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0章 狐狸与兔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听到苏子衿的问话,许安的眼眸里露出一丝愧疚,屈膝一弯。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道:“有负表小姐所托,那人在马车内。身边的马夫武功又不低,难以靠近。看不到那人的容貌。”

    苏子衿需握着茶杯的手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双眉微蹙。“那那名马夫呢?你可看清了容貌?”

    “并没有。”许安的头更低了一分。“那马夫戴着斗笠,压得极低,只能看到下巴。”

    这样的答案让苏子衿心里实在郁闷。等了大半个晚上就等来这样的结果,但也不能怪许安,虽说是安国侯府一等护卫。功夫也了得。可是军事化训练出来的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暗卫,要他做这事其实也有些强人所难了。

    “属下虽未看到除开薛瑞之外两个人的容貌。但清楚的听到薛瑞恭敬的称马车内的人为主上。许是江湖上的人。”看着苏子衿眉宇间的郁闷和无奈。许安立即添上一句。

    “主上?”苏子衿蹙着眉头,有些摸不透了。

    主上是一种尊称。多用在江湖上,比如一些江湖门派联盟后成就了一个盟。当家之人称之为盟主一般。只是这样的称呼和苏子衿心里猜测的那个人有所违背呀。

    她一直认为就是君故沉,毕竟这一世她也就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除了他不会有谁?虽然她希望是别人。可却并不希望惹上一个更加有来头的江湖人。

    “是,清楚的听到薛瑞这样称呼他,随后就进了马车内,说了什么属下就没听清楚了,没多久薛瑞就走了。那马夫从马车内的人手里接过一只簪子,放在地上后也驾马离去。跑得太快,属下追不上,只好将这簪子带了回来,让表小姐定夺。”

    许安从衣兜里掏出用油纸小心包裹的金簪,双手恭敬的递给苏子衿。“属下觉得似是那人故意留在那的,恐怕那三人早已发现属下了,但并不在意。”

    许安虽然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暗卫,但也做过一段时间斥候,多多少少也能感受得到那薛瑞其实一直都知道他跟着他,只是不点破。

    而那马车的车夫光看那稳健的双腿,轻盈的步伐,他就知道功夫定然不在他之上,能让这般能人俯首称臣,听从差遣的人只怕功夫远远不是他能想象得到的。

    若说这样的两个人发现不了他这个临时暗卫,他都不相信。

    而且那马夫放下金簪的时候,他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能感受到一道视线似看向他,似在提醒他,这里放了东西。

    “你的意思是,他们不在意你,或者说不在意我是否知道?什么人竟然这般毫无顾忌。”这样一个嚣张得毫不顾忌的人,绝对是一个有能耐的,至少他不把她这种小虾米放在眼里。

    惹上这样一个人对于苏子衿来说无疑的不利的,看着许安手中的油纸包,有些不敢去接。

    这个人既然留下这个东西,可见就是故意给她一个信,打开这个东西或许就能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若是招惹不起的,那可就麻烦了。

    但事情已然发生了,苏子衿也不能逃避,只好心一横接过油纸包,缓缓打开来。

    当看到油纸里的那支鎏金簪子,苏子衿瞳孔顿时一缩,浮起诧异来。

    这簪子明明就是她的簪子,这簪尾处干涸血迹就是她的血迹!

    在花巷时为了不让孙管事怀疑地上君故沉滴落的血滴,慌张下拔下了这支簪子划破了自己的手后扔在裙下,后忘了带走,等让夏荷回去找的时候已经没有。

    原以为是被仆人捡走了,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而这支簪子是从那个被称为“主上”的人手里拿出来的,那就是他捡了去,当时的花巷可是没有一个仆人,只有她,孙管事,君故沉。

    最大的可能就是君故沉没有离开,在她离开后回身捡起了这支簪子,又知晓她的所有想法,最终以这样的形式送到她手上。

    他这是故意的!故意让她知晓帮她的人就是他!不给她一丝否定的机会!

    她早就怀疑是君故沉,可因为总归心里不希望是他,也觉得他不该有这么大的能耐,所以怀着一丝希望希望否定。

    而君故沉看来是猜透了她心底的心思,故意这般用这种方式引许安去,毫不顾忌由着薛瑞叫他主上,让她以为是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心里担忧,还会升起一丝还不如是他做的的想法。

    最后留下这支鎏金簪子,光明正大的告诉她就是他做的,他帮了她,别想自欺欺人了。

    虽然此时君故沉不在这里,可苏子衿的眼前却浮现起了他那浅笑端方眼含戏谑之意的脸,如同一只坐在树下笑看着眼前自作聪明的兔子钻洞的狐狸,而她就是那只兔子,被狐狸狠狠的戏弄了一把不说,此时还被他给抓住了!

    这种感觉让人怄得几乎要吐血!

    “表小姐!表小姐!您没事吧?”眼见着苏子衿眼眸之中杀意顿现,许安担忧的连叫几声。

    “啊?”苏子衿这才回过神来,仓皇的收起自己的眼中的怒杀之气。“没事,这件事我已然明了了,你且回去吧,跟我大表哥说一声我这边一切都好。”

    “是,表小姐。”许安点头行礼,站起身转身就拉开房门走出了客堂,张望了一下四周后飞身越上房檐,借着夜色消失而去。

    许安离开后,放风的夏荷才从客堂外走进来。

    只是还没走近,夏荷就被苏子衿手中的簪子吓了睁大了眼睛,怯生生的问:“小姐,这簪子惹您生气了?”

    苏子衿莫名其妙的看了夏荷一眼,心想着她怎么知道这簪子的事,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手上的簪子,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她给捏弯了,看上去惨不忍睹。

    一看到这簪子就想起君故沉戏虐的眼眸,厌烦的将手里的簪子扔掉,怒意不平道:“夏荷,明日一早就给沐郡主送信去,将我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分红全部拿出来,去天知阁买君故沉的情报。”

    “君公子的情报?小姐这是要做什么?”夏荷完全不能理解,睁着大眼睛啥是疑惑。

    “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别问那么多!”苏子衿转过头,没有半点回答夏荷的意思。

    看着窗外被黑云遮盖住的月,眸色阴冷下来。

    君故沉,我绝不会让你一直牵着我鼻子走!你能买我的情报,我也能买你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