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想我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常锦舟朝卧房走来,她每靠近一步我心就跟着提起来一寸,几乎要跳出噪子眼,乔苍置若图闻的态度令我很疑惑,他如果肯阻拦不一定拦不住,她就算有疑心,也不可能疯了似的闯,可他并役有制止。

    我猜不透他这么淡然处之的意图是什么,我下意识想反锁,只要不被常锦舟脸对脸捉奸在床,事情就不至于太麻烦由于惊慌我手有些不听使唤,指尖刚触碰到锁,门已经被常锦舟从外面推开,突如其来的惯力撞击我胸口,我朝后跌了一步,她和我隔着空气四目相视,原本疲倦迷茫的脸瞬间突变。“周太太? "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朝她微笑点头,她役有善意,只有强劲的敌意。“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越过我头顶看向身后正中央的床,我役来得及收抬,蚕丝被堆积在床尾,两只枕头并排,中间凹陷下去 J 都是睡过的痕迹。她脸色更加难堪铁青,扭头质问乔苍,“苍哥,为什么周太太在你房间。”

    乔苍不动声色放下茶杯,他靠住沙发背,“她来找我有事。”这么不走心的解释傻子都知道是搪塞,根本不可能是真的,一早登门本就很失礼,前不久那场风波又役消停,常锦舟当然不相信,她皱眉说来了多久。乔苍若无其事看了眼手表,“差不多半个时辰。”

    他说完笑着凝视我,“内人误会了,有劳周太太澄清。”我笑说确实来替容深办事,找乔先生聊些公务,他忙碌市局案子抽不开身,否则我也不会冒昧。

    常锦舟脸上疑惑和愤怒不减,可语气不得不柔软了几分,“是吗。”我狠狠咬牙,说就是这样,不然乔太太觉得,这种人来人往的宾馆还能不顾流言发生什么吗。

    她冷笑说这就不一定了,谁知人心有没有鬼。“光天化日,乔太太实在多心了。”她沉默半响,暗自权衡利弊,将她和乔苍以及我的身份势力摆在特区明面上比对,最终得出了她是最弱的那个结论。

    她没有大吵大闹,更不曾穷追不舍,继而露出一副睐慨大度的笑脸,主动握住我的手,“周太太别怪我,任何女人看到这样场面难免起疑,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是我多心了,周局长对您那么好,但凡您聪明一些,也不会做鬼我笑了笑没说话,她抚摸着我的手指,以及戴在上面的钻戒,“好事多磨,我和苍哥的婚礼出了变数,周太太这次是不是要赶在我前面了。”

    我不动声色将自己佩戴钻戒的无名指从她掌心抽回,“我和容深还没计划,我不看重仪式。”“这才是周太太聪明之处,婚礼简陋了,咱们女人没面子不甘心,婚礼隆重了,高官受人垢病,我想不管是谁碰上周太太这样深谋远虑的对手,一定坐立不安。”

    言语夹枪带棍笑里藏刀,常锦舟是我所遇见的女人里最出色的那个,识门路善隐忍,讲出来的话又很有滋味,让人心里窝得难受,却没法子反驳,她绝对是斗小三保正室的一把好手。

    “苍哥,爸爸今早来电话,让我转告你,他很满意你送去的女人。”乔苍嗯了声,“岳父喜欢就好。”

    常锦舟垂下眼眸,语气意味深长,“可是爸爸说,你没有尝试过为他得到他点名的女人,就直接送了他尤拉他也有些失望,满意归满意,终究不是他最想要的。”

    她说完笑,“爸爸最想要的到底是哪一个,你能投其所好,一定是知道了。”乔苍摸出一根烟点燃,“不清楚。”

    “一定是年轻漂亮聪慧伶俐,肯定比家里几个姨娘更有过人之处,爸爸肯接受你李代桃僵,尤拉很中他自意。”

    乔苍笑说再中他心意的女人,也不及他的掌上明珠。常锦舟咧开嘴笑,“你什么都瞒着我,就是嘴巴会哄我。”

    她拉着我的手走出客厅,招呼我坐下,去水吧倒了一杯热牛奶交给我,女主人的架势摆得很足,也很刻意。“苍哥,吩咐客房送早餐吧。我还没有吃过。”

    乔苍指尖从口中拔出烟卷,他吐出一团白雾,“我送你回去。”常锦舟脸色有些垮掉,“怎么,你这里我不能来吗?待一会儿都要把我往外赶,周太太是女客,我不在你招待不周怎么办。

    再说孤男寡女,闲话传出去也不好听。”闲话原本没人说,也没人知道,常锦舟非要留下无非是盯着我,在正室眼里我这样的女人最麻烦,稍微看不住,就有可能撬了她的墙角。

    乔苍拿起电话吩咐客房送餐,他起身进入卧房,役有合拢门,避到客厅看不见的地方换正装,常锦舟脸上得体温和的笑容彻底敛去,她声音带着深深的冷意。

    “周太太,我并不会相信你刚才的解释,如果我那么蠢,我也不敢嫁给苍哥。”

    占据了下风只能装聋作哑,我沉默喝奶,对她的质问指责充耳不闻,她冷笑,“周局长如果知道你水性杨花的真面目,会不会将你扫地出门,让你狼狈成过街老鼠。”

    我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我想表达周容深知道,可她误解了我在桃衅,“周太太大约和我相克,我对你实在畏)嗅,如果可以,怎样才能放过我身边的人。”

    我舔了舔唇上覆盖的一层奶债,“乔太太放心,这将是最后一次。”我注视乔苍喝剩的杯子里浮荡的茶叶,“道不同不相为谋,有得必有失。

    安稳的生活和世间诱惑,每个人都会面临选择,选择后者的毕竟是少数,何况我丈夫让我没有理由选后者。”她笑得阴森森,“周太太终于承认了,不再演戏了?

    " 我歪着头眨了眨眼,“乔太太认定我是恶人,我扮善良还有用吗。”她余光瞥向卧房,打开衣柜患患牢牢的声响传出,乔苍并没有留意外面,她脸孔朝我倏然逼近,“何笙,从小到大,只要抢我东西的人,日子都很煎熬,过得生不如死,我会一点点把她熬成白骨。近乎扭曲说“哦?”

    我挑眉笑,“原来乔太太不只在感情里不是屏弱的白兔,生活里也是披着兔皮的母狼。”“生长在黑帮世家,嫁得也是这样的人,兔子哪有这份魄力和胆量,我必须抵挡得住所有虎视耽耽的女人才敢挑起这位置。”

    她晚着我散落的长发,“周太太倘若再逼我出手,恐怕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父亲说过,我继承了他九成衣钵,他的狠我可是一点不落的学到了。”我脊背嫂嫂冒出一阵冷气,乔苍在这时走出,他换了黑色西装,问常锦舟是留下用餐还是和他出去。

    常锦舟警告我的已经说完,她自然不放过和乔苍相处的机会,她走过去挽住他手臂,撒娇说我跟你走。她问周太太怎么办,乔苍说稍后韩北来代替他继续没有谈完的事务。

    我们三人都清楚这是谎言,可也谁不戳破,他们走后我浑身无力瘫倒在沙发上,忍不住想到底从哪一步开始错了,将局面推到了危机重重的今天。我像是一具机器人,放映着半年来的每件事,我终于明白我没有错,我只是被权贵玩弄的木偶,从入了这个局就注定与局中的每个人对弈,与风月情恨权势地位博弈,向残酷不由己的命运低头,向这些掌控了权力的手低头。

    爱在他们这样的男人心里虽然存在,但不是最重要的,跌下金字塔尖他们将一无所有,他们为了保住这一切不得不冷血疯狂。一直到下午五点我依然水米未进,我在等周容深电话,可他比我更沉得住气,他知道我失手了,等我主动解释。

    当我鼓起勇气面对电话那头他的声音时,眼泪因紧张愧疚不受控制奔涌而出,我一边哭一边颤抖喊他名字。他不回应,除了呼吸毫无声响。这是我和他之间最漫长也最遥远的距离和沉默,他聆听我的哭声,我在他无声里心乱如麻。

    我说对不起,我没有做到。他良久发出一声轻笑,“我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所以昨晚我役有在那一层安排人,因为注定用不上。”我宁可他打我骂我,甚至扬言毙了我,痛恨我,也不愿他这么云淡风轻。

    他在我有些窒息时沉声问,“手腕的伤好了吗,有没有沾水。”我愣住,眼前升起更惨淡的雾霭,这是最强悍的一剂炮弹,将我残破的城墙轰塌,注入无边无际的酸水,浸泡着我的心脏和血液。我问你原谅我吗。

    他有些无奈。“不然怎样,你知道我拿你办法很少。”我捂着嘴失声痛哭,他在电话另一头轻声哄我,我听见下属询问他案情和会议,他都让对方等候,只顾着安抚我的情绪,他见我总也不停止,很好笑说,“再哭下去,我就成了不务正业的昏官。”

    我硬咽说,“乔苍今晚码头会出一批重要的货,市局扣押很难,但我可以试试销毁掉。”我不能让周容深系死了这个疙瘩,从此月副莫横亘在中间,婚姻,息是残破,我必须做点什么遮掩和弥补。周容深沉默了两秒,“不必强求。”

    我说不强求。我挂断这通电话从宾馆出来,乘车去往港口,车停在码头铁门外,有几个打手在守门。他们不认识我,用手电筒往我脸上照,问我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我说找乔苍。男人嘶了一声,“你直呼苍哥名字?

    " 旁边的秃头捅了捅他肋骨,“不是马子吧? " 男人拿不准,撇了撇嘴让他进去通报,我大声说我姓何。

    秃头进去不到一分钟,飞快跑出来,招呼其他几个人把铁门推开,掸了掸身上灰尘点头哈腰笑,“何小姐,我有眼无珠了,您快请进。”

    秃头在前面引领我,一路上我留意了每一处,我若无其事{司他是不是在仓库,秃头指了指帐篷后身的铁门,仓库太热了,没窗户,人根本待不住。”

    他停在最大的帐篷外,将帘子挑起,弯腰说何小姐到了。乔苍坐在椅子上喝茶,黄毛和一个脸上划了一道很长刀疤的男人也在,我进去后一直盯着我看,不是很友好,乔苍问你怎么来了。我说容深的案子快结了,估计这两天就要回。

    他面无表情嗯了声,“不急,明早我送你。”他朝我伸出手,我很顺从走过去,坐在他腿上,他笑着吻了吻我唇角。“说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不就是想我了来看看吗。”

    我别开头不理,他笑得更 J 渝悦。刀疤在旁边搓手,“苍哥,您有女人搞,哥几个可眼馋了,都他妈半个月投脱裤子干了,两个蛋胀得很。”

    怀里抱着我的缘故,乔苍心情大好,摸出一张卡甩过去,“今晚货出港,明天放你们一晚上假,早晨赶回来就行。”刀疤朝黄毛挤咕眼,黄毛搓了搓手笑得很狠琐,“苍哥,有您这话我们就敞开了玩了,不等明晚,您来之前我们都召妓了。”

    他朝帐篷外吹了个口哨,娇摘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伴随廉价香水的气,息摇摇晃晃飘荡进来,一个胖子一个瘦子,看着是老手,这种女人技术非常好,男人如果纯粹发泄欲望,找她们会很舒服。

    乔苍笑骂了句畜生,没说别的,黄毛让胖女人过来伺候自己,留给刀疤那个瘦子,他们也不避讳,直接扒了裤子就干,我和乔苍坐在另一端,背对他们。胖女人垮嚓一下坐下去,黄毛被夹得表情狰狞,他大声{司想不想搞苍哥,女人肆意扭动身躯,“想啊,特区有女人不稀罕苍哥吗,可我们也搞不上啊。”

    黄毛大笑,“搞爷爷我都是便宜你了。”胖女人眯着眼嗯嗯啊啊的呻吟着,她眯着眼看向帐篷外,腔调颤颤巍巍说,“怎么这么大的雾。刚才还役有。黄毛身体一顿,“雾?大晚上起哪门子雾。”他推开胖女人,一边提裤子一边出去瞧,没多久就跑回来,“苍哥,海上起雾了,港口好几艘船都没出,咱还出吗? " 刀疤一听也站起来吟了口痰,冲出帐篷看了一眼,也骂骂咧咧回来,“真是邪门儿了啊,下完雨不放晴还他妈这么大的雾,这雾怎么这么白啊?

    " 正常雾气是灰白色,或者黄白色,纯粹的白雾是不存在的,因为雾气里有灰尘和烟,这些做码头生意的老油条很难骗过。

    乔苍叼着烟卷走出去,他嗅了嗅察觉气味不对,让黄毛把望远镜递给他,他举起对着远处的海岸看了许久,语气凝重说,“条子混进来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