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三章 淫糜的酒林肉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周容深确实没有在我身上烙印吻痕的习惯,成熟矜持的男人都不会玩这个,挺幼稚的,这都是热恋的小情侣才做的事,我们做爱都不低于两百次了,这点新鲜劲儿早过了。

    正因为这个我才没法解释,我心里恨乔苍恨得牙痒痒,他分明是要栽我跟头的,那天在露台他从后面刺入时,我乳房被他抓得疼得要命,根本没感觉到他在我脖子后面嘬了一个唇印。

    我要知道早抹药了,七八天怎么也消下去了,哪能让周容深发现。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脑子飞快想着怎么对付过去,周容深原本都把我和乔苍那点事淡忘了,他这么多天不在家,让他萌生了我红杏出墙的猜忌,这麻烦就大了。

    “是不是昨天晚上…”

    我故意欲言又止,我推到他身上怕他心里有数,不推到他身上就坐实了我背叛偷情的猜忌,我也是骑虎难下。

    给公安局长做二奶,确实很风光,在外人看也特别牛逼,怎么说呢,官员分很多种,和公安沾边的,总觉得特别有气势,公安局长也比其他局长权力大,毕竟掌握着兵权。

    不过美好的事物藏着的危险也大,公安局长都是刑侦里的老油条,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你是不是犯事了,对得起他也就算了,做了对不起的事自己吓自己都能崩溃。

    周容深沉默了片刻,我余光打量他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他很久后忽然笑着将攥在指尖的我的头发松开,“昨晚很想你,连这点控制力都没有了。”

    头发重新遮盖住,他看不到那枚唇印,但是手指仍旧停留在上面抚摸着,他指腹每一下摩擦我都觉得心脏跳了跳,“还好没有冲动留在你脸上,否则白璧微瑕,太可惜了。”

    早知道周容深喜欢我年轻漂亮,圈子里姐妹儿都是拿脸蛋身材诱惑男人,当老婆还需要其他的智慧长处,做二奶只要美貌就足够。

    可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到了我的脸,如果脸上留了任何瑕疵觉得可惜,我还是有点别扭,可能在他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我漂亮,并且我的漂亮只能为他一人所有,除此以外其他的可有可无。

    男人爱美女,金主选二奶也是图床上舒服和人前光彩,周容深那么高贵优秀,他能喜欢我漂亮就很难得了,上来对我爱得死去活来,别说他不可能,恐怕是个男人也不会真心爱上我们这种女人。

    他对昨晚的过程记不清楚,我侥幸逃过一劫,周容深进了书房后我拿着手机冲到庭院里,拨通了乔苍的电话,我给他改了备注叫“姐妹儿”,怕周容深哪天心血来潮看我手机,要是看到乔苍的名字,这事儿又大发了。

    接电话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个女人,女人轻声细语问我找谁,这不是乔苍马子的声音,我识人的耳力很好,乔苍马子是真娇滴滴的,嗓音骗不了人,很轻细,这女人有点故意拿着架子,要么就是出身好的千金,从小习惯了装模做样,要么就是刚钓上乔苍,非常顺从讨好他。

    我说我找乔苍。

    她停顿了两秒钟,“你喊他名字和他熟吗?”

    “熟不熟和你没关系,我找他有事。”

    女人见我有敌意,说话夹枪带棒,似乎和乔苍关系匪浅,嗓子不再那么轻柔了,虽然还是很好听,但带着几分刻薄,“他现在没空,等忙完了再说吧。”

    女人正要挂,那边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制止了她,问她为什么拿着自己电话。

    女人娇滴滴说见你和下属谈事,怕打扰到你,才替你接,又不是什么正经事。

    乔苍似乎从她手里夺走了电话,“以后叫我。”

    女人没了声音,乔苍看到来显是我,语气缓和不少,“何小姐才和我分开不过一晚上,就对我朝思暮想了吗。”

    我捏着手机大声质问他,“你在脖子上留下什么了?”

    他声音里藏着笑意,“何小姐这是在暗示我,想要换条项链吗。”

    “周容深看到了,我差点就说不清楚。乔先生,我没得罪你吧。”

    乔苍闷笑了一声,“我早就说过,如果何小姐在他那里过得不好,我随时敞开怀抱。”

    我问他敞开怀抱让我和你那些马子争宠吗?

    “如果何小姐不喜欢的人,我保证你跟了我,她们再也不会出现。”

    黑老大耍无赖谁也招架不住,我咬牙冷笑,新鲜劲儿过了照样还是马子成群,他和周容深不一样,周容深包了一个二奶都差点惹出篓子,乔苍包几百个马子,只要他家伙争气能挨个滋润过来,就永远出不了事。

    我挂断电话泡了一壶茶,从书房进进出出伺候周容深,为他拧毛巾切水果,好在他伏案忙了一整天,等晚上也把这茬儿抛到了脑后。

    吃饭时候宝姐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在一个场子碰到了副市长,要不要带着周局长过去套套近乎,应酬场上玩乐是最好结交的,等副市长对我眼熟了,再拿下他老婆,以后他在省委保着周局长,谁也不敢算计他。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周容深本事大也架不住小人作祟,官场抱团的威力太大了,几个处长联手想搞事儿,一个局长绝对不是对手,他防不过来。

    我问了宝姐地址,她说了一个老牌夜总会,比江南会所时间还长,不过最近被几大场子抢生意打击得有些衰落,搞出了挺多新花活揽客,估计副市长也是贪色的人,跑去凑热闹尝鲜儿了。

    我问周容深晚上有事吗,他说没有,计划带我去码头逛逛夜景。

    我告诉他先去场子见个高官,应酬一下。

    周容深并不知道我交际的手腕,我一直没等到机会给他露一手,宝姐也一直教我不要在男人面前耍小聪明,都是这些爷玩儿剩下的,只会让他们觉得不老实,聪明是渗透在生活中,而不是拿出来显摆让自己短命的。

    周容深只觉得我很会勾男人,官场的邪门歪道多,女人靠美色也不是百战百胜,胡厅长那次他大开眼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身边藏着个宝贝,只要我出马,多大的爷也让他神魂颠倒。

    可也因为这个,周容深对我很谨慎,自古道行高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比如潘金莲。

    去场子的路上,我告诉周容深以后在官场找一棵大树靠,你本事大威望高,最遭人嫉妒,官场不抱团寸步难行,多几个人在一条船上,出了事大家遭殃,自然都会互相保,少许多麻烦。

    周容深一直沉默听我说,没有打断我,等我说完他才把视线从窗外的路灯收回,盯着我笑了笑,“我是不是低估你了。”

    我说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什么都能豁得出去,这次我真怕了,你有多大的命一次次都能平安回来,我希望以后再也不会发生。

    周容深还是正处时,经常跟着当时的市局副局长到这家场子来,也就是公款找小姐喝酒,周容深当时一门心思升官,根本不敢碰这些毁自己的东西,就在旁边看着陪着,果然那个副局没多久被人举报双规了,周容深顶了他的位置。

    官场恶斗那才是真的水深,一不留神就失足淹死。

    他对这边还是挺熟悉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都换了新人,不认识周容深,我们进大门后并没有谁过来招待,倒是后跟进来的两个小科长被人热情接走了,狗眼看人低的地方,那小科长比周容深低了三四级,在他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我捂着唇咳嗽了一声,正拿着小镜子补妆的妈咪顺着声音看过来,她迟疑着打量,在看到周容深的百达翡丽腕表,和我佩戴的巨型珍珠项链,眼睛立刻冒出亮光,一副逮到了大客户的惊喜谄媚,小跑着过来问二位是各玩各的,还是叫上几个姑娘一起玩儿?

    周容深蹙了下眉,我握住他的手说有好玩的吗。

    妈咪哎哟了一声掐着腰笑,“看二位穿着打扮就是大富大贵的主儿,如果不缺票子,那来了这儿就肯定不缺乐子。我们场子有全广东都没有的,别说广东了,整个中国哪个场子玩儿这个,我眼睛抠出来给你们当泡儿踩。”

    混圈子这么多年,各大城市的场子我都跑遍了,是不是独一份我见了就知道,妈咪带我们往里走的时候一直瞄周容深,搭讪套他话,想知道什么身份,我从包里拿出一沓钱,“不该问的别问,去你们这里最热闹的地方。”

    妈咪见了钱喜笑颜开,“夫人您请好吧,我们这里的酒临肉池连副市长都玩儿,还有比他更大的人物吗?”

    她说完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捂住嘴巴,奸诈的眼睛滴流乱转,周容深微微蹙眉,他这才知道我这么匆忙带他过来是为什么,原来要堵一个人。

    我们到达场子的压轴戏酒临肉池后,扑面而来的浓烈酒味刺激得我打了几个喷嚏,太浓了,好像进了酒窖里,长方形舞池注满了酒,深度足有一米多,像一个巨大的泳池,四周墙壁散发出彩色的灯光,将里面的酒水也投射得花花绿绿五彩斑斓。

    许多赤裸身体的模特在水中打球嬉闹,她们身上一丝不挂,只用花环挡住了乳房,可浑圆白皙的奶子还是随着她们跳动旋转若隐若现,引得在岸边围观的男人蠢蠢欲动,不停叫骂着脏话。

    “看到戴着白玫瑰花环的喜儿了吗,操他妈,我光顾了她七八次,屁眼子都没摸到,每次都是甩奶子让我吸,我问干她一次多少钱,她说7754,告诉我图吉利,还得排队等着,老子嫖娼还要抓一把零钱?一只鸡要他奶奶的吉利!”

    乱糟糟中几个富二代模样的小年轻脱了衣服跳下去,模特立刻嬉笑着朝两边游走,让富二代追自己,池子中水花四溅,放荡笑声此起彼伏,不少人看得流哈喇子,但跳下去要一万块钱,顶多摸摸亲亲,不是钱多得花不完真有点舍不得。

    很快池子里最高挑靓丽的三个模特连花环都解开了,露出一点不下垂的挺翘的大奶子,怎么也得D杯,白花花深挖挖的乳沟,被灯光一晃,看得人热血澎湃。

    她们形成一个三角阵营,时而躺下浮荡,抬起大腿露出湿答答的阴毛,时而侧卧把沟挤得深不可测,岸上有侍者往里面投掷硅胶阳具,她们摆出各种风骚诱惑的姿势,把东西塞在下面一丝不挂的私密处,让岸边人亲眼看着抽动。

    这种火辣露骨的场面男人怎么受得住,不好色的也不会进来玩,很快跳下去更多的人,池子里眨眼间都是白花花肥嘟嘟的肉。

    第六十四章 妖精勾了周容深

    酒林肉池是商纣王为讨好妖妃苏妲己建立的,是一种极其淫欲的享乐,之后那么多朝代再也没有用过,没想到今天我开了眼界。

    广东卧虎藏龙,每个场子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相比较吹上天的京圈的场子,这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眼前一幕的精彩比裸体盛宴给我的震撼还大,那种趴会太直白,就是满足人的兽欲,而酒临肉池则是女人的嬉笑和玩耍,勾得男人欲罢不能,真正在池水里是不做爱的,可男人爬上来还是像泄了很多次一样浑身瘫软,仿佛那些女孩都是妖精,已经把阳气吸干了。

    这些模特眼力很好,对哪个男人蜂拥而至,那个男人一定牛逼,此时七八个女孩围住一个二十出头的富二代,围着他像皇帝选妃一样,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含住他的耳垂吹气儿。

    富二代喝过交杯酒后,抱住一个最漂亮的女人,手在她娇嫩的私密处挑逗着,女人嗯嗯哦哦的呻吟,搂着他脖子骂他坏,富二代大声说你的豆豆肿了,然后把手指拿出来放进自己嘴里吮吸,央求她插进去好不好,插几下就出来,绝对不射在里面。

    女人媚笑着干什么都配合,唯独不干这个。

    酒林肉池之所以这么火爆,就因为下了池水的女人都不陪睡,她们清楚男人的弱点,一旦睡了这项玩乐的诱惑力就不存在了,富二代硬得不行,干脆抓住一个模特的手给自己套弄,然后轮流去亲吻其他模特的嘴和胸。

    妈咪指了指池子中唯一落单的女人,她实在太美了,说国色天香都不为过,至少我见过的美丽女人里,只有她能和年轻时候的宝姐相比,而我也不是她的对手。

    她被几名岸上的保镖看守着,其他客人只能远观,谁也不允许靠近。

    这类女人很妖娆,不用主动勾引就已经吸走了男人的魂魄,堪称人间尤物,一线大城市里最火的夜场,都会有这么一个尤物做台柱子,做揽客的招牌,可真正能搞她的客人万里挑一。

    有钱是次要,得有权力,最起码是周容深这种局长身份,场子借着尤物来攀权,不是什么客人都给睡的。

    江南会所每天接待上万人,其中一半都拿得起几万块钱包花魁,可一晚上也就一个最牛逼的客人能爬上她的床。

    “老板,看您身上的气质,十有八九是官儿,我们这里最好的尤物就是专门伺候当官的,如果您这只腕表如果肯拿出来,她今晚就归您了。”

    周容深没有说话,我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女人的美艳也有些惊讶,他这个人不好色,在我之前他没有情妇,直到局长位置坐稳心里绷着的弦松了,我恰好满足了他对性欲和女人的需求,被他一包就是两年多。

    周容深其实是个很长情的男人。

    风月这点门道,说他见识浅吧,省内的各大场子他也应酬遍了,说他见识广,美女千千万,他真正睡过的太少了。

    此时这个女人身上仿佛镀了一层光芒,在湿漉漉的雾气中,修长的腿搭在岸边,有男人试图揩油摸她的脚占便宜,被围在四周的保镖制止,女人目光含着春色秋波,从人群中一眼瞄准了她的猎物。

    周容深皮囊不错,精壮魁梧,长相也英俊,是那种看上去就很有力量和气场的男人,懂行的女人只要往他裤裆一扫,就知道他准是猛男,再加上有钱有势,怎会让女人不趋之若鹜。

    妈咪见周容深看得失神,她笑着问要不要,稍后这位姑娘也会被大人物带走,如果您要我现在给您定了。

    周容深这个年岁的男人还是血气方刚,我身体的诱惑力显然不如酒池中他从没尝过滋味儿的女人更大,只要稍微把持不住,我很有可能就要面对一个劲敌。

    我预感情况不妙立刻挽住他的手臂,问妈咪今天有什么大客户在,她支支吾吾说没有,她也不是查户口的,来了掏钱,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我冷笑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走了,本还打算消费几十万的酒水,看来也不需要了。

    我说完这句话妈咪变了脸色,她赶紧喊了声姑奶奶,拦住我的去路,“有,但您可不能声张,我们还指望着他给我们罩场子,这些爷忌讳。”

    我说是不是副市长,她点点头,不动声色指了指酒林肉池最头上的沙发,那是这一层的贵宾区,落座必须点两瓶价值十万的酒,反正也是公款,他们不心疼。

    “那位戴帽子的就是副市长,我们场子老板和他秘书关系好,通过他秘书才牵线认识了他,他明面上很正经,大概要等到后半夜才带着我们姑娘上楼。”

    她说完又指了指酒气熏天的池子,“那个穿黑色内裤的男人就是他秘书,为了巴结上副市长,我们承诺他所有消费都免单,他天天来,我们场子小姐都睡遍了,简直亏了。”

    周容深也看见了那名藏匿在众人拥簇中很低调的副市长,我问他是吗,他点头。

    我让妈咪别管了,我们去打个招呼。

    妈咪拜托我千万别说这爷的身份是她捅的。

    我和周容深正要穿过人群过去,副市长倒是先派人请我们来了,他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周容深带着我走到跟前,他们打过招呼,副市长问他是来找自己吗。

    “我来见个朋友,这里的人把我带到这边,正巧看到您。”

    副市长表情有点懊恼,早知道我们目标不是他才不会自投罗网露面,逛窑子又不是什么好事,藏着还来不及。

    他尴尬指了指池子里玩儿得不亦乐乎的秘书,“我这个秘书从我还在机关做主任就跟着我,快要二十年了,他今天生日,我和他吃顿饭,顺便来放松放松,这种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很不适应,年轻人玩得开,我不行了,脑子里守旧得很。为了下属高兴嘛,我们也不能把官架子摆得太高,适当还是要与民同乐。”

    周容深笑说您德高望重,当然不是欢场轻浮的人。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副市长的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我直勾勾盯着他,意味深长的浅笑让他很发毛,好像我掌握了什么一样。

    他赶紧避开我,搓了搓手递给周容深一杯酒,“你刚从南通出差回来,听说事情办得很不错,省委研究要怎么给你记功,你不肯往上调,我们很为难。”

    周容深接过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我已经熬到今天的位置,升不升职我不看重,市长您以后多给我点任务,让我过过办案的瘾,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嘉奖了。”

    副市长听出他话里有话,脸上表情更尴尬,“按说你的身份不该出这趟公差,可你是不是得罪了刘厅长,他在省委强烈推荐你,说你经验丰富能够安定军心,我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他刚调过来嘛,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当初要是不这么清高,现在他的位置就是你的。”

    我笑着拿起另外一杯酒,依偎着周容深甜笑,“都说市长是好官,下属很爱戴,以后有什么你多多麻烦市长,他这么惜才,一定会力保你。”

    我的恭维让副市长很受用,又是在这样风流高兴的场合,他大笑着点头好说好说,都是自己人。

    周容深和他又聊了几句,怕打扰副市长一会儿的安排,就借口还有事带着我离开了。

    我们走出贵宾区再次路过酒林肉池时,那个美艳绝伦的女人还在里面,她躺在一艘花朵编织的小船上,拂动在中央飘飘荡荡,她手指时不时拨弄起一点水珠,朝着岸边看客的身上泼过去,却不在任何男人的脸上停留,只是逗弄一下。

    周容深脚下不由自主停住,他沉默注视着这一幕,那个女人也恰好朝这边张望过来,我从他们对视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电光火石,周容深眼睛里的东西我见过,我挽着麻爷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的目光。

    妈咪看出他的动摇,笑眯眯凑到跟前,“老板,恐怕不凑巧了,您离开这阵有几位爷点了她,我正…”

    她话没说完,周容深摸出钱夹,抽出一张卡递给了妈咪,妈咪愣了愣,周容深说,“可以买两只我的腕表。”

    妈咪一听兴奋得五官都在颤抖,她搓了搓手赶紧接过去,在他耳朵旁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周容深面无表情,妈咪跪在岸边朝那个女人招了招手,“这位大老板今晚上出价最高,你快上来。”

    女人似乎早就预料到周容深抗拒不了她,她脸上没有多少惊讶,仍旧是千娇百媚的笑着,她胸前的花环已经被酒水浸湿,松松垮垮勾在乳房上,缓慢朝这边游过来,到达周容深面前的岸边停下,仰起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近距离打量后她这个男人很满意,唇边的笑容更深,什么都没说,伸出一只手,那只手涂着紫红色的甲油,衬托得她万种风情,我听到周容深一声略微冗长的呼吸,他握住那只手,将她从酒水中捞了起来。

    女人洁白削瘦的玉足踩在周容深锃亮崭新的皮鞋上,她和他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她呼出的热气是兰花的清香,她乳房上挡住的花环也是白兰花。

    她眼睛笑得眯起,乳房上的花环在这时坠落下来,周容深眼疾手快托住,她小声说,“我今晚是不是你的。”

    这一幕窝得我心里钝痛,可我没法子,我只是他的二奶,他老婆都没法阻止他包养我这件事,我有什么资格干预他睡别的女人。

    说来说去怪我自己,是我带他来的,可能这是命,我为了保他的仕途陪他来应酬,他则掉进了妖精的红唇诱惑。

    我独享他两年多的宠爱,按说该知足了,他能包我也能包别人,他这个身份想要天仙都行,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二奶拒绝所有女人呢。

    道理我都懂,可心口还是有些不受控制的失落疼痛。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