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章你彻底伤透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常锦舟留下这句话没有久留,意味深长指了指那只空杯子,满面笑容转身离去。

    她走到门口,两名太太仗着胆子迎上去,问她怎么来去匆忙,不多喝一杯。

    她笑着说女主人不欢迎我呀,我来道贺给足她面子也算仁至义尽,毕竟幼女无辜,我作为长辈也很疼爱,可是 别人嫌我碍眼,我何必不知趣,不如自己主动走。

    “瞧您这话说的,乔先生是您丈夫,他出现的地方,您都是最应该的。谁也不会说您不知趣,还有比您更堂堂 正正的女人吗

    常锦舟很吃这_套奉承,她主动和那名夫人握了握手,将姿态摆得卑微可怜,“如果所有人都像您一样明白 事理,我就不愁了,可惜,在特区我是单薄的弱势,何小姐的势力远大于我,有市局保驾,我也只能退避三舍,处 处让路。她生了女儿,我只求以后有我的安稳日子过,我什么都可以忍让。”

    夫人很同情她,小声说了句什么,她咧开嘴笑,“多谢您。”

    她清秀誠的背影消失于那扇门,在合拢的雲那,她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无比微妙的目光令我浑身冷B翻,

    像被电击过一样,说不出的难受和惊悚。

    两名夫人朝我点头干笑了几声,结伴迅速湮没于人群。

    我无心计较深究,心脏揪得刺疼,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正在发生,而我又束手无策,我视线黯不定,恍惚落 在常锦舟用过的酒杯上,眼前白光乍现,她在示意我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抑制不住颤抖起来,惊惶崩溃的呜咽从我喉咙溢出,我转身跌跌撞撞冲向乔苍,他正和两名男士交谈,没有留 意到我靠近,我一把握住他手腕,他仓促一抖,酒水从杯口溢出,倾洒在对面男士的身上,乔苍侧过脸有些愕然看 向我。

    我哭着说,“我想回去,马上刻不等。”

    他被我脸上的苍白和泪水惊住,间我怎么了,我括头说我不知道,我很慌,惜惜也许出事了。我不顾一切拉住 他手臂朝外面奔跑,周围人发现这一幕纷纷看过来,甚至出声叫住我们,乔苍知道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让我不顾 礼数一定是大事,他吩咐下属打点好这边,便跟着我一起坐车离开。

    被麵的男人掸了掸衣服上的酒渍,“何小姐_向稳重,人前从不出措,第一次这么冒失,不会出了什么事 吧。”

    “哎我看刚才乔太太来过,走了之后她就不对劲了。”

    _个太太端着蛋糕路过,嗤笑了声,“还能因为什么,和正室斗法败下阵了呗,缠回去撒娇,好歹给乔先生添 了女儿,可不借机狮子大开□,何小姐之前什么人我们也不是不知道,她不就擅长吸男人血吗。”

    男士脸色微变,瞪眼制止女人,“现在何小姐的势力,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当心祸从口出,被她料理的人还少 吗。”

    所有污言秽语,揣铡怀疑,都激不起我半点涟漪,我还记得这种感觉,无能为力的,天崩地裂的,在得知容深 牺牲噩耗,就是这样,现在它卷土童来。

    这是我最畏惧的,比贫穷,饥饿,凌辱,疼痛还畏惧的,失去的感觉。

    车在一通疾驰后驶入小区,还没有停稳我便迫不及待推门跳下去,我冲进客厅,每一处墙壁都灯火通明,保姆 看到我回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我哭着磕头,“夫人,您打骂我吧,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姐,傍晚她喝了奶, 我哄她睡了,就去做别的事,入夜又到了喂奶的时间,我进屋看到她脸色发青,已经没有呼吸了。我给您和先生打 电话都没有人回应,保镖半个小时前已经去酒店找您了。”

    我瞳孔猛烈收缩,铺天盖地的绝望将我侵袭,犹如_场发了狂的龙卷风,撞击在我身体每一寸,心脏不停淌 血,漏气,失掉所有支撑,只剩一副空壳,麻木,空荡。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一刻,我被击垮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永远都站不起来,会彻底疯魔。

    我撕心裂肺大叫一声不!朝二楼踉跄飞奔,冲进乔慈的房间,身后是保姆的哭声,是无数紧随而来的脚步声, 他们都没有能力制止阻拦我,我垂下两条仿佛被剥光筋脉的手臂,在身侧括晃,嘴唇颤抖许久,竟连一声惜惜都喊 不出。

    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长的路,长到我每迈出一步便丧失一些力气,屋子里没有半点不同,只是躺在婴儿床上 的小人,再也不会哭,不会笑,不会吵闹。

    我双脚一软瘫倒在地上,眼前水汽弥漫,似乎跳入冬季泛着白霎的湖泊,四周都是水,寒冷的水,甚至冰块, 那些冷水汇聚成眼泪,聚集在我痛不欲生的眼睛里。

    我一点点爬进去,颤抖手伸向粉色的小床,乔慈身体早已没有了热度,只剩最后浅浅的余温,那张可爱纯真的 脸孔,变得青紫,了无生气。

    我最后一丝侥幸和期待崩塌,闭上眼嚎啕大哭,我失去了她,失去了我的女儿,她是容深离去后我雜世界里 最美好的光明,她是我久旱的土壤一场春雨,驱散了我一半仇恨,把我的岁月变得生动温暖,她是我的弥补,是我 的延续,我并没有抱过她太久,我很怕,很怕自己脏了她的纯净,我那么担优她卷入大人世界的战乱,多想把她 藏起来,藏到永远不会被伤害的地方,我想把前半生没有得到过的全部给她。

    乔苍在我声嘶力竭的哭喊中踹飞了站在身侧的保镖,他周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气、怒意、狂躁与愤懑,一张脸阴 狠至极,恐怖狰狞。

    “为什么不抢救,你们都他妈活腻了。”

    保镖趴在地上晬了 一口血,他艰难说杜大夫在隔壁,是他说不必了。

    他话音未落,一名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从门外进入,他看了一眼屋内的惨状,对乔苍说,“是我制止了,因为 没有用,根本不会抢救过来。何必让她这么小的身体再受折磨。”

    乔苍胸口剧烈起伏,他在压制,如果这口气没有压制下去,遭殃的会是什么谁也不敢预料。

    我已经疯了,他不能再陪我一起疯,他握拳闭上眼睛,身体有隐隐颤栗,房间陷入死寂,只剩我嘶哑的哭声, 漫长的时间后,我抱着乔慈跌倒在墙角,气息奄奄对乔苍说,“惜惜没了。”

    我全身都在抽搐,听不到半点声音,只是不断淌泪,像怎么都淌不完,很快浸湿了领口,浸湿了大半旗袍。

    乔苍咬牙间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何小姐应该在孕期沾染了大量的滑胎物,深入血液,供给子宫,胎盘,被婴儿吸收,即使平安生出来也会夭 折,一旦毒发来势汹汹,几秒钟就窒息而亡,根本来不及救抬。”

    保姆哽咽说是不是被人下了蛊,他们不知小姐的生辰和姓名,对这间房子下蛊。

    她指了指窗外,“家里死了很多鱼,之前只是偶尔一条两条,最近几个月突然死了二十来条。”

    男人思考了下,“平时谁喂这些鱼。”

    保姆看了我一眼,“夫人喂居多,我清理水池

    男人走到我跟前,我嗅到空气中属于陌生人的味道,下意识抱紧乔慈,将她死死往我怀里按,生怕被人夺走 ,连这最后一点时光都不留给我。

    乔苍伸手拦住男人,他们交涉了两句,男人将想要了解的内容告诉他,让他复述给我,保姆和保镖让出一条路, 谁也不敢发出声响惊扰我,乔苍缓慢蹲在我旁边,他喊我名字,我抖一下,他触摸我的脸,我再抖一下。

    我哭着问他是要抢走惜惜吗,我只要最后一会儿行吗。

    他心疼得眼睛发红,咬牙咽回喉咙的酸涩,他沉默忍了许久,声音沙哑问我,“除了家里的东西,你还有没有 吃过什么。”

    男人说不一定食用,香水,熏香,甚至纤维发蜡都有可能。

    他说话时我目光不经意掠过乔苍停在我脸上的手,一瞬间我犹如万箭穿心,“血玉珠。”

    保姆听到这三个字,她说我知道。

    她冲出房间,很快拿回来那串珠子,交到男人手上,“夫人告诉我这是常小姐的父亲常老赠送她的。她觉得很像 佛珠,可以保胎儿平安,就戴上了,戴了两个多月。”

    男人接过闻了闻味道,立刻蹙眉,将东西从鼻下移开,“滑胎药长时间沾染觖碰,尤其是液体传播,鱼类死亡 很正常。何小姐佩戴的血玉南珠非常少见,很多人都不了解,它其中含有成分包括芭蕉,白附子,洋金花,桃红 这些全部是致使滑胎的,比麝香威力大不止几倍,胎儿沾染回天乏术,不能及时医抬,小姐能坚持六天很竒迹了。

    保姆焦急说可是小姐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看上去真的很健康。”

    “何小姐没有食用,只是近身佩戴,沾染了药物的气息,通过毛孔出汗,洗浴等途径侵入身体,不会反应在 胎儿的皮肤上,胎儿体内含有剧毒,经呼吸扩散,不到夭折的一天都不会被察觉。当然即使不佩戴,只要放在房间里 ,它香气怡人,长时间散播在空气中,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说完深呼一口气,“这位常老要么是精通这些,要么一无所知,总之无外乎这两种,我只能言尽于此,乔先 生何小姐节哀。”

    乔苍立在原地良久没有说话,他眯着眼盯着那串珠子,像静止一般,只是他身上的杀气一分不碱,愈演愈烈,

    又不知因为什么,如数梢散,归于平静。

    他摆了下手,所有人无声从房间里退出,只剩下乔苍和我,他刚要开口,我打断他,“你也出去,我们都冷静 -夜。”

    他沉默不动,我狰狞嘶吼出去!

    我将脸埋入惜惜的襁褓内,嗅着属于她的奶香,快要梢失了,真的快要梢失了,我没有来得及留下什么,可我 再也留不下了。

    悔恨,怨愤,仇,痛,杀机,像滚动的卷轴,来回交织,撕扯,纠缠,最终变成一片雪花。

    我知道乔苍在离开房间前的最后一刻抚摸了惜惜的脸,他手指在她脸上停顿很久,我听到他一声极其轻的抽泣 ,没有来得及释放,便在他强大的克制力下逼了回去。

    我分辨不清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惜惜绵软的身体在我怀中彻底变凉,我仿佛还能听到她的啼哭声,听到她轻细的打嗝,看到她那双活钹的眼 睛,原本一切都那么生动,纯粹,美好,却在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如果我没有离开,会不会还有转圜,还是她根本就不该属于我,她只是上天对我仇恨人生的馈赠与温暖,她只 活了六天。

    这六天像一场梦,我这辈子最柔软的梦。

    她曽驱散我心底的阴霾,让我动括,又在我失去她的这一刻加重我的仇恨。

    我没有见过她的笑,没有听过她说话,她来不及学会,便从我的生活里抽身而去。

    我想陪她长大,陪她16行,陪她走路,陪她吃第一口饭,认识第一个字。

    听她喊妈妈,喊爸爸,喊小萆,小花,她一定是明哞善睞的姑娘,她会比我优秀,比我干净。

    是谁叫醒了我的梦,以这样残忍的方式收场终结。

    我抱着她小小的尸首,一动不动坐了一夜。

    寂静的窗外最后一缕月色消沉,浅浅的鱼肚白在温柔的风里洗去,隐没在万丈霞光之后,云层翻滚,如一场放映 的电影,即使没有买票的世人,也可以仰起头看它的悲欢离合。

    我扯断婴儿床垂挂的白纱,将薄薄的一层盖在乔慈眼睛上,为她遮挡浓烈的刺目的阳光,她怕晒,怕热,怕冷 ,怕饿,她怕很多,她什么都不懂,不懂自己为什么遭人毒手,为什么不曽被这个世界善待,她只有这最后一程, 我不能让她走得不快乐。

    我将一支漂亮的发卡塞进她襁褓,低下头吻了吻她的脸,我告诉她是妈妈的措,一切都是妈妈的措,来生不 要投措胎,不要再来做我的女儿。

    我将她放回婴儿床,轻轻哼唱了一首歌,为她盖好被子,从容做完这一切我拉开门,走廊上蹲着黄毛,他见我 出来立刻起身,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响,我没有反应和表情,侧身让出一条路,他挥手示意保镖将乔慈抱出来,我别 开头没有再看一眼,我知道她该火葬了,她会成为一把灰烬,她没有来得及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任何一个节日。

    黄毛小声说,“何小姐,苍哥在外面站了一夜,就怕您出事

    我直视面前的墙壁,“我不会。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我没有想不开的事。”

    他问我真的是这样吗?

    我没有理会他,下楼走到客厅,乔苍仍旧穿着咋晚的蓝色衣服,边角皱皱巴巴,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直到 黄毛说何小姐下来了,他才僵硬而迟疑睁开眼看向我。

    我不知他是否悲痛过,和我的苍白绝望相比,他脸上一如既往平静,云淡风轻无喜无悲,没有丝毫愤怒与痛苦染 过。

    如果不是地上的烟头,不是他张开口嘶哑的嗓音,我根本不敢想这是不是他,为什么他眼睛里一滴泪都没有流

    他到底多能克制,连失去骨肉都可以扛住。

    黄毛默不作声离开客厅,他遮挡的地方露出,我眼角闯入一束光,窗台点燃了两根白色蜡烛,朝着西方,未满 月夭折的孩子,不能设灵堂,乔慈就像没有来过这个世界,走得无声无息。

    她那张明媚的小脸幻化在烛火之上,我不由自主握紧拳头,“乔慈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夭折。”

    我说完这句话,乔苍仍旧沉默,他摸到烟盒抽了一根,点燃夹在指尖。

    “是常秉尧,常锦舟也知道,她咋晚去提醒了我,她为什么不早说,如果早说乔慈还有救,是常家每一个人 害死了我的女儿!”

    乔苍脸上闪过狠意,他用吸烟的姿势掩去,“你想怎样。”

    我一字一句从牙齿里挤出,“我丈夫,女儿都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世上杀人偿命,法律管不了的,就用你 们的方式解决

    乔苍抬起头,迎上我狸红如火的眼哞,“你知道他有多少手下吗。两千八百人,这其中有一支八百人足以媲美 军队的人马。而我连他一半都没有,用道上的方式解决,就是杀。你觉得谁会赢。”

    我身体狠狠一颤,险些跌倒在地上,我不可思议凝望他的脸,我怎么忘了,他沾过那么多人的血,他从一个任 人呼来喝去的马仔,爬到今天的位置,他哪里有感情,他没有感情。

    他是末日穿堂而过的风,引发了海啸与山洪,多少人,多少人葬身于他的噩梦里,他却安然无恙。他根本不为 任何細所动,他疼爱乔慈的每一幕还在我眼前晃过,温情而柔软,我咬牙扑过去揪住他衣领,像一头失去了幼崽的 母豹,朝他声嘶力竭吼叫着,“那我的女儿就白死了吗!容深的死你无动于衷,可女儿是你的,她只活了六天,你 为她报仇都不肯吗!”

    乔苍伸手托住我括括欲坠的身体,将烟头扔在地上,“我的势力不如他,我唯一胜算只有调集金三角的人过来, 这样兴师动众,他立刻有所察觉,做一件根本没有把握的事,只能失去更多。”

    我在他身上僵滞,静止,停泊。

    如一叶破败的扁舟,停在浩瀚的海域,一处被遗忘的沙滩。

    他从我脸上看到了极致的悲惨和陌生,他染着烟味的手指将我头发拨开,“何笙,你只想要发泄你的仇恨,可 你不知道现在根本办不到。”

    “我的确没有你理智。”我哽咽吐出这四个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一个自私残忍到疯狂的人, 你怎会为了乔慈,让你的江山染血,失去那么多筹码。”

    他沉默用手指抹掉我脸上的泪痕,“世上有两种最好的武器,一个是时间,一个是蛰伏。没有九成的胜算,我 都不会出手。我承诺乔慈的事一定给你结果,但现在不是时候。”

    “什么时候才是。”

    乔苍眯眼凝视我咄咄逼人的脸孔我不清楚。”

    我嗤地一声笑出来,笑得怎么都停不下,我知道他为难,他抗争不过常老,道理我都懂,可我迈不过心里这道 坎儿。

    我说你从来不清楚,我这段日子过得多痛苦,你和容深几乎将我折磨死,乔慈是我的希望,是我给自己的出路 ,更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萆。

    他将我抱住,我没有推开他,也没有回应,我在他怀中,听见他压抑沉重的呼吸,像一根没有体温的木头。

    他这样拥抱我很久,在阳光彻底le上窗柩,落满纱帘与地面,他抱起我进入主卧,将我放在一夜未动的床上,他 什么都没说,在他转身手触摸到门把的一刻,我叫住他。

    “乔苍

    我直勾勾看着他欣长清冷的背影,在灿烂明媚的阳光下温柔而明朗,却又让我寒彻心骨。

    他终究放弃不了他的权势,他和我不同,我们从来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比不过他强悍犀利的手段,也比不 过他冷血无情。

    我会为了目的不惜一切,即使豁出性命。而他什么都想得到,什么都想保留,什么都想掌控,更什么都不想失 去。

    乔慈是他的失手,脱离了他的算计,他想要及时止损,想要运筹帷幄,他不愿再做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来弥补 这一次的失误,他可以等,他也要我等。

    等待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可我的丈夫,我的女儿,我的人生都近乎被他们毁掉,血海深仇我怎能不报,将自己蜷缩在等待的躯壳里,我 要等到何年何月。

    与其一切不在我的预料,不如干干脆脆掌控它。

    “永远记住这一天,你失去了让我爱上你被你征服的机会。你的冷血彻底伤透我。”

    乔苍身体一晃,他握住门把的手忽然收紧,最终在无边无际的沉默里松开,离去。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