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4章 白花花,松垮垮,全是肉(谢谢亲们的打赏哟~么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她低下头,看到那只尾指断了一截的小手握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已经刺进了她的腹部!

    她怆然惨笑:“华庭……”

    “我说过。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为我娘亲报仇!”

    小华庭每一个字都带着恨意,说话间,又将匕首往她的腹部一推。

    血涌出来。染红了他的小手。

    夏桑榆觉得自己真的被容华庭给杀死了!

    她凄然闭目,缓缓松开了怀里的小华庭。

    这一刻。世界寂灭,心已经死了。

    身后的保镖见状。连忙上前将小华庭一把拎起:“小畜生,你没长良心吗?知不知道夫人为了找你吃了多少苦头?”

    “不要你管!你放开我!”

    小华庭神色凶狠,龇牙咧嘴像头被激怒的小兽。

    保镖火起,扬手就要将他狠狠往地上摔去。

    塔图大步过来。仗着身高优势将小华庭从保镖手中一把夺了过来。

    保镖想要上前与他动手。地上的夏桑榆轻轻摇头:“不要……”

    “夫人,夫人你没事儿吧?”

    保镖急忙蹲下察看她的伤势。焦急的说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咱们没有止血的药……”

    夏桑榆仰头看着遮天蔽日的树木,已是万念俱灰。

    她戚然牵唇。艰难道:“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她也累了。再也走不下去了!

    能够在临死之前亲眼看到小华庭还活着,她便已经安心了。

    容瑾西的身边有尤加利,曜儿的身边有哈默丹。华庭的身边有塔图,她。真的可以安心的走了……

    她眸光转动。看向不远处的小华庭。凄然道:“华庭……。我死了,你心里的恨是不是也就消了?”

    小华庭恨恨望着她,磨牙道:“是!你死了,我娘亲的仇就报了!”

    塔图站在他旁边,听见他说这样的话吓得不轻,急忙就过来用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能这样说!”

    小华庭猛地挣开他的大掌,怒目吼道:“我为什么不能说?她是天底下最坏的女人!她逼我娘亲下跪给她穿鞋,逼我娘亲跪在地上学狗叫,还用硫酸把我娘亲的手给融掉了……”

    小华庭想起当日惨状,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娘亲凄厉的惨叫声。

    他眼底凸起可怖的血丝,对塔图戾声吼道:“你什么都不懂,就别拦着我!”

    塔图看看他,又看看躺在地上不停流血的主人,左右为难的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继续劝说小华庭。

    他口舌笨拙,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法将当年发生的事情一一还原给小华庭听。

    他大步走到夏桑榆的身边:“主人!”

    夏桑榆笑笑,虚弱道:“塔图,谢谢你照顾华庭……”

    她面色如纸,看上去糟糕透了。

    塔图从贴身的衣服里摸出一个小小的布包。

    布包拆开,露出里面一个锡箔纸包着的小包。

    又把隔热防潮的锡箔纸拆开,这才露出里面一颗拇指头大小的糖果。

    他有些笨拙的将糖果剥开:“主人,吃……”

    糖果递到主人的嘴边,他的眼眶慢慢有些湿润:“吃……”

    夏桑榆鼻头也有些发酸。

    这糖果,还是她当初给光头蛇塔图的。

    一共给了他两颗,没想到他还会留一颗在身边。

    她张开嘴巴含住这颗糖果,再次说:“谢谢……”

    多亏了她当初心生善念,从哈默丹的手中将塔图的命抱下来了,不然的话,她的华庭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里,她又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小华庭。

    小华庭已经漠然的转过身,和小伙伴去看附近的陷阱里面有没有捕获住猎物了。

    他的冷淡和敌意,才是刺进她要害的那把尖刀!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力的合上了眼睫。

    塔图从保镖的手里接过撕好的布条,十分有经验的开始帮夏桑榆包扎腹部的伤口。

    保镖担心道:“我们没有抗感染的药物,夫人的伤势只怕……”

    “别担心!”

    塔图不善言语,简单回答了一句,继续低头包扎伤口。

    伤口并不深,也没有刺中要害。

    可是如果不做消炎和抗感染的处理,也是十分凶险的。

    塔图替夏桑榆包扎止血后,站起身去远处的坡头趴在地上找了一把不知名的草药回来。

    然后他十分轻松的将夏桑榆打横抱起:“走!”

    小华庭回头看了他一眼,神色冰冷道:“塔图,你要救这个坏女人?”

    塔图那张缺少表情的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她,是你……娘亲!”

    “你胡说!我娘亲已经死了!”

    小华庭瞪着他半晌,突然残忍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喜欢她对不对?就像当初你喜欢我娘亲一样……”

    “华庭!”塔图闷闷的吼出了小华庭的名字,第一次有了生气的感觉:“别……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最清楚了!”

    小华庭嫌恶的看了夏桑榆一眼,冷声道:“不过你可得想好了!如果你要救她,以后就是我华庭的敌人!”

    小小年纪,气势逼人。

    塔图却根本不吃他这一套,闷哼一声,抱着夏桑榆就往丛林外面走去。

    小华庭看着他的背影,气得跺脚道:“塔图,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塔图脚步不停,抱着夏桑榆大步往丛林外面走。

    走了几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还以为会有几个孩子跟上来呢,没想到那些孩子全都围拢在小华庭的身边,低低的说着什么,像是在安慰。

    哼,这帮孩子平日里塔图叔叔长塔图叔叔短的也只是叫得好听,关键时刻,没一个跟他的!

    塔图叹了口气,摇摇头,继续往丛林边远走去。

    三年前他也用这样的姿势抱过主人。

    那时候主人被剖宫取子,而他被乔玉笙蛊惑得失了心性,也是这样抱着主人残破的身体,将她扔进了奔流的大海当中。

    而这一次,他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了。

    他要弥补当年的过错,要想尽办法保住主人的性命。

    出了丛林,他认准一个方向大步往前面走去。

    他对这座岛屿并不熟悉,一旦出了丛林,他的心底就始终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恐慌。

    走着走着,他就发现四周的景致有些不对。

    这不像是回死士营的路。

    身旁的保镖见他停下脚步,忙问道:“怎么了?”

    塔图茫然的四下看了看:“我好像,迷路了!”

    “迷路了?你这么大个人,还迷路?”

    脑子里装的是豆渣吧?

    保镖一脸责怪的瞪了他一眼,上前察看他手臂上一动不动的夏桑榆,担忧道:“夫人晕过去了?”

    塔图着急的反问他:“怎么办?我……对这里,不熟!”

    他口舌笨拙,每一个字都说得艰难。

    保镖气得想拿脚狠狠踹他。

    不过又有些怵他的大块头,不敢贸然得罪他。

    想了想,保镖只得拿起脖子上的望远镜四下张望:“你说你怎么就迷路了呢?这岛说起来也不大嘛……?”

    望远镜四下扫过,突然看见左侧前方有一栋独立的小木屋。

    保镖大喜:“那边有房子呢!”

    有房子就有人,说不定还能找到些药物!

    塔图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迈步道:“走……”

    十多分钟后,他们来到了小木屋的前面。

    这是一栋十分简易的小木屋,看上去像是几个月前才临时搭建起来的。

    保镖上前敲门:“有人吗?”

    没人答应。

    保镖试着推了推:“请问,有人在吗?”

    “谁呀……”

    屋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懒懒的,像是十分疲乏无力。

    保镖连忙说道:“女士你好,我们是路过这里的游客!我朋友受伤了,请问我们可以……”

    话还没说完,暴躁的塔图已经不耐烦的一脚将房门踹开了。

    磨磨唧唧的,太耽搁时间了。

    他弯下腰,抱着夏桑榆走进了木屋。

    而夏桑榆也被他巨大的踹门声给惊醒了。

    她茫然的四下看了看,弱声道:“这是哪儿?”

    保镖回道:“夫人你别担心,这是别人家里,我们暂时先借住一下!”

    “怎么跑别人家里来了?”

    夏桑榆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而这时候塔图已经抱着她进了里面的卧室。

    她还没看清楚卧室里面的情形,先就听见塔图和保镖异口同声倒抽了一口凉气:“天呐!”

    她看过去,只见屋中间那张大床上,躺着一个异常肥胖的女人。

    女人身上层层叠叠全是白花花又松垮垮的肉,一条腿比夏桑榆的腰还粗,肚皮上的肉更是垂过了膝盖。

    天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胖的女人?

    夏桑榆以前曾经在网上见过一个胖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女人,呃,看完之后,恶心得好长时间都没有胃口。

    而眼前这女人,比网上看到的那胖女人还要肥胖几分。

    她有些嫌恶的皱起眉头:“我们还是走吧……”

    胖女人正抓着一块巧克力蛋糕往嘴巴里面塞,听见她的声音明显一怔:“夏……桑榆?”

    夏桑榆一听到她的声音也是莫名震撼。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努力要从那张胖得变形的脸上找出曾经熟悉的轮廓:“你是……金宝宝?”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