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五章错过不再重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匍匐在乔苍胸口,像极了一只绵软的猫儿。

    “乔先生知道我十根手指哪一根长得最美吗?就是左手的无名指,美人也要红妆点缀,何况光秃秃看上去可怜得 很的手指◊你忍心吗◊”

    他良久发出一声轻笑,“原来何小姐今天献殷勤,是找我讨要戒指◊”

    他在我鼻尖上揑了揑,“鬼精灵,算盘打得越来越精妙◊”

    我仰起头看他,“你给我买吗?”

    “当然,你想要的,只要我现在能给,都不会让你失望◊”

    我将手更靠近他哏前,“我要戴在无名指的戒指◊”

    他微微一怔,眯哏沉默下来。

    无名指的戒指象征名分,我不过试探乔苍,看他对我到底什么打算。

    “怎么,乔先生为难了?”

    他沉吟片刻说,“你喜欢就买一只◊”

    我脸上笑容有些垮掉,“喜欢是喜欢,但勉强要来的也不很稀罕。

    他看出我有些不满,这么多年被周容深宠坏了,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时候,连他老婆的位置都被我拿下, 我哪受过委屈◊不过我虽然脸色不好,却不曾从他怀中离开,仍旧拥抱着他,乔苍以为我只是耍脾气,并没有深思, 打开我为他买的牛肉羹品尝。

    耳畔是他极轻的吞咽声,我凝望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有时女人的决定不过一念之间,一旦错过便再不会重来。

    我们到达一家装潢非常髙格调的小型商务会馆,这种地方和夜总会差不多,什么生意都做,只是逼格更髙雅一些 ,经常招待不愿去夜总会露脸的大人物,而且全天营业,白天时大人物来得最多,到夜晚反而避嫌不会来玩。

    司机跟随我们一起下车,推门而入的同时两名花枝招展的礼仪小姐迎上来,询问了包房号和姓氏,其中一个长相 机灵清秀的笑着对乔苍鞠躬,领口松松垮垮,露出白花花的大波霸,看上去汹涌壮观。

    “乔先生,久仰您,客人已经在等候,我带您上去◊”

    原本另一名礼仪也打算陪同,但这个女人没有允许,将她朝后面一推,哏神示意她留在大厅接待其他客户,她笑 脸盈盈走在乔苍身侧,不时用手臂和胸口触碰他,尽管动作很小,可我毕竟是勾搭男人的精,这些手段都是十几年前 的路数了,我一哏就看出。

    我们上楼抵达包房门口,礼仪小姐敲了下门,里头有男人应声,乔苍伸手握住门把,与此同时那名礼仪小姐也恰 好握住,两个人手握在一起,乔苍下意识看向她。

    礼仪小姐笑得非常甜美诱人,“乔先生玩得愉快,我今晚值夜班,大约到凌晨四点,您有事随时喊我。”

    乔苍淡漠点了下头,不理会女人还没有松开的手,直接推开门进去。

    她身体被带了_个趔趄,仍不死心朝屋内张望,我站在她身后咳嗽了一声,“你是不是挡我路了。”

    她仓促转过身,目光在我脸上停住,我笑着和她四目相视,“你也真是胆子大,当着我的面就敢勾我男人◊”

    礼仪小姐蹙眉迟疑,显然不认识我,周容深不曽来这里应酬,我自己更没来过,那些名流晚宴她这种身份进不去 ,自然没处见我。

    司机在这时指了指我说,“这是我们乔总夫人。”

    女人脸色骤然一变,苍白而宭迫,她尴尬讪笑,朝后面退了_步,“乔太太,您误会我了,我们有接待的要求, 对客人都是这样热情周到,我对乔先生没有任何邪念◊”

    我笑说有也没关系,我囊中之物,本来就谁也撬不走。

    我丢下她在原地惊慌,进入包房内,司机从外面关上门等候,扑面而来浓烈的烟酒味夹杂着淫靡的腥臭味在空气 中散开,不过随着冲入的一阵风驱散不少。

    几个陪酒女郎正从地上站起来,两个坐在沙发上更高规格的女人为男人穿裤子系拉链,我对这一幕视若无睹,走 到乔苍右侧坐下,他为我介绍薛总和陈总,以及他们带来的女伴,说女伴其实就是二奶,看得出还是挺受宠的,穿得 都是名牌。

    这两人都是乔苍合作多年的伙伴,前不久刚刚和平终止合作,原因是他们的实力远不如今时今日的乔苍,道不同 不相为谋,出于道义和面子工程,乔苍不得不来暍杯散伙酒。

    薛总叼着雪茄含糊不清说,“听说何小姐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

    我笑间哪里听说。

    “特区不是传遍了吗◊何小姐是个传竒女子,可惜我大老粗,不怎么识字,只会做点生意,如果我能出口成章, 肯定要以何小姐为蓝本写一部书,想必是能火的◊”

    他侧过头问陈总,“戴安娜王紀与何小姐一比,那经历可逊色不少,女人的味道,还是要男人来挖掘,能让乔总 心甘情愿拜倒折服,一定不简单◊”

    我开口说,“幸好薛总不会识文断字,这才放了我一马,否则我的安生日子恐怕投了 ◊”

    我们一起大笑出来,他们男人饮酒,我和两个二奶闲聊,话里话外听出点门道。

    这两个人很不对付,之前过节特别大,抢过一个金主,要不是薛总和陈总有生意往来,无可避免碰面,根本就是 老死不相来往的主儿◊

    陈总的二奶娜娜,他追了三个多月,钱砸了上百万,可连屁股还没摸进去,!»娜很会吊男人胃口,总是若即若离 拴着,不肯陪睡,把陈总迷得神魂颠倒,跟着了魔似的给她花钱。

    陈总喝了几杯白兰地后,将夹着烟的手搂住陪酒小姐的脖子,“说说会什么绝活,给乔老板和薛老板展示一个。

    女人媚笑抵住他肩膀,“潮吹算不算?

    薛总挑了挑眉,“你会?”

    他那个会字还没有说完,我呛了一口水,水珠从唇角溅出,滴落在乔苍的衬衣上,所有人看向我,有些不明所以 ,我正在想该怎么解释,乔苍笑着将我抱在怀里,问他们,“这算吗?”

    所有人反应过来顿时哈哈大笑,我脸红瞪他,乔苍唇挨着我耳朵说,“似乎你不会◊”

    我臊得更红,在他臂弯里挣扎,想要推开他,他将我抱得更紧,唇原本只是虚无挨着我耳廓,在我的晃动下反而 自投罗网,被他吻住了里面的耳蜗。

    灼热气息烫得我一抖,险些失声呻吟出来。

    “何小姐在这方面的本事,只要稍加调教,一定可以做到◊”

    我抓住他的手,朝他掌心呸了一口,他吻着我耳垂闷笑。

    潮吹是门技术活儿,堪称一种女人最极致的快感,比任何快感都要强烈,不仅是会这个的女人少,大概十万里挑 _,而且可以做到的也必须在非常美好舒适的环境里,众目暌暌以这个为表演,实在太考验女人心理和技术了,我认 识的几个会这个的姐妹儿估计都做不来。

    薛总掀起陪酒小姐的裙摆,在所有人的起哄声中伸了进去,他逗弄了一会儿,陪酒小姐的脸色越来越红,眼神也 开始迷离,使接着她紧绷的身体一软,一股水柱猛烈喷了出来,薛总哈哈大笑,陈总也非常高兴。

    顾小姐抽了几张纸给薛总擦拭手指,有些醋意撅起嘴巴埋怨,“你喜欢她吗◊”

    薛总笑眯眯不语,顾小姐绵软的小手在他胸口砸了_下,“不许你想着她,你要喜欢我也可以去练,但是你不能 包养别人◊”

    薛总小声和她说了句什么,她笑着说你坏死了。

    顾小姐替薛总向乔苍敬了几杯酒,见我一直不说话,她朝我勾了勾手指,我指自己间她是吗,她点头,我坐到她 和娜娜旁边,她打量我身上佩戴的珠宝,笑着说,“听人讲何小姐跟乔先生之前,是周局长的太太?”

    我不太想回答,爱搭不理敷衍笑,她没看出来我的回避,继续说,“难怪我们现在同样都是情人,何小姐给我的 感觉很不一样,听说您很能言善辩,在特区出了名的,今天一看才知道什么是菔有诗书气自华◊”

    “我可没读过书,我十几岁就出来讨生活,顾小姐不要抬举我了。”

    娜娜吐出嘴里的葡萄皮,冷嘲热讽说,“呵,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顾小姐,歇歇吧,人家何小姐不买这个账 ◊你当是薛总呐,你说什么他都喜欢听。哦对了,你哪里是用嘴巴说啊,你是用嘴巴千那些我们做不来的事◊”

    顾小姐脸色一变,有些难堪涨红,“我跟你说话了吗◊不都是凭借床上那点骚功夫才混起来的吗,你说我,就等 于说你自己。”

    她不屑一顾打量娜娜的胸脯,“钢圈挺硬啊,也不怕夹得肉疼,奶子大可不是这么生挤出来的,陈总又不瞎,等 晚上回去脱了衣服上手摸,小得能从指缝里漏出来,他不给你赶出去才怪。”

    她说着话端起酒瓶,为娜娜面前的杯子斟满,“人头马是好酒啊,多喝几口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再想挤 进来,等下辈子卩巴。,,

    娜娜咬牙切齿,“那也比你隆得强,揉两下就变形了,嘬一口流脓,男人的确不瞎,真假还分得出来。没听说吗 ,不少人都议论薛总口味独特,这年头当三儿的哪个不比大房漂亮,薛太太曽经是三亚旅游小姐,摆在什么场面上都 出挑得很,薛总偏偏选了一个硅胶货,带出来也不嫌寒碜◊”

    顾小姐被腺得面红耳赤,有些下不来台,她拿起酒瓶将瓶口对准娜娜狠狠一钹,酒水喷溅而出,正好洒落在娜娜 脸上,顿时花了妆容,她本能伸手抹掉,力气用得大了些,不知怎么鼻子塌了,塌了好大一块,活生生成了猪鼻子, 她意识到惊叫一声,手指不小心赃碰到下巴,下巴又歪了。

    顾小姐笑倒在薛总怀里,两个男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头就是这样一副惨烈景象,陈总看着自己女人面目全非 的脸孔表情变了又变,怒声问你脸怎么回事。

    娜娜深知自己丢了陈总颜面,不可能还留得住这个男人的心,她千方百计运筹帷幄,撒了几个月的网,使出浑身 解数想把陈总拴得更牢固,好不容易到了收网榜鱼的关键时刻,顾小姐一瓶酒让她满盘皆输,毀掉了她锦衣玉食的生 涯,她自然不甘。

    她红着一双哏睛朝顾小姐扑了过去,两个女人瞬间厮打到一起,抄起什么就扔什么,完全不计后果,几名陪酒小 姐吓得抱头躲避,只有我稳坐泰山,对面前的战争无动于衷。

    圈子里混久了,多厉害的女人也见过,这点算什么,宝姐曽和一个模特动刀子,一刀下去奶子都破了,好大一个 血洞,往外冒白沬子,5圭胶蹿到了腋下,去韩国整了二十多次才恢复,越是有底气有本事的女人,撕逼起来越狠。

    几分钟的功夫娜娜凶悍无比挠花了顾小姐的脸,划出一道道血痕,她嘶吼着说你毀了我的脸不让我好过,我也让 你和我一样一无所有,穷途末路!

    乔苍饶有兴味看哏前的一幕,他问我是不是你也曽经这样过。

    我说没有。

    他挑了挑眉,“没有和其他女人争过周容深吗◊”

    “是我的无须争,不是我争不来。”

    正当包房乱作一团时,司机从门外进入,他走到乔苍身侧,嘴唇附在距离他耳朵几厘米的位置说了句什么,可是 包房太乱,什么也听不到,司机无奈只能提高音量,于是他说的话一字不落被坐在旁边的我听到。

    “常小姐怀孕了 ◊”

    我脊背一僵,刚刚拿起的樱桃还没有在我指尖煩热,便重重掉在地上,我盯着滚到桌角才停稳的红色果实,良久 都没有反应。

    乔苍皱起眉头,“什么。”

    司机又重复了一遍,“在人民医院,下午得到的结果,常小姐佣人说本想等您夜晚回去给您惊喜,但不想您应酬 ,只能通过电话说◊”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