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五章笙笙,求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我和乔苍葬礼结束后再也役有见过,他忙碌于盛文和奥地利跨国合约的事,我忙着了解周容深公司内幕,那名律师将东西交给我后便销声匿迹,我安排许多保镖在特区找他,都没有这个人消息、。

    周容深的蒂尔涵盖领域非常广,从造船、服装、餐饮到医疗,凡是非常赚钱的行业除了风头太盛的房地产,基本他都有涉足。

    广东省销路最好的医疗公司就是蒂尔,周容深利用公安局长的职权便利和各大医院来往,院长自然不敢不买他的面子。

    我联络了蒂尔的,葱裁秘书,通过她口中得知有哪些人是周容深的胧骨之臣,然而噩耗是这些功臣在巨大变故后露出了奸商的真面目,每天都在争权,周容深遗留的庞大股份和资金就像一块香悖悖,丢入了饥饿的狼群,他们争先恐后要吃进嘴里,为此斗智斗勇,酉甘战正烈。

    我现在唯一能绝对信任的只有这个没有任何话语权的秘书,除此之外都要留个心眼,能得到周容深赏识重用或者说能爬上他这艘船,自然都是头脑精明的老狐狸,我角斗的经验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秘书早已在例会上透露过我会以股东身份出席公司高管会议,所以我当天进入会馆时,他们并投有意外,只是前一刻还非常激昂的议论,都夏然而止在我推门进去的霎那。

    他们纷纷看向一身米白色长裙波浪卷发的我,不算很职业,但也非常端庄,我之前都是直发,看上去温婉纯净不见半点放荡妖艳,周容深爱那样出水芙蓉般的我,我也刻意和曾经做外围的何笙划清界限。

    这一次我不得不将自己最猖撅冷艳的一面释放出来,这是隐藏的何笙,这是从风尘场练就的绝不服输的何笙,一旦气势败了,我还能指望什么地方赢。他们被我的艳丽逼慑住,目光内饱含惊愕排斤与世故。

    他们排斤得也不算是我,而是我比他们更有资格争夺容深的江山。我毫不客气走向空荡的中心席位,我面朝所有男士,语气铿锵有力说,环绕那把宽大的真皮椅走了几圈,秘书张口想要介绍我,我非常冷摸制止她,“何笙。

    大家应该对我有所耳闻,蒂尔前任总裁周容深先生是我丈夫。”我指了指我站立的位置,“就是曾经属于这把椅子的周怠、。”我说完这句话。毫不犹豫坐在了上面。

    所有人都禁不住壁眉,靠近我右手边的男人应该是仅次于周容深的第二股东杜兰志,他非常不满说周太太怎么进来就坐在了这里,恐怕不合规矩吧。

    我侧过脸示意秘书开口,她将周容深亲笔签署的股份转让书举起,绕场一周,他们对这事很了解,周容深已经说过杜兰志笑了声。“这能代表什么,周太太是第四股东。”他指了指对面第二个位置,“那才是您该坐的地方。

    “哦?”我故作不懂。“那么这个位置谁来坐呢。”他理了理领带,眼神斜膘向自己旁边相隔两人的股东,也是全场唯一一名女士,女人极其配合说,“当然是顺序世袭,周总独子未满十岁,他什么都不懂,继承制行不通,只能禅让制了。

    杜股东持有百分之十一股份,他最实至名归。”女人顿了顿补充,“杜股东如果自己不担任,他也最有权力推举更适宜人选。”我伸出两只手用力鼓掌,秘书看到这一幕,也立刻跟随,坐在会议桌第二排的高层面面相觑,不知迫于什么想法和压力。

    有十几个人也迟疑附和,我结束后笑说,“难道妻子不是第一继承人吗。”他们纷纷愣住,我将股份登记表从秘书手上接过,打开翻阅了一分钟,“诸位不会把我当成了只知道吃喝玩乐美容缥鸭的富太太吧。不巧,我颇为精明,也懂点世故。”

    我将表格朝所有人晃了晃,股东,我想这位置。你还差点。“容深名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以继承制落入我手中。加上我本身持有百分之六,杜他眉头壁得更深,“有这样的说法吗。

    同类型企业曾有先例,,息裁因故辞世,膝下役有适龄子女,股份按比例抛售,即使如此我作为第二股东,我可以多购买一些,这也是情理之中吧。”我笑着将文件合上,“我是容深的遗蠕,不劳烦杜股东忧国忧民了。”

    杜兰志非常不满,他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反驳,他露出一丝嘲弄的冷笑,“可周太太接管了公司要做什么革新呢?您了解金融吗,懂得经商吗,难道要将蒂尔这个非常正统的集团变成交际花横行的不入流的夜总会吗? 

    " 他说完众人哈哈大笑,笑声充满对我的讽刺,以前周容深在谁也不敢直戮我脊梁骨,现在我失去了保护伞,我那些肮脏耻辱的事迹。就会成为牵绊撕扯我的侩子手,曝光在天日之下。

    我一脸不卑不亢,!墉懒而不失端庄斜倚着靠背,手指触在自己微艳的红唇上,意味深长说,“当然不会,我跟了容深三年,诸位所在的上流社会那些道貌岸然多少也听过一些,勉强学得会。就算我真的革新到把公司变成夜总会,有诸位这些视钱财为粪土、愿意一掷千金博妓女一笑的富商,公司也不愁进账对吗。”我说完爽朗大笑,男人脸色一变。

    所有刚才落井下石的股东高层表情都不是很好看,或者喝茶,或者沉默,或者移开视线,,尝、之都多少有些窘迫和尴尬。

    我从椅子上起身,将两只手撑在桌角,俯下身目尖锐的目光从左至右,役有放过观察任何一个人,“我有足够时间和你们耗下去,蒂尔现在受到盛文和其他公司夹击,情况不容乐观,每耽搁一天就将更棘手一些,公司利润与你们分红息息相关,倘若诸位不怕,我继承了我先生数十亿庞大资产,我更无所畏惧。

    我想这里应该不会有人比我还有钱吧。”我留下这番话趾高气扬从会议室离开,身后鸦雀无声的安静在我走出那扇门便浮躁起来,,尝、之对我很不信任。

    我的确聪明,又很有手段,但掳获男人经商完全是不同概念,几千万的顶目不是喝杯酒发个骚就能搞定的。我走进周容深之前办公室,坐在桌后有些精疲力竭,我问正在泡茶的秘书,“我可以吗。”秘书说可不可以也役有其他办法了,必须是您硬着头皮上。

    ,息不能让周,息一生心血被外面那群老狐狸瓜分,您根本不知道在周,尝、出事,公司群龙无首这段时间里,他们拉帮结派争执得多么激烈,每个人的目的并不是要为周,息挑起责任,而是怎样填充自己的口袋。

    我捂着脸声音发闷,“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三年容深把我保护得很好,我不管做什么,,息觉得自己还有后路,他就是我的后路。现在我必须孤军奋战。

    才能在悬崖边保命,小李,我很茫然。”她一声不响,把茶水放在我面前,我静默中电话忽然响起,秘书按下免提,前台语气焦急说,“周太太,乔先生上去了!

    我拦不住,保安也被他撂倒。”办公室的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推开,力道有些重,屋内瞬间刮起一阵强烈的劲风,他似乎在控制,但仍旧压不住满身霸气。

    秘书吓一跳,她朝乔苍迎上去,伸出手挡在前面,“乔总,这间办公室没有预约您不能进入。”养苍越过秘书头顶凝视我,气势充满十足的野性和压迫感,让人心惊肉跳。

    他身后男人将小李推开,我脸色一沉,“放肆。”我身体后仰,办公椅旋转着滑出一米,在寂静的房间内发出尖锐沉闷的刺响,我站起绕过桌角,一步步到达乔苍面前,扬起手对准男人扇了一巴掌。

    这一下非常重,重到男人被我打偏了头,眼神怔住,有些不敢置信 J 他作为乔苍身边的红人,被巴结奉承惯了二话不说挨了我一耳刮子。我凛然无畏,气度端庄,“蒂尔不是乔先生的地盘,你来去自如我忍了,动手推我的人,我会视为撒野,任养先生在广东只手遮天,不给我何笙面子,我也不是吃素的。”

    乔苍脸上原本没有表情,在经历这样场面后,他忽然溢出一丝玩味的笑,他侧过头看了男人一眼,示意他出去门重新合拢后,他从口袋内摸出碧玉扳指,不动声色套入在拇指。

    “何笙。”他喊我名字,他是第一次在白天,在这样郑重其事的场合,喊我的名字。我面无惧色和他对视,不但没有 J 凉慌诧异,反而漾着一层从容不迫的笑意,“养先生在蒂尔还是不要这样称呼我。”我抬起一只手,示意秘书发声,她朝前走了一步,对乔苍鞠躬说,“这是何股东。”

    他桃眉哦了一声,“然后。”秘书说请乔总也按照商场上的规矩做事。乔微微偏头,在偌大的办公室中打量了许久,“何小姐从一个依靠美色生存的女人,熬到了公安局长夫人,蒂尔的股东,二十二岁走完这样一条路,你真是让我心痒。”

    他语气让我听出一丝不对劲,但我也分辨不出是哪里,他目光凌厉看了一眼秘书,秘书抬头她征询我的意见见我沉默,她提醒说,“夫人,您还是不要单独。”

    “怎么。”乔苍松了松颈口,将领带扯开一些,“何小姐很怕与我独处,是不愿听我说一些无法面对的旧事,加重你心中对亡夫的负罪感。”“乔先生是在激我吗。”

    我笑得千娇百媚,“我还偏偏很吃这一套。”我扬了扬下巴,秘书不得不遵从,她朝我们一一点头告辞 J 离开了办公室。空气骤然安静下来,抽出烟盒,叼在嘴角点燃安静到只有我们两人的呼吸声,当那扇门再次合拢,乔苍收起一脸玩世不恭,手摸进口袋他透过皑皑的雾气看着我,“何笙,其实你对我很挣扎,很多次都是我救你,你也很喜欢我给你的一切,你对周容深依赖和感激更多,你对我的欲望更重。”

    乔苍的话仿佛一枚尖锐到极致的石子,冰冷,凌厉,刺破了我胸腔内最柔软平静的地方,插进去要了我半条命他没有说错,如果曾经的何笙只是出卖色相的姨子,贪慕富贵逃避贫穷,无时无刻不想踩在别人头上,那么现在的我有了钱和地位,更加面目全非。

    我自始至终也不是良家妇女,道德准绳礼义廉耻在我这里并不值钱,不如权和钱的诱惑更大,更容易让我投降。我逃不过刺激冲动和欲望。我爱周容深,爱他的一切,我内心更想理所应当享受这份风光,弥补我曾经的缺失悲惨和低贱,周太太让我高不可攀,让我不可一世,我就不择手段要得到这个身份。

    我从地狱爬上了天堂,便紧抓天堂不放,生怕再堕入地狱,周容深就是天堂,他极力给我快乐与呵护,并且我知道,这个天堂永不会褪色和消失,乔苍就在这时出现,于是我抵挡不住他给我的刺激与新鲜感。

    乔苍戳破了我最不愿面对的东西,我所有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的伪装和镇定都不攻自破,他了解我一切,我在床上肆意疯狂的模样,我娇纵呻吟的风情,我瞒不了他,我的真面目是如何,他比周容身深还要清楚。我一把揪住乔苍领带,“你任何一句让人误会的话,都可能把我逼死。”

    他眉眼里蕴笑,“所以笙笙,不如你试着求我。我对自己的女人是不忍心下狠手的,不是我的则另当别论。”我被这句笙笙喊得毛骨惊然,我当然清楚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逗我,不过是一颗包裹了糖衣的毒丸。

    “我求你,你能让容深回来吗,你会自行毁灭金三角,你会告诉我容深究竟怎样被你算计,你会肯血债血偿吗乔苍挑了挑眉梢,“你舍得我血债血偿吗,如果我也不在了,何小姐在这世上,还有情爱可言吗。”

    他说着话不动声色脱掉西装,他指尖灵巧解开了衬衣纽扣,当他大半个胸膛都暴露出来时,我意识到他役有和我好好交涉的意思,他另有企图。我朝后退了半步,满是戒备凝视他,“你要干什么。”他露出一丝轻桃邪肆的笑,“何小姐知道男人和女人是很难说得通吗,与其唇枪舌战毫无效果,不如睡一觉我与何小姐的情分,不就是睡出来的吗。”

    他身体倾轧过来,我立刻伸手搪塞在他身前,指甲触摸到一块坚硬滚烫的骨头,我用力推开,但我还是无法抗衡过他,他将我逼退了许多步,直到我腰抵住桌角,整个上半身都倒在桌上。他好看的眼角向上挑起,眼尾漾起细细的纹,在一对浓如墨的眉宇下十分好看邢魅,这样男人本身对女人就充满了诱惑和吸弓 l ,即使上面吊着一把锋利的刀,还是有人愿意拼命拿走,哪怕刀刃坠落割掉一只手。

    我盯着他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庞,“容深刚下葬不久,没有人再挡你的路,蒂尔也内忧外患濒临溃散,你还要怎样。”他笑了声,“这世上役有生意人,认为钱烫手。”我脸色顿时大变,“你要抢蒂尔? " 他不语,沉默将我脸上的头发全部拢到耳后,露出我的五官和耳朵,他非常认真端详着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眼睛很有狐媚的味道。”

    我没有理会他的戏弄,我说蒂尔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从我这里拿走。他嗯了声,“何小姐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我喜欢看。”他说完张开唇,非常勇猛含住我的耳垂,我被那股酥酉不麻麻的热流电到,身体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他舌尖在我耳蜗里细细舔纸,又湿热又酥痒,我身体扭动挣扎了下,他在这时按住我的腹部,将我身体禁锢住“你以为你赢了。”他低低闷笑,“何小姐是不是忘记了,在企业中真正有话语权的人是股东和高层。你一己之力,抗争不过整个董事会。

    何小姐位列第四,第二与第三都对我归降了,他们从我这里拿到了更美味的诱饵,我以三倍价格收购他们手中股额,我现在比何小姐多了那么一点点筹码,蒂尔不出意料最终会落在我手上。”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