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二章如此炽热爰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这是一场属于我们的世界末日,末日狂欢,在情欲里盛开,在情欲里裯零。

    我犹如一根柔轫的萆,一簇燃烧的火苗,一半痴狂,一半热烈,在乔苍身上肆意缠绕,我刚生产过他不能碰 我,又不敢伤到我,只能任由我主导,主导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吻。

    我就像妖娆的罂粟,把全部剧毒渗入他的皮肉与骨骼,他抗拒不了,挣扎不了,他被我麻醉,被我撩拨,被 我惹得心痒,更重要他被我遮住了眼睛,绑住了手,他在床上是我的俘虏,不能逃脱的我今夜唯一的俘虏。

    我发现我是如此炽热爱着他,爱着他的肉体,他的性感,他的嘶吼,他的精壮,他在我身下被我唇舌诱惑得不 断紧绷,起伏,汗水淋漓,我快乐于我取悦他满足他的时刻,看着他颤栗,因舒服而扭曲的脸孔,我也攀上了云端

    浓稠温热的液体像清冽的泉水,如数灌入我口中,终结了我一夜的燥热与饥渴,我趴在他胸膛,汗涔涔抱紧他

    他在余韵里急促喘息,我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紧握良久才缓慢松开,我舔了舔有些黏腻的唇角,目光落在窗柩 下一盏闪烁的河灯。

    这座湖泊入夜后总有许多河灯漂浮在水面,直到天亮才熄灭,乔苍陪常锦舟不归的那些夜晚,我常常去湖边放灯 ,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我早该知道,在我盼着他,又抗拒着他,忍不住想他,想起了又恨自己的那些夜晚,黄昏,清晨。我就是爱着 他的。

    只有情爱才会让人魂不守舍,见不到他的脸低落入尘埃。

    我搂住乔苍的脖子,“乔先生有没有听过,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你是喜欢我还是爱我。”

    他笑说这是哪里的谬论,相处久了不会不厌倦。

    我仰起头看他的脸,“那你厌倦我吗。”

    “我对何小姐是例外。”

    我咧开嘴笑,“例外到什么时候。”

    他指尖在我嫣红的唇上掠过,停在中间位置,轻轻点了点,“例外到何小姐这些牙齿都掉光,说话漏气,吃饭 流口水,那一天再熬一熬,也许是厌倦的时候。”

    我哏前晃过那样一幅画面,我们都白发苍苍,脸上布满皱纹,没有了神釆,面容也不生动,他年轻时意气风 发的样子,淹没于滚滚岁月,我也不再美丽,甚至丑陋,我们仍旧能这样拥抱,这样相守酲来,他还是沉默,我还 是清冷,在黄昏里佝偻着背影。即使我不是他妻子,时间不曽诋毀风月。

    我忽然很想哭,仿佛心上一池柔软的春水觖动,一枝柳叶拂过。

    我闭上眼将自己的鼻尖贴住他的唇,“等到我牙齿掉光,还能活很多年,你会不会厌弃我不要我,去找更好的女 人,比我年轻的女人◊”

    他若有所思问,“何小姐牙齿掉光的时候,这世上还有我吗。”

    这世上没有乔苍的那一天。

    从此寻不到他,天涯海角都不再有。

    如果那时我还活着,我会怎样。

    我会发疯吗,我会死于哀戚吗,我会发觉自己活着没有半点欢愉吗。

    我这辈子的真情,随容深死了大半,余下的都给了他,撐着欢爱的仇恨。一旦乔苍也离去,我只剩一具麻木冷淡 的枯槁,不再恋世分毫。

    我第一次闯入乔苍的世界,是他和周容深在会所包房见面那晚。在此之前,偶尔交错而过,我也不记得,他也 不留意。

    我还记得那样的震撼,怎么会有男人长了一双如此厚利深邃又冷冽的眼眸,他真恐怖,他看向门外的霎那,吓 得我惊惶无措。

    我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和第一眼令我畏惧的男人,牵扯出这样漫长疯狂的时光。

    他就是平静海面乍起的风波,惊了沙滩无意漫步人的脚。

    “乔先生第一次看到我,你在想什么◊”

    他掌纹横乱的手心在我背上肌肤流连抚摸着,“我在想周容深的女人怎么这么可爱,我一定要千她。”

    他残暴的回答令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手指将他两枚唇瓣撅起,拗成一个小小的山坡,“原来乔先生不是在美人 出浴那天看上我,而是在之前就动了不该动的念头,还装得温文尔雅不近女色,一点点诱我上套,其实你心里装 的都是花花肠子。”

    他嗯了声抱住我,将我塞进他被子里,“幸好我赖着脸皮一次,否则怎么尝得到何小姐的滋味。”

    “甜吗。”

    他抿了抿唇,“有点辣,不是我这样的重口味恐怕不敢吃。”

    我将身体藏匿在被子底下,咬着他胸口颤抖,他以为我冷,将我抱得更紧,我用长发缠住自己脸孔,将一滴滴 眼泪没入发丝,不想落在他身上被察觉。

    倘若没有容深的死,乔慈还安然无恙活着,该多好。

    惜惜的百日宴成空,乔苍提前了和常锦舟欧洲旅行婚礼的日程,将时间更改为一个月后。

    航班出发前一晚,他在别墅陪我到凌晨,我没有让他走,他也没有主动提出离开,我们各有所思,就是不戳破

    我躺在他怀里絮絮说了很久,他温柔将我抱上床,哄我入睡,当我脱离他的怀抱,我知道这个男人将去当别人 的新郎,他有一段时间不属于我,不会出现在这里,而等他出现,又是我不存在。

    他穿好西装,原本要离开,又转身看了我一眼,他发现我没有睡,停在原地不动。

    我们隔着浓郁的夜色,昏暗的灯火,这样静默良久。

    他知道我不会这么快遗忘乔慈的夭折,我越是笑,越是闹,越是绝口不提,越是在强忍,在痛恨。他这辈子 大约除了我没有这么怕过一个女人,我是他捉摸不透的,他永远不知我要走怎样一步棋,吃掉盘上哪一颗子。

    他间我怎么不睡。

    我说就要睡。

    他无声将门打开,半副身体跨出走廊,他侧过脸说,“我尽快回来,答应我,安静等。”

    我点点头。

    他迟疑了两秒钟,门掩去他身影,埯去了外面的星光。

    我拼了命克制自己,克制自己不去追,不去留,可我的理智都死掉了。

    我跳下床飞奔一楼,他已经走出别墅,穿过冗长的庭院,玻璃外他西装袂角一闪而过,我冲出去,在迈下第二 级台阶时,一把抓住冰冷的门框,紧咬牙关逼迫自己不出声。

    接他的秘书站在一侧看到我依依不舍的样子,直到乔苍上车我都不肯回屋关门,他走过来两步小声说,“何小 姐,乔总不出十天就回来。这边事务多,他也挤不出更久。上一次承办婚礼的酒店失火,常家那边找大师算过,乔 总身上血债多,不宜大办喜事,所以这次不举行婚礼,和常小姐在礼堂宣誓后在欧洲游玩。原本乔总这点时间也没 有,可常小姐傕得紧,不好不满足。”

    夜风将我的睡裙吹得飘飘荡荡,几枚花脱离枝桠,融着月色打落在我肩头,我颤抖掸去,“常府都有谁跟着过去

    “谁也不去。常小姐随时都可以回娘家小住,不讲究什么送嫁。常老这个岁数,也不折腾一趟了,而且他好像要 宴请朋友,是在这期间,腾不出空。”

    我看了看他,“多谢你◊”

    他说应该的,侍奉乔总,也侍奉何小姐。

    他朝我鞠躬告辞,快步跟上乔苍,车门关上的霎那,我忽然有些室息,心上撕裂一道巨大的口,不断漏气, 漏血,将我整个人抽千,仿佛无边无际的深梅沉没了我,吞噬了我,将我变成一滴滴水,埋在狰狞繁茂的水萆里, 不让我存活。

    如果这是末日,我想再抱一抱他。

    我喊了声乔苍,光着脚奔跑出庭院,踩过冰凉的石子,柔软的落花,迎着流泻的月色,星光,霎水,他听到我 的呼唤有些愕然,从车内走出,他没有来得及站稳,我已经扑入他怀里,将他冲击得朝后退了一步。

    他垂眸看我脏兮兮的脚丫,脚趾挤入沙尘,正轻轻蜷缩着,他有些好笑,“怎么忽然这么黏我。”

    他头后仰借月色打量我的脸,“何小姐是不是在梦游,梦里是一个样子,梦外又是一个。”

    我在他面前轻笑,将他系在颈间的领带摆正,“系歪了。”

    只是这样。

    我说不然呢,你还以为我多盼着你不走啊?

    司机在驾驶舱探出头提酲时间不早了,秘书伸手阻拦他,朝他摇头,将车窗合上。

    月色里我衣着单薄,他揽着我的腰,像直接觖摸了我的身体,空中飘洒着细雨,很浅很小,几乎不可察觉,我手 指在他西装纽扣上解开系上,系上又解开,像着了魔不停反复。

    “欧洲的食物吃得惯吗。”

    他说还好,待不长,也许会瘦一些,回来等何小姐给我补一补。

    我压下喉咙的哽咽,握住他衣领,不敢抬起头看他的脸,“少抽烟,少喝咖啡,多喝一点茶水,不要彻得太 浓,当心夜晚睡不熟,还有,你要记得越洋电话很贵,省下别打给我。”

    他闷笑出来,“胡说什么,回去休息。”

    他吻我额头,转身弯腰坐进车里,他想揺下玻璃和我道别,被我制止,我隔着那道模糊的屏障,朝他露出_

    mm, -mmn,

    车缓慢驶离,在开出小区后,绝尘而去。

    我忽然没了一丁点力气,跌坐在潮湿的地上,空洞的哏眸是千涩的,我不知自己在细雨霏霏中坐了多久,直到 浑身湿透,天边月亮被幻化在云层后,有霞光溢出,我才踉跄回到别墅。

    之后三天乔苍每个清晨夜晚都会打给我电话,问我做了什么,吃了什么,心情好吗。

    我从不问他在哪里,我知道他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他不论走过怎样的风景都不属于我,那段记忆也没有我, 我宁可一无所知。

    第四天早晨,我买了一张船票,收拾好行囊,联络了马局长在之前的茶楼会面。

    我最先抵达,挨着窗口等了二十分钟,他风尘仆仆赶到,告诉我刚结束一个会议,所以迟了。

    我间他喝不喝红茶,他想了下,“昔洱。”

    我点了 _壶昔洱,烹煮了几分钟后,茶香便四溢,我嗅着那股浓香的味道说,“珠海几门世族大户,男主人都 有姨太太,少则一房,多则五六房,他们乱七八糟的事儿,没有谁比深宅大院里的女人还清楚,只是为了自己荣 华富贵,不说而已。”

    马局长蹙眉,“您想说常府?”

    “常秉尧对几位姨太太都是喜欢而已,甚至喜欢都谈不上,仅仅是兴趣,如果真要较真,也只有二太太,常秉 尧的势力胜过乔苍,城府却未必,不过他很贪慕美色◊”

    马局长听得一头霎水,“您怎么忽然提起他。”

    我拎起壶斟了一杯,又为他斟满,再度放回去,在揺晃的水面轻轻掸了掸,“我明晚去珠海。”

    他一愣,“去哪里做什么◊”

    “进常府。想要报仇,就要毀掉他的势力,才能毀掉他的人,而且这条路会很长,很难走,十面埋伏。”

    马局长听后大吃一惊,“您疯了?”他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四下看了看压低说,“您以为这样您能活?”

    我笑着反间我为什么不能活,常府的生死衰败,是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决定和责任,和我毫无关系。我一个手无 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除了逆来顺受,向男权低头,我还能怎么办,如何把三千人的黑帮玩弄股掌之间覆灭呢?我哪 有这份本事。

    他脸色一变,“借刀杀人?”

    我端起杯子,用红唇含住边缧,轻轻嘬了一口,“这世上有很多种方式,将男人踩踏在女人脚下,只是绝大多 数女人没有这个本事,可我不同,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马局长急得面红耳赤,“他对您觊觎这么久,去了就是羊入虎口,还指望完璧归赵吗?就算您说您身子本来就不 千净,但那是过去式,从您嫁给周部长做夫人那天起,您已经跳出火坑,您是尊贵的周太太,就算您目的是为了周 部长,但去侍奉一个老头子,还是乔苍的岳父…这会出大乱子的。”

    “我不是只为了容深,还有我的女儿,这一桩桩一件件,常家都要还我。马局长流连风月,没有听过一句话 吗?女人玩手段的极致,是既不让他碰我,还让他对我欲罢不能,对我惟命是从,对我神魂颠倒。”

    我托腮媚笑,“你该知道,我有这个能耐。再说我为什么要做姨太太?做了姨太太,上面五个女人都可以管教 我,我哪里肯。自己的妾侍,得不到的红颜知己,傻子都知道哪个更容易勾住男人◊”

    “常老是黑帮大佬,他会看着肥肉不张嘴吃吗?到了他身边哪容您肯不肯?”

    我撩拨着垂摆在胸前的长发,如数撇到身后,“我压箱底的手段,从来没有用过。我不指望任何人,当我那晚 看到乔苍因为自己无能为力抗争常秉尧而愤怒时,我就知道每个人都有难处,割舍不下的东西太多,唯有我,孑然 —身无牵无挂。”

    我侧过脸看向窗外的街道,“温柔刀,从来都是最好的武器和诱饵,没有走过何笙的路,就不会知道这一年我 经历了多少万箭穿心◊放下仇恨的念头在我抱着乔慈看她沉睡时脑海曾闪过,可千不该万不该,他们杀了我的丈夫 ,又杀了我的女儿。这一切都因我而起,我心里已经天崩地裂。”

    马局长沉默良久,我喝光茶水,无聊数着路过的车辆,面前一团燃烧的炭火不知何时熄灭,一丝火光都不剩, 上面架起的沸腾的茶壶因为久不续炭而变得冷却,失温。在我数到第四百辆车时,他终于发出几声笑。

    “我终于知道周部长为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一个曽做过交际花的女子,您这张脸蛋对他仅仅是身体的诱惑,能 让他为您抛妻弃子,是您的聪慧,胆识,魄力和勇谋,让男人都很惭愧。不论您是否背叛过他,走出这一步以生命去 赌注,就是对他的忠贞。我无法想象,您孤身闯入常老只手遮天的珠海,那么多争宠的狠毒女人,那么多危险阴谋 ,那样残忍圆滑的常老,您怎样自保,怎样报仇。”

    我说世事难料,尽人事听天命。容深和乔慈都不会怪我。

    我和马局长从茶楼分开,他什么都没说,我们各自上车朝东南两个路口离开。

    次日天刚亮我起床收拾了庭院,将秋千擦拭得干干净净,我驻足凝望它许久,我和乔苍最美好温柔的一次性爱 ,就在这上面,那时乔慈还没有出生,鱼也没有死,花不曾调落,短短几个月一切物是人非。

    我拿铁锹为树根翻了一层黄色的新土,也不知来年这不知名的花还会不会盛开,如果盛开,它还会不会记得我

    我拖着行李箱趁保姆还没有睡酲离开了别墅,打电话叫来容深之前的司机,让他载着我去了一趟烈士陵园,又去 了一趟乔慈的陵园,我在每一处都待了近两个时辰,喝了点酒,最后去往港口。

    这座城市留给我的,是我这辈子能经历的所有东西。

    我知道我一定会回来,一定有归期,只是某年某月某日,我无法预料。我不是披着一身狼狈,就是披着一身荣 光。

    车停泊在港口,司机为我打开车门,将行李箱取出,他自始至终没有问过我一句,他似乎清楚,又似乎觉得很 残忍。

    他送我往甲板上走时,忽然喊了声太太,我间他怎么了,他扬起下巴指了指右侧,“很多警察。”

    我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马局长穿着黑色警服,戴着警帽,站在海港三重门外,迎着日落的彩霞,哏眶有些 潮红,当他看到我发现了他,忽然站得笔直,用非常嘹亮而哽咽的声音大喊敬礼!

    他身后二十余名刑警不约而同朝我立正敬礼,在悠长的黄昏下,那样肃穆烕严,不容侵犯。路过行人不知所措 ,纷纷看向这一边,看向一身红裙的我,只是赶着检票没有久留,我沉默站在原地,接受了这无比庄严的送行。

    马局长说,“周太太,一路保重。”

    我笑着点头,“多谢。”

    我转身一步步走向通往海港的长桥,容深也曽是这样,走在一条征途,踏入战火硝烟,他笔直而烕武,不为生 死忌惮,他就像太阳,总是光芒万丈。

    他的妻子,也该像他那样。

    凛然无惧,从容不迫。

    只是他用枪,而我用美色。

    我踏上甲板,我知道他们还在,我没有回头,在几十双眼睛的目送下一直踏上甲板,迎飘荡呼啸的海风而立。

    红裙揺曳,长发飞扬,烈烈如火。

    船悠长的鸣笛从远处的海港驶入,水面淳荡波纹,白霎,是我梦里的样子。

    可梦的尽处是穿上婚纱的我,而现实的尽处,是一座繁华给世人看,又藏着黑暗的城市。

    我仰起头,清澈湛蓝的天空,仿佛可以倒映出我的脸。

    我这张充满美色的脸,助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权势,钱财,风光,我尝到了它们的甘甜,诱惑,从一无所有 的玩物,到髙髙在上的官太。

    也因为这副面孔,我失去了丈夫,女儿,安稳的人生。

    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不遇到容深,也不遇到乔苍,更不会生下乔慈。

    尽管这一生我都尝不到那样美好的情爱,却能心无波涧,不背负恨,不背负债。

    那两个男人啊,扯我坠入情爱的深渊,我痛苦,疯狂,不再是凉薄寡情的何笙,再不能活得逍遥自在。

    情字当头,哪还有人逃得过这张大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