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我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乔苍剥掉我裙带,我白哲浑圆的肩膀暴露在他猩红的眼底,一丝瑕疵没有,仿佛一块皎洁的玉,一抹清幽的白月

    光。

    若隐若现的黑色内衣蕾丝,包裹不住波涛汹涌的圆润,无声将这一夜变为春光乍泄的良宵.

    他呵出的呼吸是浓烈的烟酒,让人麻木迷醉,我直愣愣凝视着他伏在我上方的脸孔,那张和我身体一样没有瑕疵

    的让人疯狂的脸孔。

    他是爱怜我的,我的一切都诱惑着他,他也是痛恨我的,这世上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抗拒他,只有我,我以清纯至

    极的模样和他玩着最简单的捉迷藏,我手腕高超铁石心肠,他不动声色步步为营,他看似赢了,其实他每一次都在输

    我输的仅仅是肉体和理智,他输的也许是他的锦绣前程万里江山.

    我咧开嘴笑,笑得万种风情,‘’乔先生救我,也是救自己。”

    他哦了一声,越来越火燕哟眸光定格在我的唇上,我扯住他衣领,做出拉的动作,其实在推开他。

    “如果我死在赵龙手里,容深不会罢休,而且以我的歹毒,我就算变成鬼也会报复,乔先生和赵龙是一伙的,能

    安生吗,日日夜夜被我纠缠不休。“

    他闷笑出来,没想到我会说这样荒谬,他柔软的手指拂过我明亮的眼睛,‘’女鬼又怎样,你就算做了女鬼,我也

    把你绑在我的床上,让你每晚都赤裸,做我的玩物。’‘

    “乔先生要操鬼?“

    他神情自负说,‘凌口果是你,人和鬼我都要。”

    乔苍说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所有注意力都在他那只肆意探入我裙底的手上。

    那不是手,是一颗炸弹,深入我体内,将我炸得魂飞魄散。

    他指尖染着毒,让人丧失理智的毒,我知道在他面前我的自制力太脆弱,禁不住他的诱惑和挑逗,我趁还没有完

    全沦陷试图合拢双腿驱逐他,却不想用力夹住了他。

    他闷笑出来,舌头卷起我耳垂,故意发出吮吸舔舌氏的水渍声,“身体的淫荡背叛了大脑的忠诚。他很久没有给你

    了,与其找别人要,不如找我,毕竟用过,我很熟悉你的喜好.”

    他埋首在我胸口深深呼吸,牙齿咬住我锁骨,我疼得呻吟出来,想从他身下逃脱,他察觉到我的企图,将我困得

    更紧。

    "t了你,我得罪赵龙,他是锚铁必较的人,他会用其他方式从我这里讨回面子,你告诉我,今天的事怎样了结,

    才算我不亏。”

    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刚才两杯红酒喝得太猛,已经开始上头,脑子昏昏沉沉,身体也软绵绵的,完全不由己

    乔苍英俊温柔的脸孔在我视线里重影,我盯着那块虚无的影子,’五百块,算你赶来的由瞪。“

    他以为我斜视,非常好笑将脸扳回去,让我看向他真正的脸,‘’五百块,你打发鸭子?“

    “乔先生想当鸭子,根本不会开张,有女客敢点吗.再说鸭子自力更生有什么不好,总比乔先生说自己是我的奸

    夫强。”

    他眼底笑意浓郁,“能在风月场找到像我技术这么好的却只收五百块,物美价廉打破了头,何小姐这小身板,连

    我一次都扛不住。还能抢得上吗。“

    我似乎醉了,醉得晕乎乎,我说你就是。

    他嗯了声,”那也是你一个人的鸭子。“

    他另一只垫在我身下的手抽出,压在我高耸的胸部,将裙衫一点点褪去,我身体情不自禁颤栗,他说着一些很下

    流的靡靡之音,我在他的亲吻里看到了世上最美的海洋。

    “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想你在我身下求欢的样子。“他闷笑,”就是现在,你不知道你多勾人。’‘

    他舌划顶着我的脖子一直向下,经过之处留下浅浅的濡湿,他吻到最娇嫩的地方停顿,抬起头说,”历史上北齐

    后主高纬爱极了冯小怜,没有什么比她玉体横陈更迷人,同是男人我很理解他,如果让我选择,我也愿意为了何小姐

    放弃江山.“

    他说完这句埋下头,狠狠含住我,猛烈的冲击与快感使我身体剧烈起伏,难以自抑的张大嘴喘息着,两只手死死

    抓住沙发,我感觉到我抓破了上面的皮革,指甲很痛,但那丝痛才令我身体的欢偷更汹涌。

    我呼吸越来越艰难,他的吻和抚摸侵略性十足,狂野到极点,我已经失去恒温,变得N热,缺氧,甚至迷惘.

    迷惘是情欲里最可怕的东西,它会让仇人相爱,让爱人相恨,我对乔苍连恨都不敢触及,如果衍生出了爱,这一

    切都毁了。

    不知过去多久我在一阵肆意绽放的烟花中狠狠颤抖起来,乔苍舔着嘴唇上留下的痕迹,“为什么不敢承认,你贪

    婪我的的肉体,贪婪我给你的快感,贪婪就是爱。’‘

    他口中字字珠矶,令我觉得百般惶恐。

    我暖嗒说没有,他问我没有吗。

    他舌尖抵入我口中,轻轻扫荡一圈,”是不是你的味道。你会对你痛恨的男人,流出这样的液体吗。“

    他不再多说什么,跨坐在我身上,将衬衣扯掉,然后是裤子,最后一丝不挂,光束不断闪烁,摇晃,我视线中迷

    离的颜色里,是乔苍诱惑性感的身躯。

    他刺入进来霎那,我和他同时溢出一声吼叫,我拼命耸动身体逼他出去,他却将自己埋得更深,我清楚我再也无

    法和他分离。

    这个午后我们都疯了。

    他比我更疯,我至少还难过,ij#争扎,尽管我最后妥协.

    他自始至终都控制着我,竭尽他的一切胁迫我。

    像是第二天黎明不会到来,我们都活在了世界末日里,过着最后的狂欢。

    像是海洋枯竭,大地沉没,天地毁于一旦。

    你们经历过没了力气还在强撑。汗水把两个人都浸泡,拼命碰撞嘶吼的欢爱吗。

    没有人经历过。

    要么爱一价、人,要么恨一个人,爱着又恨着,自责又堕落,懊悔又贪恋,只有这些矛盾同时发生,才知道这是怎

    样的感觉。

    我觉得我死了。

    死在喂不饱的乔苍的怀里。

    一场酣战结束他累极趴在我身上,我听到走廊传来的女人娇笑声,我顿时清醒,想倒了时间,我一把推开毫无预

    料的他,从沙发翻滚下去。

    我从一片凌乱中摸索到手机,已经过了两点,周容深给我拨打了七个.未接来电,而这个手机就在我分开腿的脚下

    ,如果刚才凑巧一些,也许我没有任何

    知觉就接通了

    那么周容深会听到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欢爱,听到我的呻吟和喊叫,听到他的闷吼与狂野,我脸色惨白跌倒在地

    上,觉得又一次死里逃生。

    我看到自己赤身露体的模样,没有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在我觉得不解恨准备扇打第二次时,乔苍扼住了我

    的手腕。

    我转过满是泪痕与懊悔的脸,失声硬咽,‘我又背叛他了。’‘

    乔苍一把扯住我,我重新落入他怀中,我身体僵硬,并没有拥抱他,他非常温柔抚摸我布满湿汗的身体,“你没

    有背叛他,是我引诱了你,即使下地狱有我替你。’‘

    第一百六十一章愿意等我的男人

    我说我不再是他的金屋藏娇,而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之前是我贪图刺激,这一次是我彻

    底背叛。

    我在这一刻忽然明白,周容深为什么原谅我,绝口不提沈姿告诉他的事,他当时没有娶我,他干预我的生活,干

    预不了我的情爱,他只能为他妻子的背叛勃然大怒,而不能为他二奶的出轨斥责什么。

    我想到沈姿的下场,想到我当时因知道她红杏出墙而厌弃痛恨她的模样,我觉得无比狼狈,我其实和她没有们ET可

    区别。甚至我更恶劣。

    她至少还有借口,周容深冷落她独守空房,她拥有一段悲哀的婚姻,她在绝境中寻找光亮,寻找拯救平声妙口水日

    子的激情,而我拥有这么美好的岁月,这么温柔的丈夫,我却不知耻沉沦在乔苍给我的刺激与欢偷里。

    周容深是救赎我的,乔苍是毁灭我的,女人为什么会这样放不下毁灭自己的恶魔。

    乔苍的手停在我胸部的沟壑里,他将上面残留的液体细致耐心用纸擦拭掉,直到我整个身体都干干净净,地上堆

    积的纸团令我觉得很刺目。

    “我也是有妇之夫,所以下地狱,还是我先下。’‘

    他为我穿上内衣和裙衫,将凌乱的长发梳理整齐,他声音带看融化人心的蛊惑,‘’我是坏男人,你的坏和我相比

    差了很多,所以你说的报应,它感觉不到。’‘

    我冷笑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说我是一个荡妇,我骨子里仍旧改不了曾混迹风月的浪荡,我的腿轻易就可以被分

    开,衣服也轻易可以被脱掉,这样的我配不上周容深。

    他笑说你配得上我。

    我面无表情将他禁锢我的手臂推开,站起身的霎那眼前忽然一黑,摇晃了几下才稳住,‘’今天的事你忘记。’‘

    他赤裸躺在沙发上,抚摸自己的唇,语ll用〕表情都非常痞气,“回味的权力都剥夺吗.”

    我没有说话,径直走出包房,走廊站立几个马仔,似门都是乔苍的人,对我很恭敬鞠躬,我朝光洁的理石墙壁照

    了照,乔苍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痕迹,他倒是没狠到把我真的逼人死路.

    我离开场子打车去周容深很喜欢的一家名品店,挑选了一套颜色鲜丽的商务装,我加了两倍价钱让司机闯红灯用

    最快的速度将我送回武警医院。

    我推门进入病房看到周容深坐在椅子上看书,他听见动静望向我,我笑容满面拿出给他买的衣服,’‘出院穿鲜艳

    些,你平时太严肃了,看吧,生病都不让你好受.”

    他问我怎么不回电话。

    我一脸懊恼,”你知道我碰见谁了吗。我以前在圈子里的死对头,她开着一辆红色跑车,堵在商业街门口不允许

    我走,我又没带看人,吃了点口头亏。”

    他笑着问我有没有搬出局长夫人的身份镇压她。

    “当然了,我在她最得意的时候,告诉她我男人是公安局长,

    ,那脸色惨白惨白的,真是解气。“

    他合上书本指了指床头一点没动的食物,‘’午餐吃了吗.”

    我顿时愣住,”你还没吃。“

    他说割尔一起。

    食物已经凉透,m在一起没了味道,周容深将我喜欢的都拨到我碗里,他笑说很饿,再不回来他就要壮烈牺牲了

    我捧着那碗菜,看周容深吃得很香的模样,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说不出的疼和闷。

    我喉咙便咽住,眼眶tb.讯谏泛红,那种想哭又不敢哭不能哭的痛苦,将我缠紧。

    周容深很固执,很严肃,甚至不解风情,他人生过半,早已失去浪漫的精力

    他务实而稳重.肩膀宽厚.胸膛似海。

    是他拼死的恺甲

    他愿意等我,哪怕是一顿饭.

    他可以吃热乎n,却愿意陪我吃冷却的。

    有人等待的感觉,犹如一把利剑,狠狠戳中了我的心脏。

    我放下碗抱住他,他吞胭的动作停下,问我怎么了.

    我忍着眼泪说我想给你当牛做马。

    他怔住,随即好笑说不需要当牛做马,做太太就好。

    我将脸埋在周容深怀中,他胸膛起伏,温度是我刚刚好喜欢的,不过分滚烫,也不寒得我惊慌。

    我从没觉得自己如此下贱肮脏过。

    从头至尾,都是我欠他,也许欠到天荒地老都还不完。

    周容深和沈姿在两天后的早晨一同出院,我原本使计打算让他们错过,故意耽搁了一会儿,拉着周容深在病房的

    浴室拥吻,他哪里经受得住我,吻着吻着就忘了时间。

    没想到我百密一疏,沈姿不见他不罢休,最终还是在门口遇到。我只能表现出很大度的样子,让周容深先迫IM回

    家,但也挽着手臂宣示主权,让她心里清楚风水轮流转,到底谁才是正室.

    周容深对她还是心有不忍,我提出送他也没拒绝,沈姿坐上车透过窗子朝我冷笑,眉眼根本不见面对周容深时的

    a弱。

    女人都是演戏和争宠的好手,R1门如果进军演艺界,早就是金马影后了,娱乐圈的女演员,论演技还真要和情人

    二奶这些身份的好好学学。

    周容深痊愈后给寄养周格的朋友打电话,让他把孩子送回来,我想了很久,觉得这是在外人面前为自己洗白的很

    好机会,为了显出我作为后母对继子的重视和喜爱,铲除那些骂我蛇蝎心肠逼宫正室的流言,我特意借马太太之口大

    肆宣扬我亲自去珠海接继子回家的消息。

    她那天正好约我和几个富太太到新开的美容店做SPA,我顺手推舟把内情泄露给她,果然以光速传遍了上流圈子

    ,倒不至于把我二奶上位破坏家庭的名声力挽狂澜,但确实好处很大.

    我乘船到达珠海是上午十点多,周容深的朋友在港口接我,他问我容深康复了吗,我告诉他一切都好,他笑说周

    格每天都想家,好吃好喝供着,还是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我和他穿过拥挤的人海坐上车,刚弯腰进去皮包里的东西9里啪啦洒出来,靠近拉锁的地方被割开一道口子,我

    赶紧扫开看,果然钱包不见了。

    里面有证件和回去的船票,我补办都来不及,周容深朋友立刻带我去市局报案,招待刑警嫌事小懒得管,打发我

    们去派出所,我无奈亮明自己身份,对方一听周容深大名这才满脸堆笑让我回去等消息,市局会专门派出一队刑警解

    决这个问题。

    我和周容深的朋友回到别墅,并没有看到周格,保姆说佣人带周格出去买零食,估计有一会儿才能回来。

    我们在餐厅吃了午餐,正在闲聊时保姆说有一个黑衣男人找何小姐。

    我在珠海没熟人,除了几年前的客人,估计也早把我忘了,我跟着保姆走到门口,一个非常儒雅高大的男人朝我

    鞠躬,‘’常老得知何小姐到珠海,特意吩咐我请您到常府小坐。’‘

    常老?我一愣,非常疑惑看周容深的朋友,他朝我摇头,表示不是他捅出去的,我笑着对男人说过来办私事,怎

    么好打扰常老.心意我领了。

    “常老要尽地主之谊,您不必拒绝,家中几位姨太太都在。’‘

    男人怕我觉得不方便,特意指出姨太太在,打消我的顾虑,让我安心赴约。

    这我就不能拒绝了,我也不敢驳常老这种人物的面子,我只能答应男人跟他走一趟。

    车约摸四十分钟停在常府外,男人拉开车门恭迎我下去,我将手握在他腕子上扶了一把,对他道谢,他笑说能给

    何小姐服务是荣幸。

    我朝里面走了几步,朱红色大门被粉刷了一层更艳丽的油漆,看上去格外喜庆,高挂的灯笼换成了金黄色,也不

    知道哪里找的纸,像是洒了一层金粉。

    我问男人这些变化因为什么,他笑说二姨太在等观音送子,这些都是大师的吩咐,为了4组台.

    我没说话,二姨太V白不知道多仔丸,吃了那个可比什么药都灵,虽然伤身体,也伤胎儿,生下来大多体弱,而

    且有的还会痴傻,但十有八九能保男胎,带删L的最重要,豪门里一个机灵的干金,都比不上一个傻儿子。

    当然多仔丸的前提是男人精子管用,常老这把年纪,年轻时候如果玩得狠了,洲白就没那么灵光了,二姨太具备

    了天时地利,最关键的人和顶不上,她也是一场空欢喜。

    男人将我引进客厅,常老正从阳台上出来,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拎着金子制成的鸟笼,里面是两只黄m,叽叽喳

    喳叫得清脆好听。

    我主动走过去笑容满面和他弯腰打招呼,他放下拐杖搀扶我,‘’何小姐一路辛苦,我们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这么

    客套。我也是怜香惜玉得狠呐。“

    fm他一起笑出来,他邀请我坐下,吩咐保姆沏茶切水果,他问我消息这么灵通是不是很意外。

    我如实说有一点。

    “这边的港口,机场,车站都有我的人,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他们都非常清楚,何小姐刚出港口,我的人就认出

    你了。’‘

    我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常老手眼通天,让我长见识了。’‘

    他伸手示意我喝茶,”以后何小姐在珠海遇到麻烦,不过一句话的事,这边的江湖政要面前,我还是有几分薄面

    的。’‘

    我刚要去拿茶杯,听到他这么说,立刻问他抓个贼行吗。

    他问我怎么回事,我把情况告诉他,他ti眉说还有这样的混账,他招呼管家过来,声音很愤怒,’.在我眼皮底下

    哪个小偷小摸这么猖撅。’‘

    “应该不知何小姐身份,冒犯了她。’‘

    常老问我东西很重要吗。

    “钱财无所谓,只是几干块而已,关键我的证件在里面,离开珠海没有证件很吃力。我已经找到这边市局,让他

    们查我今天经过路口的摄像,但还没消息。“

    常老嗤笑,‘条子算什么东西,指着他们办事黄花菜都凉了,不过是我眼里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摧务狗。

    没我平不了的事,敢偷何小姐的东西,我灭他全家。”

    常老让管家吩咐下去,珠海所有地盘上凡是他这边的人,立刻倾巢出动,将混混儿地头蛇都聚到一起,谁拿了交

    出来这事可以掀过去,如果不交,那就所有人跟着遭殃。

    常老在珠海的势力还真不是吹的,一句话震慑四方,马仔刚撒网,一价.小时不到就收了,而且人赃并获.

    管家将我的红色钱包交给常老,他笑眯眯递到我面前,”何小姐看看,是不是这个。缺了什么,让手下人去要

    不给卸了他的腿,拿来供何小姐出气。”

    我接过检查发现一点不少,连珍珠发卡都在,我笑说常老出马果然没有平不了的事,您在珠海绝对是一手遮天了

    他哈哈大笑,‘’到底在社会混了一辈子,这点能力还是有的,否则怎么敢在何小姐面前夸下海口。’‘

    我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多谢常老出手相助。’‘

    他很高兴接过去,顺便摸了摸我的手,我感觉到了,不过他有分寸,摸一下就松开,我也当作不知道.

    他喝完茶水越过我头顶看保姆捧了一株风干的红梅盆栽进来,他叫住保姆让她拿到客厅,红梅在南方根本看不到

    ,北方冬天才盛开,我曾经在胸口纹过红梅的纹身,不过周容深不喜欢我洗掉了,百花争妍我最喜欢的就是梅花。

    因为它高洁的品性我们这种历史肮脏的女人这辈子也无法拥有.

    缺什么爱什么,炫耀什么,这是人类本性.

    常老笑眯眯指着一簇最茂盛的红梅J”何小姐看它想侄J了什么。“

    “歌颂梅花的诗。”

    “哦?何小姐还懂诗词。’‘

    我谦虚说偶尔看一看,伯交际时露怯。

    常老脸上笑出许多皱纹,他将视线从梅花移到我脸上,他感慨说,“人比花娇,红梅在何小姐艳丽的容颜下,已

    经黯然失色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