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章他柔情刻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和乔苍到达上海菜餐厅时,已经没有雅间了,只有大堂几处座位,我们挑选了稍微安静些的橱窗。他点了几样招牌菜,侍者端上桌后,他盼咐拉上屏风,屏风是白色,视线很透,并不能起多大作用,只是稍微模糊我们的身影。

    我斟了半杯红酒,眼神轻桃瞥他,“怎么还偷偷摸摸的,以前我是有夫之妇,不得不小心。现在独身一人还要陪乔先生做贼。”他夹了一只油爆虾放在我面前碟子里,“我以为你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身边男人是我。”

    我口卒骂了句狡辩,“分明是你怕熟人多嘴捅破,说一表人才的乔先生竟捡了高官的遗蠕,毁掉名誉。”他反问我他是在乎这些的人吗。我盯着他眼睛,和他一起笑出来。

    我留意到角落有一束目光始终追随我。我不动声色抬眸,对面屏风空隙里坐着和保姆儿子用餐的陈娇,她男人留在特区做项目,已经很久不回国外。我装役看见,吃到快结束去洗手间补妆。

    失去了周容深,清水出芙蓉的何笙已经役必要存在,浓妆艳抹百般诱惑,才能在男人天下占据一席之地,才能牢牢掌控我需要的,得到我想要的。

    即使乔苍也喜欢不施粉黛的我,可这样的我只属于周容深。我在试口红颜色时,卫生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不出我所料,陈娇按捺不住好奇来找我,我一点不惊讶透过镜子和她点头示意,她站在门口抽出一张湿巾,一边擦拭自己的手一边问,“周太太,和您吃饭的男士是江南会所的乔先生吗。”

    我拿粉扑在脸上细细涂抹着,“是。”她完全怔住,她看见了乔苍喂我吃食物,也看见了我和他饮交杯酒,这些动作无不象征我们之间关系不简单,陈娇璧眉看了我许久,“所以周太太是 … ”

    她没有说下去,我将粉扑收起,拧开水龙头洗掉手上的脂粉,“很多事,外人是不知道的。”“怎会不知,这是什么社会,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周太太是特区的上流权贵,乔先生更是风云人物,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节骨眼一起吃饭,确实不妥,您当心被人泼脏。”

    我侧过脸看了看陈娇,“任何看上去非常好或者非常坏的事,都不是单一的,有它藏在最深处的隐情,我和乔先生如今的关系,别人不论骂我还是猜忌揣钡 l 我,这都是我的生活,我的选 1 圣。不过还是多谢你提醒。”

    我甩了甩掌心的水珠,到烘干机底下等了几秒钟,便朝门口走去,经过她身边时,她叫住我说,“有传言您在周局还未牺牲前,就和乔先生有男女之情,甚至有人大胆揣度,您和乔先生一同设计了这出惨案,为了长久私通,也为了掠夺周局的遗产。”

    蒂尔确实被乔苍夺走了,但这样荒谬的猜测让我怒火中烧,我对陈娇说,“我这辈子坏事做尽,但不会断自己后路,容深是我丈失,是我的天,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平安。”

    她松了口气,“不是最好。周太太,我和您谈不上姐妹情谊,可也多少受到您一些恩惠,我非常不希望您走错路,成为千失所指的恶妇,这些传言再被我听到,我会为您解释。”

    我平复了下心情,一声不响从洗手间离开。回到半山宾馆刚好是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有些困意,挽着乔苍昏昏沉沉,保姆打开门第一句话是乔太太来了。

    我顿时困意全无,本能松开了手,有些事只能暗着做,明着来就太嚣张了,我跟在他后面进入客厅,常锦舟正用红绸布包裹被我摔碎的玉盘,她看到我役有任何惊讶,估计保姆早就和她汇报过了,她主动道歉说周局的葬礼她也想去,可她急着备孕,不好参加白事。

    役有一男半女,是我莫大遗憾,也是我的禁忌,常锦舟说备孕无非是给我下马威。让我不痛快。我让他们聊,换了鞋走向露台,拿起一本书坐在石凳上翻看。她拉着乔苍惋惜又心疼问玉盘还能粘好吗。乔苍说我再为你买件一模一样的。

    常锦舟别有深意问,“这世上还有一模一样的吗。”乔苍手指将她嘴角氨花的唇蜜抹掉,“就算不一样,我买给你不喜欢吗。”常锦舟最大的聪明就是在乔苍面前非常善于演绎宽容仁慈的一面,而且见好就收。她笑着吻了吻他的脸,“你给我什么我都喜欢。”

    保姆端出一盘龙眼放在桌上,常锦舟捏起一颗剥好送到乔苍唇边,大约那个味道他不喜欢,抬起手推开,你自己吃。”常锦舟撒娇不依,强制塞进他嘴里,“我都剥好了,因为给你才剥得这么小心,换做我自己都是边咬边吃。”

    乔苍含住龙眼肉根本没有咀嚼,直接用茶水送下喉咙,常锦舟问他甜不甜,他说不喜太甜。“女人是水,女人也很甜,苍哥这么厌恶甜食,还不如厌恶除我之外的女人。”他笑着问,“女人甜吗,我只觉女人很辣,关键时刻还让男人吃点苦头。”

    他说完朝露台看过来,我感受到背后惊鸿一瞥,安静看书对此充耳不闻。“听说你明晚要去东莞出席商业应酬。”乔苍喝茶的手停滞了一下,脸上闪过略微深沉的光,“你听谁说。”

    常锦舟说特区很多人知道。“是吗?”乔苍钡 l 过脸看她,避之不及,这事应该只有我知道。

    “特区没有商人接到邀请,这是东莞政府引入的外资洽谈,对特区和广州的商人常锦舟脸色一变,半响不知应答什么,乔苍喝光那杯茶水,盼咐保姆蓄满,他盯着源源不断注入的水流说,锦舟,我认为你更适合做好太太的位置,其他事尽量不插手,你觉得呢。”

    常锦舟听出他旁敲侧击的警告,她的确干涉了太多关于他的事,他非常不喜身边人将他的行踪通风报信,即使自己妻子也不行。她尴尬笑了两声,“我不是担,白你吗,你身边留着别有图谋的人,谁知会不会被算计。”

    乔苍沉默不语,她也没再继续纠缠下去,她楼住他身体说好了,我记住了,不会再让你不高兴。

    她缠着他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儿,期间一直有太太打电话催促她,问她到哪了,她撒谎说在路上,连续几次对方有些不相信,她依依不舍从乔苍怀里起身,“约了几个太太打牌,她们去得倒早,现在想推辞都不行,我都没有兴致了,只想陪着你。”

    乔苍说不能失信,去玩一玩开心下也好,我们时间很多。常锦舟朝露台喊了声周太太,我立刻放下书迎出去,笑意盈盈和她道别,“乔太太慢走。”

    她对我摆出一副送客的样子很不满,但碍着乔苍在不好反驳,她皮笑肉不笑说。“周太太住这里不很方便,莆田区区我还有一套闲置的宅子,周太太会喜欢,我带您去瞧瞧。”

    “养太太以为我缺住的地方吗,我真是什么都不缺,只是不愿自己一个人住,太冷清了。”她脸上笑容收敛了些,“周太太的寂寞我理解,可和苍哥一起有失体统,难道您都没有单身的朋友吗。”

    “养先生是乔太太的丈夫,我以为您是同意的,原来你们还没有商量好,就这么仓促让我住了进来。”我一脸茫然看向乔苍,把这块烫手山芋丢给了他,他无奈笑出来。

    指了指门外,对常锦舟说,“我送你。”他先一步走出,常锦舟眼底闪过浓烈的冷意,她盯着我的三五秒钟,恨不得将我凌迟鞭挞,对我的厌恶与痛恨完全不加掩饰。

    养苍推开门提醒她一声,她这才收回刀子般凌厉的目光,转身跟他离开。我若无其事站在落地窗前,将纱帘挽起,挂在两侧的墙壁,又拿起喷壶浇花,当我把所有花草都浇灌完,乔苍才回来。

    我扬起手腕看时间,满脸狡黯,“十五分钟三十九秒,看来乔先生在自己失人这一关上,过得很艰难。”他嗯了声,“何小姐最后那句话,引发不小的动乱。”“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失了君子威仪,殷封王讨好担己把江山都葬送,夏姬祸害了几代君主。

    我不过让她和你小吵一架,还很怡情呢。”他走过来从背后抱住我,“原来你的志向是让我做亡国君主。”“不。”我仰起脸从头顶看他,“亡国算什么,我想让你为我着魔。”

    他笑说那恭喜何小姐,已经做到了三成。我将手指竖在他唇上,“我要十成。”他垂眸注视我,“有难度。女人在我,白里没有这么重的分量。”“那是别的女人,不是我何笙。”

    他眼底笑意浓郁,“东莞认识你的人不多,锦舟我也役有正式带出去过,明晚你去散散,乙应该不会出问题。”我问他是想带我去吗。他挑了挑眉梢不置可否,“何小姐愿意赏脸吗。”

    我十分娇纵拂开他的手。“勉强。”他闷笑着又抚摸上来,这一次更加放肆,停在我饱满的胸口用力捏了捏。他牙齿咬住我脖子,用两枚唇瓣吮吸着暖昧说,“还要我等多久。”

    我装不懂问他什么等多久。他眼睛里藏着一簇火热的苗,似乎随时都会被点燃,燃得一发不可收抬,“你知值我说什么。”我恍然大悟,朝他勾了勾手指,他非常顺从将脸贴向我,我对着他耳朵说,“等到我大发慈悲。”

    他怔了怔,放声笑出来。东莞这一季的春日,笼罩在一片雾气蒙蒙里。不是江南的梅子雨,落不了残花,轻细而温柔吹打在树梢和枝娅,开得明艳的海棠仿佛藏了几颗珍珠。

    这是多年以后,我第二次回东莞。十八岁那年我在这里陪过一个国企干部,姓邹,四十多岁,家族都在仕途上混,算是名门望族,那时想嫁给他的姐妹儿特别多,像港口里泛滥的鱼一样。

    他私下不爱听别人奉承他官职,所以经纪人把我介绍给他时,叮嘱我喊邹先生,不要表现出我对他底细了如执掌的模样,他不喜欢机灵的,喜欢呆笨的花瓶。

    这才是风月里真正的玩家,外围圈子所说的呆笨,不是真傻,而是懂得非礼勿言,看上去天真单纯,带一点娇憨和愚蠢,其实是另一种巧妙的机灵。

    女人嘛,给权贵消遣的玩物,床上会玩情趣,能让他们睡得爽,就足够吃香喝辣,想要靠聪明获得立足之地,是一门高深且很难修炼的课程,权贵都是人精,社会里混得久了,什么狠茬子没见过,女人翻一翻眼皮,他们门儿清是要钱还是要名,玩手段没什么好果子吃。

    震惊全国的东莞扫黄,搞臭了被堵在小姐床上的邹先生,很快辞退双规,妻子也和他离婚了。眼见高楼起,眼见高楼塌,谁也无法预料明天是风光还是落魄,不过是人生几十年,沧海一栗。我和乔苍从码头下船,盼咐我等您,车停在那头。

    穿梭过拥挤的人潮,看到司机撑伞在岸上等候,他认识乔苍,弯腰迎上来鞠躬,“秦哥他将伞罩在乔苍头顶 J 以为我只是个玩物伴侣,对我不怎么上心,我大半个身子还在雨水里淋着。舱头和甲板很潮湿,到处都是坑挂,天空灰沉沉的,没有一丁点阳光。

    港口另一边的浅滩,浮着一层青苔海藻,有几只木舟飘荡,水里藏着还没熟的莲蓬,细碎的雨幕从天空倾斜而落这座夜晚的花花世界,白天也很有韵味。乔苍接过男人手上另一把没撑开的伞,罩在我头上,一并也将我抱住遮挡风雨。

    “你叫什么。”男人点头哈腰说,“红中。”乔苍一怔,我笑着说麻将牌里的红中吗。男人点头 J “秦哥喜欢打麻将,每天不打都难受,别的名字他记不住,这个顺口,他熟。”

    乔苍揽着我腰迈下甲板,我脚下打滑差点摔倒,幸亏他扶住我,他让我小心些,把重量压在他怀里。

    我一路走一路和红中聊,问他有役有白板,他说有,我问九条呢,他说也有啊,我说不会还有么鸡吧。他笑得一张大胖脸都皱在一起,“我哥就是么鸡! "

    我捂着嘴笑出声音蒙蒙的雾气中,乔苍在旁边非常安静而温柔凝视我,我笑到忍不住淌下眼泪,我告诉乔苍回去也让手下人这么叫,让那群条子都乱套。乔苍在我被雨雾氦湿的额头吻了吻,“也好。”他从口袋里摸出钱包夹在腋下,抽了一沓不厚也不薄的钱币,扔在红中怀里,“赏你的。”

    红中不明所以,问他什么赏钱。“太太被你逗得很高兴。”我脸上笑容一僵,收敛许多,红中吓了一跳,他上下打量我,“是太太啊。我有眼无珠了,您别和我计较。”

    周容深再也没从金三角回来,这段日子我过得非常狼狈,葬礼前我每天都在哭,睡不着,一睡便是噩梦连天,葬礼后我又变得很忙碌,依靠填满的时间来麻痹自己,让我尽快遗忘,遗忘容深的离开,遗忘我对容深的愧疚和背叛,遗忘所有我不想记住的东西。

    可有些事,越是想要从记忆里清除,它越是像密密麻麻的荆棘,丛生而繁盛。这是我长达两个月后,第一次不曾无时无刻记住容深的离去。

    肆无忌惮笑出来。红中在前面开路,把污泥踢开,他骂骂咧咧嘟嚷,“这鬼天气,连着下好几天雨了,以往东莞春天可不是这样晴天白日的很好,哪像这一回役完役了阴雨连绵。看得人心里堵得慌。”

    我娇滴滴问乔苍会不会因为我来了,才这样天公不作美。“为什么是你。”我撩拨着在风中肆意舞动的卷发,拢到一侧耳畔,“窦娥冤屈,六月飞雪,我来了多下几天雨,还过分吗。”乔苍笑了声,“不过分。”

    他松开我的腰,将我小而软的手握住,非常亲昵宠溺,我们这样似乎真的很像夫妻,或是浓情蜜意的恋人,眼底都是对方,容不下天地间任何一物。我走得慢,样子 

    嚼懒而倦怠,任由他牵着我的手拖我朝前,红中跑向停在街道对面的黑车,乔苍在这时停下脚步,他转过身仔细看我,南城温柔的雨色将他那张面孔也衬托得温情脉脉,“你这样很妩媚。”我扬起微能的红唇,“有多妩媚? " 他笑着沉吟片刻,“让我着魔的程度,快要四成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