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回来我身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黑狼的出现激起了我心底沉寂许久的弦,我疯了一般想念容深,想念那栋我们生活了三年的别墅,我已经一年多 不曽踏入,他牺牲后那里成为了我的禁地,我没有颜面,更没有勇气,他音容笑貌,温度味道,他对我的好,对 我的温柔,对我忘乎所以的占有,残留在每一处,像一个巨大的牢笼个被下了蛊咒的地狱,折磨我,撕裂我 ,惊醒我,我不敢触及,更不敢回忆。

    可我不得不回去一趟,我有童要事做,常府的秘密不能只我一人知道,_旦我发生意外,又将不见天日。

    我等了两天,总算等到时机,二姨太去医院产检,恰好常秉尧答应三姨太游湖,二姨太故意给她找不痛快,撒 娇耍泼非要拉着常秉尧一起走,否则就不查,常秉尧对这个孩子很重视,生怕出闪失,自然依着她,这事惹怒了三 姨太,常秉尧和沈香禾离府后,她整个人都气疯了,在屋子里梓碎了所有能捽的东西,还打了几个佣人,搞得上上 下下噤若寒蝉,就怕被她抓去撒火。

    我吩咐阿琴到厨房告诉保姆我雨后染了风寒,熬一锅姜汤祛湿,这个梢息立刻传遍,佣人背地里嘲笑说哪里是 风寒,分明是两个姨太有喜,她觉得自己熬不出头了,急出_身火气,怕三姨太拿她开刀,躲着不敢出来。

    我没有理会风言风语,叮嘱阿琴代替我在绣楼搪塞一天,谁来也不要开门。

    我从九州港出发,乘轮船抵达蛇口港,出舱时不到十一点钟,市局的防弹特警车在甲板下等我,我摘掉墨镜,

    将红色风衣脱下,随手扔给为我拉开车门的特警,“马局长在吗。”

    另一名特警护住我额头在市局等您,刚结束一个会议,不方便来接

    车缓慢开出码头,沿着一条不平坦的沙路颠簸了几分钟,驶向宽阔的街道。

    我括下车窗,凝望被阳光笼罩的摩天大楼,河桥与湖泊,离开这座城市整整三十五天,却好像离开了漫长的三 十五年。

    我很佩服唐尤拉,她可以那么快适应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应付_群斗战胜佛般的女人,那栋深宅大院的绣楼 ,我熬过了许许多多失眠的深夜,每一块砖石,每一枚瓦片,每一丝月光,每一缕清风,都是我抗拒的,厌恶的, 恨不得立刻打碎的。

    凌晨从绵延不绝的灯火中惊醒,我迫切想要逃,逃离这个无数女人渴望进入的囚牢,逃到我该回去的地方,可 我知道不能,若不是不甘心,不认命,我或许已经投降。

    投降乔苍,投降情爱,投降荣华,投降我向左平淡孤寂的一生,向右风月情长的一生。

    继续战斗,和常锦舟抢夺男人,像打败沈姿那样干脆漂亮。

    唐尤拉爱慕奢华富贵吗,她不像一个贪婪的女人,她葬送了年华,岁月,青春,活在死水般的高墙内,她爱常秉 尧吗,常府除了大太太,哪里有女人真的爱他,即使大太太,也在等待与怨恨里所剩无几了。谁又不知道他仅仅在 宠爱一个玩物,痴迷_副肉体,花枝招展生机勃勃的背后,何来_张真心面孔。

    我为了深仇大恨,唐尤拉又为了什么。

    警车停在市局门口,我跟随两名特警进入办公大楼,穿过_条冗长的审讯厅走廊,几名刑警认出是我,都十分 惊愕,直到我从身边疾如风走过,他们才回味过来,立正朝我背影敬礼,“周太太好。”

    局长办公室两扇门虚掩着,中间露出一道缝隙,特警敲门通报了一声,马局长亲自走到门口,他看清完好无 働我,长舒一口气,侧身迎我进入,“周太太,我真以为这趟龙镡虎穴您有去无回。这一个多月我每天都叮嘱珠 海市局密切留意,尽全力保障您安危。”

    我掸了掸裙摆赶路沾染的风尘,坐在沙发上,“我没打算让公安的人插手,常秉尧到底有多少势力,你们知道 吗。”

    马局长一愣,我扬眉伸出三根手指,“我真遇到了危险,珠海市局倾棄出动,搭上半个省厅,也救不了我。我 既然有胆量闯,就有几分自保的底气。”

    他给我沏了一杯花茶,放在我面前桌角,“周太太,您确实是女人里难得一见的狠角色。之前周部长还在世, 女人的光环总会被掩盖一些,直到您独自面对险恶,男人在您面前也有很大的压迫感。”

    我握住他手腕看了眼时间,“长话短说。我带来一个好梢息,常秉尧罪恶的大本营,我已经摸得差不多。常府 即将被我搅得天翻地覆。”

    马局长有些不可思议,常秉尧多疑狠辣道上众人皆知,他把女人当玩物,绝不会失手栽跟头,更不可能有哪个女 人在他眼皮底下兴风作浪,他问我有把握吗。

    “别的男人十成,他我只有五成。”

    马局长眼底的亮光熄灭了一点,我说,“如果真有那一天,珠海市局要借我两百精干警力由我指挥,你打个招 呼,那边到处是常秉尧眼线,我不能亲自去。”

    马局长让我放心,只要到最后关头,两千也可以给。

    我起身走到办公桌后,拿起纸笔,将常秉尧书房里的陈设结构大致画出,标注了其中几个点,“桌下有一块镂 空的砖,里面是保险箱,书架暗藏机关,用步枪打穿后才能进入触碰,这个我没有机会验证,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你等我确切梢息。”

    马局长将画纸接过,仔细看了一遍锁进抽屉,我留了一手,没有把壁画后的地牢说出来,因为那些东西不能 落在他手里,我自己还有用。

    金三角是容深葬身之地,参与暗杀围攻他的赌徒多达数十人,公安绝不会冒险招惹,我需要军火和人马,市局 不给我,我只能自己夺,我猜铡地牢藏匿的就是枪支弹药。

    我穿好风衣端起有些冷却的茶杯,一边晃动茶水的香味,一边平静问他沈姿和周恪生活得怎样。

    “衣食无优。周部长那笔抚恤金,按照您的吩咐,给了沈女士。”

    我往杯底加了_颗瓜子,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交融在一起,看上去不算丑,也很和谐。

    我喝了口茶水,将瓜子仁也吃掉,它们仍旧保留各自的原味,没有被沾染,被遮掩。

    我笑了声,容深不曽被我连累,他仍旧光芒万丈,很多年以后,广东省公安碑上,他依然是永恒琯璨的一笔。

    “我在香港成立了一个基金,你启动后通过融盛律师行的祁律师把其中三分之一交给沈姿,至于其余,我也不会 独吞,但不是现在。”

    马局长听到我仿佛交待后事禁不住蹙眉,我立刻说只是未雨绸缪,我不喜欢起出我掌控的事,所以提前部署好

    我笑着和他碰了碰杯,“你怎么忘了,乔苍是我为所欲为的底线,因为我知道他永远都舍不得不管我。”

    “只要您在他的分寸内,他确实是您最后一根稻萆

    我垂哞喝光茶盏内的水,将杯底最后一滴残余钹在了地上,水滴像一朵云,幻化成不规则的形状,在几秒钟后

    “我即将打破他的分寸,因为我要的阻碍了他。有些路,最初走的时候,以为尽头是那样,而当真的走出一半 ,发现远远比自己预想要更可怕,更不受控制。”

    马局长说,“希望您最后不要走上_条歧路。和这些黑老大打交道,难保不湿鞋。”

    我笑着将杯子还给他,“江湖再见。”

    我行色匆匆离开市局,在无人的路口拦了_辆出租,直奔那栋别墅。

    窗外刮过烈烈风声,将我的裙摆和长发織,我凝视道旁一闪而过的树木,想象中它应该是荒羌的。

    在枯萎了的岁月里,在熬过了漫长冬季的风声里,会无声无息调零,残破。

    久无人烟,断壁残垣。

    我不曽卖掉它,我割舍不了。

    我和容深全部的故事,热烈的过往,都在那栋房子里。

    它静静伫立,历经风霜,也许会褪色,会变了模样,但不会梢亡。

    我起先捂着脸沉默,后来终于克制不住,低低啜泣出来,司机从前面回头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张纸,告诉 我新拆包的别嫌弃。

    我迟疑接过,他从后视镜说,“富贵人家的女人,那栋别墅区价格很贵的。”

    我一声不吭。

    “有钱有势的,还愁什么,我们天天温饱线挣扎,连哭的资格都没有,家里多少张嘴等着吃饭,社会又不会可怜

    他驶入一条停满豪车拥挤的长街,“越是你们有钱人,越喜欢后悔。尤其是感情,离了老婆娶了二奶,男人都 后悔,二奶有几个好东西啊,都是坑人的。”

    我握着那张纸,捏成一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停在二栋门口,指了指问我是不是这里。

    我回过神将车窗彻底括下,记忆里那一株槐子树,靠着东南方的墙角,此时枝杻有些空,似乎不生长了,底下 的石凳擦得干净,可摆在桌上一本泛黄的书,再也等不来拾起它的人。

    我神情恍惚推开门走下去,递给司机一张钞票,告诉他不用找。

    我仰起头,单薄的身体定格在午后明媚的阳光里,影子被拉得无限长,透过了墙。

    这座沉默的老城门,等了很久,等待风月,等待归期,等待不远万里而回的故人,此时茕茕孑立,了无生气。

    无数清晨,我趴在二楼那扇窗,送他上车,他总是禁不住透过玻璃看我,我像一只无人豢养的宠物,可怜巴巴 朝他挥手,他眉眼闪过心疼,闪过不忍,大约他就是那一刻,意思到自己爱上我。

    无数黄昏,我还是趴在二楼那扇窗,或者等在庭院的石凳上,他的车才驶入小区,我连鞋子都顾不上,飞奔向 他,他迫不及待让司机停,还没有停稳就走下来迎接我,我柔弱纤细的身体在他怀中还不如山上_颗野果,小得令他 可怜,他问我等了多久,我打了个哈欠,撒谎说只有一小会儿。

    我屏住呼吸推开面前的铁门,嘎吱一声响,括晃的枝杻被惊动,坠下_道斑驳的黑影,我下意识抬起头,眉眼 打落一样东西,它敲击我睫毛,又落在我手心,是一枚调零的叶子。

    不红,不黄,仍旧苍翠,可活不下去了。

    我胸口一疼,拿着叶子的手情不自禁按住心脏,半葺半哑的往事,失了声息,失了魂魄,失了回忆。

    我和容深温情的时光很少,他那么忙,常常忙得忘了回家,他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家,偶尔回去陪沈姿,我更 是失魂落魄。我怎么想得到他只路过我人生三年,它就像沙漏,不给我任何挽留的机会。

    他是我的一场折子戏,一支江南小曲,一床温香软玉。

    以及大梦一场。

    美过,跌宕过,疯狂过,轰烈过,残忍收场,悲剧结束。

    我僵硬迈出一只脚,踩在落叶纷纷的青石路,里面一童门被推开,保姆端着水盆走出,她如往常一样将水钹向 地面,在转身返回的雲那,她无意看见了我,她手里的木盆应声坠落,呆滞望了我许久,似乎有些不敢辨认,直到 我喊她,她听清是我的声音,眼睛忽然间红了大片。

    “夫人,是您吗?”

    我说是。

    她捂着嘴哭出来,我站在原地等了片刻,她控制好情绪,用身前系着的围裙擦了擦脸,朝我小跑过来,她仔细端 详我的脸和身体,“夫人,您又梢瘦了很多。”

    “前段日子闷热,吃不下。”

    她哽咽问我回来还走吗。

    我笑说走,一会儿就走。

    她搀扶我进屋,挨着花圃的落地窗合拢,另一扇敞开,白色的纱帘被丝线挽起,阳光很温柔,穿过玻璃洒落地 面,我凝视那束光圈有些失神。容深休假在家里,最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衣领很高,袖绾也很长,都需要卷三折, 他穿白色美好得不真实。安静坐在阳光深处,合上书朝我伸出手,问我还困吗,怎么睡这么久。

    此时沙发和椅子空空荡荡,没有他的身影。

    “你走后不到四个月,司机和保镖都离开了,只有我自己守。周局长生前对我很好,我儿女保命的钱是他借给 我,他不在了,屋子时日长久会蒙灰,所以我始终住着,每天打扫,我想万一哪天夫人也回来住呢。”

    我握了握她的手多谢你,我总有一日会回来

    我走上二楼,保姆为我推开卧房门,屋子里没有潮湿的气味,很香,很干净。每一处陈设都不曽动过,和容深 还在时_模一样,床头挂着我们的合影,在金海湾的摩天轮上,我笑着偎在他肩头,他还穿着没有来得及换掉的警服

    我鼻头一酸,眼前大霎弥漫,我迅速别开头,再多停留一秒的勇气都没有。

    我走到窗子前,将玻璃朝一侧拉开丝沉闷的钝响,窗外的墙根,盘错着硕大的蜘蛛网,上面缠住一瓣落花 ,无声无息挣扎着。枯黄的窗柩下,雁子窝已经搬空,墙壁调落瓦灰,这悠长陈旧的景物还不如梢亡更干脆,它苟延 残喘的模样,最让人心凉。

    它不该是这样。

    它原本生姿勃勃,原本有相守的人。

    我死死握住窗框,“有人来过吗。”

    “马局长和王队常来,副市长和太太来过一次,在灵堂上了三炷香,是清明的时候,其余人都没有。”

    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官场最是阴暗谅薄,容深是为正义而牺牲,他死得光荣磅礴,尚且落到这样凄凉的局 面,如果他死于一场不堪的事故,他连墓碑都不会被虚伪的世俗容下。

    忽然一阵箫瑟凉风灌入进来,头顶的枝杻沙沙作响,藏在深处最娇嫩的叶子禁不住推残,被风卷下树干,缓 缓蔓过我指尖,掌心,最终坠落窗外潮湿的泥土。

    特区也下过雨,还是很大一场雨。

    我说,秋天7",

    “是立秋了,不过南城温暖,不会冷,叶子禁不住猛烈的风吹雨打,才会调零这么快。”

    她顿了顿,“我为夫人泡杯茶水,您稍等。”

    她转身离开,将门虚掩上,我探出身本想关窗,眼角忽然瞥见后院伫立在鱼池旁的人,我心里一颤,夺门而出

    熙熙攘摄的林荫,括括晃晃的尘埃,他欣长清冷的身影交措其中,指尖的烟蒂熄灭,还未曽扔掉。

    他身上是风尘仆仆的倦意和沧喿,不沾染灰尘,却沾染了寒意,脸孔拎峻深沉,我不知他跟了我多久,还是一 直在这里等我,他知道我会来,即使我畏惧,我懦弱,我终究还是舍不得过门不入。

    “你怎么在这里。”

    他丢掉烟头,举起手臂挥出极其潇洒的弧度,闪烁着银光的打火机被他扔出很远,没入树梢,没入云朵,没入 金色的光芒,一下清脆水声响起,似乎坠进湖泊。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侧过脸意味深长间,“如果我死了,你会这样想我吗。”

    我收敛眼底的悲伤,换了一副千娇百媚的笑容,朝他缓缓走过去,他衣裳烟味浓烈,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朝他 喉结吐出,“可乔先生不会死。你如果死了,这世上就没有能活下去的人。”

    他不动声色挑起我下巴,“我觉得我最后会死在你手里。而那一刻,你不会像之前半途而废。”

    我在他滚烫的指尖笑,“是我手里,还是我床上。”

    他说都有。

    我朝他逼近更多,在他心脏戬了戬,“那也是你挡了我的路,否则我不舍得。比如我要杀常锦舟,你不肯。” 乔苍眉眼间的兴味忽然消褪了一些,“把她留下。”

    我一怔,他让我留下常锦舟,流淌常家血脉的人都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他竟然开口要我放过。

    我面容渗出浓重的冷意,“办不到。常家的人,妻妾,子女,参与这事的马仔,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要死。 我踏入这扇门,往事像毒药一样,你没有这么大面子,让我高抬贵手。”

    我眼底狠意前所未有麵而深刻,乔苍微微一惊,他问,“南省顶级头目死于非命,你逃得了吗。”

    我嗤笑出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呀。我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妾,至多算我天煞孤星,克死了他们,难不成弱不 禁风的我,还有本事把你口中顶级黑帮头目弄死吗。”

    “沾上了人命,谁也保不了你。”

    头顶垂下的叶子在我和他眼前織,我透过那片娇艳的绿色凝望他,“那你会不会保我。”

    乔苍咬了咬牙,他捏住我下巴的手指用了几分力,“倘若你生在殷商,取代妲己的女人一定是你 我勾住他衣领,轻轻伏上去嗅了嗅味道,云淡风轻说,“我比不了她。”

    我温暖的呼吸,淡淡的香气,令他忽然在这个午后柔软下来,不再那样戾气冷漠,不可靠近,他无声圈住我 身体,将我揉进他怀中,死死的,紧紧的抱住。

    “何笙,忘掉这些,回来。我承诺你不会后悔。”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