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七章我今晚留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不知自己在他怀中哭了多久,像一个悲伤的说书的人,哀戚着自己的结局,自己的悲欢。

    被我额头抵住的胸口起伏逐渐平息,窗台上两根修长的红蜡,熔了满满一盘的液浆,烛火燃尽,那一缕暗红色 的光束熄灭,房间中只剩下昏黄的灯,从床头隐隐渗出,将我和乔苍纠缠的身影拉得欣长又悲凉。

    我揪着他领口的手迟迟没有松开,他不曽推拒我,也没有回拥我,悠长的呼吸声止息,他在我头顶说,“何笙 ,这两年除了逃离,即使一刻,甚至一秒钟,长久留在我身边,这个念头你有没有想过。”

    仿佛喝了辣喉的烈酒,酒气上涌,薄薄的白霎般的呼吸,在我和他之间肆意缭绕,原本一点也不冷,这座城市 哪有寒冷的时候,可就是冷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好像睁开就会被冻僵。

    我流泪说有,但多么热烈美好的情爱,也拯救不了我血海深仇。

    我将眼泪蹭在他衣领上,从他怀中抬起头,“没有人知道我这一年有多煎熬,而这些煎熬,在乔慈死去的那一 夜,变成了一把火,烧起了我心底所有恨意。你有权势,有那么多顾虑,而我没有,我什么都可以抛下◊”

    他垂眸凝视我,眼底仿佛一片深不见底的海域,席卷着波涛与漩涡,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这世上原本就有一些人,他仅仅是过客,经历惨淡疯狂的风雨,经历轰轰烈烈的爱恨,唯独不会通往那一条黄昏 之路◊不会到老,不会厮守。

    我脸上没有了泪水,只有逐漸升温的笑容,在这样的良辰美景里,那般媚态风流。

    我畏惧这样的对峙,畏惧他看我凉薄的眼神,我故意风骚去触碰他的唇,用自己的唇,鼻尖和手指,他不躲闪 ,不回应,像一樽完美的雕塑,只静静凝望我。

    在我吻到自己都没有了希望时,他唇角才缓慢溢出一丝冷笑,“你凭什么以为,我还会要你◊”

    我身体一僵,他将我从他怀中推开,我没有任何防备,踉跄倒在地上,他禅了掸我刚才觖摸过的地方,不论是 唇还是衣领,将崩开的三粒纽扣重新系好,“何笙,你把我的宠爱扔掉,它就不会再被捡起。”

    他留下这句话,转身不迟疑离去,我呆滞看着那扇门,门扉在夜风里揺揺晃晃,湮没了他的身影,走廊每一处 ,每一块砖石,每一寸石板,都流淌着清冷无声的月色,将盛开的花海笼罩得无比温柔。

    他大约恨毒了我。

    就像一年前的灵堂上,我恨透了他。

    险些发疯,险些动过同归于尽的念头。

    可终究在激烈澎湃的恨里,生出了纠缠不清的情爱。

    他所有的怒气不过源于我不能日夜属于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属于他,我勾着他的魂魄,诱着他的心智,他不会 从此舍掉我,他不忍,也不甘。他的肉体会近乎疯魔的想念我,他早已是我床上的俘虏。

    我的叛离也许能激发乔苍对常老更深度的仇恨,我一人的力量终究微弱,如果他肯对常老暗中下手,才能让常 氏颠覆得更快。

    美人不就是引发英雄杀戮的一粒朱砂吗。

    乔慈的筹码不够,我就再添一块,直到它够。

    我低低笑出来,侧过脸看窗子上镂空的一格格红木,仿佛是岁月的命格,到底是悲是喜,是长是短,都在于人 怎样写,怎样填满。

    我失神间门又一次被人推开,我以为是阿琴,然而几秒钟的沉默后开口却是男音。

    “你怎么坐在地上,梓倒了吗。”

    我心口发凉,落在窗上的瞳仁一缩,我怎么把他忘了,他刚把我搞到府里,怎能割舍得下,自然着急来看我

    在他走近我的同时我已经迅i速反应过来,从容不迫抹掉脸上最后那点涕泪,仰起笑容明媚的脸孔,“刚才犯迷 糊了,连门都找不到,自己绊了一跤◊正愣神呢,想我怎么跑到地上了,您就来了,我这点丑态藏都藏不住。”

    常老哈哈大笑,为我此时小女人的灵动和娇憨,他朝我伸出手,我立刻握住,他宽大粗糙布满横纹的手掌上, 是我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那样惹人怜爱,他爱不释手,将我拉起也没有松开,“在常府还习惯吗。”

    我说上上下下都待我很好,而且也热闹,我最喜欢凑热闹。

    我说着话不动声色将自己的手抽出,搀扶他落座,他看到我脸上晃动的细碎的发丝,温柔拨弄开,“喜欢就好 。有什么不满意告诉我,我希望你在这里可以过得快乐,快乐到都不想再回去。”

    我娇滴滴说,“我如果真不回去,时日长久了常老不烦我吗。”

    他说求之不得,烦谁也不会烦你。

    他目光灼灼,烧得屋子里温度也滚烫起来,令我有些不自在,我找了个说辞避开他的注视,“您口渴了吗,我 斟杯茶水来。”

    我原本走到桌前拿起茶杯,壶里的水也温热,刚好入口,可我忽然想起有一件事,非常适合这个时刻搬出来,虽 然我未必能得到什么,不过能为我以后铺路,当一个女人在男人心里留下被欺凌楚楚可伶的形象后,不管她做出多 么恶毒的事,男人都揣着最初那点印象,不愿相信是她。

    我不着痕迹笑了笑,朝门外喊,“阿琴,拿一壶热水来◊”

    阿琴住在我隔壁房间,她听到立刻答应了声,很快拎了一只热水壶,我故意把她袖口卷起,露出手臂长年累月 挑捅留下的深入骨头的红痕,我吩咐她斟茶,走到常老旁边等候,她递过来时我稍微用了一个小动作,便让常老留 意到她。

    他有些眼生,问她之前在哪里做事。

    她说了实话,果不其然,常老听到挑泔水,还是大太太叫她来的,眉头立刻一皱,“她怎么跑厨房找人,只 让你来伺候吗。”

    阿琴拿不准怎么回答,偷偷看我,我装没察觉别开头,笑着说,“我势单力薄,是常老疼惜我,才给我一席之 地躲避外界的风风雨雨,大太太不喜欢我也难免,她肯分一个人照顾我就很满足了,不敢奢望是多么机灵的佣人。”

    我朝阿琴使了个眼色,让她按照我说的去描摹,反正红口白牙说什么是什么,这点事也不至于对簿公堂,常老 现在这么喜欢我,我这里说出去的话,一定比大太太的辩驳更有分量。

    阿琴反应很快,她在常老注视下点了点头,“桂姨说来了一位何小姐,好像是…是什么不正经的女人,老爷只 是,只是一时兴起,不值得重视,就随手指了我过来伺候。”

    常老脸色一沉,变得非常难看,难看得像泼了一碗墨汁,他眯眼定格在投射于地面的烛火,不知在想什么,总之 很生气。

    良久后他说,“我做主给你重新换两个人,常府佣人很多,我不信还挑不出一个好的,拉泔水的怎么能照顾你 ,宝蓉待人很友善,这是她第一次失分寸。”

    我趁热打铁将阿琴拉到跟前,指了指她红肿的左脸,“这丫头也可怜,谁想打她就可以动手,也没有人为她说 句公道话,大宅子里见风使舶,她肯定是得罪某个姨太太了,我不计较,就让她照顾我,也不辜负大太太的美意, 我刚来常府,不想您为了我闹出风波来。”

    我的每一个字他都听进去了,他垂眸叮着褐绿色的茶水,“女人多了,又爱吃醋不懂事,确实不省心。”

    路铺得差不多,再凿补也没意思了,毕竟那是原配,总不可能为这点小事遭殃在我手里,我推搡阿琴出去,她 走到门口时常老说,“以后精心照顾何小姐,有谁欺侮你,就是欺侮她,我来做主。”

    阿琴喜不自胜,她知道有今天脱离苦海都是我的缧故,非常感激看了看我,我点头让她去休息,她很机灵,并 没有关门,临了还说了句何小姐身体单薄,不要熬夜,您也早睡。

    我趁机推开窗子,叮着髙挂的半弦月说,“常老也早点休息,几位姨太太还等您,别让她们等急了,万一吵起 来,您再去哪间屋都不热乎了。明早我到后园子逛逛,您如果不忙,我想让您陪我喂鱼下棋。”

    他笑说不忙,只要你想做,我都可以陪。

    他有些感慨说,“我记得你棋艺不精,但很有鬼点子,和你过招我可要仔细,不然一不小心就输给你。传出去 没了面子◊”

    我嘟嘴撒钹,“合着常老还和我讲面子呢,您不是为了哄我髙兴呀,憋着怎么嬴我,惹急了我不下了。” 我手指在他胸口戬了戳,戳得他很受用,我朝门口抛媚眼,“您还不走?”

    他没有表态,脸上笑容有些微妙,忽然伸手解开唐装的纽扣,露出里面白色底衫,他将脱下的衣服随手搭在梨 木花雕上,起身伸开双臂,间我会更衣吗。

    我一怔,更衣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是准备留宿,他在我愕然中,脸朝我凑近一些,语气非常嗳昧低沉,‘ 我今晚留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