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六章前所未有的疯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拿着枪从市局出来,四面八方的楼宇树木已经彻底涯没于夜色中,哨岗执勤的警卫立正朝我敬礼,我停下脚步 ,仰起头看那张年轻陌生的脸孔,“你也认识我。”

    “市局都认识周太太◊”

    我疑惑间他我们见过吗。

    他语调铿锵有力,“我做过周部长的临时司机,在他车上见过您相片,悬挂在挡风玻璃前。”

    我心脏突如其来一疼,仓皇震撼之中急忙伸手捂住,缓了很久才从那样的刺痛里挣脱出来。

    像做了一场浑浑噩噩的梦。

    这三年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他从不为我所知的一面。

    我根本不清楚他随身每一处都有我的照片,对我如此割舍不下。

    在拥有我之后,他只和我做爱。

    他给了我与他髙髙在上的身份毫不对等的忠贞,宠爱与纵容。他深埋心底的长情,比我感受到的还要更深刻。

    可惜我终究没有留住。

    人世间的诱惑那么多,那么美,人总是忘乎所以争抢没有得到的,忘记了手里的会随时间流逝消失,就像一 把沙子,一杯尘埃。

    多少男人对女人的永恒仅仅是一句戏言。

    而周容深从未骗过我。

    马局长吩咐一名换岗的警员开车送我回别墅,他在我弯腰进入准备关门的前一刻,忽然伸手拦住,“周太太,以 您的手腕不管做什么都有资本打嬴,可您想对付的人,早已不受法律所控制,他们势力之庞大,城府之歹毒,与他 们博弈后果不堪设想。恕我只能帮您到此了。”

    我说不会让你们的人去送死,我丈夫的仇怨,是我的事,与你们无关。

    马局长蹙眉试图劝我放弃,“周部长生前那么疼惜您,想尽一切办法将您推出是非,他一定不愿看到您为了他涉 险,您只是一个女子,颠覆男人的江山,您知道那是多么艰难的事吗◊”

    我凝视他身后烕严肃穆的市局大楼,此时更深露重,楼顶笼罩于一片霎气,我看不清砖瓦的颜色,看不清昏黄 的窗口,就像我此后预料不到尽头或喜悲的人生。

    我嫁的男子,他是这世上最雄伟,睿智,英勇的男子,他什么都好,唯一不好就是娶了我,毀掉自己一辈子清

    我贪婪,虚荣,歹毒,可我不是逃避的懦夫。

    我不会放掉我的执念,我的坚持,我的仇恨,去做一个沉沦在别人的情爱里装作失忆的女人。

    “我希望在他死后,我可以做一件配得上他的事,弥补,赎罪。即使整个后半生都将活在争斗里,并不比我现 在过得好◊”

    马局长没有再说什么,他神情凝重目送这辆车离开,我额头支住玻璃,经过一处坑洼时车子有些细碎的颠簸, 光怪陆离的霓虹洒落我脸上,外面不知怎么忽然冷了,呼出的热气在窗上凝结出一层薄薄的白霜,将灯火阑珊的街 道变得模糊不清。

    这座城市从来不寂寞,就连它的空气都是风情的,妖冶的。每一个行走在夜晚的浓妆艳抹的女子放荡而奢靡, 她们过着没有明天的日子,从来不在风尘里渴望黎明。

    受它蛊惑的人那么多,它所有繁华似锦明艳璀燦,仿佛一颗包裏了糖衣的毒药,吸引着人往里跳。

    周容深给过我那样一只手,将我从里面拉上来,而现在我又要跳进去了。

    我回到别墅看见保姆拿着一支沾满泥土的铁锹,在树根下埋一条金色的鱼,她念念有词,我悄无声息走过去, 拍了拍她肩膀,她被吓了一跳,铁锹从手里脱落,尖叫一声站起来,她满脸苍白说,“夫人,我在念超度的经文, 刚刚从一本书上学的,我还以为显灵了呢。”

    我间她超度什么。

    她说鱼啊,这几天接二连三的死鱼,池子里原本有三十多条,还剩下不到十条,几乎每天都要死。

    她指了指远处泛着银光的水面,“您喜欢的那几条鸳鸯燕尾,全都死了。”

    她搀扶我上台阶进入客厅,“明天要下大雨,您恐怕要赶早去医院,省得路上拥堵泥泞不好走。”

    我心不在焉嗯了声,她送我到楼口,我走了几步握着扶梯,看她忙碌收拾的背影,“我有些害怕◊”

    她间我怕什么。

    我迟疑很久说生产。

    二十年前和宝姐同一拨下海的姑娘,就是圈子里第一批千外围的,有个叫随随的姑娘,她是那种什么花样都能 玩,不精通但配合度髙,随便客人搞,所以客人送她绰号随随,本来是个玩笑,没想到一炮而红,随随这外号真 的叫火了,她千脆把原本的艺名丢掉。

    随随在上海外滩很有名,风月场上王宫贵胄必点的开胃菜,比宝姐便宜,还比宝姐好搞,虽然咖位越不过宝姐 ,钱赚得一点不少。在九十年代末是上海夜场的十大交际花之一,最风光的时候一些省官吃饭喝酒都要叫上她作陪 ,让她助兴。

    她很有头脑,知道拿青春混饭吃的生活不长久,偷偷物色了一个很牛逼的大人物,在京城当官,做了那人的二 奶,聪明女人大多贪婪,她走了所有小三都会走的路,怀孕逼宫,可人家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去泰国找了大师给 她下咒,不知道内幕真假,反正随随生产时一点事没有,生产完莫名其妙就羊水栓塞,还血崩,儿子没在保温箱焐 热她就死了,眼睛都没闭上,大夫也说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当年圈子里都知道这事儿,还有姐妹儿去看她,从手术室推出来,血都快流千了,宝姐_直拿她当典型教导手 下姑娘,上位逼宫不要操之过急,男人是一点点降服的,不是一下子就拿下的,没福气没那个命,就别争过头。

    保姆走过来递给我一杯水,我接过喝了几口,又还给她,她握住杯子说,“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的,先生为您 找了最好的接生医师,绝不会出意外,等您见了自己的骨肉,您会觉得吃多少苦都很值得。”

    我间她是吗。

    她说当然,生子对您百利无一害,是留住先生最大的利器。

    我笑了笑,上楼进入卧室。

    我打开灯四处寻找可以存放枪械的隐蔽角落,这栋别墅其实丝毫不安全,而且危险重重,每一个侍奉我的人都 是乔苍眼线,替他监视我的行踪,所以不被发现才是唯一的路。

    我掂起脚想要勾住阳台上的吊兰,把枪埋入泥土里,吊兰一直是我自己浇水,保姆和乔苍都不触碰,一定万无 _失。

    我抓着花盆的边缧使劲往下拉,可吊兰被拴得太结实,怎么都不动,直到我握住悬挂的那根绳用力一扯,它 从髙空直接坠落,几乎要砸在我头上,我吓得急忙捂住自己的脸,然而想象中的阵痛迟迟没有传来。

    几秒钟的寂静后,我手指敞开一道缝隙,看向面前停在空中的花盆,我伸出手触摸,发现它真的僵滞在空气里

    “你在做什么◊”

    乔苍低沉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响起,我心口顿时一僵,密密麻麻的冷汗从皮肤里渗出,那只托在花盆底下的手 缓慢移动,从我头顶挪开,我惊诧于他神出鬼没的身手,竟能挽救急速坠落的重物,令我安然无恙脱险,而且他从 进来到托住花盆我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几乎是无声无息完成。

    我深吸一口气,将脸上的惊惧收敛,不动声色握住手枪背到身后,转过去用另一只手捶打他手臂,撒娇嗔怪他 ,“你怎么走路没声啊。”

    他沉静厚利的目光从我身后掠过,定格了两三秒,便不着痕迹收回,他将花盆放回窗台上,摆弄破损的几片叶子 ,“想要逗一逗你◊”

    他背对我没有立刻转过来,我趁机把手枪塞回包里,拉上拉锁,我做完这些他恰好回头,一边解开领带一边问 我今天去了哪里。

    司机今天始终跟着我,所以不能隐瞒任何一个环节引起他的怀疑,我编造了一套比较真实的谎言,他沉默听完, 脱掉衣服准备去浴室洗澡,我在这时伸出手勾住他的内裤边缧,手指几乎没入最里面,指尖触碰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笑得媚态横生,“外面做坏事了,一刻都不敢等,就要去洗澡,怕我闻出味道吗?”

    我将所有重量都压在那根手指上,挑着他的衣角朝我的方向勾,眼底的光越来越暖昧放荡,他想知道我要做什 么,似笑非笑顺从跟过来,我伏在他胸口和他颠倒位置,将他朝床上一推,媚笑着覆上去。

    我侧卧在他身旁,指尖沿着他的敏感处打转儿,他眼底漾着一丝笑意凝视我红扑扑的脸蛋,“何小姐挺着肚子 都不安分,是缺少滋润了吗。”

    我嘴唇挨着他耳朵,“乔先生的好功夫,令我朝思暮想,如果不是知道有其他女人还在等着享用乔先生,我就 日日夜夜霸占你,吸千你的阳气。”

    他声音有些沙哑,挑了挑眉,“何小姐不要光说不做。”

    将我手指一根根掰开握住,我滚烫细腻的掌心令他情不自禁闷哼一声。

    在他有些控制不住时,我娇媚吻上他的胸口,乔苍喜欢热情如火汹涌猛烈的吻,我亲吻他时也用了十分的力道 ,他身体逐渐紧绷,喉咙溢出一声难耐的嘶吼。

    我嫣红的舌头像修长柔轫的蛇信子,经过他的皮肤,露出陶醉沉迷的表情。

    我妖精般的脸蛋在他微微颤抖的手里绽放出妩媚到极致的样子,肩带不经意滑落,刺激了他的兽性,我给他的 感受前所未有的曼妙,诱惑与疯狂,是他在我身上从没有经历过的爽。

    我贪婪品味着,唇不着粉黛仍旧娇红,像玫瑰花瓣那样动人,经过这场滋润,更是鲜艳欲滴。

    他沉迷于我此时的风情里,他已经三个月没有碰过我,常锦舟那副和我截然不同的美好却缺少了滋味的肉体, 哪里是我千娇百媚的对手,他一定更怀念我的味道。

    乔苍爱极了我的媚笑,我的妖娆,更爱极了我在床上的纯情和风骚,在他最渴望吃到我的时候,给他难忘的致 命一击,他会为我彻底倾倒。

    我鼻尖贴着他的唇,“乔先生是不是越来越舍不得失去我。”

    他不语,还在急促喘息着,他试图狂野吻住我,和我唇舌纠缠,被我顽皮躲开,我戳着他心脏。

    “你有没有想过,有朝_日会颠覆在你对我这点不舍和贪婪上。”

    “还想杀我吗

    我说为什么不想,这个念头从没有在我脑海清除过。

    他闷笑一声,我疼得脸色发白,别开生面的刺激令我身体紧紧绷直。

    乔这样持续了片刻,我不再觉得疼痛,而是非常快乐,他含着我嘴唇问我我该怎么惩罚你这么薄情。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