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次放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周容深字字珠矶,刺入我的,必脏和骨骼,我用力摇头,仿佛有一颗巨大药丸堵住我喉咙,泛着人世间最无法忍受下咽的酉匆翌苦辣。金三角,我太清楚那是怎样吃人不吐骨头的深渊,从前我不关注,只知道醉生梦死掠夺上位,在男人地盘用美色获利,诗说商女不知亡国恨,国仇家恨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圈子里姐妹儿都说天下之大,毁了这地方还有得是别处,,息有妓女容身之地。

    直到跟了周容深,一次次送他上战场,进前线,望眼欲穿盼他从枪林弹雨刀山火海归来,我才终于知道条子最畏惧的地方就是金三角。

    东南亚贩毒就像国人吃饭,非常频繁和昔通,专门干这个的毒桌和爪牙视人命为草芥,诱惑良民吸毒疯狂捞钱招兵买马拓展势力,而许多百姓则以贩养吸,几乎有三分之一国民都沾染毒瘾,吸食大麻,冰片。

    金三角原本只是金两角,因紧挨中国边境云南省,在 60 年代末 70 年代初成为首要藏毒通塞之地,跨境追逃难度很大,邻国自然是非常填密的保护伞。久而久之,通过云南边境流通到各市的毒品,开始如闸口泄水般源源不断,很快呈现覆盖趋势,在九十年代黑帮发展鼎盛,接手了金两角的贩毒生意,彻底更迭为金三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昌盛至今。

    从云南边境进入后走一趟海浪线,穿过南通,漳州,形成庞大金三角中的南三角,而赵龙就是这处的大毒桌,和乔苍还有一位 K 爷,并称金三角三雄。

    金三角能叫上号的缅甸顶级毒泉六位,泰国顶级毒泉四位,中国顶级毒泉三位,手上都是数不清的人命,金三角曾销声匿迹过一阵,零几年因南省某特大港口 9 。

    18 超三千斤白粉的特大贩毒案再次浮出水面,周容深当时肩扛副处头衔做骨干,一战成名,被金三角亡命徒组织列为头号死人名单。他在短短十余年中从一个毫无背景的平头百姓一路官场平步青云,真是拿命换来的,他敢干同僚不敢干的,南通和云南省他跑了不下十趟,险些命丧毒窟。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金三角的地势和内情,省厅派他前往围堵赵龙并不出乎意料,牺牲的缉毒警察,曝出来的有几百人,真实数字数以千计,那是永无天日的皑皑白骨可云南省每年因查找藏毒地点王队说周局的照片和人相素描,在金三角区域毒贩人手一份,一旦露自危险可想而知,我怎么舍得让他去。

    我身体不由自主一软,几乎瘫倒在地上,周容深立刻扶住我,我在他怀中剧烈颤抖,嘴唇浮起一层干裂的青紫和苍白。

    我用力揪住周容深警服内的衬衣领口,看着蓝色领结在我指尖揉捻下变得狰狞而褶皱,我仍旧固执不肯松手,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慌,惊惧到窒息。

    我清楚此时的煎熬和之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海盘旋,在心窝敲击,一遍遍提醒我,不要放开他女人拥有可怕的直觉,可怕的预料,即使它不会成真,可它在脑,周容深不可以去金三角。

    我怕他成为我的一场梦,告诉我这三年都是一场虚无,从不曾真实存在,我的人生里根本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他眉眼中的深冷,他对我出轨背叛的所有痛恨与愤怒都在这一刻爆发了,他如果不念旧情,我早已是他枪下亡魂,他有一万种方式让我从这个世界悄无声息消失,连一点痕迹都不留。乔苍说我不过倚仗他不忍,才那般肆无忌惮触碰他的逆鳞,打破他的原则,周容深对我何尝不是不忍,一再放低自己底线。

    一个从十里硝烟中和子弹争活路的人,所有沉默隐忍不过为情字。我颤抖握住他的手,将他掌心贴在我冰冷抽搐的脸上,我终于清楚他对我有多重要,有多不可或缺,我哭着哀求“金三角让多少人有去无回,你出事了是要我的命吗!你想我难过一辈子吗,你可以打我,你怎样对我都好,要你留下。”他口/ \ 我吻着他手指,让他触摸我的眼泪,触摸我的哀愁,他指尖微微桃动,在我清瘦的脸上抚摸,他每每触碰,我都觉得撕心裂肺。“何笙,遇到你之前,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吗。”

    我一个字说不出,他脸上有一丝浅笑,在逐渐敛去。“残忍,果决,杀戮,我不记得自己亲手击毙过多少毒贩,又用血肉之躯制服了多少敌人,我从鲜血里趴下从尸骨里站起,我如果有情,我不会成为今天的周容深。”

    他手指缓慢下滑,一点点捏紧我下巴,“可你真有本事,你让我所有办法在你这里都走不通,你让我明知你背叛我,还在心里找无数借口原谅你。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但我喜欢改变我的你。我清楚你杀不了乔苍,他是什么人,你还没有动,他就已经猜出你要干什么,我不过想知道你愿不愿做。”

    他冷笑,“可我役有预料到,他竟纵容你用匕首抵住他喉咙,你完全能够得手。是你自己放弃,你为了心魔,放弃让我真正原谅你的机会。我极力忘掉,但真的很难。”

    他掌心用力抬起我下巴,目光在我每一寸皮肤上流连掠过,“所以从什么时候起,你不止身体背叛了我,连这颗心也背叛了。”我摇头说没有。

    他{司我没有吗,你的眼睛,你的选择,不都是倾斜了他吗,如果刺杀的人不是他,你会下不了手吗。他越说越不受控制,我起先还颤抖,到最后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僵硬。

    他发现我眼底汹涌的泪和绝望,他脸色微变,瞬间从极致的愤怒与质问中回过神,他意识到自己说得太重我伤得体无完肤,他有些无措和 J 冷惜,伸出手臂紧紧抱住我,“会过去的,一切都会随时间过去的。等我回来,回来就办婚礼好吗。”

    他吻我冰冷柔软的头发,我下巴抵在他肩膀,仰起苍白的脸失声痛哭,我说我不要等你回来,我要你不走,我要你根本不离开。我哭声令他揪心,他一遍遍擦拭我的眼泪 J 又一遍遍被湮没,他根本不能抑制我的哭泣,也无法改变这痛苦的别离,他扯开警服纽扣,抽出腰间皮带,用非常决绝又疯狂的方式,在这个晚上发泄放纵。

    我身上睡裙在他指尖剥落,他不容抗拒将我压在茶几上。手臂狠狠一扫,桌上所有东西都坠落在地。摔得粉碎如一场世界末日的狂欢。他抵死吻住我,吻到我们两个人的唇都尝到了血腥味,舌尖麻木。我脸上的泪水也尽数被他吮吸干涸,他忽然从后面刺入进来,穿透了我的心,我的皮肉,我的灵魂。“我知道你第一次为了拿到那批军火救我。才会上他的床。”

    他用力一撞,我皱眉叫出来,他牙齿咬住我耳畔一字一顿说我不怪你,如果我早一点铲除他,他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我也知道第二次是你役有经受他的诱惑,何笙不会动摇你爱我的,白。”

    他拼了命的侵占掠夺我,把我看作仇敌,看作至死方休的仇敌,我们从茶几到沙发,再到毛茸茸的地毯,保姆期间听到动静走下楼来,她看到这样惨烈糜艳的一幕,吓得捂住脸转身逃开。整个房屋都在颠簸,都在做倒塌前最后的告别。

    他喘息着停止,我睁大眼睛死寂,一簇燃烧的火海进入我体内,我询楼着身体蜷缩起腿,抵在他胸口颤抖。我们如两具苟延残喘的尸首,还有最后一丝气息,却谁也不愿再为自己求得重生。周容深从我胸前抬起头,他汗水洋渗,如一滴滴炙热的蜡油落在我脸上,“如果乔苍毁灭了,你会想他吗。”我说不会。

    他问我会记恨他吗。我身体一抖,同样的话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在谁嘴里听过,可我想不起来,我脑子一片空白,极度的疲倦与恐惧让我没了回忆的力气。

    我仍旧回答不会。周容深笑了声,他温柔将我抱起,为我穿上裙子,又为他自己穿好,自始至终沉默无声,像两个哑巴。我脚步踉跄送他到门口,看着他戴上警帽,我问他一定要去吗。

    他说木已成舟。周容深说完这四个字,便推开我挡住他的身体,从一侧走下台阶,他将门打开时,清幽的月光与昏黄的路灯交缠,投洒笼罩住我和他。无数花香灌入,庭院内非常漂亮的一株花树在白日细雨中盛开,簇簇锦绣清雅夺目,映衬一片有些冷意的山水夜色也美不胜收。

    石子路上铺了一层被雨水击落的叶子,墙角滋长出青苔,上面蒙着露珠和早春的泥土,周容深看着这样光景顿住脚步,他望着远处深沉的黛色,“快立春了。”

    我说是。他问我喜欢春天吗,我点头,“喜欢,虽然这里没有分明的四季,可春天终归是春天,它很美好。”

    周容深说这个春天我给你一切,它会更美好。我低下头,轻轻勾住他手指,将两枚戒指对在一起,周容深是这辈子第一个愿意娶我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对我真心说过爱的男人。

    也许后来的他不纯粹。萌生了利用与交易,可他本就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他如果纯粹就会平庸,平庸的男人绝不会是我何笙的男人。几辆警车呼啸从小区外驶入,缓缓停在铁门外,幽暗的长街。尖锐的鸣笛令我畏惧。令我发疯。

    我更加用力拉紧他手指,做最后的挽留与抗争。周容深伫立了十几秒钟,一点点将我手指努开,从他衣服上剥离,他没有任何犹豫,也役有任何更改,在我失去最后拉住他袖缩的衣角时,我崩溃嚎陶。泪雾朦胧中周容深彻底远去。

    他背影苍凉孤寂,融于这天水一色,最后一丝冬日的风拂过深深几许的庭院,树叶沙沙作响。我如同在万丈悬崖边倒挂不停挣扎呼救,等待一双拉我上岸的手,可最终被狂风击入渊底,无人发现我的消亡或凋零。我蹲在地上,喉咙哑得哭不出声音,我空洞而呆滞凝视青石板缝隙间冬花的残骸,脑海中反复出现这三年每一个场景,他为我洗澡,喂我喝粥,他拥我从清晨醒来。

    尽管他木呐冷静,但也格外温柔,他用自己的方式给我撑起一片安稳天地,在他庇佑下我不必经历风霜雨雪,不必屈服世态炎凉,他给了我尊贵和体面,可那样温润的男人,终究被我亲手毁掉了。人总是不知足,想要索取更多,贪婪掌控更多,可最好的早就在流逝。我朝庭院外狼藉的湿地奔跑,铁门猛地合拢,隔绝了我和他。

    我从栏杆间探出手,朝他背影方向大声说我等你,我等你回来给我一个婚礼,你如果食言我也不再需要你的原谅。周容深脚步只停滞了一下,役有回头看我,便迅速弯腰进入车中,一辆防弹特警车在前面开道,三辆警车在四周包围,他置身中央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浩荡车队拂尘而去,扬起一片黄沙。

    他是带着对我的恨,对我的不舍,对我的挣扎吧。他要我完完全全,像曾经那样属于他。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