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二章何笙是我舍不得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那几天特区又是阴雨3绵,接连下了数日•好供雨水怎么都下不完,要将每一条街道都it没。

    苗外的埔萆在雨水済注下长势越来越好,已经闯进房间,我为它剪枝时惊呀发现原来世间的革都可以开花, 思墙苹的花一点也不艳面.葚至拥然无光,白中透着黄.像岁月敗神的美人的脸孔。

    可它^常倔强,仿佛几年前刚刚漂泊至这座城市的我,_无所知,AMR真,凭着执念与狠莓撕破了男权世界 的大网,咬牙然到了今日•

    一路走来这副身体染脏了多少次,这双哏晴2洞麻木了多少回,我根本不敢回头看。

    天色放晴的清晨,副市长太太托司机送来许多崭新的要JIA物,只是有些不合身,似乎几个月孩子穿的,霖 要我自己裁剪,我在医院正好养伤无事可做,每天就待在床上缒缝补补。

    ft苍不忙碌时会在旁边陪我,告诉我什么颜色搭fcM好看,我从来不听他的,他知道我还赌气.哄又哄不好, 对我无可奈何,只敢趁我不注意时備吻我的脸,吻过后便拿起书看,装作不是他。

    这样周而复始无数次,我也■胤他胆子越来越大,播会赖在我的床上.从后面抱住我•我龍也挤不 神,反而被抱得更牢固,咬牙切齿骂了声无赖!他便在我身后闷声笑,

    周末早晨我H来发现床销只有我一^人在睡.旁边布满^ ,觫摸时能感觉到溫热•乔苍应该离开不久.

    我想要坐起来,忘记了右臂还有伤口.揮住的雾那顿时疼得暇前一黑又跌倒回去,保姆听到动靜从洗手间出来, 她问我是要起身吗,我点头.

    她将我賊来-碗粥•“趙早晨离开时说今天有M要的狐域入夜回来.”

    我用勺子舀了几粒红豆吹凉送进嘴里,‘‘他不回_得更好,回来倒是挤着我了。"

    保姆忍联说.样讲.早晨您可是自己怀里钻的.两条手背抱得可紧了,他推雜不开,又

    怕吵H了您,差点迟到•”

    我一怔•“有吗?”

    她说当然,她指了指ft这边.“餅好大一块地方a人睡.翅p边都粧了. ”

    我想到自己和他拥抱在一起,犹如小猫儿耍赖主人的棋样,脸上红润立刻不自然,‘‘那是我做梦了,不清楚怎 么回事.谁知道抱的卄么东西•”

    她哦了声,"先生•恐怕不会这样想,我看他很B兴。”

    我臊得更红.指使她去对面超市买果汁,她軎滋®走了,我听到关门的声晌,例过脸看旁边乔苍睡过的地方. 我脑梅浮现出许多画面,都非常柔情蜜意,而这些令执诚的场景,随着十天前我从高空坠落而崩埸溃敗,荡然无 存.

    时间不久有人从门外进来,我以为是保姆,吩咐她倒一杯果汁给我喝,我等许久也不见她递给我,这才抬起头 ,发现站在房间里的人根本不是保姆,而是常钾舟.

    她穿着艳红色的丝账裙.)?*最新軟的爱马愧金包.春风满面播视我,一_武扬威。

    我挑针的姿势停住,“怎么是你• ”

    “我以为你会问,我怎么才来•”

    她目獅在竹隹里,饶有兴味*起一#红色的肚兜打置.财留傭面直接夺过,有些厌弃掸了掸,仿佛胜晒 卄么了不得的航脏一样.

    妯看出我的排斥,不急不恼收回手,‘‘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我们斗了这么多回,各有输瀛,你贏我多,但你贏 我一百次,都不如苍哥替我贏你一次更贵童.你我之间的仇恨渊*,祸起争夺同一^男人.能宜判我们蠆的只有这 个男人,他的心在泡急关头偏向了谁,谁鱿是贏家

    她^常得意扬了扬眉•“我并不粉卜,因为我很清楚这个社会成人的谌棚ij ,赛子和4沄,在大局面前,

    _定会分出高下,而小三往往都会输♦ ”

    糊拇指推着针刺入鞋底.缝上一块胶皮,语气^咸m “是你贏了. ”

    她例开>街?#更灿烂,“何小姐说这话,我竞听出一丝,呢。"

    她将包放絲头赴,“还有一件搴,脑该告诉你•狀前我问过苍哥,放弃你是不,侧他 说什么• ”妯梧着看发出唯笑芦,‘‘他说我没有受伤就好,其他人不重要。”

    我手上一颤,睑些扎破手指,我不会完全相俏她的话,但多少也听进去一些.常锦舟已经贏得如此光彩漂亮, 我甚至能想到外界传言这件事.会把我贬斥得如何不堪一击,她实在没有理由再编造谎言打击我。

    我心里隐隐刺疼,面上不15情绪,收了粗针*起一根更细的,一边引线一边憒悠悠说,“有些女人,把丈夫看 作自己的唯什么都可失去,唯独不能失去男人•每天就供1斗战胜佛,绞尽瞄汁维护着,在别人暇里悲哀可 笑•常小姐就是这样的女人,而我不是.所以你用欺压你这样女人的方式来试探我,只能敗兴而归,因为我不会往 心里去,世界里只有妖和情爱的女人.是铖瞧不上的•”

    常镩舟脸色_沉.她冷笑说你不也是曲了三年的宠物,才继承了大笔遗产吗,当初你肤衣卖笑时比你现在瞧不上

    的女人还更不要脸。

    我说成王敗寇.现在只有我暖不上别人.而没有别人瞧不上我.

    她低下头.盯着自己確樣奢华的水晶鞋.走到床头描愤俯下身.我们距离很近,她意味深长间我.“苍哥对你 肚子里这块肉很重视•大夫也不敢息慢,能査的不能查的.都给你査了 •可惜这块肉不争气,有些扯她母亲的后腿

    我眛了下眼晴,“卄么囂思。”

    “知道你怀的是什么吗♦”妯发出非常开心的笑声.“是女儿•”

    我们四目相视,我从她哏中看出了如释童负,賊幸灾乐祸。她一边拍手一边在原抛#了几个圈,“女JUif啊 ,女儿可是真好,只要是个女儿,就成不了气候了•我本还想该怎么籯你,不能让你生出长子抢得先机,但是传出 去我没脸呀。没想到你自己就输了. ”

    鰣上平静无波,继齡注缝制那只4柄,魏破一边,她等了 一#儿热觉得无趣.伸手在包里翻找 什么,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粉色盒子,递到我面前•“我父亲从珠海邮寄来一样东西.让我务必交给你,这是我今 天过来的真正目的,何小姐可不要觉得我只是来看你笑话,我也受人之托呢。”

    我躉眉叮着,迟疑没有伸手,她不耐烦扔到我身上.打拥了竹筐,盒子被簠力弹开,抻出一串血玉珠,这是世 间最罕见的珠宝,我跟在容深身边见世面.都没有fl到过成色这么好的血玉,有钱也未必买得到。

    常钾舟看到呵了一声,“我絲对你还真是肯下血本•”

    我没有听进去她的话,目光紧盯盒子内的信封,犹豫良久取出,里面只有一张纸,纸上龙飞凤舞的革书写了七 个字.早日康复.挂念你•落款是常乗宪,常老的名字。

    合上.手背青筋*起.脸色也有^95. _辦诧刊的反应.她问不缔絲给你什么产业了吧?

    她伸手试图抢夺•被我塞回信封压在了枕头底下•我心脏这一刻件件直跣,常老是什么人物•珠海的黑老大, 在广东乃至整个南省.第一批下洚涉黑的头目,他的势力资历排位,都不允许任何人称呼他的名字,他也不会这样 落款•他这个举动明摆着又朝我进攻了一步,暗杀冯京科他百分百冲着给我报仇来的,和常播舟半点关系没有•

    “我爸爸很棚何小姐.毕竞苍哥选择了救我,留你险些挪炸里一尸两命.他辦望替我雕雜悔。”

    她说这话时声音里雜胜者对敗者的轻贱,对ft獅弃我选择她充满了财住的軎_得意,回过 神,社进进浮现出-錢意,“常小姐狀这是父亲;!«弹赌达感«吗?”

    妯扬眉说不然呢。

    我盯着自己S#卓了甲油的苍白的指甲盖,饶有兴味观赏把玩,“价值千万的血玉珠,常老的确有钱,但也不 是这么槽的,何况他谈不上感激我•常小姐应该明白,对于男人而言,只有美人,令他怦然心动倾国倾城的美人 .才S得上这样贵重的心意.”

    常讳舟的笑容換而一收,她斩钌截铁说我爸爸绝不会那么糊涂•舊欢你这样的蛇嫌女人,他顶多是想要玩一玩 .搞不到心痒罢了。

    “哦? ”这一回轮到我笑,“我也希堃是这样,常小姐以后别把自己看得太不可或缺,你父亲对你的关切程度 ,似乎还不如对我这个外人呢•”

    她哏底升腾起不可控制的怒意,我猜她很想打我,不,很想杀我,如果不是我身份太贵童,她没把埋能擁干净 屁股.她对我早如B下杀手了,她这X子都没受过这些冤枉气.

    “恶人自有恶人磨,何笙.你下场一定不会好.”

    她说完这句转身怒气冲冲离开病房,童重甩上了门。

    我一声.拿起那串血玉珠,迎向面明几净的玻璃看了许久,呢稱说我知道不会

    我出院天乔苍去珠梅办一件推辞不开的寧,我和保姆^房里收拾•我交给她一摞钱让她打点好医护人员,她 离开后不久,我就听到门外有人窃窃私语,起初声音很小,后来不知为什么激烈起来。

    我推开门走出去,看到胡厅长与省厅侦査室的邹主任柃着果篮花束在走廊争吵,我没有立刻喊他们,站在门口 爾.

    “周部长牺牲,我们没有照g好他的遗孀.让周太太陷入危险中,一旦追究闹大,省厅願面何存?周部长在特 区的威望、口碑和声誉非常好,你能想象受他恩惠的部下及老百姓会闹出什么风波吗?再说金三角毒叛備典进来, 把西郊政府规划的拆迁厂房炸成废墟.我们要挨处分的!”

    邹主任有些愤怒甩开他桎梏自己的手.“您不要忘记,周部长去金三角之前,S对我们叮嗔过,如果他发生意 外回不来,一定要保护好周太太,他所有的功勋和R绩,只想换回他夫人后半生平安的结果.”

    “事倚已经发生还能怎样!周太太和抒苍的关系我们清楚,用得著我们插手吗?你是不是乌纱fiKM了,想搆 下去吃点苦头?你狀你朗部长,傭功勋保着,包浦妇都8_跃,我们能吗?誠我们明天SKjya! ”

    邹主任还要说什么•胡厅长在这时越过他肩瞬看到了我,働色«时一$,腔调有些发鷇《了声周太太,邹主 任朝我敬礼,抬起手才意识到自己是便衣,又旭尬收了回去。

    我不动声色收回视线.留下一句进来.转身回到病房。

    他们跟在我身后,讲了一大堆冠宽堂里的解释,我打断说,“老K的仇是我来的,我去找我的丈夫,想要个 下落和结果,我没有顾忌后果•怨不得任何人•”

    我鸾腰用左手持起皮箱,胡厅长看我很吃力,主动接过替我放好,掸了掸手上勒出的红痕,笑着说,“那我真 是对您千恩万谢,省厅得知西郊发生件,是您,几乎吓破了胆,可绑匪已经走了,我们麵去云南不

    现实,能得到您的谅解再好不过。”

    我转过身看着他,“我不是ig解省厅,是不想让人觉得容深的遗JTF懂事•而且追究起来,抒苍金三角毒枭的

    身份就会摆在台面上,你们有能力干预吗?患事宁人錢我保你们一次了 • ”

    我让邹主任去走庳外稍等.留下胡厅长一人在病房,我走到他跟前压低声音问,“常者在金三角的势力,云南 缉毒总队有耳闻吗。”

    胡厅长一愣,“他在金三角还有势力•?”

    我看他表锖不傕故囂除瞒我,麵狀界苍没掌握这个消息是雀厅压下了,毕竞他IP个暇线不算主力,很多机 密打听不到虹常•看来全都不ftfi•常老没把这{贿人。

    “你暗中帮我收集一下常老的资料。越详细越好,如果能说服云南缉毒总队派出一支醫力在金三角调査就更好了 ,倘若不能.我要他在珠诲从发家到现在的一切过程,他供什么生意,他的甬点軎好,他的合伙人•都要。”

    胡厅长有些惊“您要这些供什么?”

    “我有用。”

    他并不能理解这份用处,但也没有多间.他说尽快帮我办妥,不过*要不短的时间。

    我说我很急,_这个时间。

    胡厅长和邹主任离开后,甘毛到医院接我,他说苍哥刚进港口,_会儿下了ffi直接回家。

    车经过漫长别屋外,我《暖走下,几场》泼大雨后,庭院并没有我想象中物是人非.仍旧是十五天前 离开的棋样,连花盆的位置都没有变.只是少了一条我最軎欢的鱼,我问保姆那条蓝色的燕尾呢《

    她说死了.捞出埋在树根下.也算给了一个后事。

    我设视波光齡的鱼池,“明天死的•”

    “您入院手术的当天晚上•”

    秘底一**.或许世上寘有因果•

    我有些惆张,缓慢朝里面走,阳光洒落在育石板,凋零的几瓣花被虫蚁哨咬得不成样子,我余光忽然瞥到一处 揺描晃晃的东西.脚下随即停住.有些僵硬转过头•看向安置在角S. —榫巨大树冠下的秋千.

    记咖至躲,将■成得透不过气.

    秋千落满花嫌•油漆被雨水冲淡了许多,我像是着了魔,腿脚不听使唤走过去,伸手握住生了锈的铁链.上面 还沾染着雨珠,顺指尖流坠落,•终埋没于泥土。

    这样枯黄陈旧的绣溃,落在手上想洗抻,却发现味道总是残留。

    情爱时光的苦与涩,SB与齡.是比这样一把绣更頑固不化的东西,它只要染上了,就再不可能洗神。

    “你们先进去吧,医院闷久了,我想透透气。”

    我掀起less秋千上坐下,两只_地,在獅的尘土上轻轻晃动着,仰起头看向天空成群结队飞过的雁子, 南城没有风靠和寒S ,只有漫长的雨,春暧花开它们也会飞走,飞回更分明的;!〇«•

    而我将永远留在这里.不论它辟面目全非,齡热还是阴冷。

    我失神间忽然感觉秋千訊荡出很高的距离,而我根本没有动,我下囂识看向身后,界苍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脸 上是风尘仆仆赶路的倦意,他眠眸含笑,一只手推动着秋千,另一只手刚刚从我》扬的长发上恋恋不舍移开•

    他似乎賊于这片白色的花海.像一^白色的梦。

    我一言不发,任由他将M向远处,秋千接近湛蓝的天空,接近层金的树扭,接近雨后洁白的云朵,却不能让 我快乐,经过一些亊再回味那些美好,还不如一早忘记.

    “我累了•”

    我用力将峡捻在社中,將賊秋千让它ff稳,我跣下去从他面前经过,他跟着我走了两步,忽然一把拉 住我的手.迫使我停下•

    我侧过脸看他,昏暗的灯火下.他的脸若隐若现,斑驳的格子网笼罩在他眉眠I'Bl,似乎诲庠旁的江枫渔火,只是 他没有那么洒脱•他追名逐利,掠夺权毋•他不爱那样与世无争的生活,我也不爱•

    我们都不是生活在尘3之外的人,而是活在光环之中,活在游祸之上,话衫F成我诈生死杀教的残忍风波里,

    贪中的■,愤爱,■与繁华.

    臟:i鼓这条路上碰攉,亂生恨.

    他望着我瘦了一围的面容说,“是我的错。”他顿了顿,“你赌气,你折Jg我,你怎样都可以•”

    “你没有错.你选J篆你的赛子,放弃我,这没有措。”

    我指了指自己肚子,‘'如果役有她,也许你连最后邢一刻都不会留,你己经得到了蒂尔,遇死了周容深,我 对你的利用价值,不是已经耗干了吗•”

    乔苍始终娜•如巢不是他有些剧烈起伏的胸口.抑至狀触有师臟什么。

    我将放在肚子上的手转移到自己心脏,“你不要以为我舍不得你.从来没有•”

    我甩开他的手,想要朝房间里奔跑,他在这时从背后用力抱住我•将我挣扎的削瘦身体控制在怀中,我忍着不

    *哭,几乎咬破了嘴唇,他吻着我头发说.“你没有舍不得我,何笙,是我舍不得你。”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