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三章他可能还活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细雨不停止,落在我和乔苍的发丝,脸孔与肩膀,我拥抱着他,抬起头看天空,分不开的云层里黯淡无光,整个世界都是潮湿的,虚无的,寂静的。我半张脸笼罩在流光溢彩的霓虹中,斑驳如一张沙漏的网,我的矛盾,挣扎,柔情,动容,怨恨,所有可以是女人对男人的感情,对欲望和情爱的逃避,都在我这张沉默的脸上。记不清多久没有对男人说过爱这个字。

    他们不配,他们只配假 J 隆窿,只配掠夺和扫荡,只配欺骗与虚伪,这个圈子里生活的姐妹儿,对爱犹如触雷避之不及。所有掉进去的,沦陷在漩涡里的,再也没有爬上来。我一条完好的命,在周容深的世界里四分五裂,在他死后的荒芜里苟延残喘,我为他歇斯底里,崩溃绝望,爱真的很苦,苦到我曾想如果我对周容深就像对之前任何一任靠山,役有感情,役有真心,只是贪图,我可以潇洒走出,心无波澜,挥手和我三年的时光告别,一滴泪不流,可惜我不能。

    复仇的念头仍旧驻扎在我的脑海里,但不妨碍我爱乔苍。就像每个人都贪婪生,也抵抗不了死。

    我应该爱他,如果我不爱他,我还能爱这世上的谁。谁会像他这样纵容我,谁握着令我动心的资格。

    他不慌不忙,像缓慢的剧毒,渗透进我的皮肉,骨骼,毛囊,等我回味过来,只能靠他喂食的解药续命,我们都中了彼此的毒,明知再深陷会天翻地覆,已经天翻地覆,却依然动不了斩断它的念头 J 即使无关爱情,但一定关乎欲望。

    我不知最终会和乔苍走向怎样一条路,是你死我活,还是冒天下之大不匙,抛弃我的良知怨恨,彻彻底底爱上他。爱上他给我的美好,给我的轰轰烈烈,给我的真与假。

    我和他之间仿佛悬崖峭壁盛开的婴粟,历经沧桑,风雨,黑暗与荆棘,它役有调零枯萎,没有折断焚毁,竟开得那么美,出乎意料的美。美到窒息,美到残忍,美到忽略一切,美到带着剧毒,也让人忘乎所以难以抗拒。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呼吸,在我柔软的胸口颠簸撞击。

    我眯着眼睛,看昏黄的路灯,“乔苍,我是不是爱上你了。如果役有,我为什么会傻傻等这么久,我为什么不想回到一个没有你存在的房子。”

    我说完这句话,沉甸甸的心脏如释重负。他身体忽然一僵。一滴雨坠落在我鼻梁,凉到骨子里,我颤抖着眨了下眼睛,脱离他的胸膛,他一只手捧起我的脸。凝视我被雨水浇得狼狈的模样,他眼底掀起惊涛骇浪,与一丝稍纵即逝的火热,“你说什么。”

    我看着他眼睛,“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在我失去容深的第三个月,动了爱另一个男人的心。我是不是很可恶。我有些想哭,“是容深在折磨我,惩罚我,他让我饱受煎熬,他在天上没有走,他没有去投胎,他不肯走,他看着我。

    看我一面为了仇恨痛苦,一面为了爱上仇人痛苦,他不会原谅我。”乔苍一根手指竖在我唇上,将我滚落的眼泪抹掉,他看了我一会儿,一条手臂揽住我的腰,将我狠狠抱住,他霸气而猖撅,我在他强势的占有下仿佛一条没有生根没有落脚之处的水草,飘进他的世界,融合在他滚烫的气息里“惩罚不会给你,折磨也不会,是我招惹你。”

    我下巴抵在他肩膀,任由冰凉的雨水击打。我和他身体一片濡湿,司机撑着伞不敢靠近,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更强烈的风雨刮落,我听见嚼里啪啦的声响,忽然觉得很好笑。

    这世上的因果,轮回,我从来不信。如果真的有,为什么坏人安然无恙,好人却命薄。但现在不由得我不信,役有任何一个人是无缘无故走入生命里,他起始于风月,风月飘渺无常,谁也猜不透会怎样“乔苍,如果我爱上你,死后会不会下地狱。”

    他说会,我们一起下。我声音裹着硬咽,“可我不想去,我这样的人下了地狱,连魂魄都找不到了。

    没有人给我烧纸,给我贡品,我会饿死。”他在我喋喋不休最柔的时刻将我抱起,抱进车里,他紧随其后坐进来,吩咐司机开车回去,他让我靠在他胸口为我擦拭脸上和身上的水珠。

    他笑着说我一个人去,我用两辈子的地狱交换你。车碾过一处颠簸的坑洼,朝一条有些空旷的街道驶去,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灯照射不到的地方,非常隐蔽又神秘,乔苍顾着我役有留意,而我看得清清楚楚,在这辆车经过时,那扇车窗摇下,露出常锦舟冷漠而阴蛰的脸孔,她没有表情,可歹毒胜过任何一副样子。

    她没有走,乔苍大约骗了她,隐瞒了他的去处,她想要证实,会不会是我享用他的今晚。她唇角和眼底是若隐若现的冷意,我役有告诉乔苍,在两辆车距离几米交错而过时,我伏在乔苍肩头,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这丝笑既不得意也不猖撅,仅仅是很浅,类似打招呼,可我知道这样的情景,是多么巨大的杀伤力。

    回到别墅乔苍为我洗了澡哄我入睡,他以为我已经安眠,起身去客厅接电话,这通电话从车上就一直在打,打了足有几十个,我确定不是常锦舟,她那么聪明会演戏,怎会在这时自讨役趣。

    我小心翼翼下床,拉开卧房门跟出去,他穿着睡袍背对我的方向,面朝外面灯火阑珊的街头,对方不知说了什么,他语气有些冷,“确定吗。”

    似乎一个男人的声音,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提到了金三角。乔苍嗯了声,“跟紧点,提防你说的这个人,没有确定前不要泄露。”他正要挂断,那边忽然喊住他,很大一声苍哥,问他相信吗。乔苍沉默良久,“如果是,我也不会意外。

    我屏,息静气返回房间,躺在床上装睡,与此同时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震动,我摸出飞快看了一眼,心里一紧。

    王队长约我明天在上次的茶楼见,有重要事告诉我。这样的巧合,令我思绪万千,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又怕乔苍察觉到,只好维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熬到第二天清晨他离开后。

    我收拾好对保姆撒了个谎,说去市中心和一个快临盆的朋友一起购买婴儿用品。我的谎言很有信服度,保姆毫不怀疑,等她反应过来我投有带司机追出喊我,我已经走出小区坐上了去茶楼的出租。我到达时王队长在等我,他还是一身便衣。

    看上去有些苍老。他朝我点了下头,我不动声色四下打量,确定没有被跟踪才坐下,我开门见山问他和金三角有关吗。他一愣,“您怎么知道。”侍者端上两杯清茶,将过道的山水屏风合拢,我说乔苍昨晚也接到了这个电话。

    他问我说什么。我摇头,“他防备我,我现在还拿不到有用的消,息、。”王队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紧张到气息都不稳,“周太太,金三角确实出大事了,而且是 … 也许会在公安和缉毒方面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盯着他的脸,他不断出汗,他擦了几次都无法追赶上出汗的速度。“中国每个省都有常年驻扎在金三角的缉毒警,这些警察全部签署了遗书和军令状,誓死捍卫云南边境,绝不失手于毒贩。

    可每年仍旧有大批贩毒人员进入境内,枪杀了数以万计的缉毒警。而广东省厅驻扎金三角的二十七名缉毒警,并不受制于缉毒大队,而是听任周厅长的命令,算是唯一一支从属市局的缉毒分队。

    因此周厅长对缉毒也很有经验,目前金三角出现了一个黑狼。”我疑惑问他到底要说什么,他脸色很为难迟疑,“市局昨晚九点十七分接到了云南缉毒总队的电话,询问我们黑狼这个卧底是广东省厅直属,还是某市市局直属,我暗中问过广州、珠海等十几个参与这事的市局,都役有黑狼这个人。

    省厅目前没有人回应,只告诉我在查。”“黑狼?”我皱眉,“是好人坏人。”“云南缉毒总队确定的身份是我们的卧底。在贩毒团伙里代号是 005 ,证明他现在的地位很高,最起码也是保了几批很危险的毒品完美交易。

    关键这个人不存在于警察档案,查不到底细,而且应该立过不少功王队长摘掉头顶的鸭舌帽,他额头渗出不少汗水,看上去有些慌张。他咬了咬牙,“您不了解我们的机关部署,我来打比方,缉毒大队里面的警察,都可以出色完成缉毒任务,但单独的能力不够,而缉毒总队,是各个大队中队最优秀的缉毒警上调组成的特级缉毒警,每个人都有能力单独完成任务,但要上升到卧底级别,至少三到五年的训练,也很难保证圆满。

    而这个黑狼,直接越过两级直接担任卧底,除了很有能力可应付一切危机场面,他的警衔绝不普通,是极高的位置。”

    他抬起头看我,“黑狼是秘密卧底,就在这几个月刚刚出现,我确定是出自咱们广东省甚至特区,我掌握的消息他不直属任何市局和缉毒队,这意味役有帮手,役有支援,在金三角这块风云变幻的黑暗之地单打独斗,提供消息给云南省公安厅。”

    我脸孔逐渐失去血色,颤抖着捏紧了杯子,“所以。”王队长说,“所以,我们怀疑这个黑狼,是周厅长。”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