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爱逃不过天网恢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梦日青败露都是源于蛛丝马迹,一刁牛微不足道的小事,被有心人揣测分析,就成了实打实的证据,弄苍不是离开女人活不了的好色之徒,所以区张写了我名字的纸,立刻被推为众矢之的。

    圳门皱眉凝视我,满嘴微词,何笙不是周太大名伟吗?弄先生写这两个字干什么。

    女人拿看那张纸反复翻看,“这是男人字迹,弄先生都说是他的了,应该是出自他手了。“真是奇了,弄先生是有妇之夫,周太太是有夫之妇,写名字哥刊十么,搞得像定情信物一样,换做我避嫌都来不及。

    “女人们纷纷看向仍旧喝酒的弄苍,他身后男子在和他小声说什么,时不时发出一阵笑,他对这边的嘈杂议论听不清楚,只知道很热闹。

    N目才我都看见了,弄先生对别人不苟言笑,可对周太太笑模样时时挂在脸上,好得了裔导了。

    周局长和弄先生闹得不可开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按说周太太应该是躲都来不及,怎么还敢往前凑。”

    她阴阳怪气打量人群内的男士,”有时候啊,事业做得再大,别忘了盯紧家里后院,一旦失火愈吹愈烈,想扑灭可就难了。

    同是女人,想想人家这一辈子,再看看我们。风流史注定要刻上她一笔了,后世的唾液能湮没了坟头草,可那反如何,骂名也是名,总好过一把火烧了,连灰J储压下剩下。”

    贺太太掐腰朝女人骂了一声呸,”信口雌黄,周太太招你了?

    一直就是你捕风捉影胡说八道,当心市局请你进去吃牢饭!

    "女人挺着胸脯不甘示弱,'‘敢做不敢当吗?现在谁不知道特区有一位高官太太和黑老大私下不清不楚,对号入座就知道是谁了,弄先生风流调镜,官太太里比周太太还漂亮的有几个?

    当谁傻子啊!"女人煽风点火的功力很强,原本只是怀疑的宾客都有些相信我和弄苍之间不清白,眼神讳莫如深,掌心掩住唇私语。贺太太冷笑,“是呀。

    我们上了年纪的脸俊俏,有功夫挤兑,不如在脸上花点血本好歹还能怪岁月无情,这位夫人三十出头和丈夫不和谐出来撒火,不怕闪了舌头吗周太太的脚丫子都比你这张女人憋了半响气得说不出话,指着贺太太鼻子骂她满脸难看的褶子,要不是其他人拉看,几乎者座要扭打到一起。

    我眉宇间情不自禁有些慌乱,太太一把夺过那张纸,举在空中晃了晃,笑着问弄苍,',弄先生,此何笙应该非周太太这彼何笙吧7''弄苍看了灌矜氏上的文字,垂眸饮酒,任凭如咖何引诱也不予理会,旁边男人见状出来档枪,’写个名字而已,小题大做。

    ‘,他挥手计这些人散去,大家并不买账,养苍的这丝沉寂如同默认,越来越多疑惑与猜忌令我浑身不自在,无数火辣辣目光刺穿我的伪装和皮襄,恨万对导将我身上衣月翩冼来一探究竟,扮自口几乎停止跳动,在那一瞬间呼吸都凝滞太太习梁晰口手表递给养苍r笑眯眯看他怎么处理,我一言不发推开档住我的几个人,在她们惊呼与嘴嘘中疾步走出宴厅。

    我知道自己落荒而逃容易落人口实,可这个压倒性的场合,言语太苍白,除了被戳脊梁骨指指点点,大势所趋下谁也不会听信一面之词。我前科太多,在男女之事上口碑嘈得一塌糊涂,她们碍于我身份不敢说,但人为心里都有一把衡量的尺子,对我的评判本就是水性杨花r贪慕虚荣。

    我从这个高枝跳到那个高枝,在她们眼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再待下去只会漏洞百出,让区段不堪入目的偷倩往事彻底置于放大镜中,只差大白天下。

    我离开宴厅在走廊碰上了尤拉,她胸口湿淋淋一片,似乎刚从洗手间清洗回来,我们迎面相撞,我想从她左侧走她恰好也档在了左侧。她笑了笑,朝我伸出手,”周太太久仰,方才没机会和您聊两句,还觉捌良遗憾,看来苍天不负葡自人,我还是在这里等到您了。

    物自不在焉往身后看,宴厅大门空空荡荡,只有灯光闪烁人声起伏,我确定没有被人追上,稍微松了口气.有些无力撑住墙壁,和她握了握手,'‘恭喜尤拉小姐。

    你今晚很美。‘'她垂眸看了一眼我戴在无名指上的沾戎,’有周太太出没的地方,其他人者佼下会美过您。

    我收回手搏了搏散乱的长发,',我还有事,不耽误尤拉小姐时间,弄先生还在等您。“我走过她身边时,她忽然小声说,“弄先生是什么人,要让我做什么,我都很清楚,此生有幸代替周太太做事也是我的福气。

    她话里藏刀,有些意味深长,我顿时停下脚步,壁眉看向她,',什么意思。

    她笑看说,'‘弄先生主办的选美也不是什么传统盛事,除去他这个人,面子,已经实属不易,还能恰好找到我这样合适的,周太太不觉得太凑巧吗影响力太浅薄,能来这么多女人都是冲他她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令我一阵恶寒,“你到底什么人。

    “她说我是弄先生的人。弄苍的人找我说这些干什么r她笑说常老想纳的五姨太,是周太太。

    这内情我已经猜出七八分了,弄苍也提点过我,常老对我的言行举止分明是看上我了,他在珠海只手遮天,女婿又是广东的总瓢把子,他哪有什么女人得不到,就算是身价十几亿的富太太千金,他点名要了r男人也得点头哈腰把自己老婆女儿献给他,求个安生日子过。

    唯独周容深,他有兵权,自古兵家必争就是虎符,可以喝令三军,调动得了几千干警的公安局长,常老拿势力压不住r只能走歪门邪道,他才会找弄苍玩黑吃黑的路数。我唯一庆幸自己和弄苍牵扯的旧情,就在这件事上,他的不舍不仅保住了我,还意外保了周容深。

    可惜尤拉风华正茂的姑娘,做一个老头子的五姨太,在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宅大院艰难求生,物自里不田傀疚呀匆昔她仿佛看透r莞尔一笑。

    “周太太自己有手段,迷得弄先生甘愿为您和岳父勾心斗角,这才有了我出头露面的机会。能学来周太太十之六七的韵味,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尤拉说完朝我点了点头,空气内弥漫起一阵香风,她妖烧婀烟阪口杨柳般身姿从我左侧离开,进入那扇宴斤门,最终消失在苍白的光束里。留下一个巨大谜团,让我毫无头绪。

    弄苍是临时决定要通过选秀找女人替代我,能选到什么货色他一开始也没把握r碰上尤拉完全是运气,可尤拉短时间怎么学得这样相似,而且她怎么会知道我和这件事的因果。

    她明显有备而来,可她到底是弄苍的人,还是另有雇主?

    如果另有雇主,连弄苍都能蒙骗过去r这人实在太深藏不露,是多奸诈的城府,多运筹帷幢的智谋,才翻割其子下在了荞苍前面.而且下得不看痕迹,悄无声息。

    真有这么牛逼的人,早就曝光了,能藏到现在还不显山不露水.势必很会遮掩自己,场面上示人的面目是一套背地里算计的面目又是一套。

    世间不怕坏人,歹人,狂人,任池猖撅放肆,也有子氏档的法子,最怕双面人。双面人笑里藏刀,阴险奸诈,城府极深,就算和他朝夕相处,他只要不肯暴露,谁也发现不了。

    双面人多存在于官场,玩路数玩得自惊肉跳r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刻意的,甚至连输都是早就算计好怎么输的。我何笙算女人里靠手腕拼上来的,论心计我还真没怕过谁,可要是和双面人碰上了,我二话不说给他让路,那是老夭赏脑子,抱团都斗不过。

    我坐上车一声不吭,眉头皱得能夹死几只苍蝇,心里说不出的慌舌L恐惧。到底这一夭还异轰轰烈烈来了,来得天翻地覆惊心动魄,那个故意把事情闹大的女人,她敢得罪我和弄苍,她男人也总怕死,绝对不能让她这么干,想必是被雇来的,压根不是大门大户的太太二奶,她和尤拉背后都扯着暗线,而且牵线的人不是同一个,目的也不同。

    司侧各我送回别墅,路灯开得很亮,我下了车看到保姆在庭院里打扫藤椅和石桌,她听见汽车熄火的声音,站起身拉开铁栅门,“夫人回来了,厨房里温看汤,您要喝一碗吗。

    我告诉她晚宴吃过了,她见我走路摇摇晃晃r立刻丢掉抹布搀扶我,'‘您喝酒了吗。”我问她闻得到酒味吗。

    她凑在我衣服上嗅了嗅.‘有,而且很浓,您现在调养身体,不能饮酒吸烟,也不能食虫令r周局前两夭才说过,打算近期考虑要孩子的事r明年年底估摸就能抱一个了。

    保姆眉开眼笑,“周局这个岁数,得个贴自乖巧的女儿最好不过了,妻子留住丈夫,只凭借年轻美貌可万衬于,早晚者座要没的,还是骨肉亲倩更稳妥。

    我脚下一顿,周容深近期打算再要一个孩子。我问保姆我怎么不记得他说过。”就在饭桌上,您当时走神了,随口答应,周局可不当真了,还等着您调养身体呢。

    您一会儿进屋啊,头知他撒娇说点好听的,省得挨骂。

    “我浑浑噩噩被她搀上二楼,她朝房门努了努嘴,我伸手推开,进入房间的霎那被过分明亮的光刺疼了眼睛,下意识摸索墙壁上的开关,将灯光压到了最昏暗,房间里静悄悄,床铺和沙发都没动过,我正想转身进浴室,忽然黑暗的阳创专出一道尖锐嘶哑的女声,像厉鬼一般。

    “怎么这么晚。“我吓了一跳,失声尖叫出来,悟看胸口注视声音发出的方向。

    窗帘微微晃动,可外面根本没有风,我这几年做过太多亏自事,也逼死过抢我后台的嫩模,最怕因果报应了。

    窗帘在一阵诡异阴森的浮荡后,露出一只宽厚的手掌,缓慢掀开的霎那,穿看黑色睡袍的周容深逆着月光出现,他另一只手拿看变声器,看我如临大敌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吓到了?''我脸上苍白呆滞,他见我真的伯了,立刻丢掉手上东西朝我走来,'‘只是想逗一逗你。”

    我仍旧在他怀中不停颤抖,他说这世上没有鬼魅,只有人,好人和坏人,永远不要畏惧鬼神,那是不存在的。

    他在我额头吻了吻,’阮得高兴吗。“我想提前坦白,荆青明天我和弄苍的流言就会}茜城风雨,周容深会不会勃然大怒我也侧巴握,可我真的开不了口,我太害伯他问我,问我是不是真的,让我发毒誓。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冠军是一个叫尤拉的女人。

    “他说名字很有趣。我仰起头看他,',你知道吗,尤拉很奇怪。”周容深眯了眯眼,不动声色避开我的目光,他视线落在我胸口非开的破洞上,笑着说,”奇怪到让周太太衣服都破了。”我很临尬说穿上忘了检查。他一边脱控我的衣版,一边抱看我进氵谷室给我清洗看眼底没有颔望。"乔苍对尤拉怎样。我说亻也选严的,当然象很不。

    将我放在已烃满是温水的浴缸里我疔裸展在灯光中,他非总温柔周容深在心倒了些沐浴乳,他涂抹在我鞫口我原丕舒缓的巪体顿时僵汪他笑得意味深长问问是个人吗。

    "和你相比,哪个更好。替我办一件事。和人有关的事。他说完亏汪凝视我詮孔,不放过我任何表情变化,我只是苍白沉默,他沾满河汗的指在我鼻梁上捏了捏,汶还雄问,莫说特区,襲个广玉省,甚至南省,能让尸容深不定的,就只有那一位了。

    周容深恨我的不分,也恨乔苍碰了他的女人,他看我不发怒不惩罚不过问,就为了今厌利厍我做什么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