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五章 浓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从怀孕六个月起,乔苍每周五都会抽出半天时间陪我去医院产检,什么公事都搁置下,守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一 直到第八个月从未落下过一次。

    他皮相好,气场也强势,西装革履在一堆男家属里穿梭总是格外乍眼。

    月份大了我身子也跟着愈发倦怠,有时坐着都能睡着,看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我倚着墙壁在走廊长椅上等他, 他从几扇门进进出出,旁边的孕妇捅了捅我手肘,小声对我说,“你男人对你可真好。”

    我有些好笑,间她有吗。

    她笑眯眯看向正在和大夫沟通的乔苍,“长得好看,应该很有钱,人也体贴,上一次你们产检我也在,他是 抱着你走的,连脚都不让你沾地,这么好的男人,这世道可不多见了。”

    我想了下,似乎是这样。

    他那么无所不能不可一世,在金三角都橫着走路的人,最近比我要紧张得多,我从没提过这是不是女儿,他也 没有告诉我,只是我发现他买回来的婴儿玩具,甚至连奶瓶都是粉色,我想到他挑选这些时温柔无措的样子,就觉 得很好笑。

    我回过神来乔苍已经走到我面前,他间我累了吗,我说有点,他非常自然弯下腰,想把我抱起来,我推开他的 手,有些别扭和脸红,小声说我想自己走,不要你抱。

    他柔声间我不是累了吗。

    我说嘴巴累,脚不累。

    他闷笑出来,“数落我半天,嘴巴能不累吗。”

    我脸上更红,打了他肩膀一下,让他不要欺负我。

    他说是,马上要出来一个小的,我怎么敢欺负。

    他牵起我的手,用另一条手臂护在我前面,穿梭过层层拥挤的人海,一直走出医院。

    保镖将车门打开,我坐进去懒洋洋伏在他胸口打哈欠,他掌心托住我下巴,我有些不满打掉他的手,问他干什么

    他忍住笑说,“上一次也是何小姐打哈欠,留在我衬衣一滩湿漉漉的口水,而且还是领口这样酲目的位置, 我去应酬都没有办法解释◊”

    我嘟着嘴间嫌弃我了?

    他说没有,将手移开,好笑又无奈注视我。

    我这才罢休,手指在他纽扣上来回拨动,语气矫情说,“刚才有人夸你◊”

    他嗯了声,“说什么。”

    “说你好,打着灯笼都难找,怎么看怎么完美◊”

    他脸上表情有些骄矜,“一直都是这样,何小姐才发觉吗◊”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伸手按住他的脸,在我掌心揉揑下变成一只包子,我惊竒说,“呀,乔先生脸皱了也是世 上最好看的包子呢◊”

    他吻了吻我手心,“想吃吗?”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点头说想◊

    他指了指我肚子,“再忍一忍,等她出来吃,一定让如狼似虎的何小姐吃饱◊”

    我这才明白他说什么,我在他怀里翻天一般的吵闹,连车都被我震动得揺晃起来,他无奈抱住我,在我的逼供 下说,好,是我如狼似虎,禽兽不如。,,

    快临产那段日子我有意躲避常锦舟,不给她任何算计我的机会,她倒也老实,没来纠缠我,估计也是没2 ,盛 文和蒂尔很多商业性质的宴会都是她陪同乔苍出席,也是风光无限,我常常想,孩子生下来我和她的恶斗恐怕只会 变本加厉而绝不会减弱,她习惯了人前出风头,一旦被我二度取代,这把怒火自然烧得更旺。

    距离预产期一周是我住院的日子,我在第八天午后独身去了趟医院探望一个姐妹儿,她和我关系还可以,一起闯 了一年半,也算乱世友情了◊她为了踢走正室上位一直在做双胞胎试管,失败了四十多次,她金主都没有耐心了,

    她最后做这次说沾沾我的喜气,我也没拒绝,陪她做完了全程才走。

    我从手术室出来旁边一扇门走出一个女人,她一边和大夫说话一边背对门倒着走,正好和我撞上,她吓得面色 灰白,问我不要紧吧,我们四目相视,她惊讶喊周太太?

    我觉得她哏熟,迟疑叫不上名字,想了很久才记起是东方太太,我和她寒暄了一会儿,快要分别时她忽然发现 我腕子上的血玉珠,她蹙眉间,“这个珠子哪里来的◊”

    我说朋友送的。

    “摘下来给我看看吗◊”

    我递给她,她仔细嗅了嗅气味,又用手指捻了捻,一脸凝重说,“夫人,您佩戴的这个东西,是可以滑胎的 我一愣,心口险些室息,“你说什么?”

    她将珠子举起对准窗口樓透进来的阳光看了看,语气肯定说,“没错,是血玉南珠,又叫血玉珠王,是血玉珠 里顶级的一种,非常罕见,在泰国一年只产几十颗,而且毗邻龙哏树,_旦脱离龙哏就会枯死,龙哏性热,有活血 作用,血玉珠也具备,不过它比龙哏还厉害,龙哏少食不要紧,但是血玉珠佩戴久了一定会滑胎,很多人不清楚其 中门道。当然,买得起血玉珠的人也太少了。这一串可要上千万的。”

    她将珠子还给我,“您朋友不知道您怀孕吗? ”

    我身体陡然蔓延过一股冷意,几乎将我冻住,巨大的阴谋感笼罩了我,令我头皮发麻骨头森寒,我叮着自己有些 颤抖的手,常老送我的血玉珠,竟然是会造成流产的诱因。

    我猛然意识到,他的确不希望我生下这个孩子,这是乔苍的骨肉,他为常锦舟有必要除掉后患,为他自己也有

    他打我的主意,我和乔苍之间有孩子是非常棘手的事,以乔苍的性格怎会允许自己的岳父占有了孩子的母亲,他 一定会大举反抗,常老没把握嬴他,不如割掉这个心菔大患。

    女人爱惜珠宝,血玉珠又价值连城,认识它的人不多,我得到只会满心欢喜,不可能联想到身孕,常老是胜券 在握。

    难怪他问我为什么不戴,他并不是在意我喜不喜欢,而是在意滑胎的东西有没有发挥作用。

    果然老奸巨猾,不出手则以,出手连我都蒙骗过去,这一招真狠,将我和乔苍最大的牵扯斩断,可谓一击制 敌。

    我平复心情握住东方太太的手,“多谢您提酲◊”

    她笑说应该的,不过这个朋友到底是居心叵铡还是不知者无罪,周太太要掂量仔细,可不要识人不清,祸害无

    穷。

    我朝远处走出几步,又停下转身叫住她,“东方先生最近是不是等待土地局一块北郊地皮的批示?”

    她点头说是,已经等了两个月,竞争者太多,旁门左道也厉害,恐怕是拿不到了。

    我笑着说,“让东方先生安心等消息,不出两日◊”

    她有些疑惑,但很快便明白我的言下之意,她大喜过望,我颔首和她告辞,不再多说离开医院。

    我站在一处宽大的雨棚下,拨通土地局负责地皮规划的王主任电话,他那边听出是我,毕恭毕敬间候,我告诉 他有事相求。他让我直说。

    “北郊新拆迁的一块地皮,这一次不走竞拍,而是直接由你们规划科安排,现在有敲定哪几个人吗。”

    他毫无隐瞒告诉我内幕,我听他说了六个人,并没有东方先生,我立刻命令他,“给蓝旗的东方阳锋◊”

    王主任_愣,“这家公司实力不够,恐怕有点逾格◊”

    “我给你交个底,我欠他太太一个人情,这块地我还人情。”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我分给了他,上面如果间起…”

    “你说是周太太吩咐,他们不会有异议◊土地局以后遇到解不开的麻烦,直接打我旗号找省公安厅,立刻就办。 这样交换可以吗?”

    王主任笑说当然可以,不交换周太太的吩咐我们也一定照办,我今晚就联系蓝旗。

    我挂断这通电话坐上车吩咐司机去一家茶楼,他问我不回去吗。

    乔苍今晚加班,大约凌晨才能回,他要把之后几天陪我生产的时间腾出来,很多堆积的文件必须批示,我看了 眼前面显示器,时间很富袼,我说先见朋友。

    茶楼距离市局很近,去的路上我给马局长发了条短讯,让他提前过去等我,他没有回复,我还担心他忙工作 不曾看到,准备稍后打个电话,结果我抵达时他已经穿着便衣在等我。

    我坐下后点了一杯茶水一杯温水,将茶水递给他,开门见山说,“给我一把枪,二十颗子弹

    “什么? ”马局长本以为我有了新的内幕,没想到是这个,他脸色顿时_变,“您找我要枪?私藏枪械是犯法 的。刑警在非执行公务期间都不准配备枪械,咱们省只有周部长生前拿到过公安部的特许持枪证,包括两位厅长都 没有,我只当没听到您这句话,您不要再说了。”

    他神情严肃拿包要走,我一把按住他,小声警告,“你还想不想干了?省厅现在对我惟命是从,我让他们找个 由头开会把你撸了,你告都没地方告去,你信不信?”

    马局长被我逼得龇牙咧嘴,“这是犯法!我怎么找军械库要枪?”

    “容深有一把备用64式,放在市局办公室,他办公室一直锁着,你带我进去找◊”

    马局长重新坐回椅子上,他犹豫很久,“可是您用来干什么?周部长的枪和子弹都有市局标识,您只要使用, —定会查到我头上,您是看我取代了周部长的职务不痛快,想找个方式把我撸下去吗? ”

    我将杯子推开,朝前倾身,他见状也迎上我,我叮着他哏睛一字一顿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的权势一天 不倒,我保你这个局长位置不动,只会高升。”

    马局长微微一怔,官职权力的诱惑对仕途上的每一个官员来说吸引力都巨大,他担优自己不如前一任局长出色, 早晚会让贤,如果我肯保他,省厅多少也买我一点面子。

    他舔了下嘴唇,“好,但是您必须告诉我,您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的事用不上枪,但我担心还没有达到结果就疏忽败露,用它防身◊”

    马局长沉吟良久,“这事千万不要泄露给第三人知道◊”

    我和他从茶楼出来,我告诉司机先回去,晚些时候我朋友送我。

    他隔着玻璃看了马局长半响,似乎要记下他的样貌,我立刻挡住,将司机甩在身后,坐上马局长的吉昔。

    到达市局后,我们走偏门进入办公大楼,他找档案部取来钥匙,打开已经尘封十个月之久的办公室。

    门推开的霎那,我嗅到一股发霍呛鼻的气息,窗子紧闭,屋内漆黑一片,没有人烟没有阳光,就像一座坟墓。

    马局长打开壁灯,白色灯泡在潮湿的灰尘里闪了闪,非常吃力亮起,有些昏暗。

    我之前来过几次,他的办公室显然没有人动过,周容深不是喜欢更改的人,他很念旧,所以这里的每一处,都 还是老样子。

    我走进去,脚步无声无息。

    我甚至不敢喘气,我怕惊扰了这里的沉寂,也怕惊扰了我自己。

    十个月。

    我已经十个月没有真正进入过属于他的地方。

    我们那栋房子,我无时无刻不在逃避,躲闪,抗拒。

    甚至多少次我已经快要靠近,又咬牙隐忍转身离去。

    我没有胃气,没有胆量,也没有脸面。

    我怕我会哭,我会崩溃,我会控制不住抽打自己。

    我站在一处空旷的砖石上,仰起头凝视墙壁上的功勋徽章,满满一墙,每一枚都是他用热血与生命换来,捍卫 的公安尊严,我幻想着他在战场英姿飒爽气宇勃发的模样,我这辈子能嫁给这样伟大的男人,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马局长翻找过所有抽屉,最终在一个盒子内找到了那把64式手枪,枪膛里有五颗子弹,还有两只各十枚的弹夹 ,他全部交给我。

    我接过后说,“我不会乱用,不论五年后,还是十年后,甚至更久,我所射出的每一颗子弹,一定是为了容深

    马局长沉默,我离开那块砖石,走向办公桌,桌上落了一层厚重的尘埃,我弯腰吹了口气,它们如数扬起, 将2气变得翻。

    桌角倒着一只相框,照片上的女子是我,站在长长的街道,尽头的樱花树下,看着遥远的港口,遥远的钟鼓, 笑得温柔纯粹。

    这是他为我拍过的唯一一张。

    我记得之后问他洗出来了吗,他总说没有,后来干脆说找不到了,我来这里几次,从没有看到过这张相片,原 来自始至终都被他完好保存。

    我脸上那样的纯粹,那样的明媚,被周容深视若瑰宝,他爱极了妖娆美好纯情顺从的我,只有我自己清楚,那 是装的,是虚假的,真实的我丝毫不纯粹。

    甚至我跟他最初的时光,我每一次说爱他,都是在骗他,我爱的只有他的权势,他的权势为我带来的一切。

    我骗了他那么久,我骗了他一辈子。

    我心口被一只手狠狠揪住,哏前泛起大片模糊的#气,我伸手拿起他曽用过的茶杯,在上面有些掉了漆的花纹抚 摸,好像可以摸到他的手,他的掌纹。

    杯子很冷,我拼尽全力也投有找回属于他的味道,温热和气息。

    我转过身,拉开落满灰尘的窗帘,对面是审讯大楼,每一扇窗口都亮着灯,像白色的海洋。

    他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是在这里度过,此后又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再也等不来他。

    不只是我,这个世界也等不来他。

    我不知自己失神了多久,直到马局长在身后喊我,告诉我该走了。我将茶杯放进自己包里,举起闪着着寒光的 手枪,迎向窗外刺目的灯火。

    容深,一定不会很久。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