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五章 爱恨两难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握着我手腕将我拉到桌后,把自己的椅子给了我,我问他坐什么,他笑得非常温柔,“我在旁边陪着你不是很 好。”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哏神,是常府里女人都想得到的,是珠海所有爱慕富贵的女人都想要的,唯独落在我心 里,只剩下无尽的仇恨与厌恶。

    我恨不得立刻手刃他,可我知道不能,我要活着,我要完好无恙的活着,我凭什么杀人偿命,为这样一个人偿 命◊我要搅得天翻地覆,再全身而退。

    常老站了一会儿,一旁的男士知道他在摆样子讨好我,见时机差不多,立刻吩咐旗袍女郎搬一把椅子在我身 边,常老坐下后,点了一壶樱花酒,酒很香甜,适合女人暍,他为我斟了一杯。

    我接过酒杯触景伤情,眼眶有些发红,泪水闪了闪,挂在哏角欲落未落,仿佛晶莹的珍珠,梨花带雨的模样将 他惹得无比心痒怜爱,他有些无措问我怎么了。

    我一声不响,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他试探问我是不是乔慈刚夭折,他听到了这件消息。

    我转过头看他,我哏底没有风波,可正因没有风波,才显得那么哀戚令人动容。

    我盯着面前这张脸孔,我真想用一把枪抵住他心脏,问他为什么这样狠毒,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无辜婴儿,怎么 下得去手。

    可我知道我问不到结果,也不能问,混这条道上的人,都没有心,有也是黑心,他们早被金钱和势力麻痹,他 们眼中早已没有是非,没有王法,没有道义,更没有情。

    只有掠夺,杀戮,和保住自己的位置,甚至连亲人都可以屠杀,更何况这个碍了他哏睛的孩子。

    “那座城市到处都是仇敌,容深的,我的,甚至他的,残害一个婴儿又算什么◊我不知谁害了她,我只知她 不该死,我想要一个结果,到底是谁害了我的女儿,可他不给我,他只顾着他的权势,他连自己的骨肉都可以无动 于衷,她就那么仓促被烧了,他没有掉一滴泪◊为什么这些不报应在我身上。”

    常老没想到我会怪在乔苍头上,广东和金三角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他沉默寡言,不喜解释,即使被我记恨 ,他也不是为自己辩驳的人,我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这是最好的谎言,只有关乎生死的深刻误解,才能让我如此不回 头和乔苍一刀两断。

    我的演技不用说,混这圈子的姐妹,除了脱衣睡觉就是变脸玩得最好,我提到乔慈的死没有咬牙切齿,也没有 偾恨握拳,这种浮夸的表演哪里骗得过常老,我只是哏底有仇怨和冷意,他问我那来珠海做什么。

    我忽然哭出声音,哭声很微弱,但却声声诛心,“那座城市我失去了丈夫,女儿,连唯一可依靠的男人也伤透 了我,常小姐的孩子没了,不是我做的,可没有人相信我,我每天承受着唾骂和指责,我根本不敢走出那扇门,我 曽经也风光过,这样的下场我怎么熬得住◊”

    我泪眼朦胧看向他,我轻轻抓住自己胸□,将衣领不断下压,我装作无意,可那样丰满高耸的春光落入常老视线 ,是何等的诱惑又迷人,他眼底黯了黯,又不愿被我察觉,强忍移开视线。

    “我无处可去了,我只想逃离那座伤心地,逃得远一点,安静_些时日。”

    我美艳纯情的脸孔此时被雾气笼罩,更是楚楚动人,他被我哭得肝肠寸断,手迟疑了片刻,落在我脸上,见我 没有拒绝,轻轻抹掉我细弱温热的哏泪,他柔声诱哄,“你别哭,你这H样子,令我很心疼。”

    他粗糙且染着酒味的手掌抚摸我的脸,“原来你受了这么多委屈◊那些说你流言蜚语的人,我会让她们消失。

    我问他怎样消失。

    他说弄到珠海来,你想怎样就怎样,这里是我的地盘,条子也不能奈我何。

    我立刻摇头,“人人伤我,我用良善宽恕人人,否则杀戮就永无休止。我受过这么多苦,我知道苦很难尝,我 自己尝就够了◊”

    常老脸上更柔和了一些,他身边都是争风吃醋尖酸刻薄的姨太太,他很喜欢善良顺从的女人,而我恰好利用他 这一点,将自己的恶毒隐藏,装出一副柔弱无害的美好模样,让他从心底无法与复仇的我联想到一起。

    他忽然将我的脸捧住,我心底一室,他看着我说,“我为你终止苦难好不好◊”

    进一分则假,退一分又远,很难掌控这个火候,这么恐怖的男人面前,我绝不能失掉马脚,不只是今天,以 后漫长的日日夜夜,都不能。

    我有些惊慌,身体微微后仰,小鹿般的哏睛忽闪了两下,他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吓了我,立刻松开手。

    “你一个女人漂泊,终归不是常事◊不如住到常府,家里仆人多,可以好好照顾你,什么时候想回去,我再派 人送你◊”

    我呢喃常府,他说对。

    我露出_丝很想又顾虑的样子,“恐怕不方便◊”

    常老笑说没什么不方便,常府有一套空了的绣楼,就在庄园后,很清静,你住进去,锦舟回娘家也多个玩伴 ◊你们毕竟年岁相仿,志同道合,从前的恩怨,随着这些事结束也都过去了,她不会计较,她是个非常大度的女孩 子,你更是如此。

    我垂下眼眸凝视面前的酒杯,确定他看不到我脸上的狠意与冷笑,常锦舟若是个大度的女孩子,这天底下便没 有心肠歹毒之人了。

    常秉尧一辈子耀武扬威屠杀无度,却连自己女儿都不曾了解,常锦舟的狠辣果断,他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见识 过。

    我手指缠在一起,在他期待而火热的注视下有些茫然紧张,“我住在您的祖宅,传出去这算什么,外人如果误会 ,您不是为我担了骂名吗。”

    “常秉尧三个字给你撑腰,谁也不敢说什么,珠海有我在,你看不顺哏的,不满意的,都不会再出现◊”

    我停了几秒钟迟疑说,“那五位姨太太…,,

    他笑眯眯拍了拍我的手背,“我来说就好,你安心住下,不用担心什么。”

    我仰起还有些泪痕未干的脸孔,嗖咽间,“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拇指在我细滑柔嫩的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两下,“以后日子还长,你会知道我这份真心◊”

    我脸红没有说话,他爱极了我的清冷和矜持,他见过太多对他扑上去色诱的女人,我的若即若离简直就是一剂 春药,一味勾魂散,令他发了疯的喜欢。

    他对我失而复得爱不释手,极尽一切讨好我,不停问我吃什么,累不累,想不想在周边逛一逛。

    他说,“何笙,你肯来找我,不论是走投无路,还是真的想起我,我都很高兴,我这一辈子,连锦舟出生时都 没有这样高兴过,我觉得自己年轻了,返老还童了,我这辈子都值了 ◊”

    我发出一声轻笑,泪光还没有完全干涸,一双眸子明亮如星辰,宾客看出他的喜悦,都没有扫兴,纷纷起身借 口还有事要离开,和常老告辞。

    常老心知肚明与他们寒喧道别,他走下台阶,侧身朝我伸出手,我抬起头看他的脸,他的眼睛,他有些苍老 ,可他并不丑,他年轻时大约也是很翩翩的男子,我从他瞳孔深处看到了非常美好非常满足的柔情,仿佛这世上最 好的柔情,全部交给这一B寸刻的我。

    我没有任何迟疑,将手指搭在他掌心,他笑出来,周围人都起身向他说恭喜,他问恭喜什么,男人大笑当然是 得此佳人了,何小姐的艳名,响彻广东啊。

    常老看了我一哏,他半笑呵斥那个男人,“何小姐是我的知己,比我女儿还要年轻,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他们立刻点头附和说佳偶易得,知己难寻,常老有那么多姨太太,这样的红颜知己更是曼妙啊。

    我们一群人从亭中离开,他们跟在最后,保持很隐私的距离,交头接耳议论着,常老牵着我手走出回廊,即将 迈出那扇圆拱石门,我回头看了一哏湖心亭,一阵烈风恰好经过,黄纱在风中摇曳,湖水涟漪四起,地面纠缠的双色 樱花卷向空中,幻化出一张脸,一张属于容深爱着的明媚生动的脸,那张脸被时光打碎,被岁月刮花,最终风停花 落,而荡然无存。

    我不再是曽经的何笙,从这一刻起。

    加长林肯在十八名保镖的护送下一路开向常府祖宅,这样结果是我意料之中,我和常老都在彼此试探,他担心 过分揭望我,会将我逼退惊吓,他不愿失去到嘴边的肉,他宁可晚吃一会儿,也不想吃不到。

    他能退让一步,正是我利用的砝码,住进常府的女人,当天不睡三天之内也必定成为他胯下玩物,我必须咬牙 和他斗智斗勇撑过这几天。

    车停泊在常府的朱门外,保镖拉开车门,将常老和我分别搀扶下去,另一名保镖上前叩响金锁,对开门的佣 人说,“老爷带何小姐归来,打扫绣楼◊”

    佣人探头看了看我,她点头说是,我在这时意识到自己两手空空,忘记把手包拿回来,我停下不走,常老扭头 问我怎么了,不想住进来了?

    我小声说不是,落下东西在竹林名苑。

    他听到不是反悔跟他回来,便什么都无所谓,全部任由我,我让他先进去,我叫来一名保镖,往回走了几步, 站在拐角处一扇僻静的墙角,向他描述了女经理的样貌,并且叮嘱将手包里的翡翠耳环送给对方。

    保镖领命去做事,我正要进府,忽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很不对劲的声音,我侧身聚精会神叮着那辆角落处猛 烈晃动的黑色本田,隐约从玻璃看到纠缠的一男一女,男人在抵挡女人,女人很哏熟,确切说我见过,就是常府里 的三姨太,那个屁股硕大身材丰满又很娇媚的女人。

    “玫玫你疯了?这里是常府门口,被发现咱俩谁都活不了 ! ”

    “老爷去宴宾了,回不来这么早,这是死胡同,哪有人过来,你怕什么?看你这怂样。”

    她说完自己扑哧一声笑,“可我呀,还就喜欢你窝窝囊囊的德行◊尤其在床上,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三姨太缠住男人的腰,非常麻利解开了他皮带,拉开裤链,她衣衫半褪,到处都是勾人的风骚,力气又不小 ,她压在男人身上,男人毫无招架之力,被哏前波涛汹涌放荡的春色撩拨得燥热难耐,也就顺从了,两人下身眨眼 赤裸,三姨太坐在他胯部,呻吟着扭动起来。

    常府女人多,常老也贪色,除了有名分的姨太太,养在别苑的女人也少不了,一个月不见得轮上一次两次, 这些如狼似虎的女人,哪里熬得住寂寞深闺,脚趾也能想到,常老戴上的绿帽子何止三太太这一顶。

    有钱有势力,沾上常府的边儿,就是在珠海横行霸道的资本,什么漂亮小伙儿搞不到手,这群女人也是被喂馋 了。

    我没有惊动那对苟且的男女,我对三姨太脾气秉性不了解,万一她不排挤我,我何必自己树敌,我悄无声息拐 出墙角,若无其事说石头铬了脚,揉一揉才过来。

    我在保镖和佣人护送下进入常府,_名年纪稍长的管家婆迎出来,她示意我走偏门,我蹙眉,但还是跟着去了 ,她对我恭敬边带我去绣楼一边解释说,“二姨太出去打麻将未归,四姨太在市区美容院,五姨太身子不舒服 还睡着,家里人不齐,您先好好休息,晚餐也在绣楼上用,等明天一早主子都在,老爷说再正式介绍您,才显得对您 重视◊”

    我笑说那有劳了。

    我回头余光扫了一眼身后,保镖明白我的意思,立刻停在绣楼下不再跟随,上木梯时我塞给管家婆一条顶链, 她推辞说这怎么好意思,何小姐太客气了。

    “我初来乍到,常府又是大户,有哪里不懂规矩,您替我兜着点◊”

    管家婆说自然,多少年没有在老爷脸上看到这么高兴的笑容了,_定很喜欢何小姐,我们做下人的哪敢不重视

    她推开绣楼主厢房的门,门口很漂亮,花花草草摆了整整一条走廊,都是我喜欢的,不妖艳不浓香,君子兰和 水仙长得尤其好。

    她打开灯带我在房间里四下转了转,“稍后老爷过来看您,他会安排人伺候您,缺少什么跟她们说一声,明 早为您购置齐了。”

    她说完朝我鞠躬,转身离开绣楼,天色已经黄昏,常秉尧恐怕等到入夜过来,独处时他一定不会太老实,我走 到窗前推开木栓,将玻璃敞开,楼不高,底下仆人来来往往,他怎么也要顾忌点。

    我刚支好木框听到不远处绣楼前方的主院传来仆人非常喜悦的通报,“老爷,太太们,小姐和姑爷旅行回来了 !刚到门口下车◊”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