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令人沉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气息太浓烈,太逼人,穿透厚厚一帘长发,烫了我半副身体,长裙在风声里浮荡,阳光将我和他的脸都笼罩 得色彩斑斓,交错的呼吸起伏,流泻,飘散,不知是雨滴还是叶子上的露水,忽然坠落我脸上,凉得我轻轻一颤 ,下意识要抬手抹掉,他在这时按住我腕子,“我来。”

    球童早已无声无息离开此处,留下孤零零的球杆支在墙壁,无边无际的萆野只剩下我与曹先生,他髙出我一头 ,地上投射出两缕交缠的黑影,融合,重叠。

    他手指很细腻,不像乔苍与周容深那样粗糙,遍布握枪打斗磨出的茧子,他温度炙热,沾着一丝红酒的味道, 拂过我脸颊,不经意卷起几丝长发,水乳交融般的纠缠,他抹掉水珠的同时,目光被我眼角下吸引,“你有一颗红 色的泪痣。”

    我间是吗,我没留意。

    这副脸孔的每一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丝毫瑕疵不存在,什么时候长出了一颗痣。

    我让他指给我,他指甲轻轻刮过皮肤,酥酥麻麻的痒,泪痣在他指尖脱落,原来只是一滴胭脂,涂抹在唇上不

    小心染了。

    “还好不是。”

    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间他为什么。

    “一块璞玉,任何角落都白璧无瑕,让世上最好的能工巧匠,点缀进一颗钻石,不论多么奢侈,漂亮,你说是 原本的玉更美,还是装饰过的玉更美。”

    我将头发拨弄到耳后,笑容狡黯,“曹先生把诱惑女人的招数用在我身上,不灵。你这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妖精 ,没把握拿下找我试练来了”

    阳光盛开的深处,他眼角有细细的皱纹,浅浅上扬,眸子很亮,之前几次见未曾察觉,今天才发现他长了一双 桃花眼。

    桃花眼,薄唇,总是含着一丝笑,在风月场都是征服女人的一把好手。

    他捻了捻指尖的濡湿,感觉到我体温很髙,他似笑非笑间,“你热吗。”

    我说有一点,你挨我太近了。

    他不动声色退后一些,我抻平刚才他教我打球拥抱时长裙挤压出的褶皱,却发现如何都埯不下去。就像湖面泛 起的涟漪,静止后依然是皱巴巴的,不会如最初那样平整。

    我们之间气氛骤然变得微妙,风还在吹,越来越烈,也非常温暖,空旷的绿色山野到处金光灿灿。

    他换了把球杆,瞄准白线上的髙尔夫球,目光眺望最远的一处坑,米白色旗帜随风飘荡,他不言不语,动作极 其潇洒,挥杆而起,球划破长空,丝毫不差坠落在他的目标。

    他笑着卷起半截袖绾,“我接觖过许多女人,容深和你说过吗。”

    我嗯了声,“看出来了 ◊”

    他挑了挑眉,语气有些遗憾说,“那我在你面前,装作一个不近美色的男人,是不是很难成功了。”

    我眼睛眯成一道月牙,“是。”

    他发出一声闷笑。

    王滨的事我和他商量后决定这两天安排,宜早不宜迟,以免夜长梦多生了变数。他忽然间我黑狼是我什么人, 我想了许久,“一个…不该有交集,但又很难遗忘的人◊”

    他侧过脸看了看我,没说什么。

    我从球场离开唐尤拉已经结束购物坐在车里等我,隔着有些遥远的距离,和一座巨大的玻璃罩,将一切尽收眼底 ,我拉开车门进入,她递给我一瓶水,我没有接,告诉她在里面喝过。

    她笑着说,“你美女蛇的名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欲擒故纵若即若离,不着痕迹俘虏了一个又一个男人◊”

    曹先生是周容深挚友,我那点底细他一清二楚,他这辈子经历过的都是风骚火辣的女人,胸大无脑,只知道缠 着男人上床做爱,他早就免疫了。我点到为止,控制在一个情色的底线内,才是最摄人心魄。

    发乎情止于礼,是这世上最美好,最腐蚀人心的嗳昧。

    唐尤拉仔细凝视我的脸,“其实你也不是美得多么不能移目,可你的风情与狐媚,却是千万挑一,难怪乔先生 曽说,你是个勾人荡妇。撺着你不肯满足,丢掉又舍不得,男人对你就像瘾君子对吸毒,一日不吸食哈欠连天没 有精神,活都活不下去。乔先生是扛得住诱惑的男人,也一样深陷不可自拔。”

    我对着后视镜照了照自己的脸,“老天赐予我的优势,我当然要好好利用。我们这样的女人,美色是杀手锏, 心机是辅佐,男权天下哪有那么容易颠覆,不找一些有头有脸的男人为我们铺路,怎么可能达到目的◊”

    “他或许不是被你迷惑,而是喜欢你◊”

    我故作不懂茫然间她有吗。

    她反间没有吗。

    她眼神透过车窗,落在仍旧打球的曹先生身上,“一个男人肯对女人有求必应,还能用什么解释,赔本的生意 老百姓都知道不做,精明权贵又怎会犯错。”

    我脸色冷了几分,“他是容深朋友◊”

    她嗤笑出来,“周部长已经死了,死去的人有多大的情面,让他不顾危险插手你的事。和常府沾边,都是生死 未卜。再说,他在周部长在世时很知分寸,他不在人世,为他照料遗孀,这也是很慷慨的事,动了凡心也并没有除 触犯什么。”

    _她摘掉一对耳环,托在掌心观赏,紫色水晶闪烁着极其诱人的光泽,这颜色很配她,唐尤拉是我见过穿紫色最美 丽的女人。

    她放回皮包,换出一对刚买的宝石耳环,她一边佩戴一边提酲我,“你要记住,乔先生喜欢独占,被他知道你 勾引其他男人做你的利用品垫脚石,后果很严重。”

    我沉默压下按钮,玻璃窗合拢的霎那,曹先生不知感应到什么,他忽然停下打球的动作,偏头朝这边看过来, 他长身玉立在愈发温暖夺目的阳光之中,和他哏神相对的霎那,我立刻别开头,唐尤拉笑了笑,吩咐司机回寺庙。

    常秉尧在二姨太房间住了三个晚上,第四夜还不准备走,二姨太新学的琵琶,她原本长相身段就风骚,这下 更是迷人,常老对二姨太的宠爱不减反增,眼瞅着她又是常府最得宠的女人了,也只有她没被我的风头压住。

    相比二姨太春风得意,三姨太却走了背字儿,姘头又来找过她一次,嫌钱不够,她不得已找四姨太借钱打发他 ,他拿了东西不肯走,强行掳着三姨太在禅院墙根寻欢作乐,把她给强暴了,她担心被发现挣扎挨了一巴掌,男人 烕逼她不给操就告到常秉尧那里,拉着她一起死。

    我坐在房檐上抱着一只野猫,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男人爽到巅峰时,三姨太脸上不再是满足的情欲,而是恨意, 厌弃,她对这个男人暴露出的本性已经深恶痛绝到极致。

    我知道机会来了,女人心头最苦涩的时候,就是另一个人插入最好的时机。

    我踩着楼梯16下房顶,把猫交给阿琴,让她到后山摘点新鲜的野果子,拿去送礼。

    傍晚用了素斋,我带着阿琴直奔三姨太禅院。

    走上回廊距离厢房还有十几步,听到佣人哭着求她别摔了,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她尖着嗓子唾骂,“ 我摔了我自己赔,轮得上你管教我吗?_堆破瓦片,能值几个钱,惹急了我拿出积蓄把碧华祠买了,凡是贱人都不 许进!别脏了我的眼!”

    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气偾之下踹翻了躺椅,“琵琶精!浑身骚味,都什么年纪了还不安分,天天变着花样学 何笙那个荡妇,你有人家年轻漂亮吗?懂不懂什么是东施效蟹。”

    我正巧跨入门槛,将她骂我听得清清楚楚,阿琴面无表情捂着鼻子重重咳嗽了声,三姨太发现进来的人是我, 她脸色微微一僵,不过很快便恢复自如,她坐在硬梆梆的椅子上,阴阳怪气说,“哟,何小姐这样的贵人,怎么还 光临寒舍了 ?,,

    我目光在禅房四壁有些调败的海棠上掠过,“的确是寸萆不生漏舍。女人嘛,没有男人滋润,就像这花花草 萆,难免枯萎。听说二太太的禅房连叶子都开得都比你这里的花娇艳。”

    三姨太表情有些狰狞,“你来瞧笑话?她不就仗着肚子里那块肉吗!谁有谁就得宠,没有就给她让路,又不是 冲着她,她要是没揣货,拿什么和我争。”

    我笑说可不,二太太的容貌,气度,甚至年纟己,都不如三太太出挑,我如果是男人也一定疼爱你更多,老爷为 了子嗣,抛开这一点,会喜欢她才怪。

    她听到我附和她说,脸色好看了一些,我摆手让阿琴把果子端过去,她看了一眼,问我是什么,我说山上的梅 子,这佛门圣地什么东西都开过光,也许酸果子吃两颗,你也坐胎了。

    三姨太舔了舔嘴唇,她迟疑着拿起一颗,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她才咬了一小口就酸得丢掉,“什么破东西,又酸 又涩,赶紧拿走!还什么光我也不吃。”

    她端起茶水漱口,二姨太禅房此时又开始弹奏琵琶,她似乎在唱江南小调,曲子经过她口格外的浪声浪气,听 得人一身鸡皮疙瘩,三姨太啪一声把杯子扔在了地上。

    “骚货!今天还唱上了,显摆什么,等我想个招数把老爷抢回来,这辈子都不进你屋!”

    我朝阿琴使了个眼色,她悄无声息溜到门口,把窗子也打开,唱曲儿的腔调顿时更浓烈了一些,我没好气冷 哼,“听了确实来气,还不如躲出去散散心◊ 5见在离开入夜也回来了,神不知鬼不觉◊”

    三姨太在寺庙受了不少气,听我这样说也动了心思,她问我去哪里逛逛。我说这几天走霍运,要不去赌场打两 把麻将,把运气讨回来。

    她听了眉开眼笑,“也好,我正巧手痒了,自己去怕老爷骂我,如果你跟着,他也不忍心◊”

    我朝她弯了弯腰,“愿意为三太太打掩护效劳。”

    她从椅子上起来,莫名其妙看我,“你吃错药了吧?”

    我装模做样叹气,“我没有名分,又没有生养,在常府寸步难行,二太太倒是也向我抛来了橄榄枝,要招安我 ,和我一起对付您,还有大太太。她可是憋着要当正室呢。”

    “她做梦!”三姨太咬牙切齿朝禅院门口晬了口痰,“大太太是万年的狐狸,她一天不死,沈香禾就休想上位

    ! ”

    我走过去小声说,“我没答应二太太,她才处处刁难我,我心里更看好你,她不留人緣,又排在大太太后头, 宅子里女人都视她为眼中钌,恨不得立刻铲除她,连下人都是。大太太死之前,一定会把她扳倒,到时常府就是您 的天下了,我跟着您,您也不会亏待我。”

    她得意媚笑,“小算盘打得不错,你还算识相。”

    我亲自搀扶她走出禅院,将她像皇后那样供着,司机在寺庙门口等,我们坐上车后,我吩咐去邦德赌场。

    三姨太经常在这家场子打牌,她被我哄得晕头转向,也没有深思我怎么会这样中她心意。

    车开出一半她没忍住,小声问我,“老爷那晚在你房里差点中枪,你们睡了吗。”

    “哪有呀,老爷到现在都没碰过我呢,我也就是糊弄些血气方刚的,老爷见多识广,未必瞧得上我。”

    她冷笑,“正因为这样,你才可怕。当初四太太进府,天天寻死觅活,老爷还不是直接把她睡了连睡了六 个晚上,什么工具都用上了,差点搞死在床上,睡得服服帖帖,再也不敢吵闹。老爷根本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唯 独对你例外,你能不成为这群女人的众矢之的吗? ”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很顺从说,“只要三太太容下我,我为您效犬马之劳,深宅大院,有个帮手总比孤军奋战 强得多◊”

    她端着架子不说话,转过头淡淡嗯了声。

    抵达邦德赌场刚好晚上七点整,里头早就热火朝天。

    司机跟在后面为我们拿包,这家场子我没来过,但和华章差不多,都开在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二三楼是夜总 会和桑拿中心,一条龙的服务,生意最火爆。

    站在赌坊门外的保镖看到我们进来,立刻鞠躬,他目光落在我身上,将我的穿着打扮掂量了一番,很是机灵朝 帘子后揺曳的灯火大喊,“常府三姨太,六姨太到。”

    三姨太瞪了保镖一眼,“哪来的六姨太,你倒是会巴结。”

    司机冲着吵闹喧哗的赌坊又喊了一嗓子,“三姨太,何小姐到,都他妈手脚麻利点!”

    “来了!接祖宗!”

    看场子的伙计穿了一件黑色马甲,光着膀子,一条揭色麻布的大裤衩,一只手往口袋里塞钱,另一只手拎着一个 长嘴茶壶,壶嘴冒着白花花的热气,像是刚滚开的茶水,挑帘子小跑出来,他满脸堆笑,很会来事儿,径直走到三 姨太面前,点头哈腰,“三太太,您可好久没来了,咱场子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您大驾光临给带点喜气儿来。

    三姨太戳着他额头晬骂了句畜生,“少来这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点花花肠子。”

    她撸下手腕翠玉镯子,塞进伙计口袋,“拿着玩,给我找一桌容易打的◊”

    伙计眉开眼笑,踮着脚附耳说,“我都给您安排好了,两个外省的老鸨子,钱多得很,技术也不灵光,保您 今晚嬴。”

    赌场输嬴有门道,花活非常多,想让谁嬴就能嬴,和股市大盘差不多,九成都有操盘手控制,只不过小打小闹 懒得理会,真来了富得流油的主顾,往死里切一笔。

    这种惹不起的狠角色,就是赌场供奉的大佛,自然是千方百计讨好挽留,总没有亏吃,就那只镯子,够三姨太 在赌场输几个晚上了。

    三姨太没什么值得畏惧,开场子百分百是江湖人,无非拍常老马屁,讨好了他姨太太,在珠海才能干得下去。

    伙计将我们带到赌厅正中央一张牌桌,桌后已经坐了两个女人,一人点了一根烟,化着浓妆,眯哏打量我们。

    三姨太咳嗽了声,司机立刻将包打开,掏出五摞红彤彤的钞票,往桌上一拍,对方见了知道是阔太太,也不再 瞧不起人,叼着烟卷问玩什么。

    司机又摸出两张卡,放在桌角的同时说,“我们太太就喜欢麻将,底注一万,打着看。”

    我跟着凑了副手,做三姨太的上家,小伙计说话算话,麻将牌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好牌都一股脑溜到了三姨太手 里,她连下五局,嬴得两个拉皮条的老鸨子脸色都开始发青。

    五万块真金白银,谁也不是当擦屁股纸那么耍。

    “哟,牌运来了还真是挡不住,抱歉了 ◊”她顺手摸了一张二饼,喜笑颜开,“我恐怕又要胡了 ◊”

    “王公子来了,麻利腾出一张桌!”

    正打得尽兴时,门口忽然传来一嗓子嚎叫,吓得三姨太手一抖,东风扔进了池子里。

    她不满回头,正要斥骂,视线中闯入一抹身影,在霎气朦胧的灯光照耀下,说不出的优雅矜贵。

    她到嘴边的叫骂咽了回去,我托腮勾笑,坐在骤然鸦雀无声的赌坊,目光锁定住大步进入的王滨。

    他察觉到注视,十分性感脱掉西装,交给为他引路的伙计,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将他衬托得眉清目秀,脖颈纽 扣敞开,露出青色玉佩,头发喷了发蜡,打理得油光水滑,身后两名保镖毕恭毕敬,为他阻拦两侧臭气熏天的赌徒

    这样俊俏又有排场的男人,自然很夺目,他进来后所有目光都往他身上打量,估摸他是不是好赢的主儿,能不 能占便宜。

    我不动声色观察三姨太,她蹙了下眉头,叫过来小伙计间,“这谁啊,够气派的。”

    伙计说这是苏州来的生意人,在咱们赌场玩一阵子了,绰号玉面公子,没有他拿不下的牌局,手艺非常精,江 苏一带的钻石王老五。

    我忍住笑,曹先生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打点得真周到,他势力大约也不弱,否则赌场不敢随着他骗三姨太。

    这样富有传竒色彩的男子,三姨太嚯了一声,“我怎么没听说还有这号人物,那么邪乎吗◊”

    “稍后请他来两局,您就知道了,凡是和他过招的,没有不服的。”

    我煽风点火说,“打住吧,人家恐怕不会给这份面子。”

    三姨太挑眉说怎么不会,我这是赏他的脸。

    她丢出一张九条,将牌推倒,又胡了,两个女人没好气把钱扔进麻将池,我见她有些不在焉,哏神总往远处瞟 ,笑说先不玩了,改日继续。

    两个女人输得很惨,不愿就此打住,想要翻本,叼着烟卷骂骂咧咧,伸手抓三姨太继续,保镖朝前顶了一步 ,脸色很是阴沉,哏神充满警告,她们手停在空中,掂量一会儿局面,知道杠不过,起身离桌。

    三姨太转身静静凝视正在赌扑克的王滨。

    他手指很灵活,一摞崭新的扑克牌在他指尖齐刷刷横起竖倒,摆弄得出影又漂亮,炫了不少花招,将周围赌徒 看得如痴如醉,都称赞说王公子真是小赌王啊。

    曹先生是花场赌场的老油条,谈生意从不缺这些把戏,王滨手头这点活儿不出意外是他现教的,他生性风流, 降服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三姨太怎会是他算计下的对手。

    她看了 一会儿,间我会不会扑克,我说不会,会也不敢在这地方卖弄。

    她转过身,盯着牌桌失神了片刻,“他叫什么?”

    我说王公子。

    她抿着嘴唇,“还挺有意思的◊”

    我间她还打不打了,她伸手抓住一张牌,指尖蹭了蹭,又意兴阑珊丢掉,“不玩了 ◊回去。”

    我跟着她起身,王滨的保镖不动声色瞥过来,我点了下头,几秒钟后一名喝大了的赌徒揺揺晃晃撞过来,正巧撞 在三姨太身上,她惊呼一声将人推开,嫌弃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眼瞎啊◊”

    我从容不迫伸出手,拿走了赌徒挂在指尖的玩意儿。

    司机一把揪住,将他按在桌上教训了一通。

    我扶着三姨太让她别动气,醉酒的人都不长哏。

    我和她说着话,手一松,落在一人腿上,我们经过王滨那张牌桌时,他忽然拉住毫无准备的三姨太右手,她整 个人一僵,下意识要甩开,但没有成功,大庭广众她不敢和男人接觫,生怕谣言传到常府,她急得脸红,刚想骂 他,王滨松开手,掌心安静躺着一枚耳环,翠绿色的光芒闪了闪,“你的◊”

    三姨太一愣,她立刻抬起手摸自己耳朵,果然缺了一颗,她说我怎么没看你捡呀。

    王滨扬了扬手臂,袖绾上松了枚纽扣,“勾住了 ◊你走了这么远,唯独被我勾住了 ◊”

    三姨太脸上的S张跋扈此时荡然无存,只有一丝说不出的柔和娇媚,她伸手接过,王滨指尖似有似无觫了触她 掌心,她仿佛过电一般,险些又把耳环扔掉。

    保镖朝前走了一步,弯腰故意大声说,“王公子,您该去楼上见朋友了,他们在包房等您很久。”

    王滨目光长久定格在三姨太脸上,眼底春风般的笑意烫了她心口,她捂着心脏有些仓皇,扯了扯我衣服,“我 们走。”

    我被她拉着走出赌场,刚出那扇门,她就开始心猿意马,脚步也迟疑,原本在我前头,又跑到了我后面,似乎 有点舍不得走,我装作没察觉,仍旧和她说笑,“真是开了哏界,还有人把牌玩儿得这么溜,关键赌徒都很丑,难 得有这么温润的绅士,长得也很好。”

    她舔了下嘴唇,没理我。

    “伙计说他是钻石王老五,可惜了,我们一入常府,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得不到回应,侧过脸捅了捅她手肘,“三太太?”

    她一激灵,“什么?”

    我间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她支支吾吾,想甩掉我又找不到好的借口,我故意提酲她,“这家场子您常来,刚才没遇到朋友吗。”

    她笑着拍了下自己额头,“可不,这里有我关系很好的牌友,她今天应该也在,我去打个招呼,你先回寺庙 ,稍后我去集市上吃点,反正老爷也在二太太房里,过间不到我们◊”

    她留下这句话,连司机都不要,直接推给我,让他送我回去,我叮着她匆忙返回婀娜窈窕的背影,脸上溢出一 丝胸有成竹的笑。

    三姨太凭美色讨生活,玩男人玩得如鱼得水,有手段有心计,也懂得怎么拴住猎物,可惜情场老马也难免失蹄 ,有段位更髙的我在幕后操纵,她怎么可能不掉入陷阱。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