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六章你想不想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包房里的马仔整齐划一朝门口鞠躬,对黑狼毕恭毕敬,他一声不响摘掉头上的圆沿帽子,气势凛然交给墙角处站 立的随从,随从接过后笑着说,“五哥,您辛苦了,来不及办接风宴,改天给您补上。”

    黑狼抬手在随从脑袋上拍了一下,将灰色风衣脱掉搭在门后的挂钩,他沉默得连呼吸声都没有,脚下更轻,仿 佛根本不存在。

    这拨马仔的小头头斟了一杯白酒,递到黑狼面前,“五哥,老K说这批货在缉毒警的哏皮底下平安送出境,您 可是立了大功,让您以后掌管左堂主的事务,他年纪大了,道上纠纷顶不住,金三角一半的人都信您◊五哥,哥 几个从今以后都死心塌地跟着您混了,您别嫌我们笨,您指哪儿我们打哪儿。”

    小头头朝其余人大喊是不是,所有马仔髙声附和,“信五哥!跟五哥在金三角混出个模样来!”

    黑狼发出一声很浅的笑,“我不喜欢这一套,做事机灵点。”

    我听到黑狼的声音身体剧烈一颤,这声音…像是被浓烈的烟霎熏过嗓子,凌厉、低沉、沙哑而充满危险,我不 觉得自己曽在哪里听到过他的声音。

    我四肢僵硬,顽固抵抗着几乎遍布全身还在不断溢出的汗水,热血。我犹如置身在一座蒸笼,把我烧得体无完 肤,我不敢逃离,也许逃离之外的世界冰雪漫天,并不比这里好多少。

    就像我分明可以不来,但我做不到,我无法残忍舍弃也许是我丈夫的男人,我无法说服自己连他失踪的这片土 地都不闻不问,我无法安逸享受新的生活,金三角勾着我的魂魄,我的良知,我自欺欺人,不肯酲来的梦。

    黑狼想要触摸开关,但手伸出又不知因为什么停下,他疑惑间,“谁要见我。”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紧挨门口的我,我松开早已湿透麻木的手掌,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转过头。

    视线里是一张冷峻也全然陌生的脸,不同于记忆中的鼻子和唇,不同于记忆中的脸廓,甚至连眉毛都不一样,

    只有那双哏睛,我看到了熟悉的光,隐约的,复杂的,起伏的,说不出是惊愕还是什么,他锁定在我脸上,将我 的苍白,失望,怀疑尽收哏底。

    不是周容深。

    这不是属于他的脸孔。

    我身体里的氧气,温度,在这一刻尽数抽离殆尽,以我无法控制的速度,脱离了我的皮肉。

    我险些没有支撑,无力梓倒在地上。

    仿佛一条奔腾了数万年的河流,世人都认为它不会有干涸的一天,而它却在某一时刻,在我的哏前迅i速蒸发、 熬干,变成万里枯土。

    怎么会不是他。

    广东省厅和十几座城市的公安市局,做了那么多比对和分析,都认为黑狼就是周容深,我千里迢迢深入虎口, 渴望带走我的丈夫,这些执着与等待,忽然从柔软的水变为坚硬的利剑,戳进我的心脏,我的喉咙,把我荼毒得寸 草不生。

    我死死揑住沙发,指甲嵌入真皮里泛起刮肉般的灼痛,而我无动于衷。

    世哥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黑狼旁边递了一根烟,黑狼拂开他的手,并没有接过,他说抽不惯。

    世哥idj笑了声,把香烟夹在耳朵上,指了指对面一脸苍白的我,“丽萨小姐,就是她等了您一天一夜◊”

    黑狼冷漠的目光从我脸上移开,朝包房深处走去,他坐在刚才世哥的位置,拿起桌上酒瓶,仔细看了许久,才启 开瓶塞斟了一杯。

    源源不断的流水声在寂静的房间中蔓延,他似乎在对我说,又似乎对别人。

    “茅台可以吗。”

    李政见我不吭声,他替我回答,“我们主人对白酒不怎么感兴趣。”

    黑狼斟酒的姿势停顿,他放下,杯口泼向旁边,正好浇在女郎的胸口,女郎惊呼一声捂住,可惜晚了一步,她 胸口乳头的位置,若隐若现一块类似透明硅胶的东西,在潮湿的刺激下越来越明显,几乎变形。

    黑狼眯哏,唇角勾着看不出喜怒的薄笑,“假货不要在我哏前晃。”

    世哥瞪哏指着女人,“滚出去,别脏了五哥的哏睛。”

    女人不甘心翻了个白哏,将胸罩朝上拉了拉,挡住白花花的肉蒲子,她离开后不久,新的女郎进来替换她, 和之前留下的一起跪在地上等着伺候。

    黑狼重新斟了一杯红酒,他晃了晃底座,发现并不沾杯,他在杯口处嗅了下味道,半笑说,“金三角的酒什么 时候也有好货了◊”

    “就算大海捞针,也得准备最好的洋货给五哥,谁让您嘴巴刁。”

    黑狼把酒杯托在掌心,侧过脸问我,“拿货?”

    我喉咙苦涩,双哏空洞而静默,盯着他的脸说不出一个字,内心波浪滔天,几乎将我呑噬湮没。

    王峰见要出事儿,我有点失态了,这些毒贩子很精,看人非常准,_丁点风吹草动都要惹篓子,黑狼很大可能 不是周容深,一旦被他识破我另有目的,我们三人谁都走不了。

    王峰额头不由自主开始滴汗,他竭力保持镇定,不动声色捅了捅我手臂,“丽萨小姐,千万兜住了。”

    我在他提酲中回过神来,无比艰难扯出一丝笑,“五哥?”

    他嗯了声,身体前倾,手肘撑在膝盖上,往口袋里摸,在他摸出烟盒的时候,我看清他大拇指佩戴的黑玉扳指, 黑玉比紫玉还少见,是玉石中稀缺的极品,周容深喜欢玉石,更喜欢黑色,那是警服的颜色,这世上没有人穿警服 比他更好看。

    那只黑玉扳指上镌刻着一颗脑袋,像鬼王,又像骷髅,非常阴森骇人◊道上传言在金三角排得上顶级的几个头 目,都会有不同的首饰◊一般四个级别,小头目里的老大是银子铸造的狼,大头目是金子铸造的虎,大头目的老大 是钻石铸造的龙,而顶级老大就是把三种金银钻混合,镌刻骷髅或者阎王,比喻执掌生死,象征身份地位。

    一旦这些人物在凶险的场面上碰到了硬茬子,两方水火不容,又怕条子在背后坐收渔利,就直接将东西亮出 ,谁的压了对方一头,就算嬴,把东西拿走,地盘占上,江湖规矩。

    黑狼这枚扳指不是金银钻,而是黑玉,这不符合规矩。

    我目光沉了沉,从他手指移到脸孔,此时灯光正好投射在他面容,比刚才任何时候都清晰分明,我认出这是一 张与周容深八成陌生两成神似的容貌,他距离我很近,我们能嗅到彼此吐出的呼吸,他髙深莫铡的眼眸里,藏着和 周容深如出一辙的目光,杀气,沉稳,对覆灭金三角的霸气与壮志。

    我刚刚平复的胸口又一次剧烈激荡起来,他飘忽不定的神秘,若即若离的熟悉,让我的失望又泛起涟漪。

    他一只手夹着烟卷,另一只手将斟满的酒端起,迟疑了两三秒,缓慢递到我面前,酒水在晃荡,反射出丝丝缕 缕的光,时而滑过我的眉哏,时而滑过他的脸。

    我疯了般克制压抑,才能强迫自己放弃冲过去的念头,放弃喊出那三个字的冲动,不把事情变得复杂而破裂。

    谁也不会有这样的感受,以为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死了,在时隔数月后,他仿佛换了皮囊,再一次真切出现在眼前 ,他抗拒疏离,隐忍伪装,在是与不是间徘徊,撩拨着我曾在他身上死过,又复生的心。

    王峰见我不接杯,他笑着握住我手臂,“丽萨小姐,等了一天一夜,知道®倦怠了,可人家五哥敬您酒,您也 不能不赏脸啊。”

    他将我松开,黑狼目光落在我不断颤抖的手上,他面无表情凝视了几秒钟,那杯酒悄无声息从他掌心过渡到 我冰凉的指尖,他碰觖我的肌肤,意味深长说,“你冷吗。”

    我说有一点。

    他吩咐马仔打开包房的暖风,我立刻问他,“五哥很在意我◊”

    他有些玩味挑了挑眉,“照顾女人是绅士风度,丽萨小姐不要觉得毒贩子,就都是流氓了。”

    “五哥不是◊”我托着腮,比刚才从容许多,“你不但不是,还是讨女人喜欢的君子。”

    世哥在我身后哈哈大笑,“原来丽萨小姐也逃不过五哥的魅力,在金三角凡是涉毒的女人,对五哥都非常爱慕

    黑狼轻笑了声,朝沙发背后仰,他整副身体眨哏只刺下一半能看到。

    我哦了一声,揑起酒杯扭摆着杨柳般婀娜的腰肢走过去,走向隐匿在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处,黑暗里是黑狼, 他修长交叠在一起的两条腿,除此之外一切模糊。

    我装作没有站稳,没有看到脚下卷起的地毯,直接扑在他身上,酒水顺势洒在一侧空了的沙发,我们相贴交缠 在一起,这个动作吓坏了王峰,他惊叫夫…丽萨小姐!

    他额头才消下去的汗水又一次渗出,不知是担优我失控,还是伤到孩子,总之我没有理会他,这样危急关头, 我也无暇顾及他,我目光灼灼看着在我身下的黑狼。

    “谈正事吧◊”

    他问就这么谈吗。

    我不以为意看了看我们近乎拥抱的姿势,“这样谈不好吗,一定要左拥右抱妓女鸭子,或者正襟危坐剑拔弩张, 才是谈生意的最好方式吗?我偏不要。”

    他脸上忽然漾起一丝笑,“丽萨小姐要买多少货。”

    “你手下给我的价码,八百块一克,我要买一千五百万◊”

    他略微估摸了下,“一万八千七百五十克◊原来是大生意◊”

    我扑哧一声笑,“还有这么算的,五哥欺负我数学不好◊”

    “丽萨小姐想怎样算◊”

    我说不给点优惠吗,这么一板一哏,你怎么不知怜香惜玉呢。

    他饶有兴味眯起哏,“什么优惠,多给你几百克◊”

    我手指忽然不安分伸向他喉咙,在他凸起的喉结上流连忘返,“毒品我可以买,我不在乎多一些少一些,我 想要我买不到的,我心心念念揭望的,他可以回到我身边。”

    我视线上移,看他胡茬滋生的下巴,“把你优惠给我怎么样◊”

    他不语。

    包房气氛变得嗳昧又火热,冷静而微妙,分明有十几个人,但却像只有我们两个,其余人都愕然沉默。

    我动作越来越放肆,趁他不言不语时,解开了他的领带,剝开了衬衣纽扣,他一只手夹着点燃焚烧的烟,另一 条手臂搭在沙发靠背的边緣,他身体完全敞开,慵懒又魅惑。

    他对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充满了玩味和好竒,也有怀疑,我嘴唇含住杯口,留下一枚性感的唇印,一滴不饮离 开。

    “我是你的客户,你都不喂我喝一口吗。”

    世哥嘶了一声,他看出我有点其他意思,上前两步蹙眉阻拦,“丽萨小姐,我们五哥不碰做这行的女人◊”

    我媚哏含春叮着黑狼,他垂着眼眸,看自己手上的扳指,我不依不饶说我没有让你碰,一口酒而已,男子汉大 丈夫,我女人都玩得起的应酬,你还拿着什么。

    他发出几声沙哑的闷笑,“我不会喂,但丽萨小姐喂我,我不介意◊”

    我风情万种,身体拉成一条蛇,一枝迎春草,含了一口酒,对准他微微张开的唇压了下去,我非常大胆探入进 去,他比我更揭求,他刚刚咽下这口酒,便吻住我舌尖,霸道吮吸吞吃,将我拖入他口中,和我肆意纠缠。

    这样的吻,好像是容深在吻我。

    "五哥,,

    世哥有些呆住,他没想到黑狼不推开我,反而任由我戏弄撩拨他,暗红色的酒水顺着我们的唇角溢出,流滴过 黑狼的胸肌和菔沟,染了一层艳色。

    我意犹未尽吮吸光,他唇上沾了我的颜色,我满意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像我的故人。”

    他嗤笑了声,“有◊”

    我间他是谁。

    他目光在我潮湿艳丽的唇上掠过,“你◊”

    我咧开嘴,洁白牙齿在红唇衬托下,充满纯情的诱惑。

    “丽萨小姐和我用美人计吗,不得不说你成功了,八百一克,我可以做主,一半价格卖给你◊”

    我歪头笑说我是美人吗。

    他说算是。

    我笑得更柔软,“如果我是美人,为什么我男人不回来◊”

    他脸上没有任何波湖,仿佛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我摸遍了他全身,他没有拒绝,可也不回应,我放肆而大胆 抓在他裤裆,他那里此时软趴趴的,但经不住我挑逗,很快在我揉揑下有些膨胀之势,我小声凑过去,舌尖挨着他鼻 梁,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之前用没用过它◊”

    他笑容逐渐敛去,变成了一张阴森的,复杂的脸。

    我说我问到你不能回答的痛处了是吗。

    他还是不语。

    我朝前逼近,和他唇挨着唇,我用唇语说,“你是不是他◊”

    我们这样僵持了半分钟,他哏底深沉如海,我看不透,一点也不。直到走廊外传进女人的娇笑声和男人的叫骂 声,才终于打破了这份无休无止的沉寂。

    黑狼推开我,他伸出手,食指朝我脸探过来,我没有躲闪,他指尖停在我唇上,从左至右抹掉了我紫色的口红

    周容深不会这样,他都是胡乱涂抹,带着厌弃我化妆的怒意,不是如此平和,我身体一垮,没了刚才的气势 ,倘若不是那双太过熟悉的哏睛,我也许放弃了,放弃试探,放弃让我不断惊喜又失望,失望再惊喜的强大折磨。

    我从他身上下来,把杯子放在桌角,理了理快要露出臀部的裙摆,“五哥,我想让你和我去个地方◊”

    我留下这句话,不理会任何人,目不斜视走出了包房。

    黑狼默然半响,最终也从沙发上起身,世哥拦住他,“这位丽萨小姐不简单,澳洲黑市的女毒枭,恐怕也玩儿 过黑吃黑这一套,五哥当心◊”

    黑狼笑了声,别人看不出他的笑,只有我明白,他对我杜撰出的身份压根不信,要么他认识我清楚我的底细, 要么他已经看出,我根本不是买主。

    他从门内走出,吩咐其他人不要跟上。

    我走在他前面,几步站在走廊尽头,一扇木质天窗在夜风里嘎吱作响,我默数着他的步伐,在确定他已经到达我 身后时,我转身将他一把抱住,他身体一僵。

    我趴在他胸口,仰起头看他,失掉了浓妆清秀芬芳的脸孔如桃李般明艳,被月色笼罩,被星光遮盖,纯情而妖 娆。

    “你想不想我。,,

    我放荡娇憨的模样,该是曽经磨人的何笙,我赌上了我最后的筹码,我那么不想使用,使用意味着得到审判 和结果,要么喜极而泣,要么失望而归。

    我毫无办法,根本不知该怎样掲开他的面纱,或者根本没有。

    他沉默良久忽然溢出一丝笑,“我们之前认识吗◊”

    我反问他你觉得呢。

    他说我觉得不,所以谈不上想。

    我慌忙用掌心捂住他的唇,堵住他还要说的话,“嘘。就这样抱着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你抱过了。

    我说到最后一句,忽然红了哏睛,里面氤氲出大片ff气,在他的注视下,扑簌坠落,掉在他手上,衣领和裸露 的胸口,他身体微不可察的颤了颤,仿佛蜡烛燃烧的一滴蜡油,滚烫,灼热,又浓情倜怅。

    他牺牲的消息传来时,我咬着自己的手哭成了傻子,我以为我把这辈子所有的眼泪都流尽,或者说,所有还带 着感情的,而不只是悲痛的哏泪流尽了。

    这一刻,我知道我没有。

    我的哏泪是想念他,愧对他,揭望他回来。

    我说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怀抱有多好。

    黑狼沉默无语,他垂在身侧的手臂,在漫长的静止与我的啜泣里,忽然缓慢上移,5不绕住了我。

    世哥的几名手下从另_条通道找过来,看到我抱着黑狼,都是一愣,下意识开口喊五哥,哥这个字还没有吐出, 黑狼伸出一根手指压在唇上,脸色冷意森森,示意他们闭嘴。

    手下点头,朝原路后退,避到墙根之外。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