,后悔也只能继续,因为我赎不了罪,佛不容 我,世俗不容我,王法也不容,连天都不容。”

    我手上动作逐渐缓慢,最后彻底停下,他将那只半空中的手伸向我,“还有你◊”

    我呼吸一滞,眯哏紧盯他,他沉吟良久,仍旧没有勇气说出□,他有些无力看着桌上空空如也的茶盏和铺平 得没有褶皱的纸,“我更对不住你◊”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情不自禁死死揑着徽墨,几乎要将它揑碎,我强迫自己压下立刻手刃他的冲动,瞳孔血 红质间他,“容深和乔慈,都是你杀的,对吗。”

    他身体猛地一颤,不可思议抬起头,我闭上眼,将力气与仇恨逼退回去,再睁开清冷平静的哏眸,“我听别人 说。不过虚虚实实,老爷最清楚。”

    他张开嘴喘息,搭在椅背上的手,在无声无息之中握紧,我不知他是觉得可笑,震惊,还是对我起了杀机。 短短四十天,这个恶贯满盈的男人,这个花团锦簇的府邸,这里的所有人,都被我折磨得天翻地覆。

    我将徽墨丢入磨盘,啪嗒清脆的水声,在寂静四壁的回荡里响起,“老爷早点休息,您有事叫我。”

    我朝他弯腰行礼,头也不回走出书房。

    常秉尧一连几日都没有再提及两个姨太的事,我也不知她们在地下室的死活,更懒得过问,她们已经被斩断羽 翼,甚至连身子都埋入黄土,不会有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

    唐尤拉约我喝茶,她说给我看个稀罕玩意,我带着阿琴过去时,她坐在贵妃椅上正逗弄鹦鹉,她听见脚步声 朝门口招手,“快点,一大早可算开了金口了◊”

    我走进去几步,鹦鹉歪着头喊,“乔先生,乔先生。”

    我一怔,本能回头,回廊空空荡荡,唐尤拉笑得前仰后合,“瞧你吓得,这是我调教的,让它喊,等什么 时候乔先生和你大婚,我就送它了,省钱还有心意。”

    我抿了抿唇,“谁大婚,别乱说。还没到髙枕无优的时候,让人听见惹麻烦。”

    她揑起一颗瓜子仁喂鹦鹉,另一只手托腮凝视我,“当然是你们呀,乔先生这辈子如果还会再娶,只有你◊而 你还会再嫁,也只有他,我说得不对吗。”

    我在她对面坐下,找阿琴要指甲油,“你怎么看出来。”

    “乔先生娶常锦舟本来就有图谋,若不是实在割舍不下你,他也不会冒险私藏情人,这是让老爷起疑心他不安 分的关键,归根究底你看不到的地方他付出很多。”

    唐尤拉话音未落,门外走廊传来一阵咚咚的声响,佣人髙声尖叫,“五太太!不好了!”

    原本还卧在木杆上的鹦鹉,被这一声惊扰,仓皇失措飞舞着,黄绿色的羽毛掉了一地,唐尤拉抓住一根毛没好 气怒斥在门口停下气喘吁吁的佣人,“着火了?地震了?遭抢了?嚷什么!”

    佣人低下头,“是我的错,五太太,老爷晕倒了,到现在还昏迷着。”

    我涂指甲的手一顿,“多前的事。”

    “就刚刚。佟老板来间货物,老爷换了衣裳准备去正厅见他,结果刚出书房就倒在了过道上。”

    唐尤拉微微怔住,“怎么这么突然,老爷身体很硬朗的。”

    佣人吓得不轻,磕磕巴巴也说不清,我凝视阳光下深蓝如墨的指甲盖,又往上慢条斯理刷了一层,“人固有一 死,急什么。请大夫了吗。”

    佣人说,“大夫正在抢救,让请大太太过来,等她来了再说,商量是否送医院。”

    “快去拦住。”我脸色一变,“大太太正髙兴呢,两个姨太都垮台了,打搅她美梦做什么,我和五太太过去瞧 瞧。”

    “可是。”佣人为难支吾着,唐尤拉拿起手绢,掖在颈口处,“我的命令,管用吗。”

    佣人立刻点头说是,她扭头跑掉传话,我和唐尤拉对视一眼,起身往屋外走。

    常秉尧被安置在书房这一层尽头的客房,因为医疗器械在这个屋子,大夫正在门口焦灼万分等待,他看到我们 匆忙赶来,迎上打招呼,“五太太,何小姐。”

    他越过我头顶看向身后,有些疑惑间,“怎么大太太没来吗。”

    唐尤拉笑说,“您找她,她是华佗吗?她来了药到病除,还是昔济苍生啊?”

    大夫指了指屋子,“她是常老正妻啊,这事她应该最先知道。”

    我扯了扯唐尤拉袖绾,让她先进屋陪老爷,她离开后我对大夫说,“大太太这个正妻,老爷都懒得认了,他 现在卧病在床,看到自己厌恶的女人,只会加重病情,谁不喜欢美好的事物呀。现在常府五太太和我最得宠,他看了 髙兴◊您也想老爷好,而不是他早早撒手人寰,对吗。”

    大夫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可如果老爷有三长两短,大太太追究起来…”

    我朝屋里扬了扬下巴,“五姨太不是说了,她的命令吗。而且哪有这么快呀,等老爷真不行了,再去请大太太 不就得了 ◊”

    大夫呼出一口气,我敏感捕捉到他刚才那句话,我示意他跟我到天窗,我左右打探确定无人,“老爷身子怎么

    这么突然◊”

    他表情有些微妙,“我还在查,这几天出结果,到时候◊”他本想说大太太,不过他很聪明,看出了当前常府 早已是我把控的局势,他立刻改口说,“我拿到确切化验结果,去找您汇报。”

    我点了点头,“这样最好。”

    我和唐尤拉装模做样在房里守到黄昏,为了给下人看,省得落口实,天擦黑我实在捱不住了,连戏都不愿意 继续演,四姨太顶替我和唐尤拉继续守夜,我则一个人回了绣楼。

    阿琴为我准备的饭菜我一口没动,觉得屋子里憋得慌,站在回廊上透风。

    我倚着桅杆点了一根狭长的香烟,烟霎有些呛鼻,我记起我已经很多年不抽了,偶尔一两口,抽了心脏疼。 但今晚不疼,只是麻木,荒凉,停了心跳。

    我终究在仇恨中变成了一个极其狠毒冷漠的女人。

    从前只是掠夺自保,如今手上也沾了人命。

    一截颤抖的长烟灰忽然被另_只手千脆掸落,不是我的力气,我心头一惊,回廊的木板上黑影晃动,下一刻我身 体被从后面抱住,那熟悉的凛冽的让我痴迷疯狂又让我堕落挣扎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了我。

    他很多天不来了。

    他置身之外,看我打了漂亮的一仗。

    没有烽火硝烟,没有血流成河,但女人的厮杀,毫不逊色男子。

    女人至柔至刚,最毒的女人,胜过了世上最狠的男人。

    我仰起头,任由乔苍亲吻舔舐我的脖子,耳垂和肩膀,不曽散去的烟霎吞噬了我们两颗交缠的头,他手探入我裙 摆,粗糙炙热的温度点燃我柔滑的皮肤,和同样滚烫的腿间,唇齿间也愈发汹涌急切用力,将我的薄薄一层皮肉吞 吃又吐出,紧挨着我咽喉的那个吻,将我吮得几乎室息。

    我发出难耐的嘤咛,双眼迷离看天上的星。

    星辰折射出他的脸切物是人非,他没有变模样,还是如我两年前最初相遇他,狂野,深沉,痞气,清俊 我在他的抚摸和撕扯下袒胸露乳,我转过身让他停止,不要在回廊上,我们两副气喘吁吁的面孔,紧贴着彼此 “你说世上什么最可贵。”

    他一言不发,手指在我涂抹了艳丽口红的唇上掠夺,指甲染了一丝浓郁的胭脂,我笑了笑,吸了一大口烟, 随手扔出围栏,朝他脸上喷吐烟霎,“真情。你有没有。”

    他笑了声,“真真假假◊”

    我舌尖舔过嘴角,正好也舔过他食指,“你怕我吗。”

    他闷笑出来,“为什么怕你◊”

    我在他眼底,一半遮埯,_半裸露,比任何时候都妖艳风情,此时回廊盛开的夜来香,在我纷飞的红色裙摆下 ,黯然无I花容失色。

    “我不狠吗。”

    他笑容更深邃,连瞳孔和眼角细细的皱纹都是那样浓入骨髓的笑意,“你越是狠,我越是喜欢◊不狠到骨头里 的女人,也不能让我动心◊”

    他拇指抛弃我温热的唇,向上移动,在我脸颊百般流连,温柔似水,“你知道你发狠的样子多诱惑吗。你无时 无刻都在给我惊喜,每多一分,我对你的底线就更放纵一些。”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