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九章他爱我从不后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和乔苍汗渗渗拥抱在一起,车停止了颠簸,安静像一个睡梦中的人。他问我刺激吗。我现在腿还是麻木的,感觉整个下半身都被碾过一样,我仰起头看他,他脸上有汗珠,缓慢流淌过英挺刚毅的脸,这样的他男人味十足,狂野性感得令我脸红耳赤。

    “我更喜欢在很高的楼,一扇落地窗前,对着车水马龙的街头做爱,匆忙路过的行人只要仰起头就能看到我们赤裸纠缠的身体,然后惊呼,叫喊声从空气传进耳朵里,那一刻我们都会忘乎所以。”乔苍闷笑出来,“玩心跳吗。”

    他将我身体所有裸露出能擦掉的汗水都抹去,然后耐,臼为我穿好有些破损的裙子,“我迫不及待想要尝试。”他沉默片刻 J 越想越觉得有趣,挑起我下巴,“你和哪个男人做过。”

    “还没有,也许你会是第一个。”他盯着我情欲迷离的眼睛,“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何笙,我从役有如此渴望看透并且掌控某个女人,你也是第一个。”

    我咧开嘴笑得风情万种,“我在想怎么杀了你,拿回蒂尔,还育全撇清,不被你手下追杀,最好将你挫骨扬灰,连尸首都没有,容深的下场,在你身上百倍偿还。”我嘴里说着狠毒的话,脸上仍旧千娇百媚,手指在他潮湿的胸口滑过,“至于你对我的渴望。

    这辈子都办不到,一旦你看透掌控了我,兴趣也就没了,我拿什么放肆嚣张。我会永远保持我的新鲜感,让你为我神魂颠倒。”他笑意更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耗尽了全身力气,趴在他胸口奄奄一沪息娇喘着,他抬手敲了敲玻璃,示意司机上车,司机将挡板放下,自始至终也没有朝后面看一眼。回到别墅我乏极了,洗了个澡便睡去。

    连晚餐都没有吃,一觉昏昏沉沉睡到凌晨一点,我睁开眼发现乔苍并不在,身边床铺空荡荡,有一丝褶皱,略有余温。

    他应该起来不久,浴室没有亮灯,去客厅喝水也早回来了,我猜测他在书房或者露台。这个时间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我悄无声息下床,将门打开一道缝隙,果然旁边的书房有灯光渗出,很昏暗,但还是落入我眼睛。

    我赤裸着一双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朝那扇门逼近,楼梯口空空荡荡,我贴着墙壁,听见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您留宿何小姐这里,常老那边不起疑吗。”乔苍随手翻开一份文件,发出刷刷的声响,“如果我不在,人恐怕保不住。”

    “何小姐到底也是特区很有地位的女人,又有您护着,常老不至于硬碰硬。”乔苍冷笑了声,什么都没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了很多折的信件,沿着桌角推到他面前,“苍哥,蒋老板那边咱们只能黑吃黑了。”乔苍问他怎么。

    “这批货应该是赵龙出,他死了收,恐怕要闹到条子耳朵里惹麻烦。,货也让周容深给烧了,咱们一时揍不齐 A +纯度八百多斤海洛因,如果从市场养苍说可以把钱退给他。

    “咱不能承认拿了他的钱,不然这是话柄,周容深出事以后特区很敏感,对咱们盯得特别紧,蒋老板一怒之下泛水了,咱们会遭殃的。”乔苍沉默不语。男人不断说服他黑吃黑,广东咱们的地盘,他还不敢闹出什么。

    乔苍思考良久后说不行,蒋老板是河北省过来的,天子脚下势力,这点面子不能不给。男人问他那怎么办。养苍握拳抵住唇,“这几天金三角要流入广州一批货,派人截下走水路到特区,补上承诺蒋老板的那一批。”

    男人点头说好,他转身的同时。我闪身挤入卧房,屏息静气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手脚非常麻利合拢了门。我跑回床上装睡,乔苍几分钟后进来,抱住我拥入怀中,他身上散出浓烈的烟味,我不讨厌,反而觉得充满安全感,他坚实温热的胸口抵住我后背,传来浅浅的沉睡的呼吸声,我在这样的亲密中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天未大亮他便被司机接走。我吃了早餐告诉保姆去见个朋友,她让我带上司机,我拒绝说对方有人接。我离开小区独身行走了很久。直到确定真的没有人跟踪我,才给周容深司机打了电话,他很快赶到,载着我去往约定好的餐厅。

    我点了两杯昔洱茶,要了一份简餐,让侍者放在我对面的位置,我等了大概二十分钟,王队长搭乘一辆出租姗姗来迟。他坐下后向我抱怨不知是不是做这行太敏感了,出了警局,息觉得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人,换了两辆出租才敢放心过来。

    我笑说谨慎点也好,省得惹麻烦。他几口将茶水喝光,又让侍者续了一杯,他今天穿了便衣,样貌看上去老了不少,像五十出头的,憨厚朴实。他问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我把乔苍昨晚和男人在书房的对话陈述给他,他脸色瞬间凝重起来,“消户息属实吗。”我慢条斯理喝了口茶水,反问他你说呢。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八百斤海洛因,如果属实的话,至少调遣上百名警力,首先对方押运毒资的人就不会少于几十,想要围剿必须是两倍以上警力,还有抢夺毒资,封锁路口的,出动这么多警察势必打草惊蛇,您真有把握吗。”

    听他这么一说,确实危险重重,乔苍也是很会玩计谋的人,设个圈套摸底也不是没可能,我保守说,“八九不离十,想要确定你还得等我消,自、。”“好,三天之内您给我一个准信。”王队长拿起刀叉吃了几口菜。

    我和他闲聊几句,聊到了乔苍,他语气立刻阴狠许多。“乔苍是金三角的黑老大不假,我们现在对他束手无策也不假,可他妄想压住所有白道,压到他死那天,绝无可能。枪打出头鸟,从前赵龙顶着老大的头衔横行霸道,还不是曝尸野外?

    他替乔苍顶了包,可现在大家都清楚了真正的幕后黑手一直是乔苍。他暗杀了周局,广东省厅伺机一定会动他,只是时间问题。”我不屑一顾笑,“恐怕省厅给不了我确切时间,我要等到哪年哪月才能看到容深昭雪?

    副市长已经告诉我这案子役法破,公安和乔苍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势力相差悬殊,一拨是有妻儿牵挂的条子,一拨是不怕死的亡命徒,胜负已分。”

    王队长低垂眼眸说,“我会尽力催促,一定给周太太交待。”我打断他,“你的忠诚我不怀疑,可你仅仅是一个刑侦队长,没有实权。这事我不指望任何人,容深是我丈夫失仇妻报。”王队长皱眉问我要怎样做。

    我捏住吸管塞入自己嘴里,轻轻吮吸着,“不瞒你说,我越来越发现,美色可真是好东西,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坐山观虎斗。美丽的皮囊不只是诱惑男人掠夺财富的筹码,更是激发两只老虎斗争的底牌。”

    他听不懂我的意思,一张脸拧到一起。“乔苍想要常老的势力和地盘为自己增添羽翼称霸广东,常老没儿子,也要依附他来保住家族和女儿,他上了年岁,道上很多事管不了,这两个人都贪图对方身上的优势,闹僵不至于,但面和心不合是一定。

    只要加把火,让他们彻底撕破脸,两方黑帮内斗元气大伤,顾此失彼,就是最好的时机。”王队长盯着我神采飞扬的脸孔,他有些失神,似乎陷入某段回忆里,直到我脸上平静下来,他才开口说,“周太太,我忽然想起周局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不知这时提起,会不会勾起您的伤心事。”

    我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僵,“他说什么。”“他说在遇到周太太后,他不惑之年的时光,忽然活了,有了颜色,活泼,明媚。从前他对出差役有感觉,厅有了指令就去,还会自己要求,因为惦记周太太,他总是想办法缩短离开的时间,去年我跟随周局到漳州,日以继夜把十天的工作赶在六天完成,就是想要回来陪周太太过生日。”

    他透过橱窗看投射在玻璃上的阳光,光束形成一个个斑点,物是人非。“周局每次不经意提到您,他脸上的意气风发,美好温柔,都是我不曾见过的。

    一个把事业当作生命,半生都在忙碌、克制、和亡命徒周旋的男人,忽然间眼底有了感情,学会了仁慈与微笑。可惜老天给他的时间太短暂,但我想周太太陪伴他的日子,是周局最好的日子。他人生最后阶段,过得很快乐。”

    他的声音渐渐消失,排斤在我的世界之外,我视线忽然有些模糊,这样的模糊迅速遮住了我的眼,成大雾,雾气弥漫里,所有眼泪涌到一处,沿着同一条轨迹坠落,最后汇聚在唇角,凝结成硕大的一滴,又苦又涩。将一切都变,我舔了舔我压住喉咙的硬咽,“容深是个好男人,但我不是好女人,如果没有我,其实很多事不会走到今天。”

    “也许您这样认为,但给周局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依然不会后悔。”我用手指按压眼睛,将不断翻涌的泪水忍回去,“事情就这样,我回去了。”我起身往餐厅门口走,走出不到三五米,王队长忽然在身后叫住我,他声音不大,但足够我听见,“您愿意做市局特聘的卧底吗。”

    我掌心在脸上用力擦拭,把烙印下的泪痕全部抹掉,“我只做我想做的事,这些我不感兴趣。”“您想要为周局报仇,件事可以告慰周局在天之灵幕后真凶就是乔苍,我们想要铲除金三角,剿灭特区的黑帮组织,老大也是乔苍,这两,本质上我们目的一样。”

    我转身,在唇上竖起一根手指,凄楚苍白的脸上溢出莞尔一笑,“你泄密了。”他说周太太不是外人,很多事男人办不到的,女人确实更得天独厚,如果您肯为我们出力,真是再好不过。我云淡风轻玩弄皮包上的流苏,“我贪财又爱慕虚荣,放肆而役有良心,在这座城市认识我的人太多,我做不了卧底,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做这件事。至于乔苍。”

    我沉默了一下,“你们根本动不了,他这辈子只会输给自己,除非他想要自我毁灭,否则他永远都是今天的他谁也伤不了。”王队长绕出桌角朝我走了两步,他语气非常焦急,“乔苍动不了,所有事都无法终结。

    周太太冰雪聪明,扳倒乔苍是周局生前最大的遗愿。”我笑了两声看他,“丢给我吗? "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时需要抛掉尊严才能做成的事,别人会央求,可有了结果又反过来骂不知廉耻。风月酒桌逢场作戏,一切不过是交易,男人需要女人,又打骨子里瞧不起女人。可现在还不是除了我谁也靠近不了乔苍,我能拖着一昌 11 残花败柳的身体做他金屋藏娇,成为常锦舟头号劲敌,世上任谁笑我,轻我,骂我,也不得不服我。

    我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答复,伸手指了指他,示意他不要再叫住我,我转身大步走向门口,当我推开那扇门,脱离了他的视线,我忽然找不到气定神闲的从容,我非常惊慌又无措,几乎是奔跑着冲上了车,将车门重重关上,蜷缩起身体,躲避外面毒辣的日头。司机在前面看我许久,问我怎么了,我说是不是夏天了。

    他笑说还是春天,特区就是这样热,分不清春夏。他递给我一张纸巾喝一瓶水,我接过来看了一会儿,报给他一个地址让他送我回去,坐在后面捂着脸一声不吭我承认我有私心,很大的私,白,连我自己都不愿面对的私心,与其说我不想沦为条子掌控乔苍行踪的眼睛,不愿做一个不自由的人,倒不如说我狠不下,白,我这辈子所有残忍歹毒,在面对他时,溃不成军。我可以毫不眨眼毁掉任何人,唯独在他身上犹豫不决。

    每当我心底的仇恨像火山般喷发,我自己就可以变为一把刀子,刺向他。脑海却浮现出他对我的好,那些好令我窒息,令我动摇,令我软化。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