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八章两个女人看他救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身体不由自主一僵,心脏像是被无数只坚硬的钳子抓住,剧烈的室息,疼痛和颤抖,让我几字 乔苍想过娶我。

    他那么心狠手辣,那么薄情寡义,竟在一次次性爱里动了心思-

    个背负万千骂名,贪婪恶毒的女人,也曽在他心上闪过这样的念头。

    仿佛从天而降_杯炙热的烈焰,坠落于我心底被仇恨的寒冰包裏的无边无际的地方,将它缩小,

    4多棱角,没那么顽固。

    我听着身后喷泉的水声,哑着嗓子说,“我的确不会等,我这辈子耗不起。”

    她疑惑间,“你不是已经在耗了吗。”

    我仰起头凝望天花板散出的白色灯光,“我耗不是为了等他,是等时机。”

    “现在时机来了,常小姐作茧自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打压你,排挤你,苍哥最痛恨欺骗,看

    我笑着摇头,眼前闪过一幅画面,那幅画面令我感慨而震撼,“_位公安局长曽间自己的情人,:

    职,沦为无权无势的昔通人,还会跟他吗。情人沉默。他们得到的一切,仅仅因为自己不是昔通人,■ ,情意,都是为了他的权。所以他们永远不会丢掉自己的筹码,就注定他们为了争取到更多走更惜的路, 的丈夫,激发我的仇恨。”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我

    我迈开步子走向人潮攒动的门口,如 ,他总是沉默得令我心慌,让我以为自己做措了什么。] 我。但在美好中终结了我陪働岁月

    像是有太多无形力量在#扯我,分裂我,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回到别墅蒙头大睡,试图醒来一切;

    I, “我跟了苍哥一年,对他的. _到了不一样的他。虽然他的不_

    两条修长紧实的手臂;

    后缠住我,将我抱进怀中。

    我打开冰箱自己拿了雜摸,还没有碰到边绿,

    我微微一愣,下意识抬手在眼角用力揉了揉,他嗤地一声闷笑,“不是这一只。’

    乔苍到底身板和功夫都过硬,咬牙忍了几秒就好了,他说何小姐不会忍心那么对我,如果被踢坏了,

    上就不能爽了。

    他一脸下流的奸笑,“不止床上,任何地方都不能爽,人生该失去多少乐趣,尤其何小姐这样欲望旺盛, 足你都很吃力的女人。”

    我一脸阴沉间你觉得我像在玩笑吗。

    他饶有兴味看了我一会儿,“像。”

    我十分干脆抬起脚又踢,他一把握住我的脚,我金鸡独立的姿势站不稳,摇括晃晃差点摔倒,他另一只手 的腰,维持我的平衡。

    我那只嫩白削瘦的脚丫在他掌心像一截白色的藕,很小很轻,他一只手甚至可以握住三个。

    “美人玉足就是何小姐这样,可惜有些臭,不过臭脚也不算毛病。”

    我被他气得直瞪眼,“你才臭。”

    他发现我臀部正对他胯间,裙摆也被撩到腰部,露出白色的内裤和两侧掺出的细小毛发,这样色槁 他笑容更深,故作惊讶挑眉,“何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已经迫不及待在餐厅开始吗。”

    他将我朝他怀中揽去,掌心托在我臀部往上一举,下面顿时碰撞到一起,我感觉到他用力顶了顶, 得及咒骂时堵住了我的唇,卷起我的舌头含糊不清说,“餐桌上没有做过。”

    我被他逗笑,扑哧喷出来,一口唾液飞进他嘴里,我趁机大笑着从他腋下逃脱,拎起餐桌上的食盒, 功补过?”

    他似乎把那口唾液吞咽下去,喉结上下滚动,“何小姐不嫌弃,以后每天都是这里的食物伺候。 “还有你?”

    他笑着说是,我也一起伺候。

    我扬起下巴一脸倨傲,把食物翻出来,用手抓着塞进嘴里,“算你识相。”

    他温柔眼神中的我,如同一只贪嘴的猖獗的小猫,难得失掉戒备,没有一丝矜持的吃相,坐在桌子 腿,发出好笑的咕噜的声音,他一瞬间心脏变得柔软,走到我面前擦拭我的嘴角,我给他看油腻的手,

    脏猫,脸上却很纵容。

    之后乔苍接连为我买了一周的水晶宫,每一次菜式都不同,偶尔喂我吃,偶尔脱不开身命令下属送来。

    第八天中午我原本打算吃过去美容院打保养针,宝姐忽然联络我,约我去一家新开的冷饮店品尝獅酪, 机送我过去,进店看到她穿着一条肥大可以遮住裆部伤口的裤子,一件白色的蕾丝上衣,正坐在橱窗等我, 了一些,只是双眼无光,还没有完全走出被强暴的打击。

    我将包放在椅子上,在她对面坐下,“你怎么出院了t

    “我想躲开他。”

    宝姐捏着一根吸管,在杯子里来回搅动,“他天天下班去找我,半夜才离开,我已经说过, 把官位看得比一切都重要,甚至为了自保让我忍气吞声的男人,我不想跟了,太累。”

    她顿了顿,“他老婆也去闹了,跟踪他发现是去找我,砸了水壶和饭盒,闹得一层护士都知道了, 面顶多警告他,而我却是背锅的。何笙,如果没有你做例子,我会继续熬,可你知道吗,在你的衬托下, 很悲哀。”

    宝姐最好的青春时光,有七年耗在了马局长身上,他是她这辈子纠缠最久的男人,说她仅仅是图权, 情,我不信。以宝姐的姿色,她可以傍上更高的官,几年前官场风声还没有这么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是开公车的爷,光省委里看中她的就不止一个,但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和马局长断过。

    当每一个官员都以名誉对二奶推三阻四,周容深力排众议娶了我,不惜身败名裂,对于这个圈子的■ 震撼,也让她们彻底醒悟。

    宝姐眼睛里有一丝晶亮的水珠闪了闪,“特区很多人说,一半的权贵都睡过周太太,最有头脸的人. ,有时场面上碰到了和你有关的男人,周局长心里也不是毫无感觉。可他从来没和你提过,不指责不唾 如一。相比之下,老马对我不过就是养了一条狗,他喂我点食物,将我暴晒在酷日下,却要求我理解他, 他付出。”

    侍者在这时端上属于我那份饮品,我没有伸手接,整个人都有些失神。

    记得我还做容深的情妇时,每次他出去应酬我都提心吊胆,生怕他遇到我曽经的金主,喝多了把我: 荡的样子抖落出去,刺激了他,他打我骂我不要紧,我怕他一气之下不要我。

    我依赖他最深那段日子,甚至无比痛恨,当初为什么那么放纵,为了钱什么都不顾,留下这样多不:

    他的确从没有质间过,仿佛全世界都在诽谤我,伤害我,他也坚定不移相信我,他会为我抵挡,为贵的身份堵住所有人的嘴,给我一方安稳的天堂。

    所以他的死我才这么不能释怀,这么为难折磨自己。

    我死死揑住杯子,用力到浑身都在颤抖,宝姐将我手指一根根掰开,她握住放在唇边轻轻吹着,“挣扎,也理解你所有放不下和舍不得,如果给我选择,一个是娶我爱我把全部遗产都给了我的丈夫, 带走呵护我,即将为他生儿肓女的男人,我绝做不到你这样平静理智,我一定会把自己逼疯的。”

    我摇头说我没有你看到这么理智,我也疯癫过,是乔苍始终在让我依靠,我才没有穷途末路。

    我说完这句身体一僵,宝姐也意味深长松开了我的手,我们无声沉默很久,我吃光杯里的奶酪,

    出,好像只是在完成一个任务,我抬起头间她,“不跟马局长你以后做什么。”

    她满不在乎哎呀了一声,“还能干什么,继续老本行。你替我出了气,阉了那王八羔子,我脸面 背后说三道四我装没听见,在圈子里二十年,捡了多少条命,只当嫖了一次娼。”

    “因爱生恨的故事听得还少吗?你单方面不跟他了,他是市局局长,扫黄归他管。”

    宝姐嗤笑,“你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啊,他这人最窝囊了,本事没有,就会见风使舵,靠溜须拍 比谁都怂。江南会所是乔先生产业,别说他,省厅有几个人敢扫。我看开了,男人靠不住,有权的太毒, 息,这世上没有两全其美,只有你适应,适应不了就一拍两散。”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许多人生来就是辜负别人,也被人辜负,没有永远的无恙,也没有永远的无愧。

    她在我背后声嘶力竭的喊叫,哀求我不要辜负乔苍,我没有回答她,仓皇逃走,因为我回答不了,

    他诱惑一个有夫之妇,我勾引一个有妇之夫,我们罪大恶极天理不容,在违背人伦的漩涡里哪能不辜负-

    我和宝姐从冷饮店出来,她开车去江南会所,送走她后我找了几个角落都没有找到司机,车也不见了,厂._ 在店铺后面的死角发现,车停的位置很怪,而且没上锁,我拉开看到裏着方向盘的海绵上有很深的抓痕,

    一场搏斗。

    我心底一沉,急忙钻出要转身离开,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行动,脑袋就被一只口袋套住,陷入一片 我手臂奋力挣扎,仓促间抓住了一片衣袂,质地是亚麻布,身板很宽,应该是男人,而且还是练家子, 什么,脖颈被重重拍了一下,整个人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后脖颈撕心裂肺的巨痛惊醒,好像骨头断了一样,我痛苦睁开眼,一股浓S 面而来,我毫无准备,顿时被呛得猛烈咳嗽。

    我颤动的同时感觉到身体充满了束缚和禁锢,两条手臂被反绑在背后,胸部也勒住了一根绳索,

    架。

    连司机是我的人都一清二楚,先解决了他再来搞我,一定是跟踪很久,对我的身份了如执掌,a

    要么对方很厉害,要么就是奔着死来的。

    我不断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视线里是大片荒芜的草垛,破桢的麻袋,动物尸体以及血迹,一 顶,一座颓败的铁梯,四面墙壁都有窗户,玻璃碎裂,糊着一层白纸挡风,白纸被风吹烂,露出好大的:

    窗外很荒僻,我张望的方向廖无人烟,只有树,很久才行驶过一辆车的公路。

    头顶的砖石往下掉落尘土,一面面硕大的肮脏的蜘蛛网,铺天盖地足有几百张,看得我头皮发麻。

    我环顾四周惊讶发现跌坐在墙角处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同样被五花大绑的常锦舟。

    她竟然也被掳来了,她什么时候出院我都不知道,对方梢息比我还灵通。

    我怕招来绑匪不敢大声,只能很克制喊她名字,她还在晕睡,我朝她的方向艰难挪动,用头狠狠撞她昏迷前憋了口气,直接呛出来,缓缓清醒。

    与此同时柱子后打牌的几个马仔也起身过来,他们脸上浮现出猥琐的淫笑,指着我和常锦舟哈哈大笑, 嫩,真是漂亮,你说咱那破地方见的都是什么东西,黑不溜秋,一身零碎叮当响,市里好货多可又不敢去, 盯上,真他妈窝棄!要是能让赌主把她们赏给咱,既打了乔苍的脸,还能过过瘾。”

    常锦舟刚獅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听到男人的圬言秽语,立刻脸色一变。

    “你们敢绑架我?是眼瞎了还是活腻了,连我父亲和丈夫是什么人都没有打听清楚,就跑来自找死路。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