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极尽风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蹲在冰凉的瓷砖堆砌而成的墙角,脸埋入膝盖间,盯着投射在地面的灯影,这一刻我很想容深,发了疯的想我在他身边已经三年,他是我的生活,是我的岁月,是我的青春,我役有和他分离过这么久,有些习惯一旦养成改变它就像剥掉筋脉,抽离骨头那样疼痛。

    他生过我的气,甚至拂袖而去,扬言不再要我,可只要我去找他。央求他认错,他都会舍不得。

    唯独这一次,不论我怎样哀求,他都不会再回来见我。不知过了多久,我面前忽然多出一双脚,我呆滞凝视了两秒钟,迟缓仰起头,只穿了一条内裤的乔苍站在我面前,他眼底没有倦容,似乎根本没有睡着,容忍我独处这么久也是想看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出去。

    我伸出两只手,可怜巴巴告诉他我脚麻了,站不起来,怕吵醒你不敢叫。他忍不住轻笑,将我一把扛起横在肩上,我俯仰着看自己和他交缠的影子,时而分离,时而重叠,嬉笑追逐,仿佛一对恋人。我被他放在床上,他关掉台灯,从后面抱住我,温柔诱哄我入睡。我背部贴着他灼热的胸膛,面前是垂下了白纱的窗,透过浅浅的白雾,整座灯火璀璨的城市就像一场脆弱的琉璃中铸造的梦,一触即碎,不触又很美。

    我累极了,我知道此后的每一天,都是我极尽风情施展手段又饱受煎熬的时光,爱与恨、仇与善不能两全,,息有一个多一点,一个少一点。转天早晨我睁开眼窗子是打开的,纱帘也被挽起,房间只有我一个人,身体盖在柔软的蚕丝被中,乔苍睡过的地方空空荡荡,伸手触摸上去,也役什么温度。

    如果不是那一丝浅浅的褶皱,我会以为昨夜真的是场梦。彻骨肆意的欢爱根本不存在。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失神,外面鸦雀无声,安静到令我恐慌。

    我觉得身体很痛,犹如被重物碾过,骨头快要碎掉,眼前放映电影般掠过昨晚的每一幕,穿着蓝色旗袍莞尔一笑的何笙,在乔苍身下承欢,胯上猖撅的何笙,我是那样一场狂欢的女主,他是男主。站在烛台非常清冷的那个女人说,世上的情爱纠葛都是有定数的,注定是谁,即便兜兜转转相遇了再多的人,最后还是要陷入因果。

    乔苍如果是我的因,我想它一定会结出世上最苦涩的果,味道难以下咽,根本不能入口,但丢掉又可惜,因为它长得很美,很诱人,役有谁抗拒得了那么华丽的颜色,它就是一颗毒果。我换了一件素白色长裙,将头发扎起束成马尾,从卧房出来,拉开门霎那我看到左侧露台上坐着两个男人,他们侧身对我,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之中,不远处的高尔夫球场和温泉人潮拥挤,嬉戏欢笑声传来,将这个平静柔和的早晨变得很热闹。

    我踩在地板上的脚趾动了动。役想到会有客人拜访,下意识要返回,乔苍在这时发现了我,他喊何笙,他声音里蕴着浅浅的笑意,脸上也是笑容,朝我伸出一只手。

    他对面喝茶的男人也看过来,四只眼睛定格在我有些蓬松 l 墉懒的脸孔,我扬了扬唇角朝露台走去。乔苍在他旁边为我拉出一副椅子,我坐在上面,非常安静乖巧枕着他肩膀,挑拣桌上新鲜的水果吃,乔苍很喜欢这样的我,在放肆与猖撅过后。

    柔情似水不吵不闹,他非常爱怜用手指擦拭我唇角沾染的果汁,“喜欢吃草毒。我点头。捏了一颗给他,“很酸,一点不甜。”他张开嘴吃进去,发现甜得要命,他闷声发笑,在我鼻梁上捏了捏,“刚睡醒很调皮。”

    我舔了舔嘴唇,越过他头顶看露台外此起彼伏的树林,“今天雨过天晴了。空气很好。”对面的男人眯眼看了我许久,他问乔苍刚才喊什么。乔苍对他指了指我,“何笙。”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精光,有些恍然大悟,也有些不可思议,“原来是何小姐。”乔苍正要向我介绍他,我匆忙咽下一颗草毒说我认识。

    我仰起头,笑容明媚,“秦先生早。”男人有些讶异,“哦?你怎么知道。”“昨天不就是秦先生派人来接我们吗。乔苍愿意接触的都是江湖人士,江湖人义气,我们不去登门,秦先生肯定是要过来的。东莞您是很厉害的角色,这点地主之谊,自然不会失礼。”他指尖在桌角敲击着,满眼探究,“这么聪慧,猜得到我名字吗。”我随口一说,“秦淮岭吧。”

    他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很大气磅礴的名字,听了之后我都有了改名的念头。”乔苍让他不要往心里去,我就是这样娇憨的性格。男人说何小姐的性格很好,让人觉得非常舒服,不矫情不做作,一切都很自然。他们喝了几杯茶水,男人问乔苍要不要出去逛逛。乔苍思考了一下,他问我有想去的地方吗。

    我摇头说没有。他婉拒男人的美意,说下次再来,多腾出点时间,这一次就算了。男人在这边用了早餐,又和乔苍说了点正事,快到中午他告辞离开,我们送他到门口,他走出去几步又停下,转身问我,“何小姐是不是特区周局长的夫人。”我说是。他点头,“周局阻挠过我很多次生意,因为他我这几年赔了大约几千万,还失信于很多人。他是我们这条道上最不喜欢的对手。”

    我说我丈夫应该也不需要秦先生这样的人喜欢。我噎他噎得直白又干脆,他愣了愣,笑容更深,“大约只有何小姐这样的女人,才能驾驭得住。”黄昏时分乔苍带着我乘最后一艘船回特区,并没有再见其他人,据说他也有很多生意在东莞,我不知他是不是对我有所防备,不打算让我接触更多他的事情。

    我回到特区住在宾馆三天三夜都役有出门,一来避风头,二来眼不见为净,我越是活跃越是给那些人脸面,自然闹得更大,对一心落井下石谩骂的小丑,不理会就是最好的反击。

    从乔苍秘书那里听说,特区上流权贵对这件事乐此不疲,周容深遗蠕跟了最有可能毁暗杀他的罪魁祸首乔苍,做了金窝藏娇的情妇,简直是让自己男人魂魄不宁。甚至一些赌场开了赌局,押注常锦舟和我二女争一夫,谁才是最后赢家,站在常锦舟那边是赌注她的家世和常老的势力,乔苍轻易不会冒险,而站在我这一边则是说我天生狐媚,连周容深那样的正人君子都能降服,逼宫上位做了正室,乔苍更是不在话下。

    常锦舟终归还嫩得很,除了背景没有任何资本可以与我抗争。我在房间该吃吃该喝喝,对这些听过就忘,偶尔来了兴致问乔苍他有没有押注,他笑说押了,我问他押得谁赢他说当然是常锦舟,一个是那么爱他忠贞于他的女人,一个是无时无刻仍在想着怎样报复他的女人,即使他有,白押我,也知道不会赢。我忍不住笑出来,“原来乔先生,白里都有数。”

    他笑着捏起我下巴,会让你自己放弃这个念头无视我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指甲油的味道,吻住我的唇,吻入我喉咙最深处,“终有一天我我说办不到。他手指在我唇上抹了抹,“没有我办不到的事。”中午吃过饭后,他说要去盛文开会,下午回新房一趟,傍晚回来。

    乔苍在宾馆陪了我这么久,还带我去东莞出风头,一口一声太太称呼,常锦舟恐怕如坐针毡,濒临出手的边缘了,我问他什么时候走,他看了一眼腕表,“半个小时后车来接。时间有些赶,但我尽量回来陪你。”

    他拿起报纸随意翻看打发时间,“最近南街的翡翠行新上了一批货,东西都是最好的,去逛逛吗。”我非常专注往指甲上涂抹甲油,头也役抬,“我翡翠很多,买了戴不过来。”

    乔苍盯着一行小字,意味深长说,“以前的首饰该换一换了。”我拿着小刷子的手指猛地抽搐了两下,险些碰洒了瓶子。那些都是周容深为我买的,每一样都是一天时光,一个温情的故事,我已经很久没有戴过,我不愿睹物思人,可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越是在无声无 』 息里如藤蒂疯长,扯得人心脏疼。

    我重新低下头涂抹,不动声色压下鼻子里的酸楚,“好看吗。”“如果是你佩戴,会非常好看。盛文事情多,我不陪你。听说你有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可以叫上她们。”

    他起身递给我一张卡,“密码是五个顺序单数加一个零。”我看也没看推开他的手,“我有很多钱。”他非常霸气不允许我拒绝,“那是他的。这是我的,你现在的男人是我。”他将卡塞入我手中,走进房间内换衣服。我和乔苍一起从宾馆离开。

    他去盛文开会,我直奔他说的那家翡翠行。这里的翡翠珠宝价格要比市场贵许多,不过能入乔苍的眼,一定是精品,贵也有贵的道理。我驻足在一张柜台前,店员看到我从后面绕出来,她微微弯腰打量我垂下的脸孔,笑着说,“周太太好。”

    我顿时抬起头,“你认识我? " “特区凡是接触名流权贵的人,怎会不认识周太太。”我随手拿起一只翡翠镯子,“她们怎么说。”“女人的楷模典范,聪慧玲珑,谈吐自如。”我笑着指了指她,“你还真是嘴甜,冲你这么会说话,我也要好好照顾你的生意。”

    她知道我这样的女人不在乎钱,非常殷勤为我介绍了几款,都是柜台中价格最高昂的,奢侈品店员很会看人下菜碟,只要断定是买主,什么都敢往怀里塞。

    她说的几样我都很喜欢,让她全部给我包起来,又自己挑了一些,足有十几件。结账时我犹豫了下,将乔苍给我的那张卡递过去,她刷完让我签单,我签了乔苍的名字,她看了一眼,脸上表情有些微妙,笑着鞠躬让我慢走。我走出翡翠行心血来潮给乔苍拨了一个电话,接通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一道非常甜美的女声,上来就喊何小姐女子。

    “乔总在会议室开会还没有结束,您稍等。我将电话给他。”我急忙说他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没有重要的事。她说乔总吩咐,您的电话打来不论何时何地,都要第一时间给他。

    我沉默了片刻,“乔太太也是这样吗。”女人说乔总只吩咐我何小姐这样。我心里颤了颤,那边一个男人汇报文案的声音被打断,很快鸦雀无声,乔苍接过去问我怎么了。

    叫女到短信提示了吗。”他役立刻回答,我听见按键的响动,几秒钟后他笑说幸好知道你被他养叼了,给你带走的是一张钱数很多的卡否则也许会被刷空。“一千多万而已。

    对乔先生来说还不是毛毛雨。”他嗯了声,“高兴就好,每天都这样刷,我也养得起。”那边有人催促他尽快,他告诉我晚上早点回去,有个惊喜给我。我挂断电话,司机在对面顺行街口等我,我正要走过去,忽然一道黑影从角落蹿出跨到我面前,举手自头顶狠狠劈下,我还没有看清是谁,一巴掌重重落在我脸上,将我整个脑袋都打偏。撕心裂肺的巨痛遍布了我的脸颊,连耳朵和脖子都火烧火燎的疼,我眼前一阵发黑,听觉嗡嗡作响,我瞪大眼睛缓了许久,才终于恢复正常。

    “何笙,你这个姨子,你简直不要脸!你会遭天谴的,会不得好死! " 我注视地上密密麻麻的石子,舔了舔嘴唇,舌尖触及到一股猩甜的血迹,我用手指抹掉,果然是血。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