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选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常镍舟问弄苍婚礼前这几天有时间回去吗。

    弄苍脸色毫无征兆阴沉下来,像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没有。

    她被如此盛怒阴森的表情吓了一跳,“怎么,是不是父亲有些为难你。

    弄苍叫住经过的侍者,把空杯子递给对方,换了一杯白葡萄,没人能办得了的事,一定不是容易成功的事,岳父想要纳五姨太,他的势力者压下好出手,我更没有把握。”

    常锦舟试探着摸了摸他的脸.见他不是冲自己,才 1 散娇缠住他, ' ‘我知道嘛,可父亲第一次张口,再为难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这是我们做晚辈的孝心。

    “弄苍问她知道岳父想纳的五姨太是谁吗。

    常镍舟说谁也不知道,等你回去父亲会告诉你,至多也就是个有夫之妇,不是什么碰不得的人,拿势力打压一下,乖乖的闭嘴。

    弄苍抬手抨了抨她垂在耳侧的长发,盯看她那张被灯光笼罩得清秀排红的脸孔,’如果真是碰不得,不是善茬,也打压不了,还尽这个孝心吗。

    常锦舟明显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从小养尊州尤,根本不知道难这个字怎么写,她眼中父亲和丈夫无所不能,在这世上似门碰不得的还真不存在。

    弄苍翔现线从她借懂茫然的脸上收回,“好了,这事我再考虑,你不要满口答应。

    常镍舟看出弄苍的不快,她不敢再催促,踞起脚在他脸颊吻了吻, ' ,好,怎样我都听你的。”

    常锦舟被几个喝多了的名援簇拥着跳下舞池,炫目的霓虹灯光非常晃眼,音乐开得震耳欲聋,整个宴厅完全沸腾所有人都玩疯了,吵闹声像海浪肆意奔腾。

    弄苍喝完手上的一杯酒,他放下空杯朝我走来 r 他安静欣长的身影与这里格格不入,犹如夭降般俊美,他自始至终也没有抬起头看我,但他又土陇仿佛有感应,只凭借空气就能判定我站在什么位置。

    直到 f 断口我距离近在咫尺,我想起前不久的事张口欲言又止,其实我很想告诉他,周容深算计我并不知情,我也是被算计的筹码之一,甚至是似门黑白交锋角斗的牺牲品。

    可我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弄苍对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评断,他信我不用解释,他不信我解释也没用。

    “玉如意你没有给常小姐吗。’ ' 他挑眉说那不是你给我的吗。彩训正他的称谓, ' ‘那是你们的贺礼。

    他哦了声. ' ‘到我手里就是我的,送不送是我的事。’我懒得说什么,如果不是泊常流舟一而再认定我图谋不轨,弄苍怎样处置我都不会多此一举问。

    所有女眷都集中在靠近舞池的地方,这边显得冷冷清清,我和弄苍虽然乍眼‘不过没人留意,他摸出一榴咽,没有立刻点燃,而是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

    “何小姐在暗处看戏,看出门道了吗。

    刊踌口常锦舟说什么我没听清,实在太吵了,断断续续听了很多个半句,我说没看出。

    他阴森森说, ' ‘何, J \姐恐泊要给我惹个不小的麻烦。

    “我能给弄先生惹什么.麻烦。”

    他微微摇晃酒杯,暗红色液体在杯口旋转晃动,最后收敛不住喷溅而出,落在光洁的理石地板,在惨白灯光下像一滩触目惊心的血。

    “这麻烦正在逼近,很有可能连我都解决不了。”

    侍者端看酒水托盘朝我鞠躬,我手指在边缘颤动,杉随着喝杯,“没有弄先生解决不了的事,真有也能拒绝。

    我挑中了一杯西瓜汁,弄苍勾了勾手指,侍者也递给他-杯,他量眉尝了尝味道,大约觉得太甜,把那只没抽过的烟沉入杯口,直接随手丢在一旁。

    “倘若是既不能拒绝,也不能办到。

    我说那就吉人天相了,弄先生混到这泞日立置,遇到这种事还少吗。

    似氏声闷笑,从口袋早拿出帕子擦拭,“何小姐赌注自己在我这里刽导到不忍,我的不忍侧尔怎样娇纵放肆都无恙,可现在这也要给我带来很大的灾祸。

    他趁所有人都为舞池里放肆扭摆的名媛鼓掌尖叫,全部背对这一边,十分放肆逼近我,两根手指掐住我的脸,将我挤成-个圆圆的包子。

    我看到自己在他眼中滑稽的模样,非常愤怒想要净脱,他很大力气,我的挣扎就像给他挠痒痒一般毫无杀伤力。

    会被人看到! ' ' 我撅起的嘴巴艰难挤出这一句,刊井良本不理会,拇指指腹摩掌看我的唇,有些粗糙干裂的触感,可能是我圆乎乎的太有趣,他眉眼里有笑,但笑容和往常大不同。

    你知道这张脸,你的清高和你处处裘现自己的手腕与聪慧,会为你带来什么。除了赞赏,还有过分的瞩目。

    他冷笑,“你为了保周容深,做一个贤内助,替他档住他解决不了的难题,很可蒯答进去你自己。

    男人是你想象不到的贪色,位高权重的人对色的需求更像老虎对肉。

    “他朝我微微探身,在我唇角深深呼吸了一口, ' ,你就是香气最重的诱饵。’ ' 我身体一抖,‘什么意思。’ ' 他缓慢松开我的脸,非常沉默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回答转身离开窗台。

    弄苍的话令我很不安,我觉得他在暗示我什么,不过这丝不安随看我离开唐宋府而消失殆尽,被我抛之组卤后,周容深非常疼惜我,对我比之前更宠爱.甚至在饭桌上周恰和我同时要吃一只蟹,周容深都会先为我剥好。

    这样舒合平和的日子过到第四天早晨,我接到弄苍公司职员送来的一份邀请函,她说弄总投资举办的南城选美大寒总决容各在次日傍晚举行,邀请我做闭场嘉宾。

    我整个人愣住,原来这几无薄城风雨的选美大赛是弄苍出资举办的,我还以为是哪个剧红那选拔新秀,一直没搁在心上,弄苍好端端的选美干什么。

    职员没等我问她,留下请柬匆忙离开了。我关上门告诉周容深这件事,他笑说弄苍手伸得还挺长,什么领域者座要插一杠,连娱乐圈也要涉足一二。

    我捏着请柬璧眉, ' I 要不我不去了,找个人回掉得了。“周容深说去凑热}闹玩一玩也没什么,又不会损失。

    这届选美是继广东车模大赛又一项颇受瞩目的新赛事 r 由于碍看弄苍的势力,政府也很给面子,特区所有销量和知名度名列前茅的杂志报社,都要大篇巾副及道。

    据澎选美冠军可以成为弄苍公司代言人,代言费用高达千万,足以媲美一线明星,而且主办方还会捐赠出价值百万的慈善物资,这样优厚的待遇吸引了上千名年轻女孩角逐。

    我总觉得事情不简单,可弄苍这人做事一向出其不意,巧青刨青不透。为了不出风头,决赛当晚我特意打扮很素净,周容深送我上车时还用手指抹掉了我唯 ― 点口红, ' ,周太太随意打扮,也有艳压嫌疑。

    ‘ , 他有些痴迷望着我, ' ‘毕竟很久没见过比周太太还诱惑的女人了。“我笑看探出窗外吻了吻他的唇,让他等我回来。司侧各我送到酒店门口,保安拉开车门非常恭敬喊了声周太太,弯腰迎接我走红毯。

    红毯两侧早已围堵人山人海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举看姓名牌的粉丝,总之热闹得一塌糊涂,连明星商演都没有这么大阵仗。

    我站在红毯起始的一端,正准备经过,忽然身后传来两个女人窃窃私语。“弄先生从来不插手这些事,这次是怎么了,不只插手,还做了幕后大股东。

    “另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往指甲盖上涂抹播黄色的甲油,“这有什么稀奇,赚钱坝。商人无子巨下入,娱乐项目只要政府买账,投资一千万赚回来两千万都是少的,而目事重要我听说了一个秘密。’ ' 旁边太太问她什么。

    她探头拐翻卤四下看了看人,用来金屋藏娇。

    “明看弄先生是为社会做善事,给自己公司找代言人,其实就是想挑个女太太捂住嘴巴惊呼,“怎么会,弄先生娶的可是黑老大的女儿,哪有这份心思。

    女人冷笑,将指甲放在唇边吹干,弄先生的势力,忌惮岳父是真的 r 到底是培养了他几年,可绝对谈不上畏俱大房给了常小姐,偏房还真的一个不要啦?

    我有些圈主,弄苍选美的目的是这个?我不可思议扭头才丁量两个女人的脸,试图挖掘点隐清,保安, J \声提醒我时间快到了,我这才回过神,我问他车里两位夫人是谁,他看了一眼,“应该在等自己先生,我只认得贵宾 r 她们不是很熟悉。”

    要么丈夫是, J \老板,要么这两女人不是大房,我退疑了几秒没往自里去,在保安护送下从红毯讲入酒店。

    演艺大厅正在做最后的走位和灯光处理,媒体坐席已经满满当当,观众席和评委席还在打扫,我一眼看到我的姓名牌立在第一排首席的右侧,与弄苍紧挨着。

    我在嘉宾处签到留影,礼仪小姐告知我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宾客先进入宴厅等候,她带我穿过一扇圆拱型门,隔看好长一段距离就听见男人女人的笑闹声。

    在这种弄苍一手控制的场面,大部分白道有头有脸的人还是很避讳,前赴后继诌媚给他捧场的人,都是在生意上手脚不干净、做事不规矩,指看他罩自己,别赶尽杀绝。

    我走进宴宾厅早已是富豪云集高朋满座,每个人打扮者呀良正式,将一身酒红色西装的弄苍包围在最中央,他笑容淡谧光芒耀眼,对敬酒来者不拒。

    我示意礼仪小姐离开,她递给我一杯酒,让我有事叫她。我主动走到女眷扎堆的地方,简单打了招呼,她们过陇都很客气,一口一声周太太,夸赞我身上行头,问我在哪里订购的珠宝做得发型,怎么如此美艳不可方物。

    我拼口她仃」谈笑风生,耳朵特别留意弄苍的方向。

    一位长相贼眉鼠眼的商人,并没有跟随大部队离开,而是等人走光了,迁回到弄苍面前,装模做样碰了碰杯,显得很熟络, ' ‘弄先生,得到您要选美的消息,我可是吓了好大一跳啊。

    “弄苍笑说心血来潮,希望能做点样子来。“咱们都在支捺您,政府也给您面子,想不出样子都很难啊。”男人说完一脸讳莫如深挠了两下头皮, ' ‘听说前不久您和市局周局长有些不和谐,造成不, J \损失。

    周局长也是他这不是多管闲事嘛,管好他市局的差事得了,弄先生是什么人都能污蔑的吗?

    男人自以为巴结,站在弄苍的船上,偷偷讨伐周容深博他高兴,可弄苍船上何时缺人,这种墙头草连上船的资格都没有。

    弄苍沉默片刻露出一丝笑, ' ,还有这样的事,桂总从哪里听说。

    特区早已了专遍,周局长把弄先生带去了局子,查处一箱他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您‘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自命不凡掺了毒品的烟草,弄先生到底也是广东江湖的龙头老大弄苍眯起眼睛,连着喝了几口酒,忽然转过身,目光精准无误落在我脸上,笑得意味深长 r ”桂总和我说有什么用,市局的人马到了,我也是孑训导不低头,如果桂总替我打抱不平,不妨去周局长太太那里告一状,替我求个情,她可是管事得很。

    “放在平时弄苍的腔我不会帮,特区藏龙卧虎,耳聪目明的人不在少数,我们之间违背人伦道德的事早晚要挖出来炒得沸沸扬扬,我避嫌还来不及,可桂总议论周容深的不是,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我非常大方举起酒杯,朝桂总挑眉笑了笑,眼底冷意浓重‘仿佛填进两块冰。男人一张大胖脸顿时变得尴尬难堪,他没想到弄苍这么软硬不吃,直接栽他的面子,当下有些愤怒 r 撂下酒杯拂袖而去。我和弄苍隔着人群对视,谁也没有往前靠近,他朝我笑着举杯,微微阖动薄唇七战 U 口型.我看清他说什么,脸上顿时一片通红。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