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2章 洗干净,床上等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她伸手想要将他俊脸上的怒火抚灭。

    他却猛地抬手扼住了她的手腕。

    “夏桑榆,我的心里完完全全就只有你!为什么你的心里却可以容纳下那么多人?欧亚纶,容淮南。容慕北,厉哲文,哦对了。你好像还和那个已经死了的陆泽有些不清不楚的牵连……,你告诉我。你的心为什么总是这么飘忽不定?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全心全意的爱我?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

    他声嘶力竭的爆吼,脖子的青筋。眼底的血丝,都在昭示着他的愤怒,他的狂躁!

    夏桑榆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瑾西……”

    她只想安慰他。

    他却突然扑到她的身上,低头就啃上了她的唇。

    只有在占有她。得到她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这个女人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他狂乱的吻她,大手伸进她的衣服。毫无障碍,直接就摸到了她细软如玉的肌。肤。

    所有激乱的情绪,在摸到她里面的真空时。似有一盆冰水从头浇了下来。

    他眼底的怒火迅速结冰,一丝古怪的笑意从他的唇角慢慢溢出:“你们,果然在一起了?”

    夏桑榆心下大乱。错愕道:“容瑾西你在胡说什么呢?”

    他冷冷讥嘲:“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今天早上天还未亮。他们一同离开墨尔庄园。他开车带着三个孩子回容氏公馆。她独自一人开车去办她的私事儿。

    她穿的什么衣服。从里到外,他记得一清二楚。

    而现在,那些衣服,不见了!

    夏桑榆知道他这次肯定误会大了。

    想要给他解释,他却猛厉的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往病房外面拖去。

    她跌跌撞撞:“瑾西,瑾西你慢点儿,我跟不上了!”

    他转身将她拦腰抱起,面色阴沉的出了病房门。

    在走廊上,正遇到护士推着医药架过来帮她挂液体,见状忙道:“容先生,你这是要带她去哪里?她流了很多血,现在很虚弱……”

    容瑾西一记凶戾的眼刀,震得那护士急忙闭嘴,侧身让到了一边。

    他抱着她,大步而出。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

    容氏公馆像是蛰伏在暗夜中的怪兽,在冬日的夜里,显得愈发阴森恐怖,似要择人而噬,骨毛不剩。

    容瑾西抱着夏桑榆从车上下来,每往里面走一步,他脸上的神色就冷凝了一寸。

    这一路上,夏桑榆一直都在给他解释。

    “瑾西,你知道吗?张咪身边的那个小华庭其实是我和你的亲生骨肉!”

    “你不相信吗?我发誓我绝对没有骗你!张咪就是乔玉笙,她三年前剖开我的子宫,取走了我们的孩子……,那个孩子当时只有七个多月,虽然是早产,可只要护理得当,是能够存活的……,你应该也知道,乔玉笙学的就是母婴护理专业和助产专业!”

    “瑾西,你干嘛绷着脸不说话?我说的这些,你都不相信?”

    “瑾西,我求求你了,我说的都是真话,虽然很离奇,可这千真万确都是真的!这些玄异的事情,就真实的在我身上发生了!”

    “哦天呐,容瑾西,求你说句话行吗?你还在为我今天去三番里的事情生气吗?真实的情况是我在三番里的时候遇到了五六名歹徒,他们想要强爆我的时候,辛亏哲文及时出现救了我……”

    事无巨细,她都解释了又解释。

    可他始终冷着一张俊脸。

    她的解释,在他的眼里变成了掩饰。

    小华庭怎么可能会是他和她的儿子?

    她是失心疯了吗?

    张咪和乔玉笙半点儿相似之处都没有,凭什么说她们是同一个人?

    更加扯淡的是,三年前她被残忍的剖宫取子,那么幼弱的一个生命,怎么可能还活着?

    至于她后面的这些解释,他更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要强爆她的歹徒?英雄救美的厉哲文?顺路搭救的容淮南?

    哈哈哈,他怎么听都觉得她是在编故事!

    哦对了,他差点忘记了,她本来就是网络写手嘛。

    编故事向来就是她的强项!

    上次她为欧亚纶倾情打造的《帝宠》,其浓郁饱满的感情不是打动了成千上万的读者吗?

    拍成电视剧上映后,也是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她的心,她的感情,她说的话,他已经分辨不清真假了!

    房间内,莫思正在察看身上被烫伤的地方涂抹伤药后有没有好些?

    一想到瑾西哥哥今天出门时那绝情狠戾的样子,她的眼眶就又微微泛红,心里委屈得要命。

    隐约之间,她听到外面传来喧哗。

    “容先生回来了!容先生回来了!”

    瑾西哥哥回来了?

    她连鞋子都顾不上穿,急忙拉开窗帘往楼下看去。

    果然,瑾西哥哥回来了!

    可是……,他怀里抱着的女人是谁?

    是,是夏桑榆?

    楼下院子的光线虽然有些昏暗,可是她还是凭借那熟悉的轮廓,一下子就将那个女人认出来了!

    真的是死了三年的夏桑榆!

    她又回来了!!

    瑾西哥哥今天黄昏那么着急的出门,就是为了去接她?

    莫思气得后牙槽磨得咯咕咯咕不停作响。

    手指抓在窗台上,因为太用力,太惊诧,指甲被折断了两根她也毫无所查。

    她实在是太恨了!

    前两天才刚刚把陶夭从瑾西哥哥的身边斩草除根,还没消停下来呢,夏桑榆又回来了?

    她太清楚夏桑榆在瑾西哥哥心中的份量了!

    这一次,若不用一些非常手段,只怕她永远都没机会亲近他的瑾西哥哥了!

    她眼底涌上杀意,狠狠甩下了窗帘。

    容瑾西抱着夏桑榆大步来到大厅,正要将她放在柔软的沙发上,她突然又说了一句:“瑾西,不管你信不信,我今天告诉你的都是独一无二的真相!”

    顿了顿,她连最后一张底牌也摊开了。

    “瑾西,实不相瞒,我其实并不是夏桑桑,而是夏氏集团夏挚老先生的独生女儿夏桑榆,我被乔玉笙和陆泽在产房里面害死后,因为心里的执念太过强烈,我重生在了夏桑桑的身上……”

    他深邃如暗夜的眸子冷冷凝视她片刻,轻嗤道:“你以为装疯卖傻,我就不会追究你和别的男人苟合的事情了?”

    “我没有装疯卖傻!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更没有和别的男人有任何不洁的关系……”

    “真的还是假的,我自己会分辨!”

    容瑾西烦躁的扯掉脖子上的领带,对佣人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她受伤了吗?”

    “哦哦!我这就去请家庭医生过来!”

    一个腿脚快的,马上就去偏院请家庭医生去了。

    秀雅和芬姐等人还围在边儿上,不敢置信的低语道:“真的是容夫人?”

    “容夫人还活着?”

    “应该是吧,你看她脸上那块印迹,与容夫人生前一模一样……”

    “我就说容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不会那么容易就离世的嘛!”

    “陶夭姑娘刚刚走,容夫人就回来了,咱们曜儿小少爷啊,这下可算是有娘了!”

    佣人们都很关切。

    他们都为夏桑榆的大难不死感到开心,为容先生容夫人的生死重逢而感到由衷的祝福。

    容瑾西听着她们的声音,却只觉得烦躁得紧:“都杵在那里干什么?没事儿做吗?看什么看?”

    他发怒的样子,真的好吓人。

    秀雅等佣人再也不敢逗留,急忙四散去忙活了。

    莫思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看见容瑾西低头要去察看夏桑榆的手臂。

    他那种隐忍在怒火里面的关切,在她看来十分的刺眼,十分的扎心。

    她故作惊讶的惊呼道:“天哪!桑榆姐姐?你,你居然没死?”

    夏桑榆抬眼看向她,疲乏的牵了牵唇角:“莫思小姐,好久不见!”

    “是啊,咱们整整三年没见面了!”

    莫思大步过来,在她的身边坐下:“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呢……,瑾西哥哥前段时间还因为太过思念你,差点对一个低贱的女佣动心呢……”

    “呵呵,是吗?”

    夏桑榆心累得很,实在不想与莫思在多说话。

    简单的应付了一下,就淡漠的闭嘴不想再搭理她。

    却没想到莫思做出一副热情兴奋的神情,一伸手就抓住了她手臂上的伤处,语调欢快道:“桑榆姐姐,你能回来真的是太好了,咱们三个人,又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说话的同时,暗暗的使劲拧着她的伤处。

    夏桑榆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恨不得一巴掌掴在莫思那张虚伪的笑脸上。

    辛亏这时候医生过来了。

    莫思这才笑意盈盈的松开她,站起身还故作惊讶道:“呀,我的手掌上怎么有血?这,这血该不会是桑榆姐姐你身上的吧?”

    不等夏桑榆说话,她又夸张道:“天呐,我最怕见血了……,一看见血,我就会觉得好恶心,好头晕……”

    娇滴滴的模样,一面说,还一面虚弱的摇晃了两下。

    好似下一秒,她就要受惊过度晕倒了。

    这等拙劣的演技,落在夏桑榆的眼里,只觉得肤浅可笑。

    眼见着莫思越演越浮夸,脚步踉跄着,就往容瑾西的怀里倒去。

    夏桑榆淡淡抿唇,等着看他毫不留情的将莫思一把拂开。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一把扶住了莫思:“小心点儿!”

    低沉磁性的声音,居然也带了些关切的味道。

    莫思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躺在瑾西哥哥的怀里,一时高兴得娇,躯乱颤,说话的声音都在不受控制的轻颤:“瑾,瑾西哥哥……”

    他邪魅勾唇:“乖!上楼把身上洗干净,床上等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