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恨他为情着迷刻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周容深精壮魁梧的身躯像一堵墙,他用三成力气压制我就足够我无处可逃,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此时紧绷的肌肉在跳动,那是迫切的占有和一丝隐忍的愤怒。

    他唇子氏庄我额头,因倩欲而沙哑的声音从喉咙溢出,“赌气? ' , 我别开头不肯让他吻,躲避他滚烫的唇, ' ,没气。”

    他像对待一个说谎孩子那样无奈,“还说没有,看你这张皱巴巴的脸。

    “他扳住我的脸,让我落入他瞳孔,我从他眼球里看到赤裸的削瘦的自己。

    他拔弄开粘在我脸颊的长发,问我是不是还怪他。

    从华章赌场离开那一刻我很狼狈,仿佛做了一场突然的且残破的梦。

    胆颤声自惊看看破门而入的警察,毫不知情被利用,幕后主使怀旱我的丈夫,在他闯进去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让我开始怀疑一切。

    怀疑我们之间的爱倩,怀疑这场增捆。

    打破美好只需要一秒钟,或者一个不安的念头。

    我趁周容深抬手关灯时.毫不犹豫将他从我身上推开,他倒在我旁边,看看我用被子盖住自己身体,背对他沉默他在我身后闷笑出来,下面抵住我臀部。

    ,也不给我清闲的余地,才各身体贴向我后背,无赖似的用腿压住我,将自己隔着薄薄一层被子他火热的体温刺穿我,我倩不自禁扭动了两下,他顿时将我挂德更紧一条濡湿的舌头舔了舔我耳廓,周容深非常诱哄的声音说, ' ‘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我拂开他圈在我腰间的手臂,他乐此不疲又缠上来,周而复始几次,我有些累了,他却越来越精神,温香软玉在怀,激起了男人兽性,他不容抗拒扯掉了我的被子。

    “有什么气稍后再跟我发泄,现在别闹。”他近乎疯狂吻看我裸露的皮肤,每一寸都没有放过,我和他较劲,不肯将身体面对他,但我也抵抗不住周容深的进攻与掠夺,他熟知我所有敏感点,我很快在他挑逗下瘫软了四肢。

    我张大嘴咬在他肩膀,又觉得不解气,去咬他的喉咙,似印起头任由我吮吸出一枚红印,红印很烫,比我的唇还精致。

    我红了眼眶,鼻子发酸,硬姻着说,“你蓄谋已久。”

    他嗯了声, ' ,蓄谋已久要娶你。”

    我捂住他的嘴,‘称骗人,你蓄谋已久利用我。”

    周容深闭看的眼睛忽然睁开, ' ‘你这样认为。’ ' 我说原本就是,你如果提前告诉我,我者压下会觉得这么难过。

    , ,告诉你 r 你还肯吗。’ ' 这七个字杀伤力太强大,我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冷,我清楚他绝不是在探究问题,而是含沙射影,他觉得我不舍得算计弄苍。

    周容深眯目黔丁量我脸上每一个裘情,天出港,存放在他的办公室.但我需要确定我接到了暗线消息,弄苍有一批出口到欧洲夜总会的毒品烟草,就在这几 r 那个箱子是否真的存在。

    我没有抱希望,不过何笙,你的确出乎我意料洲以笑非笑抚摸我的脸,”很多年没有遇到,对付男人像必杀技一样的女人,连弄苍那么谨慎,都会在你身上栽跟头。

    ‘ , 他捏住我下巴在我唇上吻下来他一边吮吸一边说,“虽然陷阱出自我手倩愿掉进来,只有你能办到。

    ’ '头顶天花板倒映着月色与星辰,起起伏伏飘飘荡荡,仿佛深夜里被风吹过的湖泊,我喉咙堵塞住,不知是没有化成眼泪的痰,还是拐」的,我吞姻下去,用沉闷嘶哑的声音问,’坯会有下一次吗。’ ' 也理予吞没了我的唇舌,女人的香味令他有些意乱倩迷,一双手在我光滑的肌肤上肆意揉涅,揉出点点红斑与淤青。我唇被他咬在牙齿间,隐约有细碎的疼痛。

    他的吻像在吸食一瓶世间少有的琼浆玉液,滋味甘甜美好,令他看迷他吻到我没有了氧气,才意犹未尽放过我的唇。他汗渗渗的脸贴着我胸口, ' ,我怎么舍得将你抛给那么危险的男人,如果不是确定弄苍不会伤害你一步棋。

    ‘ , 他说完这句话欺身而上,刁各我压在下面,抚摸看我的腿和胸部,十分凶猛刺穿了我。我知道他还是痛恨的,他放不下我的背叛,这对他是奇耻大辱,是夭下男人都不能接受的肮脏。

    以致于这一夜我被他折腾得只剩下了半口气,他每一下疯狂占有都在发泄,发泄又寸我的恨意他自己,恨他没办法过失去我的生活 r 恨他为我着迷刻骨,’浪他栽在了我手里。

    也很我趴在他怀里精疲力竭.我迷迷糊糊知道他抱着我去了浴室,非常温柔耐心给我洗澡,擦拭,可什么时候出来我就不清楚了。第二夭赶上周末,他没有去市局加班,处理好公司的事务,让我跟他去个地方.我以为是见客户应酬,我从二奶转正后,他特别喜欢带我见世面出风头,丝毫不避讳.我的聪明和气度令他非常满意 r 他确实也找不到比我更能驾驭场面的女人。结果没想到他带我进了特区最老牌的一家高档珠宝楼。

    我问他来这里干什么,他笑看吻了吻我耳朵, ' ,给周太太赔罪。’ ' 我挑了挑眉, ' ,周局长要豪掷千金?

    ' ' 他嗯了声, ' ‘为搏红颜一笑,豪掷性命也没什么。’ ' 我扑畴一声笑出来, ' ‘那我就不客气了,周局长今天带了多少钱,全都撂在这儿,另外。

    ‘ ,我一把主“你这个人,没准也要留在这里抵债。“他哈哈大笑, ' ,周太太舍得我无月讯胃。

    ’ ' 紧挨着门口的柜员看到我们,立刻笑脸盈盈出来招呼,我看了一眼她的柜台,都是翡翠和钻石,相比珍珠我更喜欢这些,我走过去让她给我拿了几款,朝镜子比试,其中一条红翡翠项链最得扮以绿翡翠很多,红翡翠万里挑一,早就是有价无市,百万都是打底,她见我很感兴趣,取出递到我手里,“这是珠宝楼的滇舍之宝,如果太太喜欢,可以打个九折,大概三百万。

    “周容深走到我身后为我戴上,我左右打量觉捌良喜欢‘可家里珠宝太多可惜,我不打算买,刚想摘下来,周容深在这时按住我的手, ' I 戴着,很美。

    ,三百万戴到场合上太乍眼,不戴留看又他打开钱夹抽出一张黑卡,递到柜员手里,指了指我刚才摸过的三款首饰,以及我佩戴的项链, ' ,都要。”

    柜员接了这么大单生意,立刻眉开眼笑,她刷了卡回来,将包裹好的丝绒盒交给我,“夫人,您先生对您真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疼爱妻子的丈夫。“我笑了声问好吗。

    她用力点头,“我之前接待过许多客户,妻子很喜欢某一款首饰,但丈夫不给买,还找各种借口,闹得很扫兴其实就算为妻子花点钱又有什么呢。

    “周容深接过她递来的盒子,和她说了声多谢,揽着我的腰离开珠宝楼,走下台阶霎那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喊,“那不是周局长和夫人吗,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感情真好。”

    “周局长疼爱乡刀召是出了名的,周太太在特区那可是呼风唤雨,她的面子不小呢。‘ , 我哼了声,伸手推操他, ' I 故意的?听见了吗,我都成了祸国殃民的坦己褒拟了。

    周容深笑着绕到我另一侧,更加亲密抱住我, ' ‘如果周太太是褒拟,烽火戏诸侯的事我也甘愿做。

    “我们离开珠宝楼乘车去接周恰,沈姿不舒服,让保姆牵着他在庭院等我们,周格上车后他问保姆什么情况.保姆说很严重的感冒,怕传染给少爷,才让周局长来得这么匆忙。

    周容深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卧房的窗子,他犹豫了一下,如果我不在他估计会进屋瞧瞧,可我一言不发,他也不好怎样,最终也没有下去.吩咐司机开车离开。

    在回别墅的路上,副市长给周容深打来电话 r 问他是不是没有办公.难得清闲一次,出来吃个饭。

    他隔着听筒察觉副市长太太的声音,,何笙与周格也在,就一同去热闹。我们达到望江楼,副市长与夫人刚合上菜单,我笑着过去和夫人拥抱,她挨着我耳朵小声说,”那货色很好,也低调懂事,我又续了一个月。

    “我说恭喜夫人焕发青春她努导合不拢嘴, ' ,还是要谢谢你成全我,对你的感激我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他给我打了六折,小姐的面子。

    “宝姐可真会办事,给我打点得这么好,我说应该的。饭菜上桌后我照顾周惜吃鱼‘副市长太太很喜欢他,坐在对面打呈着他的脸不住夸奖,”悟悟真是清秀,和周局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 她见我耐心给他挑鱼刺,笑看推了推身旁丈夫, ' ,你有没有发现,周太太与周格比亲母子还要像。

    ’ ' 副市长说当然,周太太很识大体,不然容深也不会这样喜爱她。一直在低头吃饭的周格忽然抬起脸子目卜常固执认真说, ' ‘她是我阿姨,我有亲生母亲。

    “副市长夫人脸色一僵,笑容有些凝固,周容深很不满呵斤周格不懂礼貌,周恰干脆放下勺子,他委屈又坚持的模样让我仿佛看到三十年前的周容深,隐没于寻常百姓家,可藏不住天之骄子不服输不低头的倔强。

    他目圆民有泪光闪烁,隐忍着不掉落,我抽了两张纸盖住他眼睛,伸手推了周容深一把, ' ,好了,不要说他了,市长夫人没有往心里去。’ ' 她收回手尴尬笑了笑, ' ,是啊,童言无忌 r 周太太不委屈就好,等他长大些,会理解继母的不易。”

    我等周格恢复了些心情,用勺子喂他喝粥,他很乖巧,在我怀里不吵不闹,只是, Jv ]、的身体偶尔抽搐一下。

    副市长用一枚锡箔片压灭了煮茶的炉火,他盯着一团灰烬说, ' ,容深之不要再插手弄苍的事了我听到点消息,对你很不利。‘ ,周容深问什么消息。"

    你把他带进市局,调查他私藏毒品的事,特区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他这条道上的帮派蠢蠢欲动,你不知道,对于这些人,被当官儿的栽了跟头,是很大的忌讳和耻辱,我担心他要报复‘实在不行 … 

    没有什么科于。我敢掀弄苍的底,就不怕他反击,在毛就也盘卜所有不干不净的事,我一定要肃清。

    我的履历表添上一笔我周容深办不了的案子。

    副市长气急败坏,“你怎么这么固执,你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水多深,弄苍所牵连的远比你想象可伯得多,不只你办不了他,连上面都很避忌,谁做你的后台?

    这不是以卵击石。这么大案子没有支撑势必穷途末路。

    周容深不慌不忙给副市长斟了杯茶水,“赵龙要回金三角,您知道吗。

    副市长端起茶杯嗯了声,‘有耳闻,不知是否准确。

    周容深挑唇笑了笑, ' ‘臣卜底说已经在着手准备。他前脚出特区边境,后脚我就让他全军覆没,赵龙倒了,弄苍一多半见不得人的事就会浮出水面,这些人是厉害,可只要栽进局子,不死也脱层皮。

    上面不愿趟浑水,我把豁口砸开,到手的功勋省厅会不要吗。

    副市长壁眉,“风险很大,赵龙手下的十三鹰爪不的。

    一人单挑十个八个不成问题,他去哪里这十三个人都跟在身边,容深,我理解你平息事端的心情,还是自保为主。”

    周容深笑说,我有数,我和弄苍不单是明面的梁子,私下也有些过节,他把手伸到了不该伸的地方,动什么都行,动这个我不能忍。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