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你后悔还来得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在包房外犹豫了许久,权衡再三觉得这样场合不适宜闯入,与其私下戳破,留给他们准备的时间,不如在正式场面上打个措手不及,即使于事无补,丑陋面目曝光也算大快人,白。

    我松开扶住门把的手,转身朝来路返回,宝姐倚着一面墙壁吸烟,她面前经过无数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们有些认出她,和她点头打招呼,或者干脆过去上下其手吃豆腐,问她什么时候肯陪自己搞一夜。宝姐骂了句死鬼,“你这样的身子骨哟,哪禁得住我折腾,别搞死在床上。

    让我后台知道了,当心烧了你。男人大笑问你后台是谁,她扬起下巴在男人胸口用力戳了戳,“说出来你还敢不敢玩了? " “这么厉害,不会是位高官吧。”

    宝姐朝他脸上吐出一口烟雾,男人很买账,狠狠吸进去说真香。宝姐抬起腿瑞了他一脚,“得了,快进去呀,热乎乎香”和贡的姑娘等你呢,和我一个半老徐娘勾搭什么,我可架不住你那野蛮劲儿。”

    她扭着腰肢千娇百媚,眼底又非常荒凉。笑脸迎客,未必心中欢喜,人世间多少风月事,都是强颜欢笑虚情假意。

    我朝她挥了下手,指了指门口,示意她我走了,宝姐役吭声,烟雾把她的脸孔遮掩,我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我走出江南会所,告诉司机先回去,暂时几天不要联络我,司机不解问我要做什么。您才为周局守完丧。

    不出去散散心吗。我站在车旁,远处街头的灯火阑珊将我沉溺其中,车流人海穿梭而过,我仿佛很渺小,渺小到我觉得自己非常寂寞,孤独。失去了周容深的何笙,像是没有家的流浪人,漂泊无依,行走在到处都是欺骗、华丽、掠夺的世界里。

    靠自己在男人天下拼一条出路。“我有更重要的事做。”“夫人。”司机叫住我,“那我什么时候接您,去哪里接。”我抿唇不语,他一直在等我回答,后面几辆车被挡住路,不断鸣笛催促,我朝后退了几步,“我也没有把握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

    司机璧眉,“夫人到底要做什么。您只是女人,有些危险是您不能涉入其中的。”砰一声重响,身后传来男人凄厉高昂的喊叫,“操你妈到底开不开啊!打情骂俏过瘾呢?

    开宝马的车主从窗子探出头,朝司机破口大骂,“开宾利了不起啊,我打个电话叫人来弄死你信不信。”司机脸色一沉,论身份这些执垮子弟的老子见了我也要毕恭毕敬,周容深不在了,我这个遗蠕的权势地位,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司机推开门要走下教训。我用膝盖抵住车门,朝他摇头,“我稍后还有事,不用理会这些人,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司机扭头看了一眼,他平复下,汁清,问我真不和他一起离开吗。

    我说我不想活在那栋空荡的房子里,寂寞而无用的过日子,享受着容深为我留下的东西,却不能为他做一点事司机知道拗不过我,叮嘱我如果有事一定要联络他,联络市局周局长的亲信,他交待完重新坐回去将车驶离街口,眼前的长街再度空旷下来,地上投射浓浓的树影,路灯底盘旋着无数只蚊虫,它们也很渺小,但并不孤独,似乎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才是这样。

    我等了大约四十分钟,笼罩在金碧辉煌灯光下的那扇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推开,乔苍先一步走出,他前后左右簇拥着几名整齐划一的保镖,为他撑伞,为他开路护送。

    伞不是遮雨更不是遮阳,而是防弹,这种伞是铁皮特制,重量很沉,各省份的黑老大几乎都会有,尤其走夜路一定会撑开,挡住脑袋与胸口,其余地方真被暗算了也不至于送命,即使棍到乔苍这咖位,也照样要提防敌人组织派出的死士。

    那些死士为了达成暗杀目的。是可以豁出命的。乔苍臂弯搭着一件灰色西装,衬衣领口敞开,露出泛红的胸膛,他喝了酒,而且很多,眼底有一丝浅浅的薄醉杜兰志和另一位男士送他下台阶,非常殷勤与他握手,“乔总,那咱们说定了,等到股东大会,我们可就拥立您了。”

    乔苍说自然是互惠互利。我也不会亏待诸位。杜兰志哈哈大笑,“能与乔总共事是我们的荣幸,早在几年前就仰慕乔总在商场上的手腕和作风,和您接触了才知道名不虚传。”

    乔苍来了兴致,他笑问难道我比你们周总还厉害强势吗。杜兰志很不满挥手,“他何止强势,简直是独断专权,一边做局长一边管生意,哪一边都不放,都要集权到自己手里,我们就像给他跑腿打工的没有了周怠、,何尝不是另一条生路,为那点分红,不得不当牛做马。我们早已怨声载道,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蒂尔乔苍笑了笑说逝者已矣,杜股东还是为周总保全生前的美誉。

    他们寒暄告辞,杜兰志与那名男士各自上了一辆车离开,我握住拳头冷笑,果然白眼狼都是喂不熟的,一朝得势,还记得提携自己的恩人寥寥无几,上流圈更是如此薄情寡义。

    这样的东西早晚都要成为祸害,蒂尔最大的祸害就是杜兰志,倘若周容深一早发现他的真面目铲除掉,蒂尔未必有今天的劫数。

    司机弯腰为乔苍拉开车门,他正想进入,司机这时忽然越过车顶发现了我,站在街边孤身一人,充满了令男人怜惜心动的柔软的我。司机燮眉,他叫住快要进入车里的乔苍,小声和他说了句什么,乔苍听到后不动声色朝我的方向看过来精准无误落在我苍白瘦弱却格外美艳的脸上。

    我身上的旗袍在夜色里拂动,很浅,很轻,似乎一支柳叶,一滴清水,漾过无痕,落在人的心尖上,,视线摸不到也看不真。他伫立在江南会所霓虹闪烁的门前,看着我一言不发,瞳孔内是一片华丽的灯火。我身后的灯火。

    没有谁会不心软,不动容,不怜悯,在这么温柔的夜色里,在我迷茫而无助的身影里。我和他在朦胧昏黄的路灯下对视,他等我向他走过去,然而我只是伸出了手。

    乔苍凝视我停在半空的手许久,唇角挑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关上车门一步步走到我跟前,他高大逼人的轮廓成为一片黑色,将我蔓延其中。“何小姐悲痛到不记得回家的路了吗。”“容深离开,天塌地陷,我确实很悲痛。

    有些房子不是家,四面冰冷的墙壁,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想回。绕来绕去,就到了你这里。养先生愿意帮我想想还有其他安身之处吗。”乔苍舌尖从门牙上掠过,他眸底闪过波斓和悸动,为我这一刻的风情和美色。他高深莫钡 l 眯了眯眼睛,“何小姐如果是逗我,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手举得高了一些,“我腕子酸了。”乔苍原本对我就很微弱不舍的矜持防备,在我温柔的腔调里沦陷,他彻底笑出来,牵住我的手,包裹在他宽大温厚的掌心,“既然不是逗我,跟我走就不能再想着逃。”我意味深长说,“逃也是男人逼的。”

    他手臂揽住我肩膀 J 迫使我和他之间没了距离,偎进他炙热的怀中,他薄唇挨着我耳朵,“不会,你愿意我很昭犷公之”我心里一滞,仰起头看他的脸,他投有再说什么,带我走向等候他的黑车,以及那名目瞪口呆的司机。

    这短短几米路,我觉得很远,远到我几次迷茫,颤抖,又, rn ,隐。宝姐说我们这样的女人,如果想一直过得好,不被男人骗得一无所有,便不能动情,不能知恩,不能仁慈更不能糊涂。可我没了丈夫,自此迷路在尔虞我诈,爱恨悲欢里,再不由我自己。

    乔苍将我带回半山宾馆,他的套房雇佣了一名保姆做事,客厅也添了许多古董陈设,原本暗沉沉的装饰改得明亮活拨许多,像是出自女人之手 J 细枝末节透露出几分柔软。

    常锦舟和乔苍是夫妻,只差举行婚礼,他的住处她自然来去自如,他也不是掌控干涉妻子的男人,能任由她的从不过问。保姆以为乔苍怀里女人是常锦舟,笑眯眯喊了声夫人,我从他胸口抬起头,她看清一张陌生的脸孔,表情僵了僵“这位小姐是。”

    乔苍说何小姐。保姆哦了声,“何小姐这么晚了,是要住在这里吗。”我一句话不说,径直走向里面,乔苍告诉保姆暂时先住这里。保姆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对我的抵触和探究更重,超过四十岁的女人,对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最深恶痛绝,她们要么深受其害,要么年华老去畏惧这一天到来,,尝、之是百般不能容忍。

    她蹲在地上给乔苍换了鞋,问他要吃宵夜吗。乔苍说打电话给侍者送一锅温热的甜汤和两份小菜,何小姐喜欢吃甜食。保姆看了我一眼,打主机联络前台,我很悠闲走到一面古董架前,拿起放在上面的玉盘,红紫色玉石,像开过光的,明艳清透,边缘处闪烁着瑰丽的金银色。

    我笑着问乔苍,“你的? " 他一边脱掉西装一边说不是。我侧过脸看向保姆,“不会是酒店给长期包住的贵宾赠送吧。”

    保姆挂断电话说这是乔太太送来的心爱之物,她吩咐摆在架子的最高处。我哦了一声,游轮那晚我在海水中险些被淹死的一幕卷土重来,我发出几声尖锐的笑,“乔太太眼光高品味好,她心爱之物一定是稀世宝贝,很难得到第二件。”

    我将玉盘高高举过头顶,保姆吓得脸色发白,她指着说何小姐快放回去。这东西不能有闪失。她没有说完我手指已经松开,玉盘从高处坠落,狠狠砸在我脚下。

    碎成了五瓣。我笑得更开,白,指了指问一侧役有任何反应的乔苍,“像不像北方才有的梅花。”乔苍看了片刻,露出一丝极其温柔的笑容,“有一点,也很像你之前胸口的梅花纹身。”

    保姆在一旁目瞪口呆,她回过神来急得跺脚,“哎呀,何小姐您为什么要砸碎它,这是乔太太 … ”“乔太太是你主子,又不是我的,我只是失手了而已,怎么我还要把自己也砸碎了,到她面前负荆请罪吗。保姆被我噎得哑口无言,她看向乔苍,发现他对我非常纵容,而且毫无底线和责怪之意,她只好把所有抱怨都咽回去,弯腰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碎片,重新摆回架子上。

    我饶有兴味去其他角落转悠观赏,保姆走到乔苍跟前,小声说,“乔太太如果问起 … ”乔苍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怕我听了不高兴,他说太太问起我来解释。保姆很为难,“可是太太经常过来,如果她撞上了何小姐,问我怎么回事,我怎么回答。”

    乔苍将领带扯下递给保姆,语气云淡风轻,“机灵一点就好。”保姆听乔苍这样说,她点了下头,刚要去冰箱拿一点水果出来一只玉花瓶的碎片之中,两只手静止在身前,“抱歉,这花瓶很滑。

    忽然听到啪嚓一声,他们同时看向我,我站在保姆呆住,乔苍走过来,从桌上抽了两张纸,握住我的手擦拭了两下,“伤到了吗。”我说役有。他嗯了声,“人无事就好。”

    我心口的气闷住,吐不出咽不下,我将自己手从他掌心抽回,“东西碎了。”他说我知道。他眼底仍旧染着平和的笑意,这样的笑意让我忽然觉得很室息,以乔苍的城府不可能看不出我在极度悲痛和仇恨里为什么仓促选择投奔他,他仍旧像那晚大雨一般,不问缘由,没有任何犹豫将我带回住处。

    我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自然不会认为他只是喜欢我才这般容忍我肆无忌惮,至少还有一半是其他缘故。我手里有他想要的筹码,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各自有图谋,图谋之外才是风月。晚餐过后韩北来宾馆找乔苍,他看到我有些惊讶。

    站在门口怔了几秒,直到乔苍问他什么事,他才反应过来朝我点了下头,进入客厅。“苍哥。有争肖诀自、了。”乔苍从沙发上起身,什么都没说,率先走向一处玻璃,我余光看到他们进入露台,帘子是合拢的,倒映出乔苍欣长的人影,保姆端着两盏茶要送进去,我拦住她,让她交给我。

    她迟疑退后了半步,对我非常戒备,我笑着托腮问她怕什么,难道我会吃人吗。保姆说乔先生的茶水我去送,不劳何小姐辛苦。“送茶水而已,几步路,我还能出去透透风,谈不上辛苦。”

    我说完不等她再反驳,非常蛮横从她手里夺走了茶水,她哎了声要抢回,我顿时沉了脸色,“你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不懂眉眼高低,什么时候我做事轮到你说不。”

    她被我气势吓住,小声狡辩,“乔太太盼咐过我 … ”“乔太太是珠海的千金,特区未必有她多大位置,你眼前的我,不是你得罪起的,有空问问乔先生身边的司机就知道了。”

    保姆并未见过我,她被我这番话搅得一头雾水,我将她从我身前推开,端着两盏茶水进入露台。乔苍与韩北背对玻璃,站在一处花圃旁抽烟,我怕自己发出声音,特意脱掉了鞋子光脚过去。“苍哥,怎么把何小姐接来了。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乔苍吐了口烟雾,“我不觉得。”“她是周容深的遗蠕,您是常老的女婿。彼此牵扯了性命仇恨,不要着了她的道,我有耳闻这个女人是相当厉害狠毒的角色。”乔苍侧脸隐约有笑意,“她如果真给我下道,也很有趣。”

    韩北在这时发现露台多出一道人影,他立刻住口。回头凝视我。乔苍也转过身,我举了举杯子让他们喝茶,放在一侧石桌上。他目光落在我赤裸的脚丫,“怎么不穿鞋。”我不着痕迹踩入晾衣服留下的水挂,脚趾轻桃朝乔苍脸上一甩,他眉眼间顿时落满水珠,我笑得灿烂明媚,一月金做了坏事的得意样。

    乔苍许久后才从一脸湿琳淋的雾气里回神,他役有生气,而是朝我伸出手,我扑入他怀中,为他擦拭脸上的水痕,他柔声问我脚底冷不冷。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