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四章把她放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整个人一激灵。

    近乎死寂的深夜,起伏交错的脚步声那般惊心动魄,人影在长了苔藓的墙壁上晃动,一道,两道,无数道,骨 头被撞击折断的闷响令我头皮发麻,禁不住咬牙抱紧身体,蜷缩在墙角。

    我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又浸泡在寒冰中几个时辰,嗓子早已沙哑,我喊他名字的声音像是陈旧的电锯,割在废 墟破败的砂石上,断断续续声嘶力竭。

    他没有听见我的呼唤,遥远的走廊上苍劲千脆的打斗声几分钟后悄然止息,暗室中殴打凌辱我的保镖以及两重 门外屋檐下驻守的几名打手全军覆没,都被撂倒在地。

    烈烈风声之中,乔苍踏平了通往我的一条路,他抬脚跨过脚下挣扎的身躯,面朝漆黑的空气走入,保镖看出 他是闯来救人的,踉跄鹏起试图阻止,“苍哥!您不能进去,这是大太太专门教训不懂事的姨太和佣人的暗室,未经 她允许谁也不能进!她是常府主子,是您岳母!”

    乔苍听不进去任何劝告,他脸色凶狠反身又是一脚,将保镖踢向一面坚硬的墙壁,魁梧的肉躯在他发狂下犹如 一枚轻飘飘的叶子,毫无招架余地,任由他揑住生死。

    他一身冷酷嗜血的黑色,在微弱光束只能照亮半尺不足的暗室,闪烁着冷冽惊心的寒光,当他锋利哏眸穿透过 层层缭绕的湿霎,定格在角落我狼狈苍白的脸上,他瞳孔猛然一缩,不顾一切朝我冲了过来。

    我落入他怀抱,未曽从他眉眼间看到一丝一毫的困倦,只有猩红与戾气,他喊何笙,我点了下头,他僵硬的 身体松懈了许多,他以为我被折磨得失去意识,甚至失去半条命,他看到的脸孔,不再是精致美艳的脸孔,而是红肿 的,到处都是血丝的脸。

    他手指轻轻拂过我额头,鼻梁,将潮湿粘连的发丝捋到耳后,他指尖染了烟味,和一丝生锈的气息,像是人的 血,又像是年久失修的铁门留下的痕迹,他脸上杀气暗涌,侧过脸间缓慢匍匐到身后的保镖,“谁打的。”

    保镖支支吾吾,乔苍戾气更深,他扯断一枚纽扣,腕力一推,弹向保镖的嘴唇,嘎嘣一声脆响,保镖两面嘴角 同时淌血,一颗硕大的门牙从口中流了出来。

    另一名保镖见状吓得不轻,他跪在地上说,“是大太太让桂姨打的,打了之后送到这里,我们…”

    他话音未落,乔苍又是一枚纽扣,戳向保镖眼睛,有了前车之鉴保镖反应极其迅速,身体朝旁边倾斜惊险躲 闪,纽扣有些射偏,扎入左边眉骨,万幸逃过一劫保住了眼球。

    保镖痛得倒抽一口冷气,他咬了咬牙,猛地拔出,鲜血喷溅之中,乔苍掌心盖住了我眼睛。

    “为什么打。

    “何小姐进府一个月,没有去拜见过大太太,大太太说教训她懂事些,再放出去。”

    乔苍将我身体纳入怀中,“告诉大太太,人我带走了,想要教训,来教训我。”

    他说完冷笑,“如果她能找到有这个本事的人◊”

    两名保镖惊慌失措拉住乔苍裤腿,“苍哥,您别冲动,五姨太是亲眼看到桂姨把人请走的,她知道告状的后果 ,不敢招惹大太太,但她是您送进府的,您有吩咐她肯定会照办,不如支会她去二姨太房里把常老请来,他这么疼 爱何小姐,怎么都不能让她受委屈,可您就这么把人带走了,事儿就大了。”

    乔苍深夜闯入大太太宅院,原本就是不尊,是以下犯上,如果他再救走我,即使常府拿他没辙,这些下人背后 嚼舌根流言四起,后果也不堪设想,我这个没名分的女子,就成了常府挽回颜面唯一的牺牲品。

    我拽住他衣领揺头,“他说得没错,让唐尤拉叫常老过来,我已经是常府的女人,你不能带我走。”

    乔苍不肯松手,我挣扎着往地上跳,他没了法子,只能顺从我的执拗,将我重新放回萆堆上。

    被打趴在地上的保镖艰难鹏起来,揺揺晃晃避开了这一处,他单膝跪在我面前,拿出方帕擦拭我脸上水珠, 以及被水珠稀释混合的血渍,他薄唇贴在我额头,感受我一半冰冷一半滚烫的温度,我拼命压抑住瑟瑟发抖的身体 ,不想再让自己的狼狈处境激怒他,他脸上所有戾气与杀机被强大的自制力隐忍,直到一阵剧烈的喘息后彻底收敛。

    我看到了他最初闯入进来的偾怒,也看到了他对我伤痕累累的心疼,可他的千预会毀掉我,会成为明日诽谤葬 送我的利器。

    从我踏入常府大门,选择引诱常秉尧那一刻,不论是刀光剑影,还是万箭穿心,我都没了回头路,更不甘心半 途而废。

    保镖立在墙角背对这边,面朝空荡漆黑的走廊,“苍哥,您来过的事,我们不会讲,外面几个人也不会,您别 久留,我已经让六子去支会五姨太了,顶多半个小时,万一和常老打了照面,常老多疑,您别害了何小姐。”

    乔苍握住染血的帕子,一点点用力收紧,他唇从我额头离开,在我们距离越来越远,从零变为几厘米的时候,我 一把勾住他失掉纽扣而敞开的衣领,我指甲划过皮肉,仓促而颤抖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

    “你咋晚间我什么◊”

    他身体一僵,我说你再问一遍。

    他抿唇沉默,冷峻的脸孔没了表情,就像一面风平浪静的湖泊。

    我低低笑出来,“我知道你办不到,即使可以,遥远的几年后,甚至更久,你也许到了那一天,会忽然觉得 厌倦,嫌弃,我对你所有的诱饵,都失了味道,变得无趣,你未必肯要。”

    我眼前泛起潮湿酸涩的水霎,我手指僵硬松开他,落在我们身体之间,上下浮动着,仿佛在画一道屏障。

    “而我和你,隔了这么多生生死死,你说他,还有佛,会不会报应。”

    他说世上没有魂魄,也没有佛。

    我深深呼吸着,用两只手埯埋住脸,傕促他离开,他将方帕塞回口袋,起身走到门□,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门 框,保镖明白他的意思,主动说,“我们有法子解释,您放心◊”

    他扭头眯眼紧盯说话的保镖,后者压低了声音,“大太太吩咐我教训何小姐,桂姨也说明早来查看,我们不敢 放水,下手狠了点,苍哥您留我一命,只当养条狗,我为您效力。”

    乔苍一言不发,他摸出根烟,保镖很懂事压下打火机,用手挡住风口,为他点燃烟头,乔苍抖了抖火苗,使它燃 烧得更旺,稳步朝门外走去,这条路很长,我被绑进来时,就觉得怎么都走不到尽头,我以为仅仅是对未知地方的 恐惧,原来它的真很长,他皮鞋踩在地上的脆响,良久都没有消失。

    过道原本只有他一人的脚步声,中间忽然停顿几秒钟,变得鸦雀无声,接着再度响起时,我能清楚听到不只他 一人,还有许许多多,最令我大惊失色是布鞋踏过的钝响,常府能在大太太宅院来去自如穿布鞋的人,只有常秉尧

    空气对峙了片刻,“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是他。

    我心里一沉,下意识要往门口鹏,可绵软的四肢根本使不上劲儿,我直接跌倒在地上。

    常屏尧又间,“谁让你来的◊”

    他语气比上一句更冷漠,我仿佛被一根巨大针筒抽走了全部力气,连呼吸都停滞。

    乔苍吐出口烟霎,不慌不忙扔在脚下撵灭,“我自己。”

    “你自己。”常秉尧蹙眉,“这是大太太的院落,你能进吗。”

    “如果我不来,何笙还有命活过今晚吗。”

    “放肆。她活不活得过,和你没有关系◊”

    常秉尧语气更加暴戾,“这是常府,不是你的地盘,谁允许你来去自如,何笙现在的身份,不是你能私下碰触 的,她是你庶岳母。”

    保镖小声提酲,“常老,先救何小姐要紧,苍哥也是好意,您别误会他。”

    掸落衣袖的动静后,脚步声朝这边迅速逼近,常秉尧不是独身前来,他身边还有穿着睡衣裙头发微乱的二姨太 ,似乎两人起床便赶来,她怀着身子,不会是常秉尧带她来,她一定以为大太太作妖,或者是我使诈,要把老爷从她 屋里撬走,不放心才跟来的。

    她看到暗室内的景象,嗅到一股弥漫的血腥味,顿时脸色惨白,捂着嘴蹲在墙角呕吐,佣人大声质间没有灯吗 ,别惊吓到二太太的胎,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保镖弯腰说这是大太太的暗室,没有灯也没有窗子,就是用来教训人的。

    佣人嘟囔了句大太太怎么把何小姐弄到这样脏贱的地方来。

    保镖用打火机点燃一捆萆,常秉尧目光顺着火苗燃烧的地方环顾一周,我装作奄奄一息,哭着朝他伸出手,“

    老爷

    他脸色一变,朝我飞快走来,随从拦住他的手,“常老,先别碰何小姐,万一身上有伤,挪动了会更重◊” 保镖急忙说没有伤,只打了脸。

    常秉尧一听脸,他立刻仔细打量我,我红肿的脸颊令他勃然大怒,他这样爱惜我的美貌,别人毀掉我的脸比毀 我命还严重。

    放肆!常府是谁做主,大太太要惩治何小姐,不知道先来通报我吗?拉下去一人卸掉一条胳膊。

    二姨太缓过劲儿娇娇弱弱走到跟前,她被我湿淋淋憔悴的样子吓得一激灵,“这是要干什么呀,大太太想神不 知鬼不觉做掉何笙吗?她胆子也太大了,她都什么年岁了,还这么不给自己留德,何笙比她女儿还小,她也真下得 去手。”

    她偷摸观察常秉尧,看他脸色愈发阴沉,她添油加醋说,“幸好是巴掌打的,这要是用竹板,用火筷子,漂亮 脸蛋就没了,她可是毀了何笙的一辈子啊!她年老色衰,让人厌弃了,就忌恨老爷身边其他女人,亏了常府上下这 样尊敬她,原来她才是蛇蝎,根本不配管家。”

    我咬着嘴唇发抖,故意把自己装得更狼狈,二姨太仍旧在可怜我,痛斥大太太的暴政,在豪门后宫之中,没有永 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可以联手就是伙伴。相比较没有子嗣越不过她地位的我,她更痛恨更急于扳倒压在 她头上的大太太。

    常秉尧侧过脸怒间,“大太太在哪里。”

    二姨太随身的佣人上前一步说,“入夜九点钟我去厨房为二太太拿燕窝,看到桂姨温了一盅参汤,约摸大太太 喝过后早早睡下了

    二姨太阴阳怪气,“真了不得,她胃口大,心也大,何笙差点被她搞死在暗室,她还有心情吃喝,她可是太 不把老爷放在哏里了,何笙是老爷最疼的女人,她说弄来打一通就打一通,大太太的度量还不如我和三姨太宽宏呢

    她哏珠一转,“不如这样,老爷,先别动,把大太太叫来,当面对质是不是她让保镖糟蹋何笙,好好给何笙 出口气,大太太最狡猾稳重了,等何笙治好,她就不认了,这一次尝到了甜头,还会有下一回,何笙还能活吗?”

    乔苍去而复返,将保镖和佣人推开,大步跨到我身侧,他弯腰伸手抱起我的时候,常秉尧蹙眉制止,“你干什

    么◊”

    乔苍眉目清冷,从牙齿缝隙挤出一句话,“她等不了 ◊送医。”

    “有我在,轮不上你插手。”

    常秉尧呵斥他放下,乔苍根本不理会,他一身寒意,我距离他最近,他额头和太阳穴暴起一道道青筋,煞气随 时都会将这里夷为平地。

    没人敢阻止他,他轻易不暴怒,一旦暴怒对任何人都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为了保命谁也不上前。

    二姨太哎了声,“你把她带出暗室了,大太太就不承认了,这才是人赃并获,惩罚不了她,她会记仇的,再动何 笙一次,就没这么好逃脱了 ◊”

    乔苍冷笑,“她再动,我就提前送她归西。我不会管她到底是谁。”

    二姨太一惊,她看出乔苍怒了,常秉尧也怒了,两人脸色都狠厉到极致,她有些不敢说话,生怕说错惹祸上身 ,用手绢堵着鼻子朝后退了几步,躲得干干脆脆。

    “你有什么资格抱她,放下!”

    常秉尧一把扼住乔苍手腕,将他从我身前拉起,两人摸黑仓促过了几招,常秉尧也不是空壳子,手脚功夫很干 脆,也有力气,招招都狠,似乎故意教训他,乔苍隐约有顾虑,只是自保,进攻不狠,两人最后在同一时刻出手 ,袖绾击掸出刷刷的风声,像扫落了一树的叶子。

    常秉尧垂眸看了一哏乔苍抵住自己心脏的手,以及自己钳制住他锁骨的指尖,他语气和表情都阴森如寒冰,“你 要和我动手吗。你还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乔苍的失控仅仅是分秒,他紧咬后槽牙,握住的拳头松了松,常秉尧察觉他放弃后,吩咐保镖和佣人将我抬出 暗室,天花板结下的蜘蛛网,在风声鹤唳间坠落,我从一颗巨大的黑蜘蛛底下经过。

    妾侍被大太太殴打折磨,传出去是常府丑闻,因此仆人并没有将我送到医院,而是请了医生到府上诊治,几名大 夫进进出出在绣楼忙到天亮,我才勉强退了烧。

    常秉尧始终没有离开,沉默坐在房间等我清酲,我昏昏沉沉中听到二姨太小声说,“老爷,何笙年轻,身体就 算虚弱,她也好疰愈,您先回房休息,谁也没有您重要,别熬坏了。”

    常秉尧不肯走,他拂开二姨太挽住他臂弯的手,语气沉重说,“何笙一年的时间经历了流产,生肓,她又这样 瘦弱,她哪里扛得住,我不守着不放心◊”

    “她能出什么事呀,烧也退了,休养一两天指不定怎么活蹦乱跳,您都什么岁数了,您可是一夜没睡。”

    “我老了吗? ”常秉尧面容铁青,“我怎么不能熬一夜。在你哏中,我就只能躺在床上被伺候,连照顾女人的 能力都没有了是吗?”

    二姨太被噎得说不出话,她深知说错,触了常秉尧的逆鱗,自从他将我带回府,最听不得别人说他年纟己大,他 认为苍老的自己配不上我大好年华,有意无意在抵触我们的悬殊。

    小佣人扯了扯二姨太袖绾,提酲她不要在这个时候惹怒老爷,她没好气瞪了一哏躺在床上的我,转身离开了 绣楼。

    她走后不久,唐尤拉带着佣人匆忙赶来,她进屋直奔床榻,我早已清酲,只是没有睁哏,在思考该怎么借机为 自己扳回一城,好好报复大太太,唐尤拉心思最细,又受过乔苍栽培,学会了一套润物细无声的道行,她一定可以 发现我装睡,我正想睁开,常老在这时忽然叫住她,“小五你来,我间你点事。”

    我眯开的眼缝立刻又闭上。

    唐尤拉在床头停住,她为我掖了掖被角,返回常老身旁,后者沉默片刻,抬起头凝视她,那样深邃猜忌的目光 ,极其阴沉骇人,唐尤拉稳了稳心神,不动声色问怎么。

    “阿苍为什么选择你送到常府。”

    唐尤拉不动声色说,“您不是知道吗。我神似何小姐,当时周部长还在世,您想要她,哪里办得到,乔先生不得 不李代桃僵,用我来尽孝心◊”

    常老间是吗。

    唐尤拉点头,她蹲在地上,握住常秉尧的手,贴在自己丰满温热的胸口,“我对您的真心实意天地可鉴。情况 危急,乔先生如果不去救,谁知道这片刻之差,大太太的人会不会要了何小姐的命,他不是不懂分寸的人,之前那 些恩怨风月,您不要搁在心上。”

    后半句不说还好,说了反倒激怒常秉尧,他气偾扯动一边唇角,脸孔蛮横皱了皱,“他今天当着小二和那么多 下人的面,极其不懂。如果不是我强制镇压他,命令他放下何笙,他一定会将她抱出暗室,我很了解他,要么不做 ,做了就惊天动地不计后果。”

    常秉尧怒意滔滔下隐藏着一丝重燃的杀机,“你跟我说句实话,他与何笙,到底断没断。”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