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章他舍弃了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苍干脆利落脱下风衣丢给黄毛,他里面穿了一件很单薄的黑色衬衣,逐渐西沉的阳光笼罩在他身上,衬农紧紧 贴着皮肉,露出结实饱满的胸肌,胸口最精壮的部位被颈间垂下的银色领带遮住,气场冷冽倨傲,他间冯堂主想怎 么玩。

    冯堂主看出他横扫千军的架势,嗤笑了声,“当然不是我和乔老板玩了,对你我丝毫没把握蠃,要是你反过来 千翻了我,我怎么和老K交差?不如玩点对我保险对你也刺激的顶目。”

    冯堂主指了指悬在高空的我和常锦舟,“二选两个女人只能救走一个,这事是乔老板先不地道,破坏了道 上规矩◊搅合老K的地盘还打了他的人,老K念在你是金三角中国区老大的份儿上,吩咐我对你敬着点,让你自己选 ◊—分钟的时间你给我结果,剩下你不要的那个,我带到老K面前,怎么搞她你甭管◊这事就算平了 ◊否则金三角还 怎么混乔老板自己掂量◊你手底下上千人,都要跟着你吃瘪的。”

    冯堂主话音未落,窗外不远处的公路忽然露出一个蓝白色的车头,在昏黄的光束下非常酲目,车头行驶了片刻 ,将整个轮廓暴露,是防弹警车◊—连三辆,贴有市局的标志,没有鸣笛。

    一般市局出警不鸣笛有两个可能种是防止打草惊蛇,执行危险保密任务,另一种是不紧急,领导到下属区 局巡视◊显然这边远离市区,绝不会是第二种,铁门外看守的马仔顿时炸毛了,大喊条子来了!泛水了!

    乔苍冷峻的眉眼一沉,压低声音质间,“谁他妈报警了。”

    黄毛表情也很惊愕,斩钌截铁说绝对没人报警。

    混乱之中冯堂主一声令下,四面墙壁人影攒动,乌泱泱足有数十个,手持棍榫砍刀各种武器,排成人海人墙,

    将偌大厂房围堵得插翅难逃。

    乔苍对这一幕无动于衷,从下车到进门十几步路他早把地形摸得一清二楚,他的哏力和城府怎会看不出这里排兵 布阵的门道◊选择四面空旷的公路林路,目的就是藏人。

    贡毛没他那么精,他粗略一扫,小声骂了句狗娘养的东西,真他妈毒。

    马仔翻窗而入,跑到冯堂主面前,“十二个条子,一车四个,其中_半是特警打扮,但没开特警的车。”

    冯堂主朝地上晬了口痰,凶相毕露,他咬牙切齿,“乔老板,你在道上是相当有威望的人物,当条子的银钩儿 和他们联手不耻辱吗?你和我搞这一套? ”

    银钩儿是黑话,指诱饵,一般都是涉黑的金盆洗手,投诚到条子麾下帮忙剿人,统称银钩儿,碰上黑道的会挨 死手的。

    乔苍蹙眉,“条子不是我找的,我不清楚怎么回事。”

    冯堂主情绪有些激动,拿枪的手剧烈晃了晃,黄毛担心他擦枪走火,挡在乔苍前头,双眼戒备紧盯他的扳机和 保险栓。

    “人都来了,我他妈怎么信你! ”

    乔苍一脸平静,吩咐黄毛去看看,贡毛拉过一个手下,叮嘱他护好苍哥,然后推门匍匐在一处废弃的土坡上, 用石头做掩护,观望那条空旷无人的公路。

    三辆警车一字竖排,由南向北开得非常快,似乎在赶任务,经过这栋楼正对的交叉路口时,不约而同减速左拐 ,到了平稳大道再次疾行。

    他摸向口袋的手一松,站起来掸了掸土,指着周围剑拔弩张的马仔,“瞎啊?这他妈是找你们的吗?”

    冯堂主见警车呼啸而去,并没有在周边停留,甚至连车灯都没有闪,明显没发现什么情况,更不是奔他们来的 ,他松了口气,挥手示意楼梯和窗外的马仔下去,他舌头抵住牙床,吧唧了两下嘴,“别怪我谨慎,广东地盘上乔 老板玩阴的,我还真招架不住◊”

    他说着话用枪口挠了挠太阳穴发痒的地方,“既然乔老板信守诺言,我也退让一步,换个玩法,多给你点思考 时间◊我不看枪口指向,就这么盲打,打到谁算谁,我好歹有点准头,不至于给她们开瓢,顶多皮肉出点血,撑几 个时辰去医院没问题◊”

    他指着我和常锦舟头顶的绳索,“一人两根,我打断一根,吊在上面的痛苦就加重一倍,如果我开完第一枪, 乔老板还没有做出决定,第二枪是打在另一人绳上,还是同一人绳上,我不保证,如果仍是同一人,两根都断了, 瞬间从八米的高2坠落,乔老板娇滴滴的小娘们儿就剩半条命了 ◊”

    乔苍面无表情,沉默点了一根烟,不是雪茄,而是非常昔通的烟,他抽了两口哑着嗓子间,“你还想不想撤出 广东。”

    冯堂主说乔老板应该回答我行或者不行,行咱们就玩,不行我直接动手。

    黄毛听出没有商量余地,冯堂主软硬不吃,压根没打算谈条件,他脸色一变,“冯京科,道上规矩摆得清楚, 不是这条路上的人,就不能用下三滥的招数,苍哥已经来了,要怎么的你开口!是爷们儿咱用爷们儿的方式解决。”

    冯京科露出一丝嗜血的狞笑,“乔老板,道上是有这规矩,但那是对你这样的人物,我一个小堂主没什么势力 ,就算下三滥了谁能拿我怎么着。我也给你交个底,老K在云南照顾我全家老小,事儿给他办漂亮了,我家人才能无 事,他不满意,我就得灭门◊”

    乔苍夹着烟卷注视他,“你把人放了,我保老K动不了你家眷◊”

    冯京科放声大笑,“乔老板,你可蒙不了我,道上谁不清楚,你是_丁点小仇都要报的人,我绑了你老婆二奶 ,吊在这里折磨这么久,你会罢休吗?”

    乔苍锋狠的目光射向他脸上,“知道还不放人,你以为老K保得住你全家,我在金三角想焚几条命,就像折几 片叶子一样简单。”

    冯京科根本不受他蛊惑,缓慢举起手臂,枪口指向高处,在我和常锦舟之间游移不定,他果然没有看向这一边 ,犀利玩味的目光与乔苍交锋,但手腕每一次停顿,都瞄在我们头顶,非常精准。

    子弹无哏生死有命,不是所有人在这样的惊险关头都有死里逃生的运气,常锦舟慌了,慌于我四个多月的孩 子做筹码,她怕乔苍不忍心,她楚楚可怜朝他求救,“苍哥救我…我快撑不住了,我想回珠海,如果爸爸在这里, 我一定不会出事。”

    乔苍身体一僵,侧脸暴起几缕青筋,随咬牙的动作而剧烈起伏着。

    “冯京科逼急了苍哥没你好果子吃!”

    啪地一声,黄毛话音未落,扣动扳机的声响在鸦雀无声的荒郊响起,我感觉到扑面而来一股劲风,将我额前的 碎发吹乱,强烈的颤动颠簸我,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令我垂直的身体朝一侧歪倒,在高处弯曲晃荡。

    我以为自己将要坠落,吓得紧闭双眼,漫长的两秒钟里我因极致的惊恐失聪了,我听不到一切动静,也似乎看 不到什么,我的世界空白而苍茫。

    我回忆起自己二十余年的一生,不知是错还是对,是值得还是不值得,我经历拥有过那么多,他们都是我的昙 花一现,是我美好又狼狈的故事,我真正握在手里的却很少,几乎没有。

    甚至连死这个抉择,都是别人替我做,而不是我自己。

    我呼出最后一口气,仍旧没有迎来想象中粉身碎骨的巨痛,我睁开一条缝隙,发觉自己还悬挂在空中,只是比 刚才更惊险,已经没有了任何稳住平衡的支点。

    底下有马仔大喊何小姐!紧接又是两声枪响,不过没有打向我,而是射向了试图救我的马仔脚下,他的奔跑声 戛然而止,尘土如地裂一样猖獗扬起,足有半米甚至更高,强劲的火力将马仔脚踝处的裤腿崩飞,露出一片鲜红的 流血的肉。

    弹壳威力尚且这么大,可想而知枪的威力有多大。

    我斜吊在房顶,断了的一根绳索勾着我所有重量,我悬挂在上面非常吃力,胸口原本还能分散的痛苦全部聚集 一处,我有些缺氧,胸腔好像被一块石头堵塞,紧紧勒住了心脏,喘不过气。

    常锦舟被炸裂在耳畔的枪响吓得失声尖叫,她以为被击中的是她,直到她从恐慌中看清是我,才逐渐止息了一 些,她喉咙嗖咽,不停喊苍哥,喊得声音越来越大,她已经一秒钟都不想停在这_刻。

    冯堂主射出这一发子弹后连看都没看,他从所有人的反应与叫喊中听出了是谁遭殃,他玩世不恭浅笑,对着枪 口吹了吹,“养老板,这镞戏有意思吗?”

    乔苍的脸孔此时阴骇到极点,犹如阴云密布滔天巨浪,只要有任何人靠近,就能被吸纳进去活活绞死。

    黄毛怒不可遏要冲过来,他身后的马仔拉住他,小声让他别动,不要逼对方二次开枪。

    乔苍一向牵制别人,而不受人牵制,忽然颠倒了局势,对方又抱着必死之心,尽管他脸上风平浪静,可微微 颤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对难以掌控局面的慌乱,良久后在所有人注视下,他溢出一声阴森沙哑的笑,“有意思,枪 法很准。”

    “绳子很粗,可距离这么远难免失手,我也只是尽量,乔老板别给我戴高帽。”

    他说着话拉出枪膛,数了数还有几颗子弹,意味深长问有没有可能我射偏了呢。

    乔苍笑容不减,非常浓郁,只是在脸孔,遍布每一寸皮肤,唯独不存在于眼睛里,这是最虚假而偾怒的一种笑

    冯堂主说,“射偏到别处还好,射偏到肉上就惨烈了点,乔老板最好尽快决定,留下谁给我交差,咱们都省事

    乔苍舌尖在口中扫荡,不动声色抵出一片烟丝,他将烟丝吐到地上,没入贡色的泥土,“老K让你这么玩的? 很精彩◊”

    冯京科对乔苍濒临爆发的怒意视而不见,他笑说请乔老板大老远过来看戏,不精彩一点,我怎么好意思。

    他侧过头示意等候在角落的马仔,“愣着干什么,乔老板时间宝贵,没时间和咱们耗,麻利上钌板。”

    四名马仔从堆积的千稻草下抽出了铁板,极其吃力搬到我和常锦舟脚下,这是一昌彳足以容纳十个人大小的砧板, 上面钌满密密麻麻的粗大银针,不低于一百根,针头削得很尖,闪烁着凛冽的寒光,不要说女人娇嫩的皮肉,糙汉 子的骨头都可以刺穿。

    乔苍脸上那一丝阴森的笑容在看到这个东西后倏然一收。

    冯京科眉开哏笑,“乔老板,筹码加大了,接下来的一枪是让您怀了孕的小情人被钉子扎死,还是断您老婆一 根绳,让她也尝尝横挂在高2求生不得的滋味,就看她们运气了 ◊”

    他抬起头望向高空,这是我们被折磨后他第一次抬头,“常小姐,何小姐,都说患难见真情,乔老板丢下不 要的那个,做鬼可也别放过他,命是他宰的,不是我。”

    常锦舟被3京科的怂恿和恐吓逼得近乎崩溃失控,她朝乔苍声嘶力竭大喊,“苍哥,我们是夫妻,我不想死!我 刚刚怀了你的孩子,他才一个多月,你不是说过对何笙只是玩弄和利用,你很快就会不要她了,你不要食言!”

    我一愣,铺天盖地的压抑与室息向我席卷而来,我不可置信看向底下一动不动的乔苍,他一言不发,指尖只剩 焚化一半的香烟,St跃的火苗照出这世间美好又残忍的风月。

    他只是玩弄和利用。

    玩弄白道上生死宿敌的女人,利用我击垮周容深的心,夺走他的东西。

    我曽无数次质问自己,会不会是这样。

    为什么要相信,一切只是起始于情爱。

    他那张脸,岁月留下的皱纹那么少,他当然是无情的人,天若有情天也会老。

    他曽给我的美好的每一刻,都像是嘲笑我的面孔,在我哏前掠过,飘浮,问我快乐吗,怀念吗。把那些真真 假假虚虚实实的戏,即将取代你的痛恨值得吗?

    灯笼海,紫荆花,麋鹿与秋千,成群的白鸽,奔跑的烈马,深水下不惜一切救我的吻,他是不择手段的人,为 了达成目的,他本就什么都做得出,豁得去。

    事实证明他嬴了,他做的所有事都没有白白浪费。

    即使我最恨他的时刻,我仍然记得,仍然记得那么刻骨。

    冯京科挑了挑眉,“原来常小姐也怀了身孕,让乔老板做这样两难的决定,真是有些残忍◊丢掉谁都是_尸两 命,兴许还丢下个儿子。金三角待这么多年,兄弟们常年看不到漂亮女人,乔老板喜欢的当然是人间极品,我们也 跟着沾沾光◊”

    他话锋_转,“你在金三角搞掉老K那么多手下,你就该知道,有你还的一天◊”

    乔苍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他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一丝无力。

    黑道中人不得违背黑道规矩,他本事大地位高,也不是一个人撑场子挑江湖,一次两次大家能容他,不断觖犯同 僚底线则会引来大祸,他想混就不能嚣张过头,成为所有黑帮组织的众矢之的。

    电光火石之间,乔苍折断了手上那根烟。

    燃烧的火苗落在他指尖,他仿佛察觉不到灼烧的疼痛。

    “放了我太太◊”

    万顆俱寂。

    呼吸声都听不到。

    只有西沉的落日,散发出最后一丝余晖,那并不温暖,反而冷模,寒意刺骨。

    五个字如刀,狠狠插入我心脏,五个字也如世上最美好的花束,驱散了常锦舟噩梦的黑暗。

    他选择了常锦舟,舍弃了我。

    太太这个词从他口中吐出,果然是美得那般动听。

    我身体不由自主僵硬,呼吸与血液被一根巨大的针管抽离,某一根撩拨了无数个日夜的弦,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破裂,折断。

    常锦舟带着哭腔喊了声苍哥,那一声千回百转,充满庆幸,感动,近乎疯狂的痴迷。

    犹如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

    冯京科笑着问决定了吗。

    乔苍语气凌厉说放人。

    “那么何小姐既然成为了弃子,她的下场怎样,乔老板,规矩在先,你不要过问了◊”

    冯京科说完挥手,示意掌控绳索的马仔行动,常锦舟被缓缓放下去,安然无恙落地,当她惊惶无措跑向乔苍, 扑入后者怀中,哭着说我好怕,怕我再也见不到你,怕你不选择我,也怕爸爸会知道,我真的很煎熬,很痛苦。

    我一脸平静,自始至终也没想过乔苍会爱我,爱这个字于他而言,哪有那么轻易,该是奢侈的,荒谬的,甚 至不屑_顾的。

    我们之间归根究底不过就是一场错得离谱的欢爱。

    若没有周容深做引子,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

    可心脏还是疼,疼得我想要蜷缩保护自己,分散那股尖锐的刺痛给我的绝望,但我动不了,我没有力气,在绳索 的捆绑下,那么渺小微弱,半点不由己。

    苍白与死寂,在我面容定格,一闪即逝。

    我不再惊慌畏惧,也失去了期待,反而坦然许多,我悬吊在空中,看着常锦舟被乔苍的手下带出厂房,她回头 依依不舍望向乔苍背影,最终消失在藏蓝色的铁门外。

    冯京科说,“乔老板,知道什么叫血债血偿吗?你看不到的血,怎么能体会到偿还的悲愤呢?你留下的这个女 人,花招太多,送回金三角的路上,我防不胜防,还不如就在你哏皮底下,让你彻底明白,金三角你也有办不成 的事,老K更是你惹不得的人◊”

    冯京科话音未落,趁乔苍毫无准备,再度朝我开了一枪,这一枪击中了房梁,打出一个洞哏,洞眼恰好是捆绑 绳索的位置,于是我在空中疯狂颤动了两下,便开始下坠。

    绳索和横木还连着最后一点木屑,我掉落的过程不顺利,也不疾速,从高空到低空时而下坠时而停顿,停顿是 因为木屑不够圆滑,卡在了粗绳的糙刃上,绳索不能运转,停顿的那瞬间勒得我近乎室息,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 都要被挤出来,变成一滩模糊的血肉,血水。

    我坠落下来的瞬间,距离钌板仅剩不到一米的位置,乔苍朝我飞奔而来,我视线中的他,S佥色有些发白,瞳孔 里是无边无际的惊慌,他难得惊慌,他真的难得这副模样。

    绳索勾住了一侧楼梯旋木,我朝下俯冲降落的身体摇晃中翻转,他朝我伸出两只手,试图在最后关头接住我,他 并没有理会面前阻挡的张牙舞爪的钌板,可是来不及,他距离我百米之外,任凭他再快,也已经无力回天。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