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章英雄难过美人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小李带着两名保安从门外闯入,她脚步非常慌张,走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串开门的钥匙,她进来后惊讶发现乔苍也在,我们站在落地窗颜色晦暗的纱帘里,全部衣衫不整气息粗重。她整个人愣住,半响才说,“夫人,您迟迟没有出来,隔着玻璃看不到。

    门又反锁上,以为您有麻烦。”我解释说昨晚着凉有些不舒服,恰好乔总过来,给我贴一剂膏药。她点头说明白,命令保安离开,不要把刚才的事乱说。乔苍为我整理好裙子,站在旁边沉默系纽扣,他眯眼盯着小李,目光淡摸而冷清,我明白他的意思,指着小李介绍说,“这是容深秘书,你们之前见过,现在跟我。”

    他嗯了声,“李秘书,是否走错办公室了。”小李不明所以。朝四周看了看,“这确实是周太太办公室。”乔苍手探入口袋,摸出一盒烟,他顾虑我怀孕不能吸烟,所以没有点燃,只是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表情看上去很危险,“这样的事,不该汇报给我吗。”

    小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很快便敛去,十分坦荡回应,“我之前跟着周,营、,现在理所应当跟周太太,乔总是蒂尔的董事长,所有人以您马首是瞻,但对我而言,只有周太太是我的主子。她不要我,我就失业,她要我,谁也不能赶我走。”

    小李很清楚我现在处境,也清楚乔苍和周容深之间的恶斗,她对乔苍并不客气,自然也有我撑腰的缘故。乔苍眼睛眯得更紧,脸上笑容也随之溢出,看不出喜怒,“何小姐身边的人,和她一样伶牙俐齿。”

    我伸出一只手搭在他肩膀,勾住他衣领媚笑,“伶牙俐齿才不会吃亏,蒂尔是你们男人地盘,混在高层的女人不过两三个,如果嘴巴闷,还有活路可走吗。

    乔先生应该不会对我身边人赶尽杀绝,是不是。”他凝视我俏丽的小脸闷笑出来,低下头非常怜惜吻了吻我嘴唇,“我当然不会责怪你身边的人,爱屋及乌,我很有可能重用李秘书。”

    我笑容一收,“我的人跟着我就好,适当时候我会提携她。”乔苍扬了扬下巴,示意小李出去,她说会议已经开始,所有人都到齐,只等乔总和周太太。她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办公室,门敞开一道缝隙,乔苍从窗台拿起一只粉红色胸罩,蕾丝已经被撕破,看上去色情而诱人,我一把夺过,拉开抽屉塞进去。

    他将我身体扳到他面前,弯腰隔着衬衣在我胸口狠狠亲吻吮吸着,我能听到吞吐的声响,也能看到他柔韧濡湿的舌头灵巧舔过每一寸洁白朦胧的皮肤,这样狂野火热的视觉冲击,让我移不开视线,指尖死死抓住桌角,在上面划过,留下一道惨白的痕迹。

    乔苍吻的模样,就像这世上最好看的一匹狼,在极致的躁动里发情的疯狂。丝绒衬衣很透,透到可以看见肉,只是薄薄的一层纱,舌尖磨在上面的粗糙感受反而欲罢不能。

    我试图推开他脑袋,可每当我动手,他便故意用力咬我高耸的胸脯,他唇齿似乎带电,我觉得既痛苦又舒服,从推拒变成了按压,将他整张脸都埋入深沟,寂静冗长的走廊上回荡我此起彼伏的呻吟。我不知他吻了多久才停止,他舔着嘴唇手指在凸起的乳头上挑逗一会儿,两团白肉的顶部一片水痕,他笑着 i 司我,“会不会有人觉得,何小姐漾奶了。”

    他说完没有忍住,发出低沉清朗的笑声,我红着脸踩他的脚在办公室里都不安分求欢,乔先生别忘了,你和我一起迟到的,“养先生好手段,这是要让我坐实荡妇的名头你也跑不了。”

    他嗯了声,“何小姐春色满园的娇憨,没见过的人怎知多销魂,我乐意奉陪。”我一把推开他,落下他在身后,先一步进入会议室。几十名股东和高层都已到齐,只有正中及右侧第一位还空着,紧挨我的几名部下和我打招呼,乔苍一分钟后推}刁而入,他身上的衬衣和西裤如同熨烫过一般整齐,而我却满是褶皱,我心里暗骂他衣冠禽兽。坐在我对面的杜兰志两手捧着茶杯,朝所有人额首说,“今天将前不久刚通过的提议正式落实一下。

    毕竟股份制是有这个说法的,大家的意向很一致,取缔这款食品。”我呵笑了声,杜兰志被我笑声打断,我慢条斯理禅了掸衬衣上遗留的灰尘,“谁决定的。”他伸手示意乔苍,“当然是乔总。”“哦?”我看向乔苍,“我作为第二股东,难道连提案的话语权都没有吗。”

    乔苍端起茶杯,他发现是空的,一滴水役有,书为他斟满,他在水面漂浮的叶抹上吹了吹,他不动声色看了我一眼,知道是我故意,他咧开薄唇轻笑,让秘“何股东当然有。”杜兰志不满呼出口气,我得意冷笑,“杜股东,别越权,这是我对你的警告。”我看向其他人,“也是对你们的警告。”

    对面第二位的卢章枉阴阳怪气,是皇权制度,蒂尔讲究少数服从多数“周太太平时根本不在公司,好不容易露面就是警告,股份压了别人,可这不“我警告居心不良的人,我想你们不是,那就随耳一听。其次。”我意味深长眯眼笑,“卢太太最近还好吗。”卢章枉一怔,他迟疑问,“不知周太太指哪方面。”

    “都有。身体,生活。娱乐。”他不耐烦说内人一切都好,多谢记挂。我抬手打断他,“我记挂什么呀,我与卢太太又不相识,我只是记挂蒂尔声誉,假如卢太太不小心做了点错事卢股东是要给整个蒂尔抹黑的。”

    卢章枉听我这句话,原本刚端起的茶杯,忽然手一抖,茶盖从杯口掉落,砸在桌上发出有些刺耳的声响,我笑而不语看他,他死鸭子嘴硬,“周太太,饭可以吃错,话不能说错,我怎么不知我内人还有什么让蒂尔蒙羞的事“听说卢太太五年前收养了一位义子,就养在距离卢府不远的一处公寓内,白天不去,夜晚偶尔过去瞧瞧。

    这位义子很是讨卢太太欢,乙,都三十岁的年纪了,卢太太动不动还啃一口呢,在屋子里都是赤裸相待的。”我故作恶心掩唇,卢章枉气得满脸涨红,会议室内嘲讽的笑声起伏,我见好就收,找了个台阶大声质问是谁给卢股东斟的茶。

    小李说是她。我燮眉,“卢股东怕热你不知值吗?给他换一杯凉茶,多加冰块。”对面第六座位的股东忽然开口,“哎,卢股东胃不好。不能食凉。”我耐人寻味说,“茶水太热,烫了卢股东的手,凉水虽然喝不了,放在那里伤不到他,权衡利弊,凉水更适合他。”

    我讲完这番话脸上笑容一收,目光从每位股东脸上掠过,“这件事充分告诉大家,要有自知之明,先不要考虑这东西我能不能吃下去,怎么吃下去,先想清楚我碰不碰得了。如果连碰都不能,还指望有张嘴的一天吗。”所有人一言不发,面容尴尬至极,端着茶杯或者拿起文件,遮挡自己的脸来掩饰心虚,小李走过去要他的茶杯卢章饪愤怒推开她,坐在椅子上喘气。

    我等到场面被我完全压制掌控后,才慢悠悠开口。“这款食品的优势和劣势诸位了解吗。”杜兰志说当然了解。我看着他问,“那么优势大还是劣势大。”他想了下说优势大,这几年为蒂尔赚了不少钱。我笑着端起茶杯举过眼前,迎着杜兰志身后偌大的窗子,观赏杯子烫绣的花纹,“优势大,又对蒂尔有很好的帮助,为什么要取缔。”

    “周太太什么都不懂,倒是有底气坐在这里指手画脚。这款食品生产过程出现了纸漏,很多检测不合格,十几个顾客购买食用后出现过敏甚至休克,这是蒂尔的耻辱。”

    “检测不合格,是质监部门的 i 司题,市场督察不严,黑锅却让蒂尔背,怎么,有人联合外企要监守自盗吗!我将茶杯重重撂在桌上,从座位起身,“商海险峻,谁役有失手的时候,你们要做的是尽力安抚这些人,加倍赔偿,没有闹出人命,事情就有转圆余地,否则下次船厂出了事故,你们还要把蒂尔关门吗?

    " 杜兰志大呵,“这怎么能相提并论!这是给市场最好的交待,蒂尔的产品很多,何必得不偿失。”

    我目光寒意逼人,直勾勾盯着杜兰志,“你也是蒂尔的老臣了,你对容深 I ’司心无愧吗,如果一次错就要全盘否决,我现在可以用泄露公司机密罪把你送进去吃牢饭,你应该清楚容深和市局的关系,我打个招呼就能让你死在里面杜兰志看出我的聪慧,我绕开自己不在行的商业性高的话题,只围绕我擅长的领域争辩,给他下套,他被我堵得无话可说,狠狠踢了下桌子,“简直荒谬。”我妩媚撩了撩长发,“不是还有乔总吗。

    他如果连这点风披都平息不了,还管什么蒂尔。”乔苍目光定格在我春光乍泄的胸口上崩开的两粒纽扣,他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系好。”我不理会,他说系好,今天我让你满意。我媚笑嗯了声,朝他抛去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将胸脯遮掩住。

    我肆意扭摆妖烧的身姿走向对面杜兰志,站在他身后说,“杜股东想要大力扶持船厂,把蒂尔融合给靠造船发家的盛文,这样您股东分量更重,分红也更多了呀。

    卢股东想进军蒂尔从没涉足过的房产,毕竟我们近水楼台,找土地局批地皮是很容易的事,其他股东则看中了江南会所的声势和利益,只有蒂尔合并给盛文,你们才能过问会所,可你们忘记乔总是什么人呀,他比你们算计得精。”

    杜兰志非常讶异回头看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弯下腰,将自己唇对着他耳朵,脸上毫无彼澜,“不只公事,您和某位女股东的私事我也知道,而且约会地点,您喜欢什么牌子的套,带不带凸点,我都了如执掌,是不是很有意思。”

    我故意发出很大声音,让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杜兰志五官都皱在一起,差点被我喊聋了。他一把推开我,栽赃!简直是赤裸裸的栽赃!不要把风尘上那一套放荡作派搬到这里来。”

    我直起身体,目光在神色迥异的股东脸上游移不定,“在蒂尔,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党羽和交好的伙伴,关乎利益,关乎感情,谁也不是单打独斗,我被孤立在外,倘若役点真本事,我也不敢站在这里。”我笑得娇媚又森冷,“任何背后不地道的事,劝君慎重,我何笙眼睛里不揉沙子,我手腕更不软。”

    我两只手拍在桌上,发出砰地一声重响,杜兰志被我吓得一抖。他侧过头看我。一脸愤怒,我朝他笑得温和问他怎么了呀。他冷哼一声,拂袖背过身。我在一片连呼吸声都听不到的寂静中回到自己座位,端起杯子喝水,对其他人不再看一眼。

    杜兰志望向乔苍,伸手敲他的桌子,非常狂躁喊乔总。想要他开口通过这事,然而乔苍装作没有听到。从大拇指上摘下翡翠扳指。置身事外把玩着。这一幕落入其他股东眼中,对面四五座的两个男人压低声音说,“这周太太真是个狠角色啊,以前小看她了,年岁不大作风却很老道。

    我怎么觉得周,息有先见之明,料到乔总要抢蒂尔,故意把她搀和进来保,合血。”五座位的男人犹豫不决说只是女人而已,再厉害也翻不出五指山。“没看出来吗,乔总似乎不敢招惹周太太。”

    男人瞪大眼睛,“乔总不敢招惹,他还有不敢招惹的人? " 坐在四位上的男人端起茶杯笑了笑,“男人怎么会怕女人,还不是舍不得嘛。英雄难过美人关,周太太别的不好说,这脸蛋是没得挑,另外我听说周太太怀孕了,消,息是否属实不清楚,不要得罪她,保不齐哪天乔,总为了博红颜一笑,把蒂尔给她,咱们麻烦就大了。”

    乔苍过了许久才开口,推翻取缔食品的提议,照常生产运行。所有人脸色大变,对我一人力挽狂澜而感到震惊,我没有打招呼,走在乔苍前面扬长而去。他们这才顿悟我根本不像他们以为那样,仅仅有美色与魁惑男人的手段,我舌战群儒的不卑不亢,咄咄逼人的气场,令他们对我这个花瓶有了忌惮和畏俱。

    我们回到办公室这层楼,乔苍从盛文带来的助理推门走出递上一张金色请柬,“乔总,维多利亚的皇室晚宴由本周六更改到今晚,这是您的贵宾请帖,可以携带一位女眷。”

    维多利亚皇室晚宴是广州、特区、汕头,佛山四城的顶级名流晚宴,为了彰显被邀请人的尊贵,才冠名皇室晚宴 J 我陪周容深去过一次,对这个晚宴有些了解。乔苍接过请柬看了看,柔声问我想去吗。我娇滴滴说你要带我去吗。

    他反问不可以吗。他揽住我的腰,“我来安排,你担心什么。”他唇贴着我耳朵,“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很想出风头。”我扑畴一声笑,朝他喉咙吹了口热气,“那乔先生可要安抚好常小姐,别让她这个正室记恨我这个情妇。”他趁身后无人,在我屁股上掐了一把,“等我几分钟。”

    他进入办公室布置工作。我将小李带到一处僻静的拐角处,从电话薄里调出常锦舟的号码让她记住。“我和乔苍离开后,你潜入他办公室,用座机联络常小姐,把维多利亚皇室晚宴这件事告诉她,就说乔总吩咐你,转告她立刻赶去陪同,穿得隆重一些,不要打给乔总,他不方便接通,在宴厅内见。”

    小李听到怔住,“周太太这一招是不是太狠了,这些女人最爱面子。”我说我自有我目的。我不能狠狠压住常锦舟,她就会找时机对我下手,我和乔苍已经纠缠到一起,役有了回头路,她不肯和我相安无事,我只能斗赢她,让她知道我到底多厉害多狠毒。

    女人只有忌惮才能安分,我费尽心机布下这么大一盘棋局,绝不能输在任何关头。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