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玻璃窗前的痴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苍将我从他脚下捞起,我扑入他怀里,他用手指温柔抹掉我唇角残余的白色液体,我们谁也不说话,静止在这样沉默的时光里。保姆端着食物从厨房走出,她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生怕打扰什么,迅速又返回关上门,乔苍问我猜她刚才有没有看到。

    保姆一反常态自然是看到了,我脸红耳赤葡富在他肩膀,张开嘴狠狠咬下去,他只是闷笑,不阻止我也不说话,任由我隔着衬衣用几颗牙齿发泄,我咬了不知多久,感觉口腔都麻木才松开嘴巴,他衬衣褶皱在一起,被唾液浸湿,贴在烙下齿痕的皮肉上,我舔了舔嘴唇,“疼吗。”他说刚才爽过,当然要付出点代价。

    他手指在我洁白光裸的腿上肆意抚摸,“何小姐从前是这副身体令我欲罢不能,吃不到会怀念,吃到了又不想停止,从今天起又添了这张小嘴。”我趁他指尖移动到我唇上时伸出舌尖卷入,他手指有淡淡的烟草气息,带一点咸和苦茶味,我吮吸了一会儿说“乔先生这张嘴,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精妙。”

    他扬了扬眉笑得轻桃痞气,“何小姐有意向尝试吗,我愿意奉献。”他装正经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扑味笑,“不想,乔先生以后也不要再妄想刚才的事还会重演。”

    我手撑在他胸口从他身上起来,一脸冷淡,“不送。”乔苍根本不知道哪句话惹了我,让我变脸这么快,他坐在沙发上怔了片刻,闷笑几声。让他猜不透又看不真我,对我时而若即若离时而热情如火无法掌握,我才能在这场玫心计里持有绝对主动权,让他对我不忍到不论我做什么,在他这里都有余地。

    乔苍离开别墅后,我冲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对着池子吐得天翻地覆,原本孕吐已经很难熬,我还不断用手指伸向喉咙,试图把咽下去的液体吐出来,然而无济于事,我干呕到满脸惨白还是什么都没有吐出。

    保姆听到我呕吐的动静端着一杯酸梅汤进来,她递给我让我喝口压一压,我无动于衷,盯着镜子里自己沾满水珠的脸孔,“我给除了我丈夫之外的男人做这样的事,为了取悦他,为了自保 J 为了种种图谋。人活在世,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复杂和无奈。”

    保姆说两情相悦做什么都可以,役有这么多说道。“两情相悦。”我冷笑,“我们像是有情的吗。”她看着我非常认真说,“先生对夫人有情,不论多少,一定是有一些的。”

    我沉默片刻,从她手里接过梅子汁,乌黑的水在玻璃杯里荡漾,“希望可以维持更久,这份情不要破灭。”

    乔苍之后几天都回来陪我用晚餐,但仍旧不住 J 听宝姐在贵妇圈了解的消扁、,乔苍一直和常锦舟住,常锦舟只要出门见人必定炫耀,丈夫与她如何恩爱和谐,虽然背后指点的人不少,说我们共侍一夫,但她确实在明面上又压了我一头。

    常老回珠海那天提出要乔苍带我一起吃顿饭,乔苍不知用什么办法回绝掉,常老最终也没有为难。我怀孕第十一周乔苍本来要陪我做一个产检,然而下午我接到他秘书电话,告诉我产检恐怕去不了。而且晚饭也不回来陪我。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蒂尔临时加了一场股东大会,在六点整召开,结束不会早于七点半。和蒂尔有关的事令我不由自主警惕起来,“关于什么。”“蒂尔股价最近降了四个点,是有史以来跌幅最大的一次。

    直接损失上千万。主要矛头是自主研发的一款食品流入市场后出现了顾客食后不适症状,不排除有人恶意陷害,现阶段还在调查,股东提案取消这款产品的生产,将原来的工厂改为蒂尔代理的一款销量非常好的电器仓库。就这两点。”

    我说知道了。挂断电话我回想了很久。将这几天我和乔苍相处每一刻都回忆,他役有在我面前提及这件事,甚至一点风声我都没听说,很明显他在隐瞒,不愿让我插手。

    容深的东西落在他手里我已经很不满,也在暗中部署夺回,我怎么可能允许它完全脱离我的掌控。我回到房间换了农服,让保镖送我去蒂尔,他们面面相觑{司苍哥知道吗,我一言不发推开他们,自己朝小区外的街道走,他们不敢再招惹我,立刻说我们送您去。我在路上严防死守不允许他们以任何方式通知养苍,并且打电话给小李,告诉她我今天会出现。

    车一小时后停在蒂尔大门外,小李已经在等候我,她笑着迎上前问我最近身体怎样,我说一切都好。

    她递给我一份提案书,以及市场部门的调研报表,对这些我一窍不通,我让她长话短说把最关键叙述给我。“股东都是一边倒,要求取缔周,总生前大力扶持的这款食品,可这款食品已经上市四年,期间投有出现过一次问题,是蒂尔在食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筹码,盛文最近也在做一款相关食品争夺市场,我怀疑 …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我问她怎么不说了。

    她直勾勾凝视我身后,脸色有些微妙。我顺着她目光扭头,一身宝蓝色商务装的乔苍从一辆宾利车内走出,他身后簇拥着四五个人,气势非常凌厉,一言不发朝这边走来。

    他在距离大门十几米的地方看见了我,他役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穿了我平时役有穿过的衣服,超短的 A 字裙,红色丝绒衬农,大偏分的卷发很有女人味,像一朵妖烧的夜来香。

    这样的我集妖烧媚态干练优雅于一身,乔苍有一两秒钟失神,我站在台阶上笑着说,“把我排除在股东大会之外,是谁的主意。”

    养苍不语,他身侧蒂尔方的助理见状上前一步说是杜股东的意思,觉得您不是很懂商业,来了只能盲目捍卫周,葱的东西,并不能理解大家的提议。我笑着哦了一声,“懂不懂是我的事,通知与否是公司对我的尊重,以我在蒂尔的位置,杜股东恐怕已经无权干预我,只有你主子才能,所以?

    " 助理脸色闪烁,偷摸打量乔苍一眼,尴尬笑了笑。我心里很清楚,杜兰志是一方面,乔苍才是最大的操纵者,这些人在他底下,当然看他脸色行事,他不需要主动说出来,别人提议不让我出席,他默许就够了。养苍迈上台阶站在我面前,饶有兴味打量我玲珑婀娜的身姿,“今天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说更加魅惑。他两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上半身微微前倾,“打算用美人计来力挽狂澜吗。”

    周围人很多,我和他保持安全距离,我笑着说,“杜兰志和卢章枉转赠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我便以持股百分之六成为和杜兰志持平的第二股东,我保留对蒂尔所有事务、高层变动的知情及决策权,乔总,是这样吗。”

    乔苍听到我喊他乔总,微微挑眉,他笑说不错,是这样。“那我就不推辞了,一起。”我和养苍各自沉默进入蒂尔大厅,在前台和几名交接专员的注视下进入电梯,我们各自带了秘书,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我和乔苍的办公室在同一层,隔着一个休,息厅,没有内通的门,互不干扰,我带着小李走人属于我的一间,我特意四下看了看,任何角落都没有放过,确定没有人闯入埋伏后,让她去客户部带个人过来。

    一个月前的股东大会是我第一次来蒂尔,也是这段时间唯一一次,不过我很有计谋,在这里安插了眼线,是客户部一组的组长,职位不高,不怎么受瞩目,但也有一定话语权。

    更重要他受过周容深生前的恩惠,又是自己一个人在特区生活,没有家庭拖累,非常敢干,这是我看重他的缘故。小李很快带他上来,告诉我路上没有人看到。

    他将脸从制服农领内露出,向我鞠躬,“周太太。”我示意小李关门,让他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最近有什么风声。”“内斗很严重。

    江总股东大会上的弃权,使整个董事会都非常排斤他,认为他没有头脑,不适合拉拢,而乔总那边,他也里外不是人,副总位置被其余高层凯叙,而股东之间的内斗主要还是持两派。

    第一派,追随党,坚定跟随乔总,做忠诚的将士。第二派,犹豫不决党,乔葱心狠手辣自私猖狂在上层圈子众所周知,这些人自知背叛了周,急,没有托您上位,而是中途倒戈乔总,也担心会被卸磨杀驴。”

    我冷笑,我早在茶楼就对江息劝告过,用这个拉拢他,可惜役成功,现在尘埃落定再难翻盘,他们犹豫也晚了,真被当作驴杀掉也是罪有应得。我两只手撑在桌角。朝前逼近他,小声问,“我让你调查的事。有结果吗。”

    他说有,他解开制服纽扣,从里面口袋摸出一个被折叠的档案袋,“都在这里。我还在跟进赵股东,她和杜股东关系很不一般,具体内幕等后续有消息、,我用公用电话联络您。”

    我点头让他小心离开。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后,我沉着打开档案袋,取出里面的内容,飞快浏览记住,撕碎丢入烟灰缸,用打火机焚烧成灰烬。

    做完这一切后我非常疲惫陷入椅子里长出一口气,和这帮在商海混成精的老狐狸斗智斗勇,沉不住气没点新套路还真是扛不住。小李站在外面敲了敲玻璃,她抬起手腕向我示意时间,我点头,让她先去会议室安排,然后起身走向饮水机,打算喝杯水,我隐约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而且上了锁,我诧异看过去,一道人影跨到我面前,不等我反应便将我直接拽入他胸膛。

    杯子落在一块方形的羊绒地毯里,只有一点闷响,温热的水迸溅出,飞落在我腿上。我看清拥抱我的人是乔苍,也感觉到他手探入我裙底抚摸,他来势汹汹,不容我抗拒,我身体本能一抖,推操着他,“别闹。”

    他激烈吻我的头发,将遮挡的发丝用舌头抵开,露出我小小的耳朵,他一边咬着耳垂一边说没有闹。我被他喷出的灼热呼吸烫得难耐,身体后仰躲闪着,“孩子是你想要的。”他目光灼热凝视我,“已经快要三个月,我问过大夫轻点不要紧。”

    我笑问常小姐是石女吗?怎么让乔先生这样欲求不满,连孕妇都不放过。他手在我饱满又坚挺的胸口狠狠捏了捏,“何小姐这样风韵少妇滋味最好。”

    他说完将我抱起,掌,自托住我臀部,我直直竖在他怀中,低头看他坚硬漆黑的短发,他将我放在落地窗前这个时间黄昏日落,整座城市都仿佛笼罩在一颗黄色的水晶里,温暖,柔和,又明媚,悠长。

    我弯腰趴在澄净宽大的窗子上,五根手指张开,死死抓着毫无棱角,毫无温度的玻璃,乔苍从后面分开我双腿,脱掉我的衣服,他动作狂野,我听到纽扣敲击地板的脆响,接着肩膀感觉到凉意,裙子脱落的霎那,他已经在我惊呼声中缠住了我。

    楼底是穿梭不息的车流,是来来往往的人海,对面是高楼,摩天大厦,是人声鼎沸的乐园,陌生的人脸像海洋里的鱼,卵石,数也数不清,玻璃是双面的,我可以看到他们,他们也可以在抬头的瞬间看到我。

    他肆意亲吻我的脊背,肩膀和脖颈,手掌像滚烫的镊子,从我每一寸肌肤掠过,留下深深浅浅的指痕,不冷,也不热,是说不出的欢愉和紧张,我随着他而前后晃动,妖烧的身段起起伏伏,半张脸颊贴住冰冷玻璃,挤得有些变形。

    楼底经过那么多人,多到数不清,我干脆记不住是男还是女,也许前一秒看到,下一秒便遗忘了他衣服的颜色,我所有享受与疯狂都在与他融合的地方,他沙哑的闷吼,叫声野性十足,我回过头想看他进入多少,我知道乔苍在克制,我也感觉到没有以往的胀痛。然而我没有看清,他便捧起我的脸深吻我。

    底下街道传来鸣笛,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拥挤,我仍旧在听到的霎那狠狠一颤,强烈的快感与刺激令我热血沸腾,我说不出话,我祈盼被人看到,又畏惧那样,在跌宕、疯狂、欲火中摇摆。我不知过去多久,窗外天际的云朵从火红色变成深紫色。整片天空都昏暗下来,店面闪烁起霓虹。

    他终于结束,汗渗渗的胸膛伏在我背上,抱着我颤抖。他沙哑的嗓音说,“告诉我,是不是最想要这样的性爱。”我仰起头,凝望天际一团团形状各异的云,感受一波又一波如同涨潮的欢愉,“谁告诉你的。”他笑说不是你之前告诉我的吗。

    我讶异他竟把我的玩笑话变成了真实,我只是随口一说,故意说得不可完成,不可上演,他却办到了。这样疯狂又不加掩饰,这样不顾一切,这样盲目而兴奋。

    我转过身,和他面对面,伸出被汗水浸泡的手,抚摸着他赤裸的胸口,“不怕被人看到? " 他眼底是我风情万种的模样,“何小姐不是挡在我前面吗。”

    我扑畴一声笑,他扬起手臂,将窗纱合拢,办公室内陷入更加迷离的昏暗。与此同时门外一阵脚步声,对方役有敲门,便急匆匆推开闯入进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