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乔先生竟也遭暗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常老意味深长的N奖令我浑身不自在,我笑说我哪里算得上人比花娇,常老的姨太太才担得起这美誉。

    提及他姨太太,他脸色有些微妙,‘’锦舟和乔苍在特区,你们碰上她有没有说我最近请了大师的事.”

    我如实回答有,我刚想预祝他割导贵子,他忽然冷哼一声,‘’家里姨太太多却没有一个肚子争气能坐住胎,也不

    知是不是年岁大不好有孕。’‘

    我说四姨太二十出头,她身强力壮一定可以。

    “她T-470’‘常老叹气,‘’家里女人多,私下怎么勾心斗角我很清楚,小四性格非常冷淡,不争宠,她就算有了

    也保不住。“

    他眯眼若有所思,“年轻力壮聪慧玲珑,能在常府保身,有一定气度,我很想要这样女人。”

    他笑着看向我J‘’只是如此极品的女子可遇不可求。“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七十岁的老头子掂记上了,他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我,还真是一辈子欺男

    霸女习慢了,别人家老婆都不放过.

    上次离开听周容深说他家里几房姨太太都是他看上了强行娶回来的,小三小四刚跟他时都才二十岁,早有合适交

    往的男友,他也不管人家肯不肯,像强翻的往床上掳.

    四姨太的家人还闹到了公安局,可局子一听是常老的家事,推三阻四不敢插手,姑娘清白也被糟蹋了,常老又肯

    出钱,几百万上干万的聘礼给出去,家里人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再不甘愿的女人,进了常府吃香喝辣,哪怕只是小妾也尊贵得不得了,这么好的日子谁会不认命呢。

    我端起茶壶往杯子里蓄满水,“您一定会遇到,仰慕常老的女人多如过江趣即,您挑都要挑花眼。“

    常老颇有深意注视我,’不知我有没有福气遇到何小姐这样的女子,能让我这一宅女眷黯然失色.“

    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笑着喝茶挡住自己的脸,二楼这时忽然传出一声关门的巨响,哒哒的水晶鞋底踩在地板,

    一点点朝这边逼近。

    “这是什么香味,老爷又带女人回来了?“

    女人似乎刚睡醒的墉懒声响起,有一丝醋意,我顺着看过去,视线里一副极其饱满的身躯正扭动着迈下楼梯,这

    可是世间少见的极品,圆润通透,挺翘紧实,多一-}q太壮,少一分单薄,走起路来煞是销魂.

    女人身上吊看一袭奶白色真丝睡裙,将玲珑身段衬托得若隐若现,就这把子身材,绝对是在床上能把男人搞死的

    尤物。

    女人一边抚弄长发一边朝客厅张望,脸上媚态横波,她看了看我,见我穿着正经,坐姿也很端庄,和常老保持很

    大一块距离,她明白我绝不是新任小妾,立刻笑了,”老爷,来客了呀。’‘

    常老问她怎么午觉睡这么久。

    她懒洋洋打哈欠,“我最近犯困,身子也懒,老爷别怪我,我晚上打起精神伺候您不就得了。’‘

    她话音才落,夹了一脑袋卷发器的二姨太一点声晌没发出,直接从后面推开她走下来,把三姨太吓得不轻,抚着

    胸口小脸都白了。

    她阴阳怪气说这是周局长太太,别在那里卖弄风骚失礼,男人还乐意多看你一眼,女人谁吃你这一套啊。

    三姨太柳眉倒竖,“哟,这不是日理万机的二姨太嘛,大太太被您打压得连房门都不出,我可是毕恭毕敬呐,还

    容不下我呀。”

    二姨太冷笑说谁容不下你,这宅子里你最嚣张。

    三姨太抱着手臂趾高气扬,“那我招您惹你了,你下次把手给我放规矩点,我挡了你的路你开口好好说,要不是

    有客人在.你这一下我一定还回去。”

    她说完忽然想到什么,露出一丝娇憨骚气的笑容,‘’莫不是老爷昨天夜里睡在我屋子,你看了生气吧。那可是他

    自己来的,我没有像你那么不知羞扒着门框讨人,可别把仇记在我头上。’‘

    二姨太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她经过我面前时和我打了招呼,娇滴滴扑向常老怀中,问他今天有没有空,她想去港

    口游轮吃烧烤。

    常老说烧烤伤身体。

    “哎呀可以电炉嘛,就吃一点点素菜,您看我可怜巴巴的样子,您还真舍得不满足我啊.”

    常老就架不住二姨太施媚术撒娇,他说好好好,今天怕来不及,明天陪你过去。

    二姨太得寸进尺说就咱们两个人,不要把那些看了倒胃口的带上。

    她一边说一边眼神朝身后缥,三姨太已经慢悠悠走下楼,我这样近距离看她,才恍然发现她长了一弓长覆舟唇.

    这种唇嘴角向下,像是快沉没的小舟,不笑如同在哭,女人是极悲的苦相,可惜了她干年狐媚子的好身材,这张

    嘴将容貌拉分不少,但不可否认还是美人胚子,那股子妖烧风骚的劲儿,和二姨太不相上下。

    她到跟前不动声色挤走了缠着常老的二姨太,用她那厚实的屁股直接抵开,二姨太没留意她这一手,险些栽个跟

    头,顿时脸色就难看几分。

    ",挺有劲啊,都说屁股大能生,多少年了,一个月轮上伺候你老爷也有七八次,怎么就是不见你揣上一个,

    盐碱地终归是浇灌再多的化肥,也拔不出一根草来。”

    三姨太瞪着眼睛回头,她刚要和二姨太掐架,常老忍无可忍大喝再吵都滚上楼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两个姨太太吓得一抖,抿着唇谁也不敢吭声。

    常老脸色震怒,‘’碰到一起就吵,还是小四省心。“

    二姨太撇撇嘴,‘’可不她省心,一天到晚不知道去哪儿,一个月花出去的钱,是我的两三倍。’‘

    常老拾眸看她,‘’争风吃醋就属你厉害。“

    三姨太得意冷笑,她坐在常老旁边的沙发扶手,’您明天陪二姨太烧烤,今晚上还在我房里吧。“

    常老说今晚要陪何小姐逛一逛常府后园,累了在书房休息,谁房里也不去。

    两个姨太太刀片少以以的眼神朝我射过来,恨不得在我脸上戳个窟窿,这些女人里的战斗机我可不想招惹,我赶紧

    起身告辞。

    常老不打算放我走,软硬兼施留我吃晚餐,我推脱还有私事没办,逛园子不急,哪天容深再来拜访,我再陪同观

    赏不迟。

    常老看我一丁点妥协的意思没有,又不愿把我逼得太狠,他很不满说那就改日,下次何小姐无论如何不能拒绝我

    我从常府离开,常老破天荒将我送到庭院,亲眼看我上车才转身回去,男人在驾驶位说常老对何小姐很重视,他

    第一次送客到门口。

    我勉强笑了笑,闭上眼装睡.

    我回到别墅周格独自坐在地毯上玩拼图,他看到我先是一愣,非常期待越过我头顶看身后,当他发现只有我自己

    ,并没有他熟悉的人,脸色转为淡淡的失落.

    我温柔喊他名字,蹲在地上朝他伸出手,他迟疑了下,扔掉拼图朝我走过来,将小手递给我。

    “格恰想爸爸吗。“

    他点头,我说明早我们就回去。

    他试探问我能不能再去看妈妈。

    我摸了摸他的头,“你提出的要求,何阿姨都会尽量满足你,你高兴就好.“

    他难得露出一点笑容给我。

    周容深朋友从二楼下来,他看了一眼沙发后悬挂的吊钟,‘去了这么久,容深不在,常老请你去干什么。’‘

    我将大致情况告诉他,避开了一些尴尬细节,经商男人的头脑何其聪明,他立刻顿悟,笑看说

    不在酒,是在美色。“

    我牵着周格的手回到地毯坐下,’,你笑话我。’‘

    “怎会.”他走过来在我对面盘腿坐下,和周格一起玩拼图,‘只是觉得容深很有眼光,慧眼识人,捡回家一个

    宝贝。’‘

    我没说话,他低头拍了拍周格肩膀J问何阿姨好不好。

    周格握着一只拼图沉默许久,才轻轻点头,我笑着抱住他在他头顶吻了吻.

    第二天早晨我带周格回特区,他下船时央求我可不可以先去妈妈家里,

    的,周容深和周格相处时日届指可数,对他并不算多亲。

    毕竟是她一手养大

    我没有制止,吩咐司机将周格送去沈姿的别苑,等他什么时候想回来再接他.

    周容深竞拍的地皮在历经两个月后赶在新年前完成了奠基,剪彩仪式我没有陪同他出席,最近风头太盛,我不想

    再锋芒毕露,上流圈子的太太已经对我很不满,她们平均年纪都四十五岁,和我正当年自然比不了,我次次抢风头艳

    压,换做谁也不痛快。

    不过我也没闲着,去了一家高端名品商城挑选乔苍和常锦舟的新婚贺礼。

    听几个交好的官太太说她们连礼金都送去了,我还没准备贺礼,周容深顾不上这事交给我安排,我不能搞砸了

    我把五层楼的商城翻了个底朝天,逛得脚趾都磨出了泡,好不容易才淘换到一对玉如意。

    如意兆头好,玉石材质也上佳,价格又昂贵,赠送乔苍和常锦舟撑场面再合适不过。

    我拎着礼盒走出商城,早晨出门前周容深告诉我买了就给乔苍送去,不能再耽搁了,我本打算让他去,可他实在

    太忙J我拒绝又怕他起疑,只能答应。

    我坐上车给乔苍打电话,他那边很安静,只是说话时喉咙溢出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的,偶尔伴随一声压抑的

    闷哼,一般男人发出这样的声音十有八九在做爱,而且做得很爽,到了快巅峰的时候,他还真是牛逼,被打断了还能

    一心二用,很多男人出了插曲都会瞬间疲软.

    我问清楚地址当即挂了电话。

    我赶到华章赌场,黄毛在门口接应我,他手插在裤兜里也不和我说话,直接将我带进乔苍的办公室.

    门推开霎那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郁扑鼻的血腥味,虽说乔苍很强,也不至于把女人干到肠子都出来的地步,我盯

    着办公桌后微微晃动的人影,他右臂袖缩噜到肩膀,露出满是鲜血的手臂,手里握着纱布和药膏,正在自己清理伤口

    我看清那是约摸五六厘米长的刀疤,刺入很深,肉已经翻开,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不可思议问这是怎么了。

    黄毛说,”苍哥中午去郊外办事,路上被暗算。一个小、姑娘被一伙歹徒追,敲苍哥车窗,苍哥想th,刚推开车

    门她就拿刀刺进来,幸亏苍哥反应快,换别人就玩完了。“

    对方估计是其他帮派组织派来要搞乔苍,知道真刀真枪赢不了,就用女人做诱饵降低他警惕搞突袭.

    乔苍语气无比庆幸说,”还好几天前我与何小姐放肆欢爱了一回,射出了我这么多年最多最长的一次,为了养伤

    暂时一两个月不能碰女人,我也可以忍耐J否则伯是要憋出内伤。“

    黄毛看了我一眼,揉揉鼻子没说话,我目光从他糜烂的伤口上移开,落在墙根处的箱子上,箱子上了锁,罩住一

    批银色绸缎,最上面散落了两盒避孕套,似乎故意掩人耳目,乔苍绝不会在赌场睡女人。

    我收回视线问黄毛怎么不去医院,黄毛说苍哥身份特殊,即使枪伤也只能偷偷找大夫治,否则广东就要变天,那

    些潜伏在暗处的对手会生事作乱.

    我故意椰榆他J‘’乔先生的身手和城府,还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算计。’‘

    乔苍将纱布缠裹好,抬起头看我,”我不可能抵挡得住所有下三滥招数。比如何小姐,趁我高潮迭起时忽然夹断

    我子孙根,我总不能为了这个万一,就不做了。”

    我原本对他受伤有那么点怜悯,他这番戏弄的话出口,我冷笑说她没直接杀死你,真是一大憾事.

    他挥手示意黄毛出去,朝我勾了勾手指,我没有理会,直接从包里取出那对如意,”贺礼。’‘

    他告诉我看不清.拿近一些。

    我伸长手臂,他仍旧说不清楚。

    我直接扔在他身上,他闷笑出来,”你是女人吗,我受伤了,你还这么野蛮.”他顿了顿说,‘’我偏偏喜欢你的

    野蛮。”

    第一百六十三章周容深破门而入

    玉如意重重击打在他手臂,发出一声沉闷的重晌,他虽然面无表情,可我看到他刀伤处渗透出大片血迹,打湿层

    层包裹的纱布,白色上血红刺目,他仍旧无动于衷笑着,我问他不疼吗.

    他说有些疼。

    我矁了矁眉头,“那你笑什么.“

    他从椅子上起身,绕过长桌走向我,一边靠近一边慢条斯理拆解纱布,”如果我不笑,让你知道伤口开裂是你造

    成,你心里不会自责吗,我还是更喜欢你张牙舞爪恃宠而骄的样子。“

    我抿唇盯看他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果然又一次皮开肉绽,尾部狰狞的疤痕紧挨臂肘的骨头,可想而知那个女人

    下手时多么凶狠不留情。

    一向冷静残忍的我,忽然有些不敢看下去。

    从认识他到现在,无时无刻不觉得他十恶不赦,是会遭天谴的恶霸,他杀人不眨眼,拂一拂袖就是几十条人命,

    做着违背纲常天道的歹事,他眼底大多数没有温度,只有寒冰深潭,就像他说出的话那样冷漠。

    可他愿意施救一个逃难的少女,这一点许多打着好人幌子的都未必肯,他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人性深处也不是

    半点光亮没有。

    乔苍这个人,让我愈发看不透。

    他有些僵硬扭转手腕擦拭伤口,这个角度会触碰到骨头,稍微用力便痛得APL`裂肺,我一言不发夺过他指尖捏住

    的棉签,将他朝沙发上狠狠推倒,他有些怔住,见我蹲在地上朝他身体靠近,他笑着问要解裤链吗。

    我冷飕飕赡看了他一眼,将他手臂拉到面前,蘸着药膏为他细致涂抹,每一寸皮肤都没有遗漏,在刀口最糜烂的地

    方我使劲咬牙都下不去手,我知道乔苍很能扛,但我毕竟不是大夫,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减轻他的痛苦。

    我张开嘴唇压在上面,轻轻朝翻开的皮肉里吹凉气,他微不可察轻颤,我以为他痛,动作更加温柔,我问他疼吗

    他沉默,我说如果疼你告诉我。

    他忽然说疼。

    我抬起头,他看着我再次重复很疼。

    我说我去找别人,我刚要起身,他忽然一把扯住我,我身体失衡扑在他怀里,他指了指自己有些苍白的唇,“吻

    我一下,止疼。”

    我这才顿悟他又戏弄我,我沉着脸随手抄起沙发布盖住他的唇,他眼底含笑,非常顺从捂住,我重新蹲下给他包

    扎伤口,两缕长发掠过脸颊,垂落在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我们都一声不响,房间里沉寂得仿佛静止.

    火热滚烫的光束从头顶传来,刺透我的皮囊,焚烧我的骨头,我知道不是窗外的阳光,而是他眼底的注视.

    这世上投有什么比乔苍的眼神还诱惑,炙热,猖撅。

    我为他缠系好,将他手臂狠狠一丢,他意犹未尽回味,“何小姐如果无时无刻都像刚才那样温柔,我受多少次伤

    都很值得。“

    “乔先生如果死了,我会更温柔。’‘

    他闷笑一声,”我死了你会流泪吗。’‘

    我说不会,我会和容深吃喜面。

    他笑得更深,’‘口是心非是女人最擅长的事,我如果死了,何小姐一定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乔先生…”我没来得及说完,身后木门砰一声被撞开,惊天动地的巨响吓住我,乔苍脸色一沉,本能摸向口袋

    里的枪,他朝我伸出手,下意识要扯我到他身后保护,而下一刻看清对方我们几乎同时愣住。

    穿着警服的周容深带领十几名特警破门而入,每个刑警都持枪,气势凶悍凛冽。

    跟在最后匆忙赶来的是没有在前厅阻拦成功的马仔,看到这一幕有些畏惧喊苍哥,黄毛很愤怒,他指看周容深大

    喝,”周局长,泌胡规矩不懂?苍哥地盘是你想闯就闯的吗,你当这是市局任你来去自如?“

    周容深摘掉警帽,拿在手中禅了掸帽檐,语气不慌不忙,”我不是你们这条路上的,江湖规对我没用,我只是

    街肖息出警,乔总撞上了我的枪口,天大的规矩在我面前也失灵。”

    黄毛冷笑,’只怕周局长不拿出点证据来,我让你有来无回。’‘

    “阿彪。”

    乔苍厉声打断,他不着痕迹从口袋里抽出那只手,掌心空荡。

    他扬起下巴示意似门出去,黄毛刚想反驳,乔苍阴森看了他一样,黄毛顿时泄了气,带着几个马仔从房间退出。

    乔苍不动声色僧下袖缩,遮盖住伤口,周容深目光从我脸上掠过,他波澜不惊,无喜无悲,只是很平静,“乔总收

    到贺礼了吗。‘’

    乔苍笑说当然,有劳尊夫人亲自跑一趟。

    周容深摘下白色手套,递给身侧特警,’一点小心意,不嫌弃就好.“

    乔苍从沙发上起身,”周局长这是给我一颗甜枣,再打我一巴掌的作风,带这么多人到我地盘公干,也不打个招

    呼,难怪我手下人不满。”

    他们都没有主动和对方握手,像是在较劲,周容深四下打量,‘’乔总介意我参观吗。“

    乔苍说随意,周局长想要看什么,也可以提出。

    “看看乔总的地下室,方便吗.“

    乔苍脸上笑纹一顿,有些危险眯了眯眼睛,周容深哈哈大笑,‘’开玩笑而已,乔总的地盘,我还不至于这么失分

    寸。

    乔苍说我实在不懂周局的意思,我这里哪来地下室。

    周容深说这就是乔总自己最清楚了。

    他朝屋里走了几步,被同样引起我怀疑的铁箱子吸引了视线,当他逼近箱子的同时,我特意看乔苍,他果然脸色

    一变,眼底骇浪滔天。

    周容深拿起一盒避孕套翻来覆去看,乔苍十分大方说如果周局长需要,不必客气,这两盒都带走.

    周容深抽出一枚嗅了嗅气味,‘’我平时不用。”

    “周局长会享受,有一层阻碍确实不舒服,我也是不常用,除非是很喜欢的女人,才会去除这层隔膜.“

    我站在一旁脸色煞白,生怕乔苍那张嘴捅出不该说的,他也的确朝角落处的我望过来,我慌忙回避他视线。

    周容深一边和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注意,一边将箱子上所有东西都清除干净,他重重拍打了两下,笑看问能

    打开看看吗。

    乔苍说这恐怕不能,市检察院的搜捕令,周局长带了吗。

    周容深把玩这那只金锁,”政令虽然没有,可乔总应该知道,市局局长有权先查后补,在我怀疑的范畴内,谁都

    不得顽抗。“

    他已经有些锋芒毕露,乔苍虽然狠,这么多特警持枪包围住,他也不能硬碰硬。

    他勾起一抹冷笑,‘’周局长这是接到谁的举报。’‘

    “乔总得罪这么多人,谁不眼红.”

    他们哈哈大笑,笑声阴得人头皮发麻,周容深退后一步,挥手示意特警破锁,特警对准锁芯开了一枪,锁应声落

    地,扫开箱盖的霎那,一股特殊香气溢出,闻上去说不出的舒坦。

    箱子里整齐码放着大约上干盒香烟,是老版的万宝路,在市场贩卖很少,特警拂开最上面一层,探到最底下摸出

    一盒,他经过勘察和吸食后,对周容深立正汇报,’.周局,迷幻烟草,里面是w粟壳制成的毒粉,这一箱大概一百五

    十斤左右。“

    周容深眼底精光一闪而逝,他问确定吗.特警说确定.

    “放肆!”周容深脸色骤变怒喝,”乔总是做正经生意的人,怎会私藏毒品,毒烟草简直胡说八道.你如果抹黑

    乔总,我也无法保你。“

    特警将烟盒递到他手里,”周局您亲自过目。’‘

    周容深微微掀起眼皮,往乔苍的方向试探,他也拿起一盒烟,打开捻了半截烟草在掌心,舌尖卷入口中尝了尝,

    从头至尾他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毫无停顿,这份沉稳还真不是盖的,不但不畏惧,竟还笑了笑,“周局不用为难下

    属,这确实是毒品。“

    周容深挑眉,笑容更重一层,‘’乔总既然自己承认,那想必不会错.“

    他大手一挥,六名特警上前把箱子抬出走廊,周容深颇为感慨,“乔总,这是何苦,难道您名下的船厂还不够赚

    钱吗。非要剑走偏锋,特区可不是藏污纳垢之地。”

    乔苍泰然自若把折了的半截烟塞回盒中,‘’周局长,东西是没错,究竟出自谁手,我可没说是我。手下人不懂事,

    想要瞒着我赚黑钱,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我从来不会包庇纵容,只要属实,怎样发落由市局裁决.”

    乔苍这句话说完,门夕降候的马仔忽然哆哆嗦嗦冲进来,蹼通一声跪在乔苍身后,‘’苍哥,您废了我吧,都是我

    不知天高地厚,给您捅了篓子。“

    周容深转头看脚下涕泪横流的马仔,他眼圈通红,带着哭腔说家里用钱,没脸找苍哥借,只能w而走险,打算干

    一票收手,不曾想被警察发现了,连累苍哥。

    乔苍面无表情的脸孔一丝波澜没有,他放下手里烟盒,朝马仔胸口抬脚狠踹,‘’谁给你的胆子。‘’

    马仔葡%J在地上,浑身颤抖说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还有两个同伙,把您原先放在这里一箱没问题的烟草偷梁换

    柱运了出去,直接烧毁了,您信任兄弟们,从来没开箱查验过。

    乔苍不语,不动声色看向门口,又有两名马仔走进来,承认自己是同伙,事情原原本本交待得极其逼真.

    乔苍抬手点了根烟,透过沉沉白雾斜眼打量周容深,谁也没说话。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