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五章囚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知道事情败露了,不是我遮掩就可以混过去的,我非常坦然说是,我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乔苍眯眼凝视我良久,将手木单放置在燃烧的烟头上,任由那张写满字的纸一点点焚烧,熔化为灰烬。他掌心朝下,灰尘映照着走廊刺目的灯光,变成惨烈颓废的黑色。

    他不言不语转身,气场骇人震慑十足,掀起的风衣下摆砸在我膝盖上,冰凉而锋利,像刀片一样。保镖朝我微微弯腰,语气毕恭毕敬,“何小姐,别和苍哥较劲了,这孩子是您的保障,是您后半辈子的光彩苍哥很重视的。

    常小姐都还没这份运气,这是苍哥长子,您何必放着好日子不过呢。”我冷冷瞪了他一眼。他笑说您有钱,有势力,但这世道您还妄想翻出男人的手,白吗。

    聪慧是在于适可而止,苍哥喜欢您个性,也别个性过头了,从役有女人敢这样触及苍哥底线。我知道他好心提醒我,但领不领情是我的事,我伸手将他从我面前推开,他纹丝不动,对我这点力道毫无影响我狠狠撞上去,他担心碰到我肚子,这才朝一侧退让,其他保镖见我终于动了,立刻包围在四周护送我离开。

    一个女人盯着我背影问旁边的家属群,“这都是什么人啊,好大的架势。”男人,乙有余悸,“没听喊苍哥吗,黑社会的,这种派头不是简单穿豁副 L 了,还好刚才没打起来,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跟随乔苍进入电梯,保镖站在外面等候下一部,电梯门关上霎那,我眼前洒下一道黑压压的人影,他身上浓郁的烟味和清冽的洗衣粉气息在密闭的空间内不断蔓延散开,我有些慌乱畏惧,不由自主退后,脚后跟抵住铁壁,我本以为自己要撞上,正准备咬牙迎接那一下疼痛,后背忽然多出一只手掌,隔绝在我与铁壁之间,想象中坚硬的巨痛役有传来,只有落在他掌,白软绵绵的温热。

    乔苍脸孔役有半点他手掌的柔软,冷冰冰如一潭寒冬里的池水。“谁给你的胆子擅自做主。”我一声不吭,他垫在我后背的手沿着脊骨上移,凶狠而狂躁按住我后脑,朝他面前压过去,我被迫仰起头看他,他高挺的鼻梁和单薄的嘴唇就在我眼前,至多一厘米的距离。

    说话他压抑着心底的愤怒,就像他从来都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不给任何人可趁之际,不让任何人猜透他的内心,我在他逼视下情不自禁红了眼睛。

    “他生下来是私生子,我不要我的孩子做私生子。如果容深当初没有娶我,我也不会为他怀孩子,我只为我丈夫生,除此之外谁拿出任何诱饵也不能。”电梯下到最后一层,缓慢敞开一道缝隙,外面等候的人正要进入,乔苍忽然伸手按住,电梯门再度合拢,这飞快流逝的两秒钟里,他一字一顿说,“你为他怀过吗。”

    我脸色一白,呼吸也在这一刻停滞。我从没有给周容深怀过孩子,尽管他是我口口声声的丈夫,而乔苍,我拼了命要恨他抗拒他算计他,却一而再怀了他的骨肉,我们做爱的次数根本不及我和容深的十分之一,也许这就是命,我和他还不曾怨恨纠缠到尽头的命。

    他只需要几个字就能让我哑口无言,他知道我的一切丑陋,阴暗。放荡,世人役有看到的,周容深也役有挖掘出来的,他都一清二楚,他仅仅还差最后一层,便可以直戳我的心,完完全全揭破我,为了他的兴趣,为了他无条件的容我猖撅放肆,这一层我说什么都要守住。

    电梯门又一次打开,他似无事人一样牵着有些呆滞的我的手走出,穿梭过拥堵的人潮和空气森冷的大厅。

    白色宾利停在正门口台阶下,司机打开车门将我和他迎进去,几分钟后保镖也一起出来,坐上第二辆车。

    他一路闭眼沉默,每到一处不可控制的颠簸时,我和他身体便碰撞到一起,他总是在看不到的情况下还可以及时扶住我,但我仍旧被颠簸得呕吐。

    副驾驶的保镖挂断一通电话后转过头说,“苍哥,查清楚了,何小姐来医院之前去过唐古拉酒店,那边今天两点五十分开始一场名流午宴,是部分商人和非机关的国企官员应酬。”我一愣,立刻抬起头,把捂在唇上的手移开。“从哪里查的。”

    保镖不语,我璧眉看向身边的乔苍,“跟踪我的人还役有撤吗。”如果役有撤,那么我和王队长碰头那次也在他的监视中,这批海洛因当然不会落在条子手里,乔苍自始至终就是幕后一双眼睛,窥探着所有发生的事,没有一样可以摆脱他的谋算。

    他薄唇阖动说,“撤了。”我再次看向保镖,等他给我一个解释,保镖说在特区甚至整个广东,苍哥想要调查点什么绝不是难事。他的确有这个本事,能把条子耍得团团转,查我的去处还不是小意思。我靠住椅背不再说话,乔苍问保镖怎么回事。

    他将我在唐古拉酒店发生的事告诉了乔苍,连哪位太太对我出言侮辱,到什么程度都很清楚,乔苍沉默听完,他问还有吗。保镖说投有了。是这几个人。”

    “曰, , 刀三。乔苍说你知道该怎么做。保镖点了下头,转过身不再发声。回到别墅保姆刚准备好晚餐,正要打电话联络我,她看到我们一起回来有些惊讶说夫人去找先生了吗,您不是去会朋友吗。我没有吭声,乔苍脱掉风衣递给保姆,叮嘱她不要打扰,他牵着我的手上楼,在迈到第五级台阶,他问我吃过了吗,我撒谎说吃了。

    他关上房门霎那,忽然像变了一个人,这一路强压的怒意,墙壁上,用身体禁锢住我,我完全置于他的包围,半点动弹不得给我留的颜面,都在这一刻爆发,他伸手将我按在“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让你以为我已经役有了底线,对你的放肆无条件沉默,以致于你连我的骨肉都敢隐瞒我做掉。”

    他滚烫的掌心抵住我喉咙,像拔了一个罐头,热辣辣的疼痛,他从很轻的触摸,变为逐渐加力掐住,我感觉到一丝呼吸困难,眼前泛起黑白色交织的雪花。

    “我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难驯服的女人。”乔苍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忽然朝另一个方向用力,我直接被甩了出去,身体重重砸在床上,尽管床铺很软,我仍有一种似乎要散架了的幻觉。我葡富在绵软的蚕丝被里,捂着胸口呕了两声,房间里灯光不亮也不暗,我足够清晰看清他的脸。

    “每次常锦舟炫耀你是她丈夫,听到别人提容深,我心里都像刀割一样。如果他还在,我不会遭人这样嘲笑,我也是备受丈夫疼爱的妻子,我们也会有美好的家庭可爱的孩子,现在都不会了,因为你的痛下杀手覆灭了,再也回不来了。

    我怀着仇人的孩子,我不想留他。”他腔调阴森重复周容深。他手摸向皮带,解开金属扣。从腰眼里抽出,银白色的皮带仿佛一条冷艳的毒蛇,在他指尖尽情臣服。

    “是不是不管多久,你都想着他。”他冷笑跪在床上,我理没入他高大的黑影中,他扼住我两只手,将皮带缠在我腕子。“何笙,我耐着性子哄你,既然你不喜欢这样,我就换一种方式,,息有让你顺服的时候。”

    他一边说一边缠紧了我,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整张脸神情大变,我奋力挣扎,扭动经失去了主动权,被他系上了一只扣。他将我被绑住的手固定在头顶,裙衫包裹下的身体,玲珑饱满,光洁诱惑,水草般柔软落在我颈口。

    轻轻一挑,纽扣随即崩开,他说不出的危险又狂野,直到将我剥得一丝不剩。抗拒,可是晚了,我已纤细,婀娜,他指尖他俯下身,我的赤裸和他穿戴整齐相比,是那样狼狈又无助,色情而迷离,他吻着我肌肤,他知道我会咬他来发泄,所以他没有碰我的唇。

    从锁骨开始沿着胸口落在我小而圆的肚脐。他感觉到我颤抖,他声音里不带起伏说,夜夜等你,吃饭喝水我来喂,什么时候学乖“保持这个姿势,一夜不够,就再加一天,再不够,还有无数个日日,我什么时候放开你。”

    我如遭雷劈,挺动着身体试图将他从我身上踢开,我声嘶力竭吼叫着,“乔苍。你这是绑架,是软禁,是犯法我由于过分挣扎,全身都在使劲,纤细娇嫩的手腕被坚硬的皮带勒出好深一道红痕,他停下亲吻。缓慢从底下爬上来,居高临下俯视我。

    “我无时无刻不在犯法,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一件好事,都是恶事,歹事,我连十八层地狱都没有资格下,早已不差这一件。”我胸口剧烈起伏,两团白嫩的肉被直挺举起的手臂耸出一条深沟,我余光能看到自己此时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因为我怀孕,他不得不克制,否则我就是乔苍盛怒之下最肥美的餐点,他会用做爱当作惩罚,将我征服。

    “你困不了我一辈子。”他捏起我下巴,我从他眼底看到嗜血般残暴和占有欲,“谁说不可能,我就要困你一辈子。做我的宠物,我的私有物,我的禁商。”

    他这句话令我毛骨惊然,乔苍的狠我知道,他说到做到。他凝视我有些惊恐苍白的脸,“在这栋房子安,白养胎,打消你今天的念头。我依然会宠你,纵容你,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他留下这句话,不再和我争执,他迈下床,修长手臂探到床头,把灯光调到最昏暗的一格,转身走向门口“明天我会过来。”我踢打着两条腿,朝他离开的背影嘶吼 J “想要给你生孩子的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抓住根本不想的我!

    他脚下没有停顿,也没有留下任何一句,他像是一阵风,来得非常匆忙,出乎意料,又走得无声无 』 自、,干脆果决,从我视线里消失。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