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八章我赌你对我动了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这些人最不愿意和条子杠上,黄毛立刻炸了,脸皮都跟着麻,“操,又是周容深那王八蛋?

    他是活腻了!之前他当处长时,咱就在特区混,兄弟们走路都横着走,局长副局哪个敢说不字?

    怎么到他头上,就他妈软硬不吃呢!乔苍一言不发,黄毛有些怀疑看了看我,“何小姐,不会是你和你男人里应外合要搞我们吧?

    " 我脸色沉了沉,“我连手机都役带,拿什么里应外合。你也太看得起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

    “谁知道你来之前干了什么?周容深娘们儿有多奸诈特区谁不清楚。”

    黄毛和我顶得很凶,一点面子不给,刀疤非常有眼力,他拉着黄毛小声警告得了,苍哥都没说什么,咱别不懂事。

    乔苍神情凝重把望远镜递给黄毛,黄毛拿起看了一眼,“没看见条子啊,苍哥,是不是打眼了?

    " 乔苍指了指大雾弥漫的深处,以肉眼几乎什么都看不到,“那边是港口关卡,有一伙便衣。”

    他又指另外一个方向,“周容深第一爪牙,刑侦二组王队,跟着他的是几名特警,也是便衣,口袋里有枪,腰间缠着烟雾弹。”

    黄毛接连操了好几声,“苍哥,眼罩子也太亮了,便衣都能看出来? " 我凝视乔苍的侧脸,他非常冷静淡摸,对这一切丝毫不惊慌,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把底细摸得这么清楚,自然不需要畏俱。

    一般混黑道的,甚至那些不入流的下三滥,对穿着制服的条子都很敏感,对便衣条子却很难察觉,主要没那个眼力,也没那个本事,不是天天打交道都不可能掌握这些人的气质和漏洞,如果天天打交道的,那就是被公安盯上了,不等摸透便衣的特点,人也早栽进去了。

    乔苍这点识人的能耐,不懂行的听上去很牛逼,练就的过程有多艰险,只有内行的清楚。

    “立刻让码头守船的人上岸,用黑色帆布封起来,仓库里的货转移。”我心里一动,果然在仓库。黄毛和刀疤各自带了几个人,分别往仓库和船舱跑,乔苍让我回帐篷,他去办公室拿点东西。

    我转身掀起帘,余光盯着他消融于夜色中的背影,刀疤不如黄毛精,办事过于谨慎,他去仓库前担心条子中途闯进来交火,特意带着人绕道拐去商务车拿枪和弹药,仓库此时空无一人,正是下手最好的时机。

    我已经让周容深失望了一次,这道嫌隙越拉越大,一旦无法填补,就是我们穷途末路之时。如果我承诺的再办不到,我哪有脸回去见他。

    我走在油灯照射不到的死角逼近仓库,门挂着一把铁锁,但没有封死,我取下丢在地上,推开门闪身进去。

    里面有很浓烈的味道,是高纯度的白粉,这批货从东南亚流入进来,下家是广东省内几大高档会所,特区的流通最广,几乎三分之二都在这边,市局很想破获,可难度非常大。

    因为乔苍的货物出港都是有很多打手护送,和条子鱼死网破,条子讨不到便宜,混进码头也不可能,唯一的途径就是销毁掉,不让它流通出去。

    我从内衣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了存放的十几只木箱,为了万无一失,仓库内用来吸潮的干稻草也全部点燃,火势迅速蔓延,顷刻间浓烟滚滚,将整个仓库都燃烧起来。

    我破门而出,朝原路飞奔,黄毛从船舱出来,最先发现仓库的熊熊火海,他大吼一声救火!丢掉手里的黑布袋朝这边狂奔,“让老子知道谁干的,我废了他!

    我心里一抖,强迫自己不泄露出惊慌,极力保持镇定朝帐篷的方向走,我进入后坐在椅子上,端起乔苍役有喝完的那杯茶水,在刺破云霄沸腾海港的喧闹中等外面风披结束。

    黄毛的叫骂声很快被水管喷出的强流压住,我透过敞篷顶透明的一块布,看到半边海岸都是刺眼的火红色。

    我闭上眼睛,裙衫被汗水浸湿,不知多了多久,帐篷被一阵风刮开,但不是风,而是黄毛。他一脸焦黑,象征我离开后的火势很大,借着西北风迅速吞吃了天际。

    他身上衣服几乎没有完好之处,身后跟着大批马仔也都很狼狈,脏兮兮看不出原本模样。我璧起眉头,装不知情问怎么了,黄毛二话不说拎着碎了一半的酒瓶子朝我冲过来,他大骂了一声臭姨子,谁他妈给你的胆量在老子眼皮底下耍诈?

    他将酒瓶举过我头顶,咬牙切齿要砸下来,我无处可躲,本能用两只手捂住脸,冲,在我已经感觉到酒瓶从空中劈下扬起的劲风扑面而来时,帐篷外及时响起一声冷呵试图给接下来的重击一点缓“住手。”

    我听出声音属于乔苍,黄毛更听出来了,他虽然气愤也不敢违背,顿时停在距离我额头不足两厘米的位置。

    破碎的玻璃在我眼前晃动,是他没有立刻收住的惯力,尖锐的茬口擦过我眼眉,划出一道浅浅的白痕,没有流血。

    黄毛纵牙咧嘴,“苍哥!你不要被这娘们儿骗了,那火就是她烧的!养苍脸色阴沉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酒瓶子,黄毛狠狠朝地上一扔,啪嚓一声,凄厉的脆响在帐篷里炸开,听得人头皮发麻。

    “苍哥,货被烧了,下家还等着要,咱损失的可不是小数目,我知道您不缺钱,可我们是生意人,口碑,息得要吧?您是广东老大,道上谁不看您脸色,这传出去让一个女人给玩了,咱还干不干了?

    " 乔苍说打女人传出去,你还要脸吗。黄毛指着我破口大骂,“我他妈看不惯她!我现在宁可和她一起死了!她祸害谁不行,苍哥,您是条子紧盯的人您再对她仁慈,下一次她搞死的不知道是谁了。”养苍说出去。

    黄毛逞能,打算最后放手一搏,他直奔我过来,他和我距离更近,但他身手和速度逊色养苍,被他一条手臂挡住,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体朝帐篷跌去。

    几个马仔扶住黄毛,“苍哥,这女人真不能留了,她是周容深老婆,就是我们的敌人,留着她后患无穷。她肯定站在他男人那一边。”乔苍薄唇阖动,语气更阴森,“出去。”

    马仔不敢反抗,扶着极不甘心的黄毛走出帐篷,乔苍一言不发,他在我起来的椅子上坐下,拎起茶壶蓄满一杯除了壶嘴流淌出哗哗的水声,空气一片寂静。

    我以为他会说我干脆利落,出乎他意料,或者说我太残忍,除了周容深,谁也再得不到我的真情。然而他除了喝茶,一个字都役有说。“都烧毁了吗。”他嗯。末了补充,“一点不剩。”

    他语气听不出喜悲,如果非要说,应该是一丝有趣。我身体禁不住微微晃动,“我回去了。”我走得很慢,他不曾叫住我,任由我一点点远离。我和他这肆无忌惮极尽风月的两天两夜,是一个神秘又猖撅的故事。故事里的秘密生根发芽。

    我背对他停下脚步,“我昨晚真的想杀你。”他嗯了声,“我知道。”我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握成拳头,“我没想过自己最后没成功,我就是奔着要你死的。”

    他笑问那怎么停了。我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有些僵硬无力垂下,“手软。”他毫不留情戮破我的谎言,“只是这样吗,九十九步都做了,最后一步会软吗。

    难道不是你心软了,你不忍吗这感觉很不好,被他看穿了一切的感觉,我很不喜欢。

    我脸色涨红,咬牙转过身跑回去,一把揪住他衣领,我怒不可遏,“你以为我有良知,会被你的白鸽和烈马感动,你以为我会动容,对你有感情才下不去手吗。

    我太渴望和周容深回到从前,也太想要守住这段婚姻,否则我也不会去找你,更不会握住匕首,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手染卜而。”他似笑非笑凝视我,对我的辩驳无动于衷。

    我冷笑,“和周容深的公安局长比,你这个黑老大的身份根本入不得流,我何笙只看得上最优秀的男人,也只嫁给正室的位置,情爱与刺激只是我的调剂品,不是我的必需品。

    你说得对,谁不喜欢刺激与疯狂,但我不会为了它迷失理智,丢掉我更重要的筹码。我一步步爬到今天,得不偿失的事我不做。”他在我身下,被我压制着,我骑坐在他胯间,感觉到他皮带冰凉金属扣抵住了我腿间。我眼睛血红,“你有把握,刀尖戮在你喉咙,还能挣脱吗。”他说没有。

    我听见心口的防线碎裂崩塌的声响,我狰狞嘶吼那为什么不躲开,你发疯去别的地方不要在我眼前,不要让我看到!他毫无披斓凝望我眼睛,“赌一把不是很有意思吗。我活到今天,拼到这个位置,不就是一步步在下注吗。”

    我被他的猖撅和冷静惊得浑身颤抖,过去一天一夜我仍旧在后怕,后怕我万一疯了,万一脑袋一热真的酿成大祸该怎样,在那种丧失理智的时刻,谁也无法保证一定生或一定亡。

    有时毁灭与成全,都在一念之间。我将他农领抓得更紧,“你赌不了人心。”他笑容深邃,“可我赢了。”我身体一僵,他原本还靠在椅背上,忽然用力朝前倾压,我和他瞬间颠倒了姿态,他按住我的腿,让我盘住他腰间,他掌握了主动权。

    我被他气势逼得仓皇失措,指尖也松开,他一字一顿说,“我赌一个动情的女人下不去手,即使她身经百战,麻木不仁,她也同样会为情柔软。”“你是疯子。”

    他说对,我用自己的命赌注,确实疯了。我一把推开他,我以自杀式的癫狂让自己从他怀中脱落,我躲开了他朝我伸来要抱我的手,几乎是爬着逃出了帐篷。

    滚烫湿润的尘沙在风中站成一沱,我沾了满满一身,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顾不得脚软,顾不得手凉只是拼了命的向码头外奔跑,直到冲出去,冲上更远的公路。

    停在路口的警车忽然在这时闪灯,并且鸣笛示意,我呆滞而漫无目的,像受了蛊婆的诅咒,踉跄擦身而过,警车从后面追上来,横到我前面,我直挺挺撞了上去,磕在坚实的铁皮上,疼痛使我有些回神,但天地间到处都是乔苍。

    他各种模样的脸孔。一名警察从车里下来,他站在我旁边喊周太太,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复,他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见我有反应才拖着我上了车。“周局让我接您回别墅,今晚您辛苦了。”

    我脸色苍白无语。他递给我一瓶水,“让您一介女流经历这样的场面,确实很难为,不过周局一直说,他娶了一位非常出色的贤内助,今天算是给市局的同志们开眼了。”

    我一动不动坐在警车里,根本不理会他,犹如置身大梦一场。耳畔此起彼伏的尖锐的呼啸,窗外一片黯淡,月色尽失。我摊开掌心,里面安静躺着一枚从乔苍农领揪下的纽扣,我眼前无法控制泛起潮湿,似乎海上漫无边际的雾气我指尖颤抖扔出窗外,役有声响,没有颜色,更没有归期。

    恶人心中是没有修成正果的佛,受困于风月诱惑的心魔。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