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风韵犹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间他怎么不过来接我。

    他这才回神,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我扭摆着妖娆的身体,像一朵成了精的花,媚笑手指搭 在他掌心,迈下最后几级台阶,他目光定格在旗袍内我丰满婀娜的身段,“风韵犹存。”

    我忍住笑,“风韵犹存不是说半老徐娘的吗?乔先生忘了我刚二十二岁◊”

    他松开握住我的手,掌心触摸我脸孔,有些若有所思的失神,“我很竒怪,怎么会有这么年轻,道行修炼这么 髙的女人,连我都被你迷惑住。”

    我仰起头,鼻尖挨着他下巴,“乔先生收了我吧,省得我为祸一方◊”

    他嗯了声,“早晚的事,不急,让你再嚣张一段日子◊”

    "你怎錄我,,

    他目光下视,落在我旗袍崩开的盘扣上,白嫩的半团肉若隐若现,十分吸引眼球,他间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故意的呀,这样才性感。

    他眉眼一冷,手指灵巧穿梭而过,将扣子按进了孔中,“知道怎么收你吗。就像上一次那样,把你按在沙发上 ,千到#求饶。,,

    我故意缩了缩,用深深的沟壑夹住他手指,他骂了声妖精,我脸埋进他衣领内嗅着清冽好闻的味道笑了许久。

    我们抵达唐古拉酒店,比宴会开始时间迟了二十分钟,乔苍长女的庆生宴谁也不敢怠慢,因此只有我们两人到 场最晚。

    进入宴厅我被眼前的人山人海震撼住,我没想到乔苍办得这么盛大,我原以为怎么也要等到百日宴,毕竟只是 女儿,又不是长子,实在配不上这样的规格。

    我冋他是不是太隆重了。

    他说我们的女儿就应该这样隆重。

    视线里每一处角落甚至每一块砖石上都站了人,他们非常喜悦,仿佛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喜事,推杯换盏间朝门 口探头张望着,当看到我挽着乔苍出现,便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惊呼,道喜的贺词从四面八方此起彼伏响起,我几乎 回应不过来,只能不断对所有人颔首微笑,一些更加懂应酬之道的男人夸赞我生了女儿后风姿更胜从前。

    一名穿着商务西装的男人走过来,他身旁是他夫人,后方跟着侍者,侍者托盘上摆放了许多杯颜色不同的酒, 乔苍为我选择了一杯葡萄酒,他自己拿了一杯香槟。

    “恭喜乔先生和周太太喜得千金,今日没有把女儿抱来真是可惜,郎才女貌的璧人会生出怎样漂亮精致的女儿 ,我们都想一睹风釆◊”

    夫人的话说完,气氛陷入莫名的僵滞中,男人一愣,朝她恶狠狠瞪眼,她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无比茫然错愕 ,乔苍沉吟片刻,语气冷飕飕间,“周太太是哪位。”

    夫人下意识看向我,与此同时幡然酲悟,她立刻讪笑拍了自己额头一下,“我记错了,是何小姐。”

    男人也跟着打圆场,“都是过去式了,一时没有改□,乔先生不要和内人计较。”

    乔苍无动于衷,他对我的过去丝毫不在意,可对于周太太这个身份和称呼,充满了刺,每当有人提及,他都想 要扎对方,因为他很清楚容深在我心上的分量,他想要征服我,却取代不了他。

    夫人端着酒杯避开,只留下男人自己,他千笑了两声问乔苍,“乔先生千金取名了吗?我认识一位很髙声望的 大师,凡是他取的名字,不缺功名利祿。不过他不是谁都管,广州世家大族武氏,出一百万为幼子求名,他死活不 肯,他说幼子不是龙凤相,取好了只会压他的福寿,让他短命。乔先生的女儿自然是福祿绵长的龙凤相,不如我为您 邀来。”

    乔苍说内人已经取过。

    男人分不清乔苍说的内人是常锦舟还是我,迟疑着不敢接话,直到我举起酒杯示意他,他才恍然大悟,“何小 姐爱女心切,没想到我搁在心上还是晚了一步。”

    “小女年幼福薄,承受不起这么多叔叔伯伯的记挂。”

    说他是叔叔伯伯,是极大的抬举,男人受宠若惊,将杯子压得很低,杯口几乎只能觖碰到我的底座,我没有喝 这杯酒,仅仅象征性挨了挨唇边。

    更多宾客汇集这边,我不失礼数打点应付了所有人,眼角余光忽然瞥到远处的餐桌,几抹身影吸引了我注意, 我扯了扯乔苍袖绾,小声告诉他我去休息下,便从人群内挤出,我不动声色逼近那团富太太泛滥的重灾区,停在不 远不近刚好能听到又不易被发现的地方。

    薛太太站在中央的焦点,她面前的女人间,“她不是代孕吧?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这才刚生了几天就穿上单 薄的裙子了 ◊”

    薛太太冷笑,“都别忘了她可流产过,她之前私生活那么乱,谁知道她还能不能怀上啊,怀上能不能生啊,搞 不好真是别人肚子里出来的,交给她养而已。”

    “乔先生这图什么呀,就为了给她颜面吗?”

    薛太太满口尖酸刻薄的语调,“她用别人给吗,她克死了自己男人,继承那么大笔遗产,她想要什么没有,要 个孩子算什么◊”

    她话音未落,我已经站在她身后,像一具面无表情的幽魂,直勾勾凝视她的背影,其余太太都看到了我,脸色 瞬息万变,薛太太间她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她面前的女人颤颤惊惊朝我努嘴,薛太太转身看见我的霎那,她也有些愕然,“何小姐…您不是和乔先生在招 待宾客吗。”

    我皮笑肉不笑说,“是呀,他招待男宾,我来负责诸位太太,吃好喝好玩好。”我顿了顿,“唱好。”

    她间我唱什么。

    “唱戏啊。多年不见您这样的好戏子了 ◊”

    她觉得难堪,梗着脖子没好气哼哼,我朝前走了几步,将她们包围起的圈子打乱,“我怀孕五六个月时,还与 薛太太碰过面,您是看到我肚子的。谁让我年轻嘛,生养了好恢复,不把坐月子这种习俗搁在心上。不过薛太太如果 还想追生可不能学我,您这把年纪坐月子怎么也要半年才行,身子骨禁不住折腾。”

    我这话逗得周边几位太太掩唇窃笑,薛太太脸面下不来,她仰起头质间我,“何小姐,我不就是背后议论了你 几句吗。又不是只有我这样说,特区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你至于处处针对我,过去这么久还不肯罢休吗。”

    我故作惊讶挑眉,“薛太太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从不记得,您还在背后议论我了呢。您这是不打自招呀。”

    她被我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笑得从容得意,“薛太太,看您这张脸垮得够狠的,您还不到五十岁,和 自己结这么大的仇千什么呀。有空勤保养,多贴贴膜,少在背后嚼舌根,掀风浪,再长一层皱纹,您可就没法看了

    我留下这句话,在一阵压抑的笑声中转身扬长而去,薛太太怒不可遏朝我背影晬骂了一口,“神气什么,还不 是生个丫头片子!狗屁钱都不值。”

    旁边涂抹着橘色口红的年轻阔太撇嘴,“长子和长女一字之差,可是天壤地别,她福气那么好,也是时候走背 字了 ◊昔通老百姓家儿女都一样,沾上了权贵的边儿,生个女儿还不如不生,倒给人添堵。”

    始终坐在沙发上独自饮酒的短发女人往我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冷言冷语说,“那只是你们认为,乔先生对这 个女儿可是爱若珍宝,三天流水宴,哪天不是数百万,这是为自己女儿立烕呢,让你们别在背后放肆,他承认这个 女儿,容不得别人指指点点。三个亿蓝钻,是你我男人那点势力弄得来的吗。何笙不但没有失宠,反而挤走了正室, 这几个月一直是乔太太陪着乔先生,恐怕以后没她的份儿了。除非她真有本事生儿子,但你们看,何笙摆在这里, 乔太太有机会生吗。”

    她们鸦雀无声许久,每个人都像斗败的母鸡,对没能看我失势感到遗憾,没好气嘟囔,“真没想到,何笙竟 然母凭女贵了,都以为她没生出儿子要遭殃,敢情只要她生的乔先生都稀罕。她就算生出一只狸猫猪狗,也照样风 光◊ ”

    “何笙这点本事啊,还真是学不来,当初我和一个女人同时怀孕,她生了女儿,我生了儿子,我男人就娶我了 ,咱们是依靠儿子获得富贵,人家的女儿是靠母亲的宠爱获得地位。这哪是母凭女贵呀,这是女凭母贵呢。换别的 女人生个试试,乔先生看都不会看一眼。”

    “乔太太来了,天呐,她竟然会到这种场合。”

    我听到不远处挨着入口位置有女人惊呼声,立刻停住侧过脸张望,常锦舟从两扇门外缓缓走入,两名保镖被她 指使留在原地等候,她穿得很素雅,不像是来砸场子抢风头的,笑容也温和,不带丝毫煞气,还主动和两旁宾客打 招呼,那些宾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都忘了回应她,她也不介意,气定神闲朝我的方向走来。

    人群爆发隐隐的骚动,纷纷摆出瞧好戏的姿态,我立刻招呼一名侍者,小声吩咐他不要让乔先生到这边,否则 今晚就乱套了,等我打发走她。

    侍者点头,我端着两杯酒迎上她,她满脸笑容伸开双臂,似乎要和我拥抱,这么多人都在看着,我再抵触也不 能拒绝,我恍然大悟她到底什么意思了,她来显示她正室的风度,对我容纳的胸怀,而我有丝毫不配合,都是小气 与奸诈。

    我从容优雅与她拥抱,挨着她耳朵说,“处处演戏,不累吗。”

    “人生如戏,不演的确轻松,可什么都得不到,也保不住。”

    我和她分开对方的身体,看到彼此的脸都是灿若桃花,笑容深邃,她四下打量,“惜惜不在吗◊”

    我告诉她惜惜在家里由保姆照料,常小姐如果想念她,不如稍后一起回去。

    常锦舟故作惊喜问可以吗,不会打扰她休息?

    “打扰不打扰,常小姐不也是我行我素的人吗。你也不会罢休呀。”

    我们对话期间始终保持非常热情单纯的笑意,可眼底刀光剑影暗流涌动,谁也不是省油的灯。

    “何小姐似乎对我有意见,觉得我不是真心道贺,我之所以没有去医院探望,是怕打扰你休息,让你不能好 好恢复身体,看你今天招待这么多人,我才敢露面,我对何小姐是百般忍让,礼遇,这样被误解,我实在寒心。”

    她声音很大,周边好事者听到不少,都在窃窃私语,“要不说乔先生有魅力,家大业大的女人都搞得这么服服 帖帖,小三生了女儿正室来道喜,看乔太太还真像多髙兴似的。”

    “换成你你能髙兴吗?还不是不做样子嘛,用气度把小三比下去,这才是有智慧的正室,乔先生多有眼力,世上 最难缠的两个女人都让他搞上了。”

    我不着痕迹向一侧避开几步,她随我一起,我确定那些人听不清楚,才说,“心意送到了,戏也圆满落幕, 待久了反而露出马脚,常小姐请回吧。惜惜年幼不见光不见客,等什么时候乔苍允许你来看她,你再来。这事我不做 主,毕竟她姓乔◊”

    常锦舟喝光手里那杯酒,她举起杯子迎着头顶的水晶灯照了照,里面其实一滴不剩,但她看得很有滋味,我间 她还想喝吗。

    她说你不是想要我快点走吗,别抢了你的风头,怎么还肯留我喝一杯。

    我笑出来,“常小姐,你大约太自信了,我想要你走不假,是因为不愿你搅了我女儿的庆生宴,毕竟你这样的 女人,我很清楚你没有这份好心。至于抢我的风头,你是容貌胜我,身材胜我,还是手腕胜我,你拿什么抢啊?”

    她不急不恼,对我的诋毀照单全收,“我用命抢,我有一个什么都为我打点好的父亲,就是我胜过你的地方。

    我看着她不语,她将杯子放在一侧的桌角,“听苍哥说,惜惜很可爱,长得非常漂亮,如果她能顺利长大, 一定比你还要迷人,还要勾魂。可惜,她不能。”

    我脸上笑容猛地收起,她此时意味深长的表情令我仿佛坠入冰窟,冷得瑟瑟发抖,我声音发颤间她什么意思。 她朝前探身,和我交颈,在我耳畔轻笑两声,一字一顿说,“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