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一章爰无反顾爰入迷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惜惜未满月夭折,是丧中大丧,名义又是私生女,葬礼不能大操大办,乔苍在特区最好的陵园买了一块墓地, 将她火化下葬,碑文书写乔苍、何笙之长女,乔慈。

    安葬那天我没有去,容深离世后,我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一次生死离别,那样一块石碑,没有生命,没有温度 ,寸步不能移,埋葬进去就是永生永世,直到风化腐朽,连灰尘都不剩,如果人有灵魂,为什么死后都不得自由 ,这样悲惨的事,何必去看。

    我坐在庭院的秋千上,看着一座千涸的鱼池,保姆端了茶盏送过来,放在旁边的石桌,“夫人,副市长太太早 晨来过电话,问您方便吗,她想来瞧瞧您。”

    我没说话,她叹了口气,“我知道您好强,不愿受别人同情伶悯,替您推掉了,她让我支会您,等您心情好些 ,记得联络她。”

    我目光穿梭过枝桠,树叶,落在盛开的繁花上,那花开得真漂亮,南城的花,总是比北城妖艳,北城清冷,

    四季分明,花也分明,这里总是花团锦簇,我间保姆这是什么树,她叮着看了许久,“我也没见过,或许是槐树吧, 香味很像。”

    她抬起手摘了一朵,插入我头发里,我露出一丝笑容,间她好看吗。

    保姆也跟着一起笑,“好看,夫人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秋千飘荡在空中,将前尘往事恩恩怨怨都一并如灰尘遗漏,我垂眸看自己被吹扬起的裙摆,这一刻我忽然意识 到自己只有二十二岁,女人一生中最好的年纪,我经历了丧夫,丧女,于人世间百转千回,世人骂我自作自受,骂 我歹毒狐媚,卸下这样一副不堪皮囊,我不过才双十年华。

    这一生好与坏,善与恶,等我走完,自有后人评说。

    我脚尖支地,停下浮荡的秋千,起身时对保姆说,“把它卸了吧。”

    她问我为什么,您不是很喜欢吗。

    我说再养一池鱼,把庭院里种满花草。

    “可以按您说的做,也不必拆掉秋千,挤一挤都能盛下的。”

    我朝屋里走,保姆在我背后原本跟了几步,忽然停下往相反的方向,几秒钟后她叫住我,“夫人,林小姐来了

    我停下脚步转过身,铁门外站着宝姐,她戴了一顶遮阳帽,身后拖了只巨大的行李箱,看样子要出远门,顺道 来和我辞行。

    我让保姆请她进屋,沏了两杯茶水,她在我对面坐下,笑着说,“你比我想象中好一些,我还以为你悲痛欲 绝下不来床了◊”

    “我有那么脆弱吗,我知道多少人等着看我笑话,天大的委屈也得咽下去。人这辈子好吃好喝为自己,脸面是活 给别人看,我只要有一口气在,都不会垮掉。”

    宝姐拍了拍自己的箱子,发出砰砰的闷响,“这几天你保重,我不在特区,你连帮手都没有。我下午赶飞机去 一趟帝都,天上人间查封这么久,小姐都跑天律的场子做,江南会所四大头牌有两个让髙官包走了,我怀疑是乔先生 安插在他们身边的美人眼线,我得找两个天上人家的头牌补缺,不然生意都让广州的场子抢走了。你不知道现在夜 总会竞争多激烈,广东省权贵也就那么千十来人,场子不下几百个,狼多肉少,丢了就回不来了。”

    我间她去多久。

    “顺利几天,不顺利一个月没准。”

    她喝了几口茶水,“乔先生现在公司、码头、赌场、会所,分身都忙不过来,还要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妻子 的颜面要过得去,剩下时间都在陪你,他是人不是神,累垮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惜惜确实枉死,可错不在他, 你让他什么都抛下报仇,你间过他手下这么多条性命吗?他一声令下,那些人要赴汤蹈火,多少家庭破碎。何笙,你 习惯了不择手段,这一次你只能等,因为没有人对付得了常家,这世上都没有人◊”

    我清楚乔苍是卧薪尝胆的人,他这辈子都不知道冲动鲁莽是什么,他就像一只优雅厚利的豹子,看上去总是无比 慵懒,悠闲,徘徊在野兽的战争之外,一旦他出手,瞬间就可以扼杀猎物,尸骨皑皑。

    我往她茶杯里丢了一颗萆莓,“你替他当说客来了 ◊”

    她晃了晃杯子,叮着那孤零零的粉色果实,“乔先生是值得托付的男人,抛开他已婚,没有什么不好,男人凉 薄绝情总比风流多情好,只要对你有情就够了。你这么多年都有男人依靠,忽然寂寞日子会很煎熬◊”

    我笑着说知道了。

    这几晚乔苍都赶在七点之前回来陪我用餐,吃过后在庭院里趁着月色散步,他也会讲几个笑话,内容很无趣,但 他认真的样子很好笑。我们围绕那棵树走路,他牵我的手总是很紧,仿佛松开我就会消失在月光里。

    入夜我洗了澡准备去露台浇花,刚走出房门听见对面书房传来一声男人的咳嗽,不是乔苍,而是韩北。

    他提到了珠海,我立刻意识到与常秉尧有关,悄无声息靠近那扇虚埯的门,乔苍间韩北常老所有势力相加一共

    有多少人。

    “不精确零头的话,有三千一百人◊其中一千人负责夜夜笙歌和红A赌场,一千五百人在珠海做港口和走私生意 ,还有五百人分布各个区域收租子,抢地盘,给他联络官场,商贾,那些有头脸有势力的,算他在场面上拿得出手 的鹰爪,一百人的小分队在金三角掌控消息,人少都是精英。”

    “吧嗒”一声,乔苍折断了手上的玉烟嘴,像是碎裂的粉笔,顷刻间成了尘末,从掌心稀稀落落溢出。

    他眉目冷峻,“怎么又多出三百人,什么时候的事,珠海的眼线都他妈聋了还是瞎了。”

    韩北说,“云南边境十天前进来三十辆货车,走的滇204国道,当时赶上周边三个摄像头都出问题,边防监控 厅也没有留意,滇204国道是缅甸进入云南边境的必经之路,驻守卡子口的武警每天接待这样的货车成千上万辆,这 三十辆车又在即将换岗前武警最懈怠时,很容易进来,当时以进口水果作埯护,一共偷渡三百名退伍官兵,全部投 到常老麾下,他为什么毫无征兆如此大手笔招兵买马我也不清楚,苍哥您给我点时间,我会查清楚。”

    乔苍眯眼凝视墙壁一角闪烁的灯光,他不知想到什么,忽然脸色一沉,抬手扫落了桌上所有陈设,他动作千脆 利落,又很迅猛,噼里啪啦的声响在寂静的书房里震荡,四面墙壁都是回音,烟灰缸破碎的霎那,乔苍起身踹翻了座 椅,韩北岿然不动立在狼藉之中,对砸落在身上的东西无动于衷。

    “我们现在有多少人◊”

    韩北说,“金三角损失了两百人,又调集过去五百人,留在广东可用势力不足两千。”

    乔苍听后闭上眼睛,“有叛变的吗。”

    “我们留在珠海的两支人马,投诚常老了,损失一百余人,消息收到这么晚,就是这个原因。”

    乔苍放在桌上的手倏而握成拳,我从他脸上看到一丝复杂的无力的震怒的狠意,几乎只是一晃,便消失无踪。

    常秉尧在南省是老牌的黑老大,叱咤江湖半个世纪,他的号召力非常惊人,是作为后生晚辈的乔苍比拟不了的 ,现在他们相差一千人,常秉尧如果不是年岁大了,又没有子嗣继承,他还真不会甘心把黑道的半壁江山让给乔苍

    我默不作声离开走廊,回到房间等了一会儿,我听见脚步声往楼下去,很长时间都很安静,我推开一道门缝, 书房灯火依然亮着,保姆送走韩北冲了一杯咖啡,我叫住她,让她交给我,打发她去休息。

    我用脚尖轻轻抵开门扉,乔苍背靠墙壁揉揑眉心,察觉门口人影晃动,透过手指看了一眼,“还没有睡◊”

    我装作不了解发生了什么,间他怎么把东西砸了。

    他落在鼻梁上的手放下,脸上恢复往日的温柔,将我拖入他怀里,“吓到了?”

    我眼眶酸视,不想让他看到,主动伸手抱住他,他感觉到我手臂用力圈住他的腰,微微一僵,我下巴抵住他肩 膀,此时玻璃外万家灯火,没有行人,没有车辆,只有点灯的湖泊,点灯的树,和湮没在星光里静谧的花圃。

    我没有忍住,在他怀里咯咯笑着说,“遇到你之后,这座城最好,最坏的样子,我都见过了。”

    他嗯了声,“然后。”

    这一刻太美,玻璃上是我和他纠缠的身影,像并蒂莲,盛开在阑珊的昏黄里。

    “不管以后怎样,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他将我抱得更紧,他说会。

    “只会是我恨你,你不会恨我,对吗。”

    他闷笑出来,“我也恨你◊恨你没心没肺,不论我怎样,都不肯将周容深从你心上剔除。”

    我将脸孔仰得更髙,我头顶的灯,依然投射出我和乔苍拥抱的影子,似乎这里的每一处,都是我们。

    “我要你说你一辈子都不会嫌弃我,不会厌倦我。”

    他非常顺从重复了这句话,我笑出来,笑着笑着霎气弥漫,我挣脱他的怀抱,撺着他的脸狠狠吻下去,像发 泄,又像是痛苦,更像是欢爱,他张开嘴迎接我的舌头,分不清谁的唾液,谁的唇,我们吻到天昏地暗,吻到时间 都停止。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