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惊艳的好手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道上人都役见过乔苍这么肉麻,他一向甩出个眼神冷得对方骨头里冒寒气,忽然这么柔情似水,虎哥舔了舔嘴唇也有些愣住。他察觉到我们之间气氛微妙,他哈哈大笑,将贝贝拉入自己怀里,摸着她一对大奶子说,“乔老板带来的人想必在赌桌上一定很有本事,绝不是绣花枕头,,息得有点绝活。”

    虎哥低下头捧住贝贝的脸,在她嘴唇上狠狠啃了一口,“有把握赢吗。”贝贝不知朝我是朝乔苍抛了个媚眼,娇滴滴说。“我跟虎哥走南闯北什么阵仗没见过,难道还怕过谁吗。

    玩般子我可是打小的行家。”虎哥很吃她甜言蜜语这一套,非常高兴看向我,“不使出看家本领,恐怕赢不了我这宝贝儿。”我托腮笑得万种风情,“还需要什么本领吗,不就是交给荷官摇般子吗。”

    贝贝掩唇溢出几声浪笑,“看来苍哥真是找了个陪玩,一点忙帮不上您啊。这我不好欺弱吧? " 

    她撒娇楼住虎哥脖子,“你还说我中看不中用,嗒,更不中用的来了。”虎哥目料民打量我,“怎么,苍哥女人不懂牌? " 乔苍役吱声,将打火机扔在桌上,压下红色按钮,不多时一名跑堂的带着两个荷官走进赌坊。

    荷官一方是乔苍的,另一方是虎哥带来的,都非常高挑靓丽,穿着黑底白花的短款旗袍,雪白的大腿根若隐若现,露出内裤边缘的红色蕾丝。赌徒一边玩牌一边欣赏春光,生意怎会不火爆。荷官大多是模特转行,干这个绝不比走 T 台赚得少,只要条件够出众,不愁吃香喝辣,乔苍手下更是金饭碗,江南会所四大头牌,华章赌场的顶级荷官,客人随手就是一两千小费,碰上喝多了的土大款,打发辆车也有。

    荷官将空般子盅倒置桌角,一人手上六个般子,往红布上一抛,我和贝贝各自选了三个交给荷官,荷官绕场一周示意殷子没有 i 司题 J 放入殷子盅内。

    跑堂的拎上一壶茶,壶嘴足有半米长,底座烧得焦黑,这样的壶煮茶很入味,只是不讲究。跑堂站在远处。

    将壶嘴对准了我面前茶杯,轻轻一斜,茶水源源不断注入其中,一股散开的白雾扑面而来,香气怡人。我们四人的茶杯都斟满,跑堂将不要的般子拿下去。从外面关上了门。

    贝贝挽起长发,露出修长的脖颈,显得精致干练,她点缀着朱蕾的指尖在般子盅上轻轻敲击,“笙笙小姐擅长哪个玩法,或者你喜欢哪个。

    我都可以奉陪。”我似笑非笑凝视她,她扬起下巴很傲慢说,“比大小,还是比点数,我都无所谓。”乔苍指尖夹着烟卷,透过沉沉霭霭的白雾看虎哥,嘴巴却在说贝贝,“似乎有两下子。”

    “两下子?”贝贝笑得眉眼弯弯,一股子骚劲儿从眼睛里溢出来,“苍哥可别小瞧我,只要我出马的地方,钱都要无休无止往虎哥口袋里装。”

    我心里冷笑,口气可真不小,就算是打娘胎出来会玩牌。也不过二十多年光景,张嘴比赌王还嚣张。“玩儿着看吧。”

    我示意荷官把般子盅压到赌桌中央,捏起两个筹码牌扔进去,“先下注二十万,翻两番,敢跟吗。”贝贝说正好,我还怕笙笙小姐不敢玩大的。我看了一眼我这边的荷官,她朝我点头,举过胸口,挨着下巴两寸的地方,部,姿势很标准,她前后晃动了十来下,啪一声扣住。手扣在般盅上,另一只手拖底“倒计时三十秒开盅,过时弃权,记输。”

    荷官开始掐表,我眯了眯眼睛,大脑飞速运转着,殷子放进去是三个一朝上,按照惯力,轻于一两的物品碰撞后翻滚次数会多于有重量的东西,很可能落在四五六三个点上,而里面空间不大,三个都滚动可能性很小,应该最少还有一个一。

    贝贝问我赌什么。我伸出九根手指。“赌加起来是几。”我目光从般子盅上掠过,“我猜是 9 。”

    她脸色一变,虎哥也是一愣,“这是什么玩法。”我很无辜说贝贝小姐亲口答允,我怎样她都奉陪,难道不作数吗。贝贝被我堵得哑口无言,虎哥也不好说什么,他让贝贝猜。

    贝贝很为难,她盯着般子盅看了许久,有些迟疑说, " 12 ? " 荷官向我们再次确认数字,“乔老板方压 9 , 8 , 10 也算赢,白老板方压 12 , n , 13 都算赢。开盅! " 荷官将盖子高高举起,露出里面的数字, 1 、 5 、 3 ,和我猜测的 9 分毫不差。我笑了一声,“侥幸。”乔苍一怔,他吸入口中的雾气从鼻孔溢出,将他英俊的眉眼笼罩,虎哥舌尖从门牙上舔过。

    半响才皮笑肉不笑挤出一句,“敢情乔老板带来的女人深藏不露,也是一顶一的行家。”我将贝则甲注在赌池内的两张筹码牌拾起,指了指我押注进去的,“还是二十万。”

    贝贝脸色难看又扔了两张进去,她这一次不敢轻敌,全神贯注盯着般子盅,荷官役有将殷子重新归一上盅盖继续摇晃,加大了计算概率的难度。直接扣 1 、 5 、 3 ,按照惯力定律,中间的引良有可能不动, 1 翻到 4 、 5 、 6 其中一个, 3 就猜不到了我闭上眼反复掂量,最终决定押注 11 。贝贝似乎也在计算,赌桌上玩出的行家,对这些门道不了解也学得很快,她押注了 13 。

    显然是深思熟虑了。荷官动作停下,“如果是 10 , n ,乔老板方赢,如果是 13 , 14 ,白老板方赢,如果 12 ,双方平手,筹码不计。开盅! " 贝贝比我更激动,她直接趴在桌上看向般子盅, 10 ,比我预估低了 1 点,但也是我赢。乔苍在旁边闷笑出来,他没有说话,虎哥脸色彻底沉了下去,贝贝额头也急出汗水,她咬着嘴唇嘟嚷了句邪} 〕 儿了,怎么可能这么准。

    她转过头看向虎哥,她背对我我不能直面她的脸 J 但从侧面轮廓看,她似乎在做什么表情。虎哥点了根烟,有些无奈搂住贝贝,“我女人说今天运气不好,想换几个般子再来 J 贝贝就是要求多,不肯认栽,输几个钱没什么,关键她赌桌上的女诸葛宝座是要交出来了,乔老板不会和女人计较吧。”

    乔苍说当然不会。贝贝摆手让她那边的荷官下去,对方离开不久,拿了一套崭新的殷子,贝贝说乔老板的荷官玩了两把,该换我这一边了。荷官仍旧是抛向空中让贝贝选,然后拿到我和乔苍面前查验,我没有理会殷子,而是非常疑惑盯紧了殷子盅。

    赌桌似乎只有我留意到,般子盅也换了,颜色款式都一样,唯独刚才那个口部掉了一块漆,这个却是完好,不仔细看还真没人发现得了。荷官正准备继续摇,我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她的手,笑眯眯抬起头,“这是什么般盅。”荷官说最昔通的般盅,赌场都是这一种。我挑眉哦了一声,“我怎么不知道,赌场更新换代,用粘了胶的檀木般盅了? " 荷官下意识看向虎哥,他肇眉役吭声,我一把将般盅夺过,她要和我抢,我大呵放肆,什么地盘上有你动手的资格。荷官手在般盅边缘停住,迟疑着收了回去。

    我等她不敢再抢才打开盅盖,在炙热的白灯底下轻轻晃了晃,两方人马都能清楚看到里面三枚般子有两粒纹丝不动,始终定格在六点上。我扑啧一声笑,“哟,好东西啊,原来虎哥横扫赌场的奥妙在这儿呢。”

    乔苍眯了眯眼睛,他是老油条,他从役想到还有人敢到他地盘上欺生,玩儿这套不入流的路子,他料定没人敢,所以也没留意这些下三滥的东西,可虎哥也料定他认为自己不敢,才动了这点花活。黄毛把虎哥想得太高明,好比权贵吃腻了山珍海味,上一盘爽口的野菜,他反而看作珍俗佳肴。

    虎哥役什么本事,就是胆子大,这世道还就是撑死胆大的。乔苍叼着烟卷冷笑,虎哥看事态不对,扬起一巴掌扇在荷官脸上,怒骂,“谁他妈给你的胆子,在乔老板赌场搞花招,你活腻了! " 虎哥为了把戏做逼真,下手是真狠,荷官被扇打的半张脸顿时红肿出一条条血丝,唇角也唆出一口血,直接趴在乔苍脚下的椅子腿,差点磕了鼻梁。

    荷官哭着说我再也不敢了,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想从虎哥这里多拿点报酬,想法子让您赢钱,没想到犯了忌讳虎哥抬起腿又是一脚,狠狠踩在荷官的胯骨上,她一声惨叫,哭声更烈。

    “乔老板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你这是栽我,我缺钱吗?你他妈是道上谁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要对我和乔老板泪匕拨离间吧。”荷官一边哭一边摇头说不敢,她朝乔苍和我哀求,放她一马,虎哥根本不知道她做了手脚。虎哥把过错推到了女人身上,但凡有点骨头的,不可能怎样了,他不承认,乔苍也无法紧抓不放,何况虎哥有点来头,在漳州势力蛮厉害,敢进大赌场赢钱,如果不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谁也不会冒险,说白了真役点硬茬子撑着,钱拿不走。

    广东最牛逼的四大赌场,华章,天都,广发,还有一家是老板得罪了马副局,赌场名儿总换,现在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四大赌场都有一批爪牙,身手很硬,凡是眼生在当地也没多大势力的客人,赌桌上过瘾行。

    把钱拿出大门是绝对不敢的,除非有中间人给场子打招呼,也得撂下一半回敬。贝贝给虎哥点了根雪茄,他抽了两口,不动声色掀起眼皮,试探着和乔苍说,“乔老板,我一共在您场子赢了八百多万,虽然一多半是贝贝凭真本事赢的,但摊上了不懂事的荷官,我也不能栽面儿,我原封不动还回来,咱拍照样还是朋友。”

    剩下的他们自己解决,我也乐得清闲,我端起有些冷却的茶水,放在唇边吹了吹,意犹未尽品尝滋味,茶水很甜,里面加了糖,赌场都是糖茶水,给输钱的赌徒静心,也是有讲究的。

    “笙笙。”我只顾着喝茶,眼神往对面膘,役留意乔苍喊我,他侧过脸等了片刻,我这才察觉到有一束目光定格在脸上,我刚要间他怎么了,他伸出手在我唇角抹了抹,择掉一根被茶叶粘住的发丝,“白老板已经这样说了,我们也不要为难,笙笙。”

    我脊背又是一阵控制不住的发麻,乔苍似乎适应了,他喊得很顺口,而且越喊越,渝悦,眉梢眼角都是藏不住玩味和笑意。我不动声色放下杯子,将倾靠他肩头的身体朝一边挪开,“当然,虎哥也是一条汉子,道上多条朋友多条路,也不是什么大事,手下人不规矩,怎么也不能怪虎哥。”

    他听我这么说松了口气,乔苍地盘上玩花活被揭穿了,这可是太岁头上动土,怎么也要留下身上一点物件,比如切两根手指买教训,能还钱了事,也是捡了大便宜。

    虎哥盼咐贝贝把事情办得乔老板满意为止,以后笙笙小姐去漳州,一定记得好好招待。他们又喝了几杯茶,两方起身告辞,我和乔苍先从赌场出来,坐进车厢后男人问去哪里,乔苍似笑非笑侧过脸看我,“何小姐要回去吗。”

    我说当然,事情我给你办完了,乔先生答应我的也不要忘记。他嗯了声,“自然,只是有些内情,外面人多口杂,何小姐去我的住处,我细细和你说,怎样。”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