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九章何垄不是你能动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回到寺庙洗了澡,正准备卧床休息,收到王滨的短讯,只有一句话,一切尽在掌控。

    我知道三姨太上钩了,她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想攻下易如反掌,对于王滨她没有丝毫抵御能力,她喜欢打 牌,又见多了输不起的赌徒,一个牌技卓绝风流儒雅的男人出现在赌场,拾了她的耳环,每一步都在撩拨她的心。 她这样三十多岁不愁吃穿侍奉老头子的妾,极其容易沦陷在年轻俊美的男子怀抱。

    我回复王滨叮嘱他不要操之过急。

    三姨太不是没有脑子,否则也活不到现在,早让上头压着的两个女人玩死了,她只是被这份美好的意外迷了心 智,半生做玩物最招架不住男人真情与温柔。可她也很畏惧真情,她有钱有势,一旦对方过于殷勤,她会立刻察 觉不对劲,再想靠近就难了。

    我给曹先生打了电话,将王滨得手的事告诉他,他听出我的喜悦,语气柔和问我髙兴吗。

    我说当然,扳倒三姨太,我掌控常家就少了一只拦路虎,唐尤拉是乔苍的人,她不会阻拦我,三姨太垮台后, 我会31刻算计—姨太,最后是大太太,最后的最后,是常秉完。

    他嗯了声,“把最难的留到最后,是很明智。你觉得髙兴就好。”

    我关上窗子,走到铜镜前,凝视里面不施粉黛的容颜,“以后也许还会麻烦你◊”

    他笑说怎么这样客气。

    “总觉得很愧疚,帮不上你什么,却处处需要你◊”

    他那边隐约有开启瓶塞的动静,似乎在斟酒,“既然觉得愧疚,不如想办法弥补一些。”

    我挑起唇角笑,“曹先生要什么◊”

    他沉默片刻,“你猜。”

    他说完自己便笑,我随着一起笑,“想必是别人给不了,也没有的。曹先生才肯担负这么大风险,从我这里交 换。”

    “太聪明会让人情不自禁喜欢你。”

    我们隔着空气都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讲再见,几乎同一时间挂断了电话。

    三姨太接连几日天不亮就走,入夜才回来,庙堂的晨昏定省焚香祷告再也没露过面,起先无人察觉,一个月头 上到了将要回府的日子,晚上供奉过三炷香后,常老发现三姨太不在,问佣人她去了哪里,佣人说三太太最近很忙 ,白天都不在,也不会对任何人讲去处。

    “哟,三太太天天连人影都看不见,谁不知道她最喜欢花钱打牌,天天泡在赌桌上才舒坦,怕是输得快要倒腾 光家底了吧。”

    常老被二姨太煽风点火脸色有些难看,“她平时在哪家玩。”

    佣人低垂着头,帮三姨太圆场,“珠海这边都去,三太太知道分寸,轻易不闹事,只有邦德赌场,她去得最多 ,据说那里牌友很投緣。”

    常秉尧让保镖去找,将她带回来。

    我心里清楚三姨太和王滨就在那里私会,现在还远不到真相大白的时候,只有酿成了不可饶恕的后果,三姨太 才能彻底垮台,永不翻身。

    保镖从我面前经过时,我叫住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回去。

    我揑住杯盖慢悠悠拂了拂水面,“三太太和几个政府官员的夫人想合资一家美容院,背靠仕途好乘凉,不愁没钱 赚,到时候千金阔太就是最好的生意,她早出晚归是忙这个,可不是不务正业◊”

    二姨太不满我为三姨太开脱,耽搁了她落井下石的好机会,她眼神不善瞥了我一哏,“何小姐一向眼髙于顶, 谁也不爱搭理,开口就锋芒毕露,最近我瞧你时常往三太太的禅房跑,来往很是亲密,是密谋什么事吧。”

    我笑着间她二太太觉得是密谋什么。

    “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总归不是好事,不是争宠就是算计我,女人凑到一起,还能做慈善吗?”

    我喝了口茶水,险些呛着,脸也跟着变了颜色,“这话可不能乱说,您肚子里保不齐是常府唯一的根苗,我哪 敢对您不轨,我和三太太关系确实缓和了许多,她肯容我,不针对我,我自然感激她,愿意和她来往。”

    唐尤拉在旁边喷笑了出来,她立刻用手绢埯住,二姨太脸色愈发难堪,“你说我针对你?”

    “您现在不就是在咬我吗。”

    “你!”

    常秉尧拄着拐杖,用力在地上戬了戬,发出沉重的闷响,我们顿时都住了口,谁也不再争辩,他蹙眉问我小三 的事是真的吗。

    我说是,我也见了那几位夫人,都还可以,三太太反正也无事可做,常府家大业大,不指望她赚钱,总比她 闲下来打牌强。

    “如果是这样,就随她去,我有件事要说◊”

    他看了一眼角落空荡的两个位置,“阿苍和锦舟不在,小五你看到他们支会一声。锦舟不用去,阿苍务必到。 明天傍晚有一场宴会,珠海市长、市委都会出席,你们也去◊人前懂事些,不要丢了常府脸面◊”

    我们一同起身说记住了。

    他望向我,“何笙跟在我身边,这样场合你见识多,陪我应酬下◊”

    二姨太不依不饶,“老爷,您怎么带着她呀,她还没名分呢,这出去也不好听啊,我陪您不好吗,他们都认得 我,再说这次意义不同,我可是怀了身孕,您大喜呢。”

    常秉尧说何笙可以少饮酒,也可以和他们交际,她懂得很多场面上的规则,你懂吗。

    二姨太鼓着腮帮子不甘心,“我也能少喝点,每次不都是我陪您吗,冷不防换了人,他们还以为我失宠了呢。”

    唐尤拉笑着说您每次都是和那些夫人太太闲聊,应酬得确实好,毕竟珠宝美容是您专长,但这次不同,当 官的要来了,何小姐做了这么多年官太太,她懂的东西我们还真千不来。”

    二姨太知道无法取代我,她不屑一顾摆弄着指甲,“有什么了不起,仕途交际花而已,上不得正经台面◊”

    常秉尧起身说就这样定了,明早回府。

    二姨太挽着他迈过门槛时回头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没有理会,我面上的风平浪静不过是故意克制,内心早已 奔腾雀跃。

    这对我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可以借此进入常秉尧的圈子,打出自己名头,以后每一步筹谋将容易得多 ,虽然得到他赏识很难,珠海是一个崭新的名流圈,和特区不同,权贵更混杂,而我身份又特殊,可如果能在这种 场合大出风头,常秉尧一定髙兴,他会对我视若珍宝,处处携带我,他所有不可告人的事,我都能逐一掌握。

    第二日回到绣楼我用了多半天时间化妆,化出一张精致且不浓艳的脸,又精心挑选一件短款的酒红色丝绒旗袍, 刚好遮盖住大腿,风韵而不风尘,角度拿揑得正好。我在两套不同颜色的珠宝上犯了愁,试戴了好几遍,最后选择 -套蓝宝石的顶獅耳环。

    我打扮完毕后对着镜子观赏了许久,乔苍和周容深都说过,我既有少妇的风骚,也有少女的纯情,融合在我身 上是那般恰到好处,迷惑人心。

    今晚宴会在珠海很有声望,因为有政府官员出席,所以格调极髙,形式主义也重,唐尤拉跟了常老一年,她入府 时刚好错过,因此我们都是第一次去,需要提前到宴厅签字留影,才能等常秉尧赶到时与他一同露面。

    我们先一步乘车抵达酒楼,在门口我看到了乔苍的车,唐尤拉也看到,不过她没有说话。

    我们在礼仪小姐引领下去往一楼偏厅,把所有流程都结束后,大批宾客赶到,我们准备去后门汇合常府的人, 再陪常秉尧从正厅进入走贵宾红毯。

    穿过僻静的走廊时,脚步匆忙的唐尤拉忽然停下,我疑惑间她怎么了,她沉默扯了扯我袖绾,我顺她视线看过 去,惊愕发现乔苍与曹先生在不远处灯火昏暗的楼口狭路相逢。

    他们非常保守穿了黑色西装,系着不同颜色的条纹领带,谁也没有跟随保镖,乔苍指尖夹着雪茄,而曹先生正 要点烟。

    极其剑拔弩张的一幕。

    他们身上凌厉阴沉的气场,令我我眉头不由自主蹙起,唐尤拉笑说,“果然他还是知道了,广东没有瞒得过 他的事。”

    我们被一面墙壁遮埯,连影子都吞没在角落,走廊上毫无声息。

    曹先生点燃香烟后,慢条斯理吸了一口,烟雾从他似笑非笑的唇角溢出,灯光之下仿佛蒸腾的云海。

    “乔总有事吗。”

    乔苍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微微颤动,掸落了狭长的烟灰,“曹先生最近很忙。”

    他说还可以,做点小生意。

    乔苍张开薄唇含出烟蒂,目米眼问,“我得罪曹先生了吗。”

    他笑得坦然从容,“乔总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乔苍指尖一抖,粗大雪茄折断两截,一截坠落在脚下,一截留在他唇边。

    他脸孔更加冷冽,“曹先生,没有谁能从我手里抢人。何笙不是你能动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