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六章长久留在身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以这样被捆绑的姿势熬了一夜,不论我怎么喊叫保姆都听不见,窗子和门紧闭,将我的声音隔绝在房间里,声嘶力竭的呼救使我嗓子干哑,到最后几乎发不出声音,我不得不放弃挣扎,透过未曾拉上窗帘的玻璃凝视天际泛起的鱼肚白。

    这一刻我很想念容深,因为眼睛里是让人难受的白色,像一把骨头,一把也许我穷其一生都再也等不回来的尸骨。很多人这辈子。原本就什么都不清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活得像傻子。

    当第一束阳光刺透云朵,穿过树叶和砖瓦,洒落在灰尘飞舞的窗台上,我恍惚听到门锁转动的声响,保姆端了一杯水从外面走入,过道灌入进来的风有些冷,我打了个寒颤,她看到我赤裸躺在床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甚至还有许多掐出的红痕,她瞪大眼睛喊了声夫人,惊愕间手险些一抖扔掉了杯子。

    她许久才从巨大的震撼里平复下来,将水杯撂在床头,伸手拖拽我的身体往她那边靠,“怪不得昨晚先生下楼一身寒意,我当您和他吵架了,怕打扰您所以没上来,早知这个情况,我应该中途进来瞧瞧的,是我疏忽了。”

    我头发被皮带的金属扣缠住,怎样都分割不开,她小心翼翼一根根拨弄,好几次扯痛了我头皮,我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

    “夫人不要记恨先生,他不是动不动打骂女人的男人,他很在乎您,不见舍不得。纵容到底您又实在惹他生气,他才会出此下策,其实先生对您很心软很惦记,他刚才特意打来电话叮嘱我,早晨什么都不要做先到房间喂您点水喝,我还一头雾水。”

    她拔出全部头发后,将绑在我手腕上的皮带解开,拿了一条毯子盖住我身体,我躺得整个人都僵硬,好像压了几千斤重石,完全动弹不得。保姆塞了一根吸管进我嘴里,我喝光一杯水才终于恢复点意识。

    这样一幕似曾相识,周容深也用这个方式惩罚过我,他当时在盛怒中,每一寸肌肉都膨胀跳动,充满吞噬掉我的庆气,如果他有过毁掉我的念头,一定是那一次。

    可我当时并不畏惧,我知道他有神不知鬼不觉枪毙我焚尸让我永不见天日永不能沉冤的本事,但他不会,他舍不得我,我这辈子赌的不过就是男人对我的不忍和不舍,我赌赢了一次又一次。周容深的心不是黑色,他肯娶我就接受了我的全部,不会因某一点将我毁掉。

    可乔苍不是,他本就是狠毒至极的男人,他泄欲的样子,他囚禁捆绑我的样子,比周容深更残暴,他眼底全部是愤怒,一丁点柔情和怜惜都荡然无存,他让我惊恐,让我无助,让我瑟瑟发抖。周容深是人,乔苍是魔鬼,魔鬼比人伪装得更柔情,可一旦撕掉面具,他的残忍嗜血也将暴露得彻底。

    我抓住保姆的手,艰难从床上坐起来,我盯着面前一堵墙壁,回想昨晚他掐我脖子按住我的场景,仍旧心有余悸,乔苍曾亲口告诉我他的字典里没有输,没有不可以,没有办不到这些词语,这世上只有他喊停,役有他不同意别人就喊停抽身的资格。

    我张开嘴挤出一丝沙哑硬咽的声音,“我没有逃,我不准备逃 J 我只是想做掉孩子,他将我抓回来囚禁了我。保姆拉上窗帘,拿出一条裙子套在我身上,两只手拢起我散乱的长发,馆成一个发髻,“夫人,先生是不是第一次对您发怒,他之前是不是百依百顺,对您永远温柔笑着,完全不像他这样身份脾气的男人。”

    我没有吭声,她笑着系好束带,搀扶我下床,“先生什么都有,天底下肯他生孩子的女人更不缺及乌,因为孩子母亲是您,他才愿意多一分看重和珍视。

    世间事当局者迷,您对孩子哪来的怨恨,对他有容不下的敌意,他宁可您撒拨吵闹,也不希望您打骨肉的主意。”。

    他只是爱屋不过是对先生,她蹲下为我穿鞋,“我看得出,夫人对先生不真心,先生是何其聪明的人,他自然有数,他不过想利用孩子长久留您在身边而已,他留不住,您身上掉下的肉还留不住吗。”

    我身体狠狠一颤,低下头看她,“你说什么。”她笑着回答您有一双慧眼,年长日久,会看透的。

    她搀扶我下楼,安顿我坐在餐厅椅子上,找药箱给我清理手腕勒红的伤口,她有些心疼在周围完好的皮肤摸了摸,“夫人真是倔强,女人太固执了会吃苦头的。”

    我不发一语,她见我不想说话也役有继续打扰,起身去厨房热菜,正在这时大厅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卷入一阵风,我听到清脆的皮鞋声,知道是他来了,立刻别过头看另一个方向。

    他掸了禅身上露水,问端菜出来的保姆,“夫人吃过了吗。”“还没有,刚做熟。”乔苍嗯了声,“拿来给我。”他没有脱掉西装,似乎稍后还赶着离开,特意抽了空过来陪我,我拿起筷子想要自己吃,手腕有些麻木和疼痛筷子在我掌心停留不足五秒钟,便又踉跄坠落。他在我身后按住我再次尝试的两根手指,“逞能。”

    我沉默而顺从任由他抱起我放在腿上,他将我搂住,接过保姆递来的勺子和汤碗,吹凉后喂到我嘴边,我张开吃掉,他有些讶异我的温顺,盯着我气色不好的脸看了许久,我的冷淡和疏离让他觉得好笑,“这是驯服还是没有保姆怕我又惹他生气,立刻说失人早起还问您,已经听话了。

    他笑而不语,也没有相信,他喂我吃了一碗粥,见我还有食欲,又盛了第二碗,我咽下嘴里浓稠的一口侧过脸看他,“保姆早晨说,你留孩子是为了留我。”

    他停下舀粥的动作,沉默了两秒,“都有。”我面无表情,“你觉得可能吗。”他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他垂下眼眸注视我坐在他腿上和他亲密相贴的姿势,“现在不就在给吗。”我立刻要跳下去,他诱哄着将我捞回,哭笑不得,“脾气能不能改掉一些。”

    我挂在他怀里,像绵软又小小的一朵蒲公英,轻飘飘令他不敢用力,生怕挤碎了我。“我永远不会在和容深相关的利益上让步,也永远不会与你泯恩仇。”

    乔苍笑着说,“利益这种东西,怎么比得过乐趣。征服你,让你对我像对周容深那样死心塌地,是很有意思的事,做不到我决不罢休。”我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打个赌,三年为期,如果三年你还做不到,把蒂尔还我,容深的死,给我一个交待,比如卸掉你一条腿,做他的祭品。”

    他眼底忽然漾起非常柔软的清波,“怎么,一条命变成了一条腿,已经对我不舍到这种程度,还不承认吗。”他挑了挑眉,沉吟片刻觉得有趣,“一年足够。”

    他这样自负让我很不舒服,他握住我的手,捏起我小拇指和他的纠缠在一起,露出两排整齐皎洁的牙齿浅笑,一年之期如果我做到了,你预备怎样。”我将他推开,从他腋下钻出,往楼上走,“不怎样,这是单向赌约,我什么代价也不付,你也做不到。”

    乔苍在三秒钟后爆发出低低的笑声,笑得清朗又愉悦,他已经对我完全没有办法。之后几日乔苍早晨都会过来,陪我吃了早餐离开,傍晚再回,但从不过夜,我听他秘书说他很忙,盛文与码头。

    华章和江南,他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最近市局非常敏感,在西街和老铺抓了不少等昆混儿,其中就有属于乔苍帮派,他觉得是一种暗示。第五天早上乔苍来迟,我在桌上撒了好一顿泼,一口都没有吃,他进门看到满地狼藉,没有说一句重话,只是盼咐保姆重新做,从身后抱住我问我想不想出去散心。

    他见我分明想又不肯说的别扭样,笑着指了指门口保镖,“不过要他们跟着,可以距离你远一些。”我已经被闷得发毛了,不要说两个,二十个跟着我也能接受,只要我不去医院,他们也不会干预我什么。

    乔苍拿了文件去盛文谈事,我跟在他后面出去,坐上车接到薇薇电话,她问我可以出来坐坐吗,我正好不知找谁陪,立刻和她约了一家水吧。

    我和薇薇碰头后在超市买了一包梅子,正往台阶上走着,忽然旁边没有停稳的车里蹿下一个人,陈娇 J 凉谎失措拉住我,几乎要跪在地上。“周太太,这几日我过得很煎熬,我已经在你楼外等了三天,好不容易才盼你出来。

    宴会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役有办法,你知道的,我男人在特区做生意,这里不是他的地盘,有些人压了我们一头,不照做我男人就要倒霉,我已经嫁人生子,一切都依靠着丈夫,我实在没有选择。”薇薇讶异质问她是你说的?

    她推操陈娇,骂她忘恩负义,我拦住让陈娇起来,她不肯,她说如果跪着能得到原谅,她可以长跪不起。“我并不难过你联手外人算计我,我只是难过你很蠢,你以为你替常锦舟做事,她就会给你什么吗,她当然会给 J 但一定不是好处。”

    我抚了抚戴在脖颈的珍珠吊坠,“她用帮你先生在特区顺风顺水,拿几个好生意做诱饵对吗。”

    陈娇惊愕抬起头,我知道我猜对了,我眯眼笑,“她活在自己老子和丈夫光环下,虽然聪明可役有任何实权她是富太太,是千金名媛,除此之外男人世界没有她半点地位,她既不曾掌控乔苍的企业。

    也役有接手父亲的帮派,他肯她能帮你男人什么。你就算不替她做事,她想搞你男人也得找乔苍出面,他会去触碰一个不相干的人吗。就算我指了指自己,“你来找我求情,我也可以压下。”

    薇薇在旁边嗤笑说你不会以为乔先生把何笙甩了吧,那些太太不了解她,何笙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陈娇声音硬咽说,“她们都说周太太失势了,我也当真了,不过我已经知道了,非但没有而且是乔先生心尖上的人,下一个遭报应的就轮到我先生了。”

    我璧眉问她轮到什么。她苦笑,“你还不知道吗。”她长长叹了口气,“怪我识人不清,以为养太太能保我,追随她可以求安稳,可东窗事发她已经不见我了,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撇得干干净净。”

    薇薇冷笑说现在后悔想要改换阵营,晚了,叛军投降也不会得到重用和原谅。她挽着我手臂离开,陈娇朝我背影大喊,“养太太和宴会上为难你的太太现在就在女人坊做美容,你威胁了她的位置,她不会罢手的。”

    薇薇加快脚步让我不要理她,薇薇已经推开门拉着我进入水吧陈娇在身后苦苦哀求能不能让乔先生放过她丈夫,我越听越莫名其妙,没等问清楚“你怀孕的事常锦舟作为正室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不敢动这个孩子,也不能贸然动你,她只能借用外界风言风语打压逼退你,这一招确实厉害,你还真上当了。”

    我说我根本就不想要,这件事只是加快我流掉他的诱因。我们找到一处清静的角落,她要了两杯花果茶,侍者端上来后,她扑啧一声笑,“何笙,我一直很羡慕你,你总是很理智,偶尔犯糊涂也没有亏待自己,你永远可以得到那么多,连老天也好像在暗中帮助你,即使你觉得它报应,可这样的报应我也想要。”

    “看着过得很好的人,不一定真有这么好,你只看见我得到,却不知我想不想要。每怀着他一天,我对容深的愧疚与悔恨就加深一重。我丈夫牺牲了,我和他的仇人过着类似一家三口的生活,我怎么能允许自己接受这样的安排薇薇和我碰了碰杯,“都不易,人活着就是比谁能咬牙。”

    她低下头喝茶,很快喝完又打个响指要了第二杯,我发现薇薇很不对劲,{司她想说什么,她犹豫了下告诉我她六十岁的新任金主的老婆和佘太君矛盾很大,婆媳关系破裂已久,现在她靠山打算顺从家族心意离婚。我问是娶你吗?

    她十根手指紧紧捏着水杯,“生了儿子娶,他家族想要男丁,他前前后后结了三次婚,一人留下一个女儿。”我说这是好机会,薇薇愁眉苦脸摇头,“我输卵管阻塞,子宫壁破损,多囊,根本怀不上,我咨询了试管,大夫告诉我希望渺茫。”

    我愣住,薇薇私生活很混乱不假,不只是她,圈子里姐妹儿都这样。没有男人花大价钱包了小三还天天配合戴套,自然怎么爽怎么干,在床上肆无忌惮。

    女人吃药,上环儿,往里头塞片,想尽一切办法避孕,男人玩得又狠,像畜生发情一样,恨不得睡够本儿,女人下面早就千疮百孔了,怀孕比登天都难。我不知道安慰她什么,女人可以不生,但生不了在男人和世俗眼中就是罪过,是不可饶恕的。薇薇喝掉杯子里的水,一脸死寂注视窗外的街道,眼底暗淡无光。

    “圈子里有句话,曾经吃喝玩乐过得多风光,退圈洗白就有多狼狈。男人贪图我们漂亮娶回家了,可只要拌嘴就指着鼻子骂,把那点老底揭得干干净净,婆婆嫌弃不能生,邻居也跟着指指点点,我最得意时听其他姐妹儿说这些根本不放在心上,觉得这样日子距离我很遥远,没想到这么快现在轮到自己了。

    你说咱们这么多年,除了捞到手大把钱,还落下什么了。”“钱还不够吗。你以为男人靠得住,握在手里的最实际,贫贱夫妻百事哀,没钱谈什么感情,有钱还在乎什么感情。有最好了,没有就算了。”薇薇怔了片刻,她哈哈大笑指着我,“所以你千方百计要把蒂尔夺回来,即使乔先生对你这么好,你依然不满足我面无表情说,“他再好也是别人丈夫,我会动摇,会柔软,但不会满盘皆输。”

    她举起杯子,“以茶代酒,敬你这颗恶毒的女人心,说实话,乔先生在这片省份是那般无所不能的人物,我也很想看看铁石心肠的两个人到底谁输谁赢。”薇薇靠山的司机半小时后来接她,说去温泉公园,她男人在那边等。

    那边新盖了一栋欧美风情的情趣酒店,靠山自然是迫不及待要尝鲜。我们从水吧门口分手,两名保镖看到我出来,立刻迎上前问我要不要回去,我没来得及说话,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我拿出看了眼来显,乔苍低沉温柔的声音从那边传出,“今天逛得开心吗。”我冷冷说不开心。

    他停顿一秒闷笑出来,“谁又招惹了你。”“你老婆。”他沉默。“她下了一盘好棋,勾起了我的棋瘾,我要和她过过招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